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食肉与食草

2015年3月8日 更新

  天下十大,三绝真人。

  瞧见此刻站出来的,并非别人。而是这一位被人称之为当今中华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三绝真人,向来面无表情的清河伊川,脸上终于露出了冷酷到极点的笑容。

  在看到他那忍不住得意笑容的一霎那,我突然福灵心至,终于晓得了清河伊川来华最主要的目的。

  所谓的与武会友,或者是为弟子报仇的说法,都不过是变现出来,迷惑人的话语,清河伊川最根本的想法,根本就不是这些小儿科的东西,他镜心流道场中有那么多的弟子,未必每一个惹祸了,都由他这师父来擦屁股。而能够修行到如此境界的清河伊川。也不可能被几个心怀不轨者稍微一挑拨,就跑到这儿来撒野。

  他之所以肯出面,自始至终,都只因为一件事情——他想来此地,想要摆下这么一个擂台!

  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字——“名”!

  被日本皇家镇国高手压制了十年的这位北海道之狼,终于不愿意再在日本国这么一个小池塘窝里横了,他怀念起了半个世纪以前的时候,大日本帝国横扫东亚时期前辈的荣光来,并且想要将自己的名头。在整个大中华之地唱响。

  而三绝真人,则成为了他的第一个目标,也就是他走上神坛的一块踏脚石。

  谁也没有想到,清河伊川弄出了这么多的周折,最终的目的竟然是瞄准了这一位东北豪雄的精神领袖,然而在瞧见三绝真人起身的那一刹那。会场里面的所有国人都忍不住站起身来,发出了一声压抑不住的惊叹,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这叹息,并非是别的,而是兴奋,日本人摆下的擂台整场都显得那般的沉闷。被压力弄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的众人,忍不住扬眉吐气起来。

  三绝真人是谁?

  他是东北道门天仙宫的大长老,三岁入道,十六岁小成,三十岁大成,三十八岁之后,东北道上再无敌手,身怀三们绝学,一乃道术,二乃萨满,三为通灵之法,在东北的名气极大,甚至有凡人把他称作“活神仙”,视为已经羽化登仙的造化人物,那清河伊川真的是吃了豹子胆,居然胆敢招惹这位爷,指不定就要被真人给活活玩死。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没有错!

  在众人瞩目之下,那三绝真人伸手一招,脚下突然多出了一团幽浮之物,似云团,又或者是某种无形的法器,紧接着他一甩拂尘,竟然如同仙人一般,平地而起,稳稳地落在了离他最近的梅花桩之上,然后朝着远处的清河伊川遥遥作了一个道揖,平静地说道:“清河大师,请吧?”

  真人这一亮相,简直就如同腾云驾雾的神仙人物一般,立刻引发了周围众人的一阵热烈喝彩,大家莫不觉得三绝真人当真是道德真修,不但行为举止皆有一股仙气,为人谦让有力,而且最重要的就是这修为,真的是让人高山仰止,不战而屈人之兵。

  然而这行为瞧在我的眼中,心里却是“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我这些年来,别的事情没有干多少,但是与人拼命的事儿,却比在场九成九以上的人都经历得多,那清河伊川一瞧就知道是日本修行界拼杀出来的猛虎凶兽,而三绝真人先不管修为如何,这决战的气场,就输了对方不止一筹,而在这位即将就要分出生死的对手面前,他居然还将自己保命的玩意当做了杂耍一般亮出来,在我的眼中看来却真的是可笑之极。

  在我的心中,这一场较量就是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的对决,不管双方的力量到底有多悬殊,食草动物的落败,似乎都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而就在我心生隐忧的时候,双方却是已经开始交起手来。

  面对着三绝真人,清河伊川自然不可能如同牛老根一般直接上手,而是将手中那把看着应该是名器的日本长刀反抓着,接着纵身跳来,小心翼翼地接近,不时斩出一剑,落在空处,看似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但是只要有一定境界的人,都晓得他这却是在斩落擂台之上的炁场,将整个空间的气流变得无比紊乱,从而得以制造出攻击的机会。

  高手相交,如果不是一方能够形成压倒性的碾压态势,双方都会很小心翼翼地对持,不断地试探和消磨,寻找出最适合的攻击机会。

  因为往往一招,便能够决定生死。

  相比于清河伊川这般如猴子一样跳来跳去的小心翼翼,三绝真人则显得沉稳大气许多,他将手中的银丝拂尘平静前指,身子纹丝不动,只是用足尖处的肌肉缓慢移动着方向,无论何时,都保证自己的正面,是对着那一位从日本杀过来的凶神剑客。

  场中的气氛沉重极了,仿佛能够凝结得出水来一般,看台上的人都睁着双眼,望着擂台,连大气都不敢出,而这时我旁边有人轻轻碰了我一下,我回头看,却是杨劫回到了我的身边,询问我下一步该如何办。

  我沉思了一下,示意他将脸上的影子面具给取下来给我,杨劫点头,取下面具,露出了他那张久未出现的毛脸来。

  许是不太习惯用这一张真面孔示人,他身子一低,又融入了人群之中,紧接着消失于无形。

  杨劫的性子就是不爱热闹,平日里跟随着我的时候,也是时有时无,我并不在意,而是转过头来,正好瞧见试探了许久的清河伊川终于出手了,整个人腾身在了空中,如同俯冲捕食的雄鹰,而他手中的长刀则是利爪,似乎想要将三绝真人给撕碎一般,然而三绝真人却也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瞧见清河伊川这般冲来,当下也是一记拂尘挥洒,舞弄出万千银丝,陡然疯长,挡住了这一记,并且朝着清河伊川的身子缠去。

  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双方似乎真的就这般硬对硬地拼了一记,那三绝真人以柔克刚,正好将冲入其中的清河伊川缠住,万千银丝陡然一收,仿佛要将清河伊川勒成碎片,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朝着身后拍了一掌。

  嗡!

  这一掌拍在了空处,然而却传来了如同铜钟大吕一般的炸响,交击处陡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飓风,朝着四周吹去,看台边缘的人甚至都坐不住了,得扶着旁人或者椅子,方才没有被吹倒,而就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之中,被拂尘银丝缠住的清河伊川化作碎片,而一个黑影则朝着三绝真人掌击的反方向退开了去。

  傀儡术,又见傀儡术!

  这种神奇的障眼法在今天的擂台上已经出现了三次,不过这一次却并没有瞒住已入化境的三绝真人,他凌空拍出来的这一掌,却是成为了两人第一次正面对决,掌与剑交锋,结果两人都朝着梅花桩的两侧边缘飘身退去,而他们前面的几次落脚,每踩一脚,剩下的木桩顿时就碎成木屑,从上到下,纷纷洒洒地落了下去。

  一眨眼的功夫,这梅花桩却是少了二十几根,不见踪影。

  旁人或许瞧不出此中奥妙,但是却能够通过这些坚固的木桩,发现此刻的比斗,或许是他们一生之中所能够瞧见的,最顶级的交手。

  而这一击仿佛是预示着两人正式的交手,在分落两侧停稳过后,中日两位最顶尖的高手没有一人有片刻犹豫,都是返身而走,朝着对方扑去,一方使日本长刀,一方使银丝拂尘,在一瞬之间,竟然凶猛地扑到了一起来,剑光飞舞,银丝混乱,将整个擂台弄得杀伐无数,而在片刻之后,两人甚至只在梅花桩上留下残影,修为稍浅的观众,甚至都瞧不清楚这两人到底在何处,只瞧见一黑一白,在眼珠子上面不断闪现。

  速度,这才是真正的速度,跟这两位顶尖高手比起来,之前所有的较量都只能算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而已。

  所有人都屏住了气息,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这一刻几乎都要停止跳动了一般,而我则眯着眼睛瞧,并不去仔细打量着两人出手的招式,或者手段,而是将这一黑一白看作了两条不断游动的鱼,敌强我弱,敌弱我强,这气势就如同太极里面的阴阳鱼一般,不断地变化着,每一秒钟,都有着无数的可能。

  随着两人的交手,整个梅花桩的擂台被摧毁得不成模样,还能够竖起来的木桩越来越少,而两人的移动则变得越发的快了,我甚至能够感受到擂台的上空,仿佛有一股旋转不定的龙卷风,在不停地刮着一般。

  到底谁能够成为最终的胜利者,每一个人都翘首以待,我的手心也捏了一把汗,想着一开始我以为三绝真人或许不如对方,没想到一交手,这天下十大,最终还是露出了让人不可小觑的真正实力。

  两个字,那就是恐怖。

  然而就在某一刻,我瞧见一缕异象,心脏陡然一停,整个人都僵住了。

  天啊!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到底谁吃肉,到底谁吃草?
三八节快乐,女王同胞们!

  1. 溦:

    加不加更

  2. 徐学智:

    不嘉庚没屁眼儿。。。

  3. 弥勒:

    加不加更

  4. 邪:

    果然三绝被阴了

  5. 我是疯子1985:

    小日本使诈了吧

  6. 吴杰超:

    该二蛋上场了

  7. 笨熊-缪倩意爸爸:

    最后还得看大师兄

  8. 道士:

    小佛辛苦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