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来势且汹汹

2015年3月7日 更新

  瞧见入口处威风凛凛的吴副局长,我心中一叹,晓得这家伙来得并不是时候。恐怕要遭人诟病了。
  
  要晓得一点,那就是江湖中人,素来崇尚的一点,那就是江湖事江湖了,虽说现在已经是法治社会了,一切活动都得有官方的监管,但是潜规则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强大的,修行者的世界里面,总归是有一些规矩在的,并不愿意让这种事情,牵扯到官面上去,一旦出现,不管什么情况。都会站到一起来的。而这也正是先前何局他们感到棘手的原因。
  
  我原本以为那吴副局长之所以过来,是有一些好的想法,没想到他居然就这般傻乎乎地带着人冲进了擂台会场,当真叫人大跌眼镜。
  
  果然,他的一声喊,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入口处,当瞧见吴副局长拿出手中的证件,高声吩咐着场中的所有人都放下武器的时候,不但是日本人一方,便是连我们这边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来,然而吴副局长却根本不管这些,高声喊道:“我怀疑这里在发生凶杀事件,需要对这里进行检查,所有人都有,朝着左边靠过来。立刻疏散离去……”
  
  他一个人大声囔囔着,然而整个会场,却没有一个人动。
  
  所有人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而他正准备往会场里面走进来的时候,守在门口处的黑西装,则将他以及身后的宗教局成员都给挡住了。
  
  吴副局长自以为拥有执法权,官气十足。然而却被人给拦在了外面,自然是火冒三丈,正要吵闹,然而这个时候,全程都没有说话的清河伊川却终于站起来了。
  
  这个穿着黑色和服的冷峻男子一抖双袖,居高临下地看着台下的三绝真人、牛老根、龙三炮以及诸位东北群豪,敷衍地拱手说道:“各位北中国的江湖同道,伊川此番来华,却是仰慕中华文明,晓得诸位修行者都是夺天地之造化的高人,便决定摆下此擂,以武会友,没想到堂堂北中国之地,居然找不出一个敢担当的真豪杰,为了避战,居然使出这般下作的手段来。既如此,那么就算是我清河伊川输了,这擂台,也就散了吧!”
  
  此言一出,整个会场立刻一股骚动,而与会的一众高手立刻觉得脸上一阵臊红,这起事件的引发者,罗满屯的头儿牛老根站起很来,也不与那日本大师多言,而是走到了吴副局长的面前,拱手说道:“吴局长,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是中日两地的江湖朋友在一起交流,您若是没事,还请回吧!”
  
  吴副局长脸色一变,扬眉说道:“牛老根,你别好赖不分啊,我这可是在帮你!”
  
  牛老根淡淡地回绝道:“罗满屯从来不用人帮,吴副局长若是能够带队离开,那便是给我牛老根、罗满屯和整个东北的江湖同道,一个大面子;而您若是不离开,那么就从老根的尸体上面,踏过去吧!”
  
  头可断,血可流,修行者的尊严不能丢,这一身匪气的老头子说得铿锵有力,弄得那吴副局长顿时就是一阵哑然。
  
  而就他还有些犹豫不决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三绝真人站了起来,对吴副局长说道:“中日交流,只是正常之事,如果让官家介入,倒是让别人瞧咱们不起,吴局长,你就当是给老夫一个面子,带队离开吧!”
  
  这位三绝真人跟别人可不一样,他可是天下十大之一,地位超卓得很,可以说是东北道上的无冕之王,别说是吴琊,便是何奇,或者咱总局的王总过来,都得对人家礼让三分。
  
  别人的面子吴副局长可以不给,但是这一位,他若是得罪了,那可就真的不能再在这一片混下去了。
  
  所以三绝真人一开口,吴副局长的整个脸都黑了下来。
  
  吴副局长并不是不通世故之人,也晓得这三绝真人在整个行当里面的地位,脸色数遍之后,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对着三绝真人拱手说道:“既然是真人出面作保,自然没有什么不妥,我这就离开,不敢惊扰了各位的雅兴……”
  
  他一边说着,一边后退,离开的时候,引起了一阵巨大的起哄声,显然在场的所有人都对他的这种行为,十分不满。
  
  一直到吴副局长完全消失到了林子的尽头,那三绝真人方才回过头来,对着清河伊川说道:“刚才的事情,只是意外,我保证后面不会再发生任何状况了。”
  
  那清河伊川冷然一笑道:“如此最好,听说阁下是中华十大高手之一,伊川向来久仰,不知道一会儿,是否会下场赐教呢?”
  
  三绝真人一副淡然的表情,回身坐起,平静地说道:“看情况吧。”
  
  两人对话过后,那司仪继续站了出来,询问众人之中,是否还有挑战者,若是有,便出来与坂本龙二交手,若是没有,便算是日方守住一擂了。
  
  经过刚才一闹,众人原本有些惊悸的心思都沉静下来,热血又涌,龙江船渡出来一个拿着铁船桨的年轻人,上去与其交手,结果最后却是因为坂本酣战已久,终究有些气劲不足,没有再次保持连胜的成绩。
  
  不过在落下梅花桩的那一刹那,那坂本龙二却是又将对手给一剑刺中,双双跌落了下来。
  
  坂本龙二的这手段,当真让众人惊讶,而他虽然落到了梅花桩下,但是却也虽败犹荣,总也算是将自己的名气给一剑一剑地打了出来。
  
  我在旁边围观,晓得这家伙之所以指力那般厉害,如同匕首一般锋利,并非是手劲,而是因为身体里面养着一头妖魄,用日本的说法,也就是“式神”。
  
  正是因为有着那东西,方才使得他小小年纪,便能够如此犀利。
  
  坂本龙二下擂,而中方也同样落败,所以日方又派了一人上擂,却是清河伊川最得意的大弟子松崎浪一郎。
  
  这个家伙四十来岁,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锋利而毫无遮拦,脑袋后面竖着一个粗糙的马尾辫子,眼睛就像鹰一般的锐利,他出场之后,长刀横指,却是比坂本龙二更加嚣张,随后的三场里面,没有人能够在他的刀下留下性命,其中还有一个,却是海云观的长老,东北群豪中实力处于顶端的一人,结果却是被一招果断至极的二刀术,刀起头落。
  
  血腥,无比血腥。
  
  连续三人的死亡,将场中的气氛弄得格外压抑,这般血淋淋的擂台,在很多人的一生里面,都没有出现过,没想到大家居然会在这里碰见了,而且更让人不能释怀的,是这些家伙都是与我们民族有着世仇的日本人,此刻他们在我们的土地上耀武扬威,着实让人有些怒火翻滚。
  
  当海云观的那位长老被斩杀之后,所有人都明白,别说是那北海道第一高手清河伊川了,就连这个松崎浪一郎,都不是那般好对付的。
  
  得出高手了。
  
  众人一阵四望,打量着此番前来的诸位豪雄之中,到底谁能够将此人给打败,而那松崎浪一郎,却是一直将目光注视在了罗满屯的那位天才少年身上。
  
  陆一,小药匣子。
  
  很快就有人也同样注意到了松崎浪一郎的目光,晓得他是想要找这位杀死自己两个师弟的少年郎麻烦,不过作为围观者,其实心里面也是有一些想法的,毕竟这擂台的起因,就是因为小药匣子杀死了清河伊川的弟子,人家才找上门来的,而如今东北各派或死或伤,损失不少弟子,但是始作俑者罗满屯,却一直高居堂中,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合适。
  
  有这种想法的人很多,于是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一位被誉为天才的少年身上,希望他能够出战这位松崎浪一郎,清河伊川最得意的大弟子。
  
  如众人所愿,小药匣子终于站了起来。
  
  他出场的时候,牛老根似乎还拦了一下他,不过却被他给绕开了。
  
  牛老根之所以拦他,是不想屯里未来的希望在还没有开始成长的时候,在此刻凋零,然而小药匣子之所以避开,则是因为这少年郎的心中,憋不住那一股劲儿。
  
  他的心里也有热血,也承受不住别人施加的压力。
  
  签过生死状,一个纵云梯,小药匣子漂亮地冲上梅花桩,与手持带血日本刀的松崎浪一郎遥遥对望。
  
  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圆得宛如满月的弧形弯刀。
  
  两人站定,没有任何开场白,直接上来就战,松崎浪一郎就像一头凶猛的狮子,而那小药匣子的身手则轻灵许多,不断在梅花桩上腾挪跳跃,就像鬼魅一般,瞧见他的落点和出道的角度,便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少年子对于修行的理解,已经远远超出了同龄人的境界。
  
  两人一时僵持,有一段时间小药匣子似乎还占了上风,不过终究还是因为对敌经验太浅,最终还是不敌对手。
  
  在最后的一拼之中,松崎浪一郎一声巨吼,宛如狂龙,一刀将小药匣子的圆月弯刀给击飞,接着划向了对手的脖颈之处去。
  
  他这一刀若是斩实了,便能够报得此仇。
  
  然而这时,却有一个黑影出现。

  1. 船长:

    沙发

  2. 流水:

    一群炮灰

  3. 弥勒:

    一群炮灰

  4. 弥勒:

    他师傅救了他

  5. 晨风-依旧:

    不讲究啊

  6. 笨熊-缪倩意爸爸:

    估计是影子师弟

  7. 苗疆道事:

    地板~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