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北海道凶神

2015年3月8日 更新

  杨劫的这一手小动作是所有人都没有能够预料到的,而就在清河伊川起身的那一刹那,他已经悄不作声地完成了一切。跳下了擂台。
  
  清河伊川简直有些发狂了,然而灭魂这一说,实在是太过于飘渺了,真假难辨,反而是他骤然地发难,却引起了众人的集体反弹,三绝真人、龙三炮、牛老根以及几大道门的领头人都纷纷站了起来,一副只要他敢妄动,便立刻上去群殴的模样。
  
  这架势让清河伊川最终还是犹豫了一下,感受到深深杀气的他还是选择了放弃,不过却站了出来,对着杨劫说道:“如此也好,就由我来领教你的手段吧!”
  
  能够逼得清河伊川亲自下场。自然是一件无比荣光的事情。然而想到坂本龙二和松崎浪一郎的凶残和狡诈,以及清河伊川那让日本同道都敬畏的战绩,便晓得他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杨劫此番上场,不过是因为松崎浪一郎这儿已经出现断层,方才应了我的吩咐而去,他又不是没有什么脑子的家伙,自然懂得进退,平静地摇头说道:“清河大师手段高强,自然不是我等所能够比的。我自谓不敌,不敢妄战。”
  
  他拱了拱手,却是没有接下清河伊川的挑战,而是起身往着观众席这边走了过来。
  
  他的拒绝让清河伊川满肚子的怒火根本没有发泄的地方,直接僵在了当场,要晓得这么一个一招就将他得意弟子给斩杀了的家伙。怎么着也应该有着足够的骄傲,不管胜负,都应该和他拼杀一回,方才回甘心,谁知道杨劫根本就不是什么正面作战的人,他之所以能够胜得过松崎浪一郎,无外乎是出其不意。以及对手连胜数场,实在是太大意了,故而才能够另辟蹊径,获得胜利而已。
  
  他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报,连脸都没有露,哪里会在乎那么多的脸面?
  
  清河伊川一拳头打到了棉花里,顿时感觉到有些憋出了内伤来,此刻倒也不好再退回去,毕竟松崎浪一郎之上,倒也找不出什么比较厉害的高手来,于是踩着诡异的武士步,环目四望,朗声说道:“清河伊川在此,向中华群雄挑战,有谁敢与我一战者,还请站出来,不吝赐教。”
  
  在今天以前,其实大部分人都对这个名气充足的日本人并无恶意,然而随着擂台之上数人死去、数人重伤残疾,大家都已经晓得这个家伙并非是过来以武会友,而是实打实地宣示武力,耍起了威风,如此耀武扬威的家伙,自然并不是大家能够忍耐得住的,无论是坂本龙二,还是松崎浪一郎,都不过是他的棋子而已,最终的罪魁祸首,还得说是这一个号称日本国北海道的第一高手。
  
  坂本龙二全身而退,松崎浪一郎被那神秘无面人一招扎穿颈动脉而死,而这清河伊川,又跳了出来,有谁能够胜得过他呢?
  
  大伙儿的心中充满疑惑,而就在这时,有一个人不得不站了出来。
  
  罗满屯的牛老根。
  
  此事终归到底,都是因为他们家的小药匣子给引发的,而如今小药匣子在那头神秘黑雕和三绝真人的维护下,得以活命,这是一件好事,但他却晓得还有许多人今天的生命已然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无论如何,死者的家属、师门里面,心中都是有怒气的,这怒气一部分来源于凶手清河伊川,而另一部分,则应该算在了罗满屯的身上。
  
  人性便是这般,身为罗满屯的首领,牛老根晓得此刻他若是做了缩头乌龟,只怕罗满屯从今天开始,就难以在东北道上抬起头来,也再难混下去了。
  
  江湖之上,脸面比一切都更为重要,故而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牛老根不得不作为第一个挑战者,站了出来。
  
  两者签署生死状,站到了梅花桩上对峙。
  
  似乎讲了几句话,然而这个时候我却在关注着杨劫的情况,只见这小子在离开擂台之后,并没有朝着我这边走来,而是到了擂台的另外一处坐下,那儿本来是有人的,不过因为门人落败被杀,无心观战,匆匆离开了,而他在应付了周围观众的热情之后,趁着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又变换了几个身位,借助着人群的遮掩,却是将衣服换了去,接着影子面具也凝出了一个普通人的面容来,融入到了人群中。
  
  仿佛一粒沙子落入海滩,根本没有人再关注到这一点。
  
  我刚刚收回目光,却感觉到梅花桩上风云变幻,抬头一看,却瞧见已然成为一派宗师的罗满屯牛老根居然在交手的一瞬间,便显得凶险无比。
  
  清河伊川出刀,比他的两个徒弟还要慢,还要缓。
  
  然而他这一刀劈下来的时候,无边血狱横生,炁场顿时就变得混乱无定,仿佛狂风暴雨、惊涛骇浪一般,让身处其中者感受不到半点儿安稳的感觉,随时都有可能跌落到了梅花桩下去,然而只要他一落下桩,便能够预测得到,半空之上,清河伊川便能够像一头扑食的猎豹,将牛老根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这就是清河伊川,一个将日本国杀得翻天覆地、血流成河的屠夫,别看着他此刻斯斯文文,然而长刀一入手,整个人就变得无比恐怖。
  
  有什么样的徒弟,就有什么样的师父。
  
  一脸花白胡须的牛老根拿着的,是一把满是符文的狼牙棒,这棒子比普通的长兵器要短一些,只有三分之二长,棒子的前段尽是倒刺,看得出来,这玩意也是一件法器,每一根尖刺都显得毫无规律,但是却锋利如刀,按理说这般的重武器,对上清河伊川的刀,应该是有着一定优势的,而且牛老根他的修为也是萨满一派,能够引灵入体,将自己变得力大无穷,冲锋陷阵而言,绝对犀利。
  
  然而清河伊川按照国人的传统,弄出这么一个梅花桩,却是对这种力量型的修行者一种绝大的限制,使得牛老根不能凭着一股蛮力,任意施为。
  
  场上一时显得格外凶猛,那牛老根凭着一根狼牙棒,将最中间那一部分突出的梅花桩砸得稀烂,巨大的撞击声弄得他好像不是过来擂台拼斗的,而是拆迁队出身。
  
  就在一阵眼花缭乱的交手之后,我瞧见清河伊川整个人的炁场变得一片血色凛然,然后腾空而起,脚尖踏在了漫天的碎木屑之上。
  
  他扬起了手,长刀当空,朝着牛老根平静地一斩。
  
  刀光如满月。
  
  瞧见这么一招,不光是我,所有在场的人都能够感觉到这一位来自日本的镜心流大师就如同一轮明月当空一般,斩下来的那一刀,便如潮汐之力,天地之威。
  
  这一招,得斩杀了多少人的头颅,方才能够练得出来啊?
  
  牛老根举着手中的狼牙棒抵挡,结果棒断,整个人坠落到了桩下,刀势不止,又斩断了梅花桩,朝着地上的牛老根落了下来。
  
  身受重击的牛老根虽说完全落榜,不过倒也是一代宗师,逃却还是有一定余地的,在那一刻没有一点儿犹豫,一个脚尖轻点,却是朝着场外飞奔而走,而且他逃得方向,却是三绝真人这儿。
  
  轰!
  
  清河伊川一刀将牛老根刚才落地之处斩出一刀长约两米的深坑来,泥土飞溅,而牛老根则逃出了场外,无奈地举手示意,表明自己已经输了。
  
  面对着这样的结果,清河伊川也没有疯狗一般地追出来,而是保持着大宗师的身份,重新返回了梅花桩之上,等待下一位对手。
  
  下一个是谁?
  
  东北这地界并不算大,以至于江湖同道都能够揣摩到牛老根与自己的实力对比,如此一想,这才发现那雄踞大兴安岭的罗满屯牛老根都如此狼狈落败,自己上去,倒也占不到什么好处,算来算去,能够打压住这个小日本嚣张气焰的,也就只有一人。
  
  天下十大,三绝真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格外炙热起来,在来之前,有无数人幻想着在擂台之上扬名立万,出人头地,然而这些想法却被那血淋淋的生死拼杀给刺破,就像虚无缥缈的肥皂泡泡,除了那个神秘的无面人之外,竟然没有几个真正意义上的赢家,而此刻,当真只能靠三绝真人,来帮大家将面子给撑起来了。
  
  真人会上么?
  
  在无数人的期待中,三绝真人终于站了起来,扬声说道:“清河大师,就让我来会一会你吧!”
  
  三绝真人满头白须,面容矍铄而精奇,一身宽大的灰色道袍,手持银丝拂尘,脚踏青色布鞋,一双眼睛宛如深邃星空,活脱脱一道家真修模样,此刻腾空而起,瞬间便抵达了梅花桩上,望着面前不远处的那凶人,一抖拂尘,宛如仙人谪落凡尘。
  
  瞧见场中最厉害的修行者出场,脸上一直好像别人欠他一百块钱的清河伊川终于笑了,嘴角一咧,说道:“好,三绝君终于肯出手了!”

  1. Cell nucleus 。:

    大师兄呢?不打下酱油?

  2. 弥勒:

  3. 自我放逐:

    沙发

  4. 奇:

    沙发

  5. 笨熊-缪倩意爸爸:

    三绝没戏 还得看大师兄滴

  6. 徐学智:

    估计三绝也要跪。。。

  7. 吴杰超:

    三绝也是打不过的

  8. 波音747:

    大师兄怎么也该表现下啊,不能只打酱油啊。杨劫都出手了。

  9. 邪:

    好歹也是天下十大 应该是能打的过的 只不过应该会中阴招 然后大师兄看不下去。上去灭了清河

  10. 江伟波:

    大师兄,爆菊花打爆咯也哭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