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神秘无面人

2015年3月7日 更新

  之前言明,擂台之上分生死,这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任何干扰擂台较技的行为,都会受到所有人的谴责,所以先前即便有好几人死于场中,他们的亲属、师门也只有收尸的份儿,而不敢直接突入擂台之上,进行干扰。

  然而这一个黑影陡然出现,却是一把拽住了小药匣子的胳膊,接着将他从梅花桩上带了下来,正好避开了松崎浪一郎这必杀的一刀。

  刷!

  尽管如此,刀势在半空中炸响,却是将前面几根格外突出的木桩给遥遥斩断,劲气灌入其中,顿时就炸裂成了无数碎片。凌空扬洒而下。纷纷扬扬。

  一刀之威,竟然如此恐怖,这松崎浪一郎已经超越了他这个年纪的极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宗师了。

  瞧见电视上总是被撕来撕去的鬼子,一个身受车轮战,虽败犹荣,一个甚至展现出了一派宗主的巨大实力,众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堪,晓得这清河伊川之所以有胆量前来此处设擂,并非是狂妄自大。而是有着绝对的实力和底气,然而更多的人,关注的却是那个胆敢闯入阵中的黑影,到底是谁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朝着落在地上的那两人瞧去,结果这不开还好,一看都傻了眼。

  救了小药匣子的。竟然不是人,而是一头巨大的黑色猛禽,它真的有点儿像鹰,又像巨雕一般,整个儿足有一个成年人那般大,只见这黑雕展开双翼,将小药匣子给紧紧护在身下。接着扬起脑袋,锐利的雕眼变得通红,死死地盯着收刀下望的松崎浪一郎,仿佛生死大仇一般。

  这黑影最终的身份将所有人都给惊呆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然而那松崎浪一郎却是一点儿停顿都没有,直接腾空而下,手中的那把日本长刀下切,似乎想要将这杀死自己两个师弟的小药匣子给赶尽杀绝。

  忽!

  黑雕猛然振翅,巨大的翅膀拍打在了松崎浪一郎的刀锋之上,结果却被震得东倒西歪,朝着旁边滚落而去,而松崎浪一郎刀势不减,还欲继续行凶,结果这时却有一颗石子从看台之上飞来,正好砸落在了对方的刀锋之上。

  松崎浪一郎刚才已经展现出了最为恐怖的刀势,这般宗师级别的倾力一刀,能否被那石子给打断呢?

  砰!

  就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中,松崎浪一郎浑身一震,竟然不敌这一颗凌空飞来的石子,朝着后面连退三步,最终背靠住了一根木桩之上,方才缓解下来。

  这突然而来的石子将他所有的攻势都给化解了,这哪里能够让凶性十足的松崎浪一郎释怀,当下将长刀一震,朝着发出石子的那人望去。

  结果他瞧见了拍案而起的三绝真人。

  在场的所有东北群豪之中,大部分都入不得松崎浪一郎的法眼,然而唯独三绝真人一个,是他不得不需要认真对待的。

  天下十大,即便是高傲如清河伊川,都不得不尊敬有加,何况是他的徒弟?

  拍案而起的三绝真人也并非一时意气,他之所以前来此处,不为别的,一是为了东北群豪的面子,二来也是想要控制一下场面,不能凡事都让日本人来做主,这儿毕竟是咱自个儿的地盘,他是个迂腐之人,特别讲究规矩,故而先前好几人都被杀死,他迫于生死状而不能发作,此刻小药匣子都已经下桩落败了,对方还要赶尽杀绝,着实是有些太过于狠戾了。

  他这个时候不站出来,天下人如何看他?

  当三绝真人提出抗议之后,清河伊川却也是不当一回事,象征性地批驳了弟子一番,等待着罗满屯的人将小药匣子和那头黑雕给带下去之后,示意司仪继续,询问是否还有人胆敢挑战这一位日本剑客松崎浪一郎。

  这一回,观众席上,显得分外沉静。

  在刚才松崎浪一郎和小药匣子的交手之中,明眼人基本上都已经瞧得出来,那松崎浪一郎已经拥有宗师般的修为,而且出手凶厉歹毒无比,几乎不留活口,便连小药匣子这种输了的,他都要赶尽杀绝,稍微年轻一些的人上去,只怕也是活不了命,而自认为能够制得住他的,又觉得自己的地位应该和清河伊川对等,跟他的弟子较量,本身就是一种认输。

  就在这样死寂的沉默之中,那被师父斥责一番的松崎浪一郎将手中的日本长刀高高举起,大声吼道:“我在来华之前,师父跟我说中华之地,地灵人杰,藏龙卧虎,原以为能够碰到几个不错的对手,没想到真正来到这里,却是名副其实,果真是一个喜欢吹牛的国家,哈哈哈!”

  激将法!

  这话语听得无比的刺耳,然而在生命的威胁面前,许多人终究还是选择了低头,我眯着眼睛打量这个狂妄自大的日本剑客,不动声色地举起了右手。

  刷!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不曾注意的情况下,梅花桩上,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平静地站立着,然后伸出手,对松崎浪一郎做了一个起手式。

  请!

  所有人都在惊讶于这个人是怎么冒出来的,而还有一部分人在想着来人的身份。

  松崎浪一郎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道:“有点意思,来者何人?”

  这人的汉语依旧十分别扭,说话间还带着古里古怪的话语,而旁边的司仪倒是清醒,冲着梅花桩上的那人高声喊道:“这位先生,比武打擂之前,得先签署生死状,这个是必要程序。”

  那人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很多人发现这个人的脸居然是模糊一片的,根本就瞧不出他到底长着什么模样。

  只有我知道,在那一张变幻莫测的面具之下,是一张毛发异常发达的脸。

  此人便是杨劫。

  茅山宗秀女峰前十大长老英华真人最得意的几个弟子之一,一个自出生起就被遗弃了的孩子。

  我摇了摇头,而杨劫则用可以变过的嗓音回答道:“不必了,山野之人,名字实在说不出口,贱命一条,死了也无妨,松崎先生,你介意么?”

  松崎浪一郎的脸上浮现出了疯狂而扭曲的笑容:“怎么会介意,杀人嘛,我最喜欢。”

  杨劫十分认同地点头:“的确,我也一样。”

  铛!

  铜铃响起,比斗开始,刚刚没有杀掉小药匣子的松崎浪一郎因为被师父一通明枪暗箭的责骂,晓得自己没有让他老人家满意,并没有完成预定的目标,心中也是格外发狠,脚尖一点木桩,朝着杨劫冲了过去,如离弦之箭,转瞬及至。

  对方刚刚斩杀数人,腾腾杀气将他化作了一只等待捕食的猎豹,至于杨劫,则仿佛像是被吓傻了一般,整个人僵直在木桩之上,一动不动。

  松崎浪一郎扬起手中的日本长刀,朝着杨劫斩了过去。

  这一刀,甚至比刚才斩杀小药匣子的那一式更加凶猛,简直宛如一道电光,超出了会场大部分人的想象之外。

  快,快得简直不像话,就不像是人力所为。

  就如疾风!

  那个家伙,能够躲得过么?

  所有人的心在一瞬间不由得提了起来,定力稍浅的人甚至直接站起了身来,从情感上来说,所有的国人都希望能够发生奇迹,希望那个“无面人”能够打败松崎浪一郎,然而奇迹之所以是奇迹,那就是因为发生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刷!

  这一道宛如疾电的刀光划过,无面人连一点闪避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一刀斩破,从腰间横切而过,化作了两半,而松崎浪一郎则与那人错身而过,落到了对面的木桩上去。

  瞧见这一幅场景,会场里发出了无数声重重的叹息,想着那家伙出场如此神秘,没想到连人家一刀都没有能够躲过。

  装逼!

  唉,等等,那松崎浪一郎怎么跌落到木桩下面去了?

  就在大家觉得尘埃落定的时候,却见原本作为胜利者的松崎浪一郎,并没有不可一世地扬起手中的长刀继续挑衅,而是一头栽倒到了木桩之下,这事儿实在是蹊跷得厉害,有眼尖的人却尖叫了起来:“看,快看,那无面人没事,他还活着!”

  我看着平静站在木桩之上结手印的杨劫,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来。

  是的,杨劫刚才并没有展现出太多的手段,只不过是趁着对方太过于自傲的情绪下,施展了与先前那个坂本龙二一般的傀儡术。

  松崎浪一郎斩杀的,不过是一张符纸,然而当他真正发现到不对的时候,脖子处的大动脉,则已经被杨劫用匕首,给轻松地割开,而处于劲气巅峰的时刻,这无疑是最为知名的,心脏在骤然间停止供血,狂妄得不可一世的松崎浪一郎,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便死得不能再死了。

  砰!

  一直显得异常平静的清河伊川终于拍案而起了,而他之所以如此发火,却是冲着杨劫而去的:“你这小子,不可灭我徒儿神魂!”

  我一惊——艹,杨劫这小子,竟然会弄出这么一手来,可真够狠的啊?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生死较技,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导致天平倾斜,一个小兵,也能够击杀元帅,这个是自然法则。
星期六,休息休息,陪陪家人散步,不加更,大家见谅,理解理解万岁万岁。

  1. 啊:

    啊啊啊啊

  2. 213们:

    213们

  3. 弥勒:

    该老魔扬威了

  4. 吴杰超:

    杨劫真牛逼

  5. 奇:

    牛逼

  6. 江伟波:

    杀杀杀

  7. Rorschach_Ye:

    多杀日本狗Uo・ェ・oU

  8. 苗疆道事:

    杀杀杀!

  9. 我是爱我爱你:

    杨劫天天是住在大师兄的耳朵眼里吗!太搞笑了~

  10. 生何欢:

    杨劼胖妞,大师兄转世的贴身护卫,只是大师兄拒绝自己意识觉醒,逼迫两位大拿另寻出路。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