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有便宜不占

2015年3月8日 更新

  针!

  一根肉眼几乎都瞧不见的针,它甚至都无法用炁场去捉摸,只能靠着近乎于极致的第六感。方才能够捕捉得到的毫针被清河伊川从指间弹出,朝着前方射去。

  它射去的方向并非三绝真人,而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处,然而我的心却在那一刻骤然停止了。

  因为我晓得,三绝真人一定会朝着那个地方闪过去。

  没有为什么,但无论是我,还是清河伊川,都能够晓得三绝真人的落点之处,这个就是近乎于化境的一种领悟,与修为无关,而是跟境界有着玄妙无比的关系。

  两人在梅花桩上转瞬即逝,快得如同两道魅影,已然超出了人类的界限。然而清河伊川用长刀。刚猛无比,三绝真人用拂尘,变化万千,这个是所有人都已经适应了的,却没想到那刚猛的清河伊川竟然会用出这般卑鄙歹毒的手段来,而且那东西似乎是一种无比玄妙的法器,已然超出了暗器的概念。

  这事儿我能够看得出来,现场之中的几个顶尖之人或许也能够看得出,作为天下之大中的三绝真人,他能否看得出来呢?

  魅影骤停。两人再次停住,只见偌大的梅花桩阵,此刻竟然只剩下稀稀疏疏十数根还算是完好,其余的木桩,或者化作碎片,或者断了一半。已然不成模样。

  两个顶尖高手便这样遥遥相距,相隔十米互望,一如动手之前一般。

  在定住的那一霎那,一股风从两人距离的中点产生,接着朝四面八方吹去,漫天的碎屑遮盖了大部分人的双眼,大家不断地挥舞着双手。试图将这一层灰给拍散,好瞧清楚到底是谁获胜了。

  到底是谁呢?

  还没有等围观的众人反应过来,两人再次一跃而起,在空中硬生生地对拼了一记。

  这一次是实打实的硬拼,没有一点儿花哨。

  因为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会将他们本身的实力给消减,还不如倾尽毕生之力,来完成这一次巅峰交击来得好一些。

  我伸手,将还带着杨劫气息的影子面具,覆盖在了脸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砰!

  一声响彻天地的炸响从两人之间乍然而出,直冲天际之上去,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耳朵,然而就在这时,围观的东北群豪却瞧见了一件让自己难以置信的事情——黑土地的灵魂领袖,三绝真人竟然朝后飞跌,手中拂尘洒落,朝着地上倒栽而去,而那清河伊川却是一个倒折,脚尖在后面的木桩之上轻轻一点,接着又是一刀,斩向了半空中的三绝真人。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跌飞在半空中的三绝真人仿佛真气泄露,整个人竟然一点儿还手能力都没有,眼看着就要被这一位北海道杀神给斩落于倒下。

  天啊,这怎么可能?

  三绝真人,他可是天下十大啊,怎么连一个小日本都弄不死,难道是,这个叫做清河伊川的北海道杀手,能够有比肩陶晋鸿、善扬真人那般恐怖的实力么?

  在瞧见三绝真人即将被人斩杀于刀下的那一刻,没有人想到这是清河伊川在灭口,要毁灭证据,也没有人想过要救他,而是想着这么一个问题。

  怎么可能?

  天下十大之中的三绝真人,此刻就要死了么?

  显然没有!

  又一个黑影出现,挡下了那必杀的一刀。

  铛!

  一样的炸响,洪钟大吕,结果清河伊川一个倒空翻,朝着后面翻飞而去,而那个黑影子却是没有退上一步,只不过会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大地仿佛都在颤抖。

  而且不是抖一下,连着抖了三回,胆小的人都在考虑是不是地震,要不要趴下来。

  不过地震并没有出现,所有人都只瞧见一个身穿着灰色中山装的无面人,一手持剑,红光洋溢,一手则将重伤垂落的三绝真人给抱了起来。

  会场“嗡”的一声,立刻闹将了起来。

  “什么,什么,三绝真人落败了?”

  “咦,刚才那个神秘的无面人,怎么又出现了?”

  “是不是刚才那一个啊,他刚才明明穿的是黑衣服吧,咋转眼又换上中山装咧?”

  ……

  在无数嘈杂的喧闹声中,昏迷过去的三绝真人在我的怀里面醒了过来,他瞧了我一眼,一脸诧异地说道:“咦,你是……”

  我瞧见他脸色蜡黄,嘴唇发紫,一副衰神附体的模样,毫不客气地回答道:“你快别说话了,多讲一句,死在我怀里怎么算?”

  在此之前,我曾经去拜见过这位天下十大,不过人家嫌我身份太低,跟他不匹配,根本就没有搭理我,此刻形势陡转,我又带着面具,谁也不知道谁,自然也不会给他太多的面子。

  别问我为什么,老子也是有脾气的,对不?

  我毫不留情面地将这个装逼犯给抓着,将饮血寒光剑给一把插在了草地上,然后右手在他胸口的几处要穴不断拍打,一边截穴,一边吩咐道:“你这蠢货,阴毒入体了,便投降就好,非要死撑着硬拼,现在好了,傻眼了吧?不要说话,不要行气,我封住你的经脉了,只要阴毒不入心脏,以你的修为,三五个月,兴许能够回复一些;要是不听话,不出一个时辰,直接嗝屁!”

  我这般不留情面,旁边冲过来照应他的徒子徒孙里,有一个愣头青道士冲着我嚷道:“你说什么呢,对我师父客气一点!”

  他似乎想上来与我争执,然而三绝真人虽然身受重伤,心中却是清明如镜,待我将他经脉封住之后,朝着我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表达敬意。

  三绝真人的这一躬,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惊住了。

  这一位是谁?

  天下十大啊,能够让天下十大折服的人,到底得有多牛逼才行啊?

  前来参加擂台英雄会的东北群雄顿时就感觉脑袋儿都不够用了,先是瞧见身为天下十大的三绝真人落败于日本国北海道第一高手的刀下,差一点儿就身死魂消,接着又杀出一个神秘无面人来,救下三绝真人,又说出这么一番牛逼哄哄的话语,最重要的是,那素来以孤傲自大著称的三绝真人,居然还朝着对方躬身,表达谢意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东北群雄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在此刻为之颠覆,脑仁儿都开始疼了起来。

  而将三绝真人交给了他的徒子徒孙之后,我却没有理会旁人的想法,而是回过头来,瞧向了抽身回去之后,便一直持刀,一脸凝重打量着我的清河伊川。

  两人四目相对,清河伊川用他那怪异强调的汉语发问道:“你是何人?”

  我拍了拍手,用杨劫刚才的话语回答道:“山野之人,名字实在说不出口,贱命一条,死了也无妨,清河大师,不管怎么样,三绝真人败了,不过那也无妨,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跟我来玩一下?”

  清河伊川一愣,诧异地说道:“你不是他?”

  他话里的意思,是我并非刚才的无面人,也就是杨劫,而我却并没有跟他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而是继续邀战道:“打不打?不打我走了,地里面还有农活呢,你不打我就回去犁地了,俺们这嘎达穷,要是不勤快,那就得饿着……”

  我来黑省没有两个月,不过东北口音倒是学了七成,这般的话儿纯粹只是调侃,然而那清河伊川却信了,缓缓地将刀抬了起来,沉声说道:“中华之地果然地大物博,藏龙卧虎,阁下既然有兴趣赐教,我便与你过几招。”

  我指着旁边稀疏的木桩,提议道:“这些木头桩子,总够也没有几根了,咱也没有必要再在上面像猴子一样蹦来蹦去了,地上招呼吧,你看成不?”

  清河伊川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烈起来,扭曲的肌肉宛如大理石一般坚硬,眼神比刚才那黑雕还要锐利,点了点头,简单地说道:“好!”

  两人对立,一人持刀,而另外一人,则将随意插在草地上面的红色长剑给拔了起来。

  铜锣一响,比擂再次开始。

  一边是刚刚莫名击败了天下十大里三绝真人的北海道第一高手,而另外一边,则是一个从没有听过名字的神秘高手。

  没有人知道这个人的来历,而且这个家伙,居然还没有脸!

  无论是日方,还是围观的东北群豪,都给闹懵了。

  然而身处其间的我和清河伊川却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在比试一开始的那一刹那,两人之间,整个世界便都只有对方一人。

  这是两个人的决战。

  我平静地呼吸着,抛出了所有的杂念,将自己的心率调节到了最平静的状态,然而却不知道为什么,手心却莫名地有一些湿润,要不是饮血寒光剑是有灵性的法器,我都怕一不小心,它就滑落出去。

  我不动,清河伊川也没有动。

  他之所以不动,是因为在调节状态,刚刚与三绝真人一场风云大战,消耗了他太多的劲力,本以为能够一刀定乾坤,却不晓得半路又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

  我想到这里,决定不再等待了,有便宜,咱不占?

  我又不是正经的三绝真人,我黑手双城,何时讲究过“公平”二字?

  起剑,杀!

  1. 大创:

    duang

    • 一二:

      —二

  2. 我是赫英龙:

    装13模式开启

  3. 道士:

    急呀

  4. 球爸:

    看得还没过瘾,就没有了。

  5. Rorschach_Ye:

    是的,没过瘾,加更

  6. 晨风-依旧:

    这把饮血寒光剑也应该有些名气了,这么诡异的红剑也该是大师兄的身份证了。

    • 弥勒:

      我也这样觉得

  7. 笨熊-缪倩意爸爸:

    真没说错,还是得看大师兄的手段

  8. 笨熊-缪倩意爸爸:

    感觉这一章应该叫“有便宜得占”

  9. 生何欢:

    大师兄,么么哒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