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相约梅花桩

2015年3月6日 更新

此处虽说是民间活动,然而瞧见日方的这组织能力,不比官方的差上许多。我眯着眼睛,仔细地瞧着面前的这几个黑西装,昨天老熊帮我打听过了,原来他们是日本住友财团下属商社的在华职员,因为清河伊川有两个弟子是财阀决策机构白水会的成员,故而对师父这一次来华之行,提供了最大可能的便利。

说到住友财团,很多人可能不是很认识,但是如果说起松下电器、日本电器(NEC)、三洋电机、朝日啤酒等等世界五百强公司,或许会有很多人知晓,而以上所述,都不过是住友财团的下属企业。

如此说来,便能够明白为何对方会如此财大气粗。弄出这般的气派来。

越是如此。我越发地对那位胆敢挑战东北群豪的清河伊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瞧见他那一堆的履历,便晓得此人不但是年少天才,而且还是一位从血与火之中一剑、一剑杀出来的强人,这样的人与我一般,出手可是不会有太多的顾忌,只怕今天这一战,会流许多血。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大部分与会者所能够预见得到的,我跟着人流朝着西边的林子走去,发现大部分人都是喜气洋洋。仿佛是去参加庙会一般热闹。

我跟在了老熊、赖老二等人的身边,为了避免被人认出来,尽量将头低下,并且戴上了黑框眼镜,又通过改变脸上的肌肉,使得自己乍一看。并不是平常的那般模样,而我平日里又总是穿着一身灰色的中山装,一副迂腐的山村教师形象,一路过来,倒也没有人对我起意。

村子西行四里地,便是此番挑战擂台的现场,两边都是老林子。而中间则是一大片的凹地。

空地之上是野草,然后是占地超过一个篮球场的梅花桩,这些梅花桩密密麻麻,忽高忽低,高的足有一丈,而矮的也有半米,将面前的这一整个空地给布得满满的,而旁边的高处,两边是简陋的观战台,粗糙的长木椅一看就知道是刚刚用木头给削制出来的,而在入口的正对面,则是一个小高台,高台之上有一个笼罩在布幔之中的帐篷,有几十条满是符文的布幔垂落,旁边则有十个抱刀而立的日本人。

这些日本人年纪各异,有的四十来岁,也有的才是十五六的年纪,全部都是男性,额头上面捆着“一点红”布条,身穿白色和服,脸色肃然。

他们应该是镜心流道场的成员,也是清河伊川得意的弟子,陪着师父一同来华挑战的。

我随着人流涌入,现场有黑西装维持秩序,并且负责引导入座,这老熊和赖老二因为并不是什么厉害人物,名气也不如他们口中提到的哪一些人,故而被引到了比较偏僻的地方去,结果几个人都不乐意了,那赖老二又是个火爆的性子,昨天与我交手过后,又喝了一顿大酒,已然把我当做了朋友,大话又吹出去了,这会儿觉得自己被人在朋友面前给奚落了,顿时就火了起来,冲着领位的黑西装吼了一下,表示自己要坐前排。

赖老二这人倒是不坏,但是脾气却火爆得很,而且嗓门大,一说话像吵架一般,而这会儿一怒了,立刻就有种甩开膀子要干的感觉。

对着赖老二的这暴脾气,人黑西装倒是显得很礼貌,恭恭敬敬地鞠躬道歉,不过就是不给换位置。

这边以柔化刚,赖老二越发地憋屈了起来,然而旁边的江湖同道却看不过眼了,冲着赖老二喊道:“这不是佳木斯的赖老二么,咋地,挺能的啊,不过你要是能,待会儿就上擂台去逞威风,在这儿就注意点素质,别跟这些普通的工作人员耍横,注意点素质!”

这人一说,旁人纷纷点头,说确实是这个道理,人小日本子就是过来扇俺们脸来的,咱怎么着也要保持点风度,不要给别人瞧不起。

这般话儿一说出来,赖老二整个人的脸都变得有点儿黑了,这时一个长相颇为俊美的日本人走了过来,他穿着白色的和服,踏着木屐,显然是清河伊川的弟子,而那些黑西装瞧见了他,都纷纷躬身低头,喊着他的日本名字,那人倨傲地点了点头,然后跟黑西装交流了起来。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交流了几句之后,那俊美的日本男子点了点头,然后用极为生硬的汉语,对赖老二说道:“你好,座次是按照各位在贵国江湖的名气排的,阁下如果想要坐到前面去,就请一会儿挑战开始之后,上擂台去,不吝赐教。”

赖老二虽然自信满满,不过却也能够认清楚自己与清河伊川的差距,冷脸哼道:“清河伊川号称是日本国北海道第一高手,我哪里能是他的对手?”

那日本人嘴角轻轻一挑,然后说道:“此次来华,是师父给我镜心流诸位门人一个大开眼界的机会,所以一会儿开场,我师父并不会立刻登场,而是由我们这些弟子代为守擂,在下坂本龙二,欢迎您一会儿找我切磋!”

他话语中规中矩,但表情显得格外轻佻,赖老二的眼睛在一瞬间眯了起来,接着恶狠狠地点了点头,说道:“自然,一会儿我会找你的。”

这话儿说完,他也没有再多说,而是坐在了这简陋的长条椅上,坂本龙二头一扬,朝着那边的高台走去。

这边热闹稍歇,众人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入口那边去,打量着那些期待的东北群豪到来,这时老熊才低声对赖老二说道:“老二,你娃待会儿,真的要上那擂台去?”

赖老二点头,沉声说道:“自然,那长得像娘们的小日本子都说了,清河伊川又不是一开始就来,下面几个徒弟,我怕个啥?”

他说得咬牙切齿,显然是心中窝着一团火,而这时旁边有一个鸟窝一般脑袋的老家伙凑过头来,对他说道:“赖老二,这可就是你不知道了,清河伊川门下有四大弟子,这坂本龙二便是其中的一个,这小子在日本有一个名字,叫做诡剑妖姬,最是擅长幻术,能够杀人于无形,厉害非凡,你若是跟他对上,胜率恐怕不到两成……”

赖老二被这话语一堵,整个人的脸都变成了猪肝色,瞪着一双牛眼睛,冲那人骂道:“白大忽悠,你别瞧不起人,一会儿爷们就把那小子的几把给切下来,让他变成真正的妖姬,你信不信?”

那白大忽悠戴着一顶破烂的蓝色解放帽,一张鞋拔子脸上满是同情:“哎呀呀,你这人,我这是好心好意提醒你呢,你还不领情!”

两人正要吵起来,旁边有人叫了起来:“哎,罗满屯的人过来了!”

这一声喊冲散了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大家纷纷站起来,朝着入口看去,想要瞧一眼引发这场争端的正主,我也站起来,从人群的空隙看了过去,只见入口处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老头儿,在他身边有一个背着砍山刀的少年,那少年英姿勃勃,眉目如剑,整个人就像一把出鞘的锋刃,十分犀利。

我在心中大概对应了一下,晓得那大胡子老头儿应该就是罗满屯的首领牛老根,而少年则是杀死清河伊川两名弟子的事主陆一,也就是老熊他们口中的小药匣子。

看得出来,这个少年能够在被四人追杀的时候反击,并且将其一一毙命,并非侥幸,而是有着绝对的真才实学。

我甚至能够从他的身上,看出当年努尔的影子。

那就是隐藏在平静之下的傲气。

罗满屯的人入场,被安排在了高台旁边的左边第一排,而随着他们的入场,各路豪雄纷纷前来举手,之前赖老二和老熊等人提及过的龙江船渡的龙三炮,龙华宫、万善宫、海云观的诸位道长,以及被列入天下十大里面的天仙宫三绝真人,也都到了现场来,唯独之前被寄予厚望的长白山天池寨,不但王大蛮子没有来,其余的弟子都没有来一个。

这长白山天池寨跟我们总局的老大王红旗有着一些渊源,地位最为超然,他们选择不参合此事,显然也是提前跟宗教局那边进行沟通过的,我这边倒是不奇怪。

在众人纷纷到场,入座之后,高台之上的幔步打开,将里面的正主露了出来。

清河伊川并非我想象中的老头儿,而是一个面容极为冷峻的中年男人,长得有点儿像是高仓健,眉头有一点儿白,穿着黑色龙纹和服,平静地端坐着,仿佛在入定,根本不理会场中情形,而日方则有一个穿着黑西装白衬衣的礼仪上前来,巴拉巴拉说一大堆中日友好的话题,接着又说清河大师慕名来华,想与东北群豪交流一番,还请不吝赐教。

说完场面话,又说规矩,就是在梅花桩上交手,可以空手,也可以使用武器,而为了避免不畅快,上台的双方,都得欠下生死状。

这话儿说完,先前挑衅赖老二的俊美男子坂本龙二便跃上了梅花桩,双拳相抱,等候挑战者。

场下一阵沉默,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旁边的赖老二陡然起身,大声吼道:“俺来!”

君不贱新书《探灵笔录》http://www.tanlingbilu.com

  1. 角:

  2. :

    老二秋了

  3. 奇:

  4. 晨风-依旧:

    这老二当然不行,大师兄不会一开始就去上台救人吧

  5. 苗疆道事:

    俺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