分享到:

第一章 清闲副局长

2015年3月5日 更新

  突然将我丢到黑省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可能是怕我心里面有想法,在临行之前。宋司长还特地找到了我,与我进行过一次深入的谈话。

  宋司长告诉我,别看黑省在我们国家的版图里面,算不得什么重要身份,但是它是我们国家的重工业基地,从北洋张作霖时期就一直开始经营起来,先后经过了北洋、民国、日据以及解放等时期的发展,现在也是我国重工业和军工业最根本的地盘。

  而正因为如此,以及它特殊的地理关系,使得这儿的情况,比其他地方显得更加复杂。

  他所说的复杂,是说这里有着大量的势力在此交集,黑省、包括整个东三省。充斥着北方俄罗斯、东边的朝鲜、韩国和日本。以及欧美的特殊人物,同时因为这些年来的国企改制,又产生了大量的社会闲杂人员,迫于生活的压力,以及彪悍的民风,便有很多人另辟蹊径,不断有大大小小黑社会性质的帮派产生,使得那里的维稳形势十分严峻。

  当然,上面之所以属意将我下放到黑省挂职,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其实还是因为我们总局的头儿,王总。

  据说,黑省就是总局王红旗的龙兴之地。

  这位曾被我师父评为最有可能是天下第一的修行者,就是从黑省走出来的强者,而据内部消息,这位老大在建国之前。曾经是一位叱咤东北的大胡子,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加入了抗联,接着便成为了红色政权的守护者,这里面有许多传闻,譬如三顾茅庐,或者是投桃报李。以及他与许多共和国缔造者之间的传闻逸事,不过都演义,做不得真。

  总之大家都知道,黑省是王总的大后方,也是他最坚定的支持者。

  现任黑省省局的老大何奇,便是他亲自带出来的铁杆手下,跟我和七剑之间的传承,基本上是一样的。

  宋司长的话语没有挑明,不过从他这话儿里面的意思,应该也印证了王红旗先前跟我谈过的话语,那就是想让我们这一批人迅速成长起来,并且属意从其中挑选出新一代的领导者,我正好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最受看重的一个,所以才会将我给下调到那里去,希望我的表现,能够得到原来那帮铁杆手下的认可。

  这个,才是莫大的荣耀。

  顺便说一句王总的轶闻,因为他与邪灵教的那位天王左使同姓,故而在他当初还在啸聚山野的时候,确实与那一位,并称为“绿林双王”。

  只可惜那一位天王左使变成了最让人头疼的对手,而我们的王总,他则成为了我们这个国家的守卫者,两人一黑一白,最终分道扬镳。

  我的上任,是总局政治部杨夏主任送过去的,过程很低调,到达黑省的当天,我与省局的几位领导都碰过了面,何奇局长是一个接近六十多岁的小老头子,戴着黑框眼镜,斯斯文文,像大学教授多过于这种机构的领导,满面笑容地与我握手,表现得很随和,不过那小眼睛藏在酒瓶底厚的眼镜后面,却散发出看穿世事的锐利光芒来。

  不愧是跟过王红旗的老干部,别的不说,光这样的气场,便能够让人感觉到一股不凡的威严来。

  在面见黑省的主要领导班子的时候,有一个人有些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

  这个人就是吴琊。

  我都快要忘记他了,而见面的时候方才想起来,二十多年前的时候,他曾经作为现任南方省局局长李浩然的副手,在金陵市江宁分局里面任副局长,而我则是下面科室里面的一个小小办事员;后来这位一路升迁,上一次我知道他的消息时,却是已经成为金陵市市局的正职领导了,没想到他到现在,居然升迁到了黑省,与我一样,成为了黑省省局的业务副局长。

  按理说这是熟人见面,十分亲热,不过当初我在江宁分局的时候,就已经领教过这一位的手段,并不是什么容易相处的人,对我一直都看不顺眼,而现如今我们两个年纪相差快三十岁的老少,居然同一级别,在一起共事,对于他来说,其实也是一件比较讽刺的事情。

  于是结果的确如我所料,见过面后,他对我的态度并不热情,而是不阴不阳地说了两句话之后,便显得分外沉默,弄得场面颇有些尴尬。

  不过除了这位吴副局长之外,其余人对我倒还算是不错,特别是那位不动声色的何局长,笑眯眯的,就像个老好人。

  杨夏主任将我送到任之后,吃过晚饭便回京了,而我则在省局后勤部的安顿下,在省局招待所找了一个套间住下,次日一早,局领导会议上面讨论了我的分管工作,原则上负责业务四处的督管工作,承办三大教之外的宗教事务管理工作,调查研究并提出政策建议,承办设立宗教院校相关事务和具体指导工作。

  这职位看着十分冠冕堂皇,不过基本上都是属于文职工作,不管人事、不管财务、不管具体的一线任务,我发现自己最终的结果,却是被高高地挂了起来,当成了一个摆设。

  按理说,一个堂堂总局二司副司长,统领特勤一组这样王牌部门的骨干,被下调到过来,做这种每日喝茶看报、毫无实权的工作,着实是有些太扯淡了,换做是旁人,说不定心里面肯定就生出许多不满和意见,找到上面大吵大闹了,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毕竟有了这么多空闲的时间,我也可以将时间花在提高自己的修行上了。

  故而我没有表现出太激烈的反应,而是在了解过情况之后,将手头接管的一些事物,都交给了四处处长和两个副处长手上,自己基本上就当做一个寻常挂职的领导便好。

  当然,四处是一个真正的清水衙门,跟那种一线部队根本没办法比,每天就是提出一些根本不着调的政策性研究,以及配合旅游部门组织一些宗教活动,倒也没有太多的事情烦我。

  不过我这边清闲无比,并不代表着整个省局也可以一样安逸,事实上,随着近年来东北经济的连续下滑,以及之前我说过的几点原因,案子还是比较多的,而我到任之后的两个月里,萨满、巫术、邪教以及各种神秘凶杀案、间谍案频频发生,弄得省局一时之间忙得不可开交,而负责这些事物的吴琊副局长则是急得满头白发,牙龈出血,找何局长都闹了两回,说自己精力有限,实在是有些头疼。

  而每到这个时候,何局长便会将我给抬出来,说如果他觉得实在是难以胜任的话,可以让我出来,帮着做些事情。

  省局里面,除了正职之外,最有权势的,就属负责一线任务的业务副局长,也叫做常务副局长,算是排名第二的领导,地位也比别的领导要更高一些,手上分管的事情越多,代表着身上的权力越大,吴副局长本来就有些腻歪我,哪里能将手上的权力给交出来,当下也是紧咬着牙关,打肿脸充胖子,说自己没事,还是可以顶一顶的。

  年轻人做事不牢靠,总得有老家伙在前面顶着,方才能够办正事。

  这是那位吴副局长的原话,传入我的耳中,我也不过是笑笑而已,事实上我来到黑省的这两个月里,基本上都没有参与其中任何的权力斗争中,不与任何人红脸,甚至连一向对我腹诽不已的吴副局长,都是笑容以待,这让许多等着看我爆发的人大跌眼镜,想着这就是传说中异常彪悍的黑手双城?也不过如此嘛。

  这是别人的看法,事实上我到黑省来,真正也就是挂职的,也没有什么占地盘、拉拢势力的想法,毕竟这儿是人家总局王总的大本营,我若是做得太积极了,却也显得有些不成熟。

  除了每日的修行之外,我倒也借着工作的便利,与黑省当地的诸多佛道两教的人士有过交流,虽说这里面很多都并非修行者,或者不是高手,但好歹也是混了个脸熟,也算是了解了一些当地的情况,而说到高手,在黑省倒是有一位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也是天下十大之一,牡丹江天仙宫的三绝真人,这位道长除了道术之外,还精通萨满巫术和通灵术,是个了不得的真修,只可惜我前去拜访的时候,被婉拒了。

  婉拒的原因,虽说是真人远游,不过我却打听到,对方其实并不太愿意理会我,一来是因为我的“恶名”,二来感觉自己是天下十大,理应跟我师父陶晋鸿同辈论交,而我倒也还没有够资格。

  这件事情原本我也不以为意,不过后来经过有心人的传播,却也成为了一时笑柄,导致好多人瞧见我,眼神都怪怪的。

  此事就我而言,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然而我却没有想到,尽管我亲自前去求见而不得,但是最终还是与那位颇有些倨傲的天下十大见上了面,而缘由,则是因为一起在当时闹得纷纷扬扬的大事件。

  日本神道教高手清河伊川,来华挑战。

第一篇文章
  1. LXF:

    沙发

  2. 专业和稀泥:

    哈哈哈,第几?

  3. 弥勒:

    天下之大,尽为我所用

    • 邪:

      不要中二了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又开始喽

  5. 苗疆道事:

    日本神道教高手清河伊川,来华挑战。

  6. 江南无名氏:

    我想问诸位一下,文中所说的这些事情是确有几份真实呢还是真个是小说家为文而言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