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镜心流大师

2015年3月5日 更新

  神道教是日本的传统民族宗教,最初是以自然崇拜为主,源于萨满教。属于泛灵多神信仰,视自然界各种动植物为神祇,因为自谓“日出之国”,故而以太阳神“天照大神”为最高的崇拜者,而天照大神的后代,也就是日本天皇,则为管理那片土地的统治者,这是一种传承千年的宗教,日本也曾经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尽管小国寡民,但是却孕育出了无数强大的修行者来。

  这神道教大致有三种流派,分别是神社神道、教派神道和民俗神道,前两者又分有十三个教派。每个教派有自己的创始人。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体系,当年侵华日军来华,这种欺负侵略性的宗教也以多种形式,纷纷前来中华,不但铲除了许多中原道门、佛门和世家,而且还随军,犯下不少令人发指的罪行。

  我师父陶晋鸿,当年之所以成名,就是因为孤身前往金陵,斩杀无数神道教高手。平地一声惊雷,那名声方才崛起于中原道门的。

  如此说来,中华修行者与东洋修行者之间,是有世仇的,不过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中日友好的风气鼓吹了多年。日本企业纷纷来华投资建厂、开展经济活动,两岸交流,明面上倒也没有太多的嫌隙,而回溯历史,现如今的神道教之所以能够有那么多强悍而厉害的手段,其实也有大部分,是从唐宋时期传过去的。两者其实都是有中华传承。

  当然,对于这一点,许多日本民族性比较强的修行者,惯来是否认的。

  在那些传道者的口中,他们的强大,是源自于天照大神的恩赐。

  我因为跟日本同僚有打过交道,又身处于总局这样纵览全局的位置,自然晓得比较多一些,而这一回的事情,说起来也比较离奇,说的是黑河市罗满屯一个后生,在大兴安岭东侧,失手将四名来自日本的地质勘探者给失手打死了,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中方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这四名日本人正在从事间谍活动,而且那后生是属于自卫,所以最终他被判决无罪释放了。

  这事儿是我来之前发生的事情,而据我后来了解,罗满屯是黑省当地的一个修行宗门,原本是一个信奉萨满教的寨子,曾经是胡子山匪的聚集地,后来日军侵华,东北全面沦陷之后,罗满屯则成为了许多流亡修行者的一个藏身之所,汇聚了许多厉害的人才,逐渐地形成了这样的规模。

  如此说来,能够有这样的结果,除了那个后生本身并没有太多的问题之外,罗满屯其实也并不好惹。

  不过对于这样的结果,日方显然是不能接受的,尽管明面上对于所有的证据都无法反驳,但是私底下的行动,却并没有停止,死去的那四个人里面,其中有两个家伙,是日本神道教镜心流大师清河伊川门下的弟子,而这位清河大师,则号称日本北海道第一神道祭祀,是日本顶尖的强者之一,平日里的性格最为护短,在接受了某些心怀不轨者的数次挑拨之后,终于决定来华,与“满洲”诸位高手进行公开邀战。

  对方来得光明正大,由日本驻华代理向东北三省有名有姓的宗族、门派发出英雄帖,言明这位清河师傅素来仰慕中华文化,一直想要与诸位修行高人切磋一些手段,希望一定要前来,不吝赐教。

  这种广撒英雄帖的方式,显示出了那清河伊川大师满满的自信,而他们的手段也并不惊扰官方,而是摆出一副“江湖事、江湖了”,友好交流的架势来,即便是我们知晓此事,也不能刻意地插手进去,做一个和事佬,毕竟宗教局终究也不过是一个监管部门,如果凡事都做出规定和限制,自然会引发江湖人等的不满和方案,最终还是得不偿失。

  清河伊川的英雄帖,以及来华挑战事件,在整个东三省都传得沸沸扬扬,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此番前来,冲的是罗满屯,但是出于一种强烈的民族胜负心,接到帖子之后,纷纷赶了过来,而作为另一边的当事人,本来可以置之不理的,但是迫于江湖上强大的压力,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应战。

  清河伊川的擂台,摆在了我们国家最北端的城市黑河,一处大兴安岭的林场边,这里远离文明,又是中俄交界,故而能够少去许多束缚。

  据说,这一次的挑战,双方可以签署生死状,进行生死对决。

  这是一场影响巨大的江湖冲突,如果处理得不好,甚至有可能引发整个中日两国修行中人的对决,就宗教局的想法来说,其实最希望的,就是它最好不要发生,然而实在是没有办法阻止的话,也得派人过去,将事态给控制住。

  因为事件的地点设在了黑省的境内,所以自然是由我们省局进行监管,开会的时候,那吴副局长本来还是信心满满,说只要局里面给予足够的支持,调遣精兵良将,他一定能够将事情给处理好的。

  然而等回头调研室将那位清河伊川的资料传给了吴副局长的时候,他整个人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清河伊川,年逾五十有六,正是修行者最辉煌的年纪,而此人出身于混乱年代,据说正好是日本原子弹爆炸的那一天,而这个对于日本人民来说刻骨铭心的日子,似乎赋予了此人天生的魔性,他自幼父母双亡,传闻是喝狼奶长大,五岁得遇镜心流主事人清河野,被其收为徒弟,而后修行,十岁佼佼于同门,十四岁成为镜心流第一高手,十八岁将自己师父斩杀,成为镜心流新一代的主事人。

  然而这却还只是开始,日本的修行界中因为清河伊川弑师一事,对他进行了公开审判,决定将他驱赶出去,结果清河伊川愤然而起,凭着手中的一把剑,从北方杀到南方,用了十二年的时间,斩杀了无数日本同道,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一片天空,最终获得了全日本修行界的认可,成为了日本北海道公认的最强者,没有之一。

  杀出这般恐怖的名声之后,处于人生最巅峰的清河伊川却突然抛弃所有,投入了日本伊势神宫的幕下,谨守十年规矩,静静修行,传闻是日本最顶尖的皇家神官出手,将他的脾气给硬生生地打没了,当然这个不过是传说,十年一过,清河伊川重返北海道,在北海道的冻海边设立道场,开馆授业。

  这位凶人,据说是当今日本除了几个镇国级高手之外,最强大和恐怖的修行者,吴副局长看着这资料,顿时就感觉浑身发寒。

  他有点儿后悔自己之前在局领导会议上的大包大揽了,难怪何局他们几个,都一副置之度外的模样。

  挑战时间是三天之后,而在第二天的时候,这一位吴副局长终于从那苦瓜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敲响了我办公室的门。

  他之所以过来找到我,自然是想要我能够揽过此事,毕竟这事儿实在是太过于棘手了,轻重十分难以拿捏,管严了不行,管轻了也不行,到底要如何处理,他自己也做不得准,而最关键的一点在于,就他自己的那一身修为,应付些寻常事情,倒也还能勉强足够,但是对上那一位日本国北海道第一高手,他就实在没有这个信心了。

  对于吴副局长的请求,我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直说此事既然交由他处理,我再插手,似乎有些不妥。

  我果断地拒绝让吴副局长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当即质问我,是不是不给他面子,而我则平静地笑了,说吴副局长,工作之间,自然是公事公办,如果你现在要求换人,可以提交到何局那里去,大家开会讨论,至于给面子的问题,我来这儿两个月了,您老人家,又何尝给过我面子?

  面子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的。

  吴副局长是个火爆脾气,好不容易鼓足心思过来找我求援,被我这般不留情面的一番奚落,自然是狼狈而走,随后却也没有再烦我了,而我则在办公室喝了一下午的茶,又去了一趟厕所之后,回来的时候,对着黑暗轻轻问道:“杨劫,你说这黑河,我到底要不要去?”

  黑暗中传来了一个沉静的声音:“大师兄,此事虽然不归你管,不过那个清河伊川倘若是将东北三省的高手都给打倒,取了罗满屯那个后生的性命,咱国人的面子,就彻底没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看来这事儿已经不再是清河伊川和罗满屯之间的个人恩怨,而是上升到了国与国之间的民族情绪了。

  思忖了好一会儿,我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挂给了局里面配给我的秘书说道:“小李啊,是这样的,我一会儿要到黑河那边去做一个调研,你让司机班空出一辆汽车来,送我们过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元宵,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唉呀妈呀,这年终于过完了。
嗯,今天妥妥嘉庚,必须的。

  1. 我是疯子1985:

    沙发?

  2. 苗疆道事:

    赞。

  3. 生何欢:

    道士真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