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你得干翻我

2015年3月6日 更新

  我离开省局的时候,轻车简从,就带了一个并不亲近的秘书小李。和司机班的司机小魏两人,连夜赶往我们国家最北边的城市黑河。

  临走之前,我给省局的老大何奇挂了一个电话,将我准备前往黑河调研的事情给他汇报了一下。

  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出现了何局爽朗的笑声,他告诉我,说老吴来他这里刚刚闹过一场,说有的同志,一点儿也不把自己当做是自家人,他低声下气地求上门来,结果却给直接回绝了去,老吴这回算是狠下心了,已经带着人先一步前往黑河了。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殉了职,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总比有的人软蛋的好。

  我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动,平静地说道:“何局,我去黑河,倒不是跟吴副局长同事情深,也不是以官方的身份过去的,只是去瞧个热闹,没有必要的时候,是不会将身份跟亮出来的……”

  听到我的话语。电话那头的何局长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很肯定地说道:“王老大告诉我,说你陈志程是个有勇有谋的帅才,我一直不服,没想到这件最让我们头疼的事情,却给你想到了诀窍——对。也对,我们官方插手,必然会引起很多反弹,如果隐姓埋名,做了什么事情,别人也怪罪不得,实在不行。随便找一个人来搪塞,也是可以的!”

  两人相互地交换了意见之后,我便出发了,临行之前,我告诉秘书和司机,说我这次下去,并不想闹得沸沸扬扬,所以行程还需要保密,不可外传。

  秘书小李是去年招过来的大学生,虽然是神学院毕业的,普通人看来或许是个练家子,但是本身的修为并不算厉害,也入不得我的眼中,基本上一直在做一个文职工作,而我来的这两个月里面,中规中矩,都是由他来帮我安排一些行程,算不上亲近,私底下也一直没有什么来往,所以越发地诚惶诚恐,连忙点头,拍着胸脯保证。

  倒是那司机小魏显得镇定许多,他是退伍军人出身的,在省局司机班里面做了五年多的司机,平日里也见过许多领导,并不会特别在意我的想法。

  我们是下午从哈市出发的,跟吴副局长他们差不多错开了一个多小时,沿途的路况并不是很好,一直到了第二天的凌晨方才到达,一路上几人也是颇为疲累,到达了黑河市区之后,也是没有再折腾,直接在附近找了一个旅馆住下,而次日清晨,吃过早餐之后,李秘书问我是否要联络当地的宗教局负责接待。

  我笑了笑,阻止了他的提议,要晓得,像是我们这样的特殊部门,在这样普通的地级市里面,虽然也有,但是涉及到分管部分的事物却并不会有,那是真真正正的清水衙门,都指望着财政饭过日子呢,招待费紧巴巴的,这个时候过去,别人虽然表面上不能说什么,背地里,指不定就在骂娘呢。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黑河市的宗教局基本上都是摆设,而即便有几个熟悉情况的人员,恐怕也是被吴副局长给征调了,还等不到我去叨扰。

  我想了一下,决定放这两个小子的假,让他们在黑河这边自由活动,而我则自己一个人出发。

  当然,他们两个对外,可得汇报说是我跟着他们在一起的。

  对于我的要求,李秘书表示了服从,不过还是有一些忧愁,觉得领导办事不叫自己,多少也是说明他做得实在是有些不称职,而我此刻却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照顾他的想法,除了我们住的旅店之后,我便在宽敞的大街上溜达,四处游荡,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两个认识的江湖同道,然后混进那位清河大师来华挑战的会场去。

  我走了一会儿,却并没有收获,心中一动,叫了一辆的士,让他带我到市里面最有风味的早点餐厅里面去。

  那司机倒是个本地人,熟门熟路,将我一路拉到了一家俄式餐厅里来。

  黑河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第三大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隔江相望,饮食里面通常是东北菜系的特色,却也不乏俄罗斯的风味,我进入其中,找地方坐下,然后在服务员的帮助下,点了这儿最有名的黑鱼子酱配酸奶油、熏鳇鱼配煎饼和俄罗斯炭烧大茶壶煮制风味茶,慢慢悠悠地享用起来。

  而就在我刚刚把那黑鱼子酱吃完的时候,便瞧见有好几个一脸江湖气息的汉子走了进来。

  这几个家伙一进来就吆五喝六,将服务员支使得团团转,而落座之后,便用一股子大棒茬子的口音,开始议论起了这一次的比试来。

  最先发言的,是一个满脸粗豪的大胡子,这哥们足有一米九的大高个儿,冲着旁边的三位兄弟说道:“那清河伊川,听说是北海道的第一高手,也是当今日本国里有名有姓的顶级高手之一,这一回他跑到咱们这儿来,要为自己的那两个徒弟报仇,来者不善,只怕是又要有一场腥风血雨了,你们说,罗满屯的那帮胡子,能不能干得过他?”

  有个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一脸沉稳地摇头说道:“罗满屯虽说是咱们这疙瘩最厉害的几处道场之一,但跟长白山天池寨并不一样,那甚么清河要是敢惹天池寨,只怕守在京都的王红旗都要下来了,而罗满屯数来数去,也就牛老根最是厉害,勉强能比,惹祸事的那个小药匣子如果再过个二十年,说不定也能够上得了场面,而现在,只怕是难啊……”

  “那可咋办,这么说来,罗满屯这一次肯定是要栽面了对吧?”

  “话也不是这么说,清河伊川那老小子又要面子,又孤傲,晓得这件事情从官面上走不通,又不能说以大欺小,直接过来找小药匣子,于是搞了这么一出戏,就是要造势,将罗满屯给逼到台面上来;不过他计划是好的,但是却料错了一点,那就是咱东北人,哪个是没卵蛋的汉子,那小日本子既然胆敢广发英雄帖,自然会有制得住他的人过来,事情还犹未可知呢……”

  “既然如此,老熊,你说咱东北道上,谁能干得过那小日本子?”

  “这个嘛,其实也不难数,你想啊,那清河伊川自称是北海道第一高手,那么能够跟他干架的,自然都是咱东北道上的大豪杰,这事儿没有官方参与,所以我觉得罗满屯的牛老根是一位,长白山天池寨的王大蛮子算一位,龙江船渡的龙三炮是一位,还有龙华宫、万善宫、海云观和天仙宫这四大道门,应该也会有高手前来,另外肯定还有一些想要出头的家伙搅局,总之群英荟萃,不可能让那小日本子得逞的!”

  “天仙宫?天啊,你是说三绝真人他老人家会来么?”

  “这个谁晓得,三绝真人自从十几年前得了那天下十大的名声之后,已经隐隐然成为东北的第一高手,这事儿是犯在了他的地头,若是有人能够压得住那清河伊川那还好说,若是压不住,他的脸上怎么可能有面子?我觉得他明天一定会到场的!”

  “明天我要是能够见到三绝真人他老人家,一定得跑过去,跪在他面前,让他收我为徒……”

  那大胡子别看着人十分粗豪,不过却是个跳脱的性子,听到他这般说,旁边的同伴纷纷大笑,说你赖老二这个狗东西,还想让三绝真人收为徒弟,先撒泡尿照一下自己什么德性再说吧……

  四人你说我嚷,吵得不亦乐乎,餐厅的人看着都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而我则是将被子里的风味茶一饮而尽,然后走到了四人的桌前来,拱手说道:“四位兄弟,刚才听到你们说起准备去参与日本神道教镜心流清河伊川大师来华挑战的事情,不知道能否行个方便,算上我一个?”

  我这般突然过来搭讪,四人都显得有些戒备,那个被叫做老熊的中年男人沉着脸拒绝道:“我们与你素不相识,只怕会有许多意外,最好还是不要吧!”

  被人拒绝了,我并没在意,而是笑着对他说道:“刚才几位老兄说过了,这场盛会实在难得,而那小日本子来咱中华耀武扬威,也总得有人站出来,给他点颜色瞧瞧,我过去呢,说不定能够帮到一点儿忙呢?”

  众人没有说话了,反而是那赖老二哈哈笑了起来,扬起胡萝卜大的手指,朝着我指道:“大兄弟,你的意思是你能够干翻那北海道第一高手?”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没有跟他交过手,不过可以试一试!”

  四个人像看傻瓜一样瞧着我,而那赖老二则一口喝干桌子上的扎啤,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然后对我说道:“大兄弟,实话告诉我,这事儿并不是看热闹,很危险的,实在不好玩;不过我瞧你这么自信满满,就跟你打个赌,你要是能够搞的定我赖铭,这一次带上你,那又如何?”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东北群豪聚首,你们终究还是少算了一个,那就是……
元宵节快乐,各位读者老爷晚安。

  1. 小佛:

    沙发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东北还是第一次写,等看

  3. 苗疆道事:

    好浪荡的标题。

    • 张小邪:

      233……

  4. 生何欢:

    东北人就那么回事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