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一剑斩人生

2015年3月9日 更新

  俗话说得好,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我是谁?
  
  黑手双城。做事从来都是只看目的,不敢过程,我可比不了三绝真人这种顶着天下十大沉重枷锁行事的男人,别人的身上是有光环的,一出来,万人敬仰,瓦擦咧,那叫一个威风!而咱是啥?连脸都没敢露,还要啥风度?
  
  这事儿若是换做了那威名赫赫的高手真修,自然是公平决斗,假模假式地让这鬼子多休息一下,但是我却不敢这般托大,这是为何?
  
  要晓得我面前的这位北海道凶神。可是刚把被无数人推崇的天下十大三绝真人给干翻。而那天下十大是什么概念?虽说因为种种原因,中华大地有许多高手并没有列入评选,我师父甚至对这种排名表示不屑,但是从我的角度看来,每一个天下十大都是真金白银的顶级高手,别的不说,就如同此刻受了重伤的三绝真人,他若不是自己作死,最终受了毒针暗算,哪里会落得如此下场?
  
  这对手若是别人。我倒也不会如此流氓,然而此时此刻的清河伊川,他刚刚“战胜”了三绝真人,若是无人能够制住他,只怕中华修行界,至少是东北这疙瘩。颜面就会荡然无存。
  
  我,是咱中华儿女的最后一张脸面,此战,绝不能输!
  
  趁你病,要你命!
  
  拔剑,出剑,我在一瞬间完成。下一秒,这剑尖便已然递到了对方的胸口处。
  
  只欠一分,我便能够击杀此獠!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清河伊川的长刀却是荡开了我的这一击,不过好在我从来不指望这一下能够占得对方的便宜,这一剑也是只用了三分力,在长剑被荡开的一瞬间,我陡然变招,朝着斜里刺去。
  
  这便是我的剑法,毒辣、直接、精确无比,它已然脱离了清池宫十三剑招以及真武八卦剑的变招范畴,而是一种最简单直接的杀人技。
  
  刚刚使诈除去了预谋已久的对手,清河伊川的心情本来是十分舒畅的,想着对于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无名小子,也应该能够轻松拿下,然而我这连绵而来的几剑,却使得他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一开始还是轻松应付,然而在第三次交锋的一瞬间,他的脸立刻变得阴沉无比,一边接招,一边用寒冷得吓人的话语说道:“你这剑法,是杀人技啊!”
  
  我又一剑而出,饮血寒光剑与清河伊川的日本刀在半空中飞速碰撞,不但制造出了一声刺耳的尖锐之声,而且还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激烈电光。
  
  刷拉!
  
  这一次撞击使得我们两个人都不由得往后退开一步,防止对方贴身而来,以命换命,而在这稍微的空隙,我则嘿然说道:“彼此,彼此!”
  
  两人的目光相撞,在半空中仿佛也擦出了火花一般。
  
  这是“英雄惜英雄”,我的剑法,已然脱离了茅山剑法的范畴,而是在无数的搏杀以及领悟之中,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犀利手段,而对方则也是提着一把日本刀,从北海道砍刀东京湾的猛人,虽然此刻已为生死大敌,但是仍然挡不住彼此的欣赏。
  
  从某一种角度上来说,我和清河伊川,都是同一类的人,没有人命的填埋,我们都不能成长到今天这般的模样。
  
  唯一的区别在于,我虽然双手血腥,但是心中却是一片清白。
  
  叮、叮、叮、叮!
  
  一阵爆豆一般清脆的响声在我和清河伊川的身边炸开来,一路刚才三绝真人与他在梅花桩上面的战斗一样,此刻的我,与清河伊川也在急速的战斗中,不断地变换身影,试图在快速的攻击和防守中找到对方的破绽,继而一举击败对手。
  
  然而在过手十几招之后,我们彼此都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对于手中兵刃的理解,双方应该是站在同一个境界水平之上。
  
  谁也奈何不了谁!
  
  尽管明白这一点,但是战斗却依旧还在继续,因为我明白一点,那就是刚刚经过剧烈激战过后的清河伊川,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其实都是处于高度疲惫状态的,只要我将这般的节奏一直维持下去,那么最终出错的,一定是对方。
  
  我相信自己是能够笑道最后的那一个人。
  
  然而就在我如此信心满满的时候,那清河伊川却是陡然一个连续的砍劈,用那以命博命的方式,将我这凶猛连绵的攻势给陡然延迟下来。
  
  我自然不可能跟这日本人换命,而就在我后退的几秒钟里,清河伊川涅破了挂在脖子上面的一块碧绿翡玉。
  
  啪……嚓!
  
  玉碎的一瞬间,我的心脏猛然跳动一下,却瞧见一股黑气从清河伊川的脖子间陡然腾升而起,在遇到空气之中,迅速地化作了火焰一般的红色,在凝结成人型之后,又融入了清河伊川的身体里,而就在此时,我感觉到了对方肌肤的温度骤然之间变得灼热发烫起来,而他手中的日本长刀,则在一瞬间仿佛熔岩一般炙热,还散发着滚滚黑烟的火光。
  
  式神!
  
  我心中顿时有一种骂娘的冲动,这才想起来那清河伊川在北海道第一高手的称号背后,还有一个,叫做神道教镜心流大师。
  
  所谓神道教,其实也是一种萨满教,相信万物有灵,而这种式神则是神道教祭祀与天地灵物,或者灵界恐怖之物沟通之后,通过牺牲某种东西为代价而获得的一种共用能力,先前坂本龙二就曾经用过这般的手段,没成想这当师父的,却是将最好的东西留给了自己。
  
  比起坂本龙二那种能使人身法异常诡异、手指如剑的玩意,附身于清河伊川身上的这东西,更像是神话传说中的毒焰魔王。
  
  然而此刻的我,还有退路么?
  
  我想都没有想,便直接冲上去,与浑身冒着滚滚浓烟的清河伊川直接对拼一记,他日本长刀之上居然直接冒出了火焰来,而上面陡然增长的力量也让我一时之间有些吃不住,朝着后面退了十几步,正准备迎接那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没想到对方却并没有着急,而是一边缓步踏来,一边对我认真说道:“蒙面君,你是我入华以来,见到过最有威胁的对手,若是平日,伊川定然会与你结交,只不过此刻……”
  
  清河伊川许是因为式神入体的缘故,声音都有些变形,不过依旧还是坚决地说道:“我不得不杀你,真可惜了,你怎么没有生在我大和民族!”
  
  他手中长刀举得高高,从上而下,看似缓慢,其实迅捷无比地朝着我这里陡然一劈。
  
  轰!
  
  别人说那刀光剑影,不过是浮光掠影而已,然而此刻清河伊川的这一刀划下来,却是实打实的火焰而落,尽管我闪身而过,但是瞧见自己刚才站立之处那熊熊燃烧的烈焰,却忍不住一阵心寒。
  
  你娘咧,身为大剑豪的清河伊川本身就已经厉害到不行了,没想到居然弄出这么一个东西来,简直就是不让人活。
  
  那么,既然你不让我活,那么咱就看谁的命硬,看看谁能够活得更久。
  
  在彻底想通此节之后,原先还有些束手束脚的我却是终于放开了心态来,也没有了明哲保身的念头,既然不能苟全,那么就唯有拼命。
  
  饮血寒光剑,你随我征战多年,面对过无数强敌,而现在,你怕了么?
  
  我心中默默喝念着,一个箭步,冲着浑身散发灼热温度的清河伊川冲将过去,对方依旧还是一刀回来,带着滚滚的浓烟,然而我这一次却没有再闪避,而是在陡然之间,将血劲激发,开启临仙遣策,瞧出那致命的攻击之下,唯一的生门。
  
  魔功贯体,倾力一击,破!
  
  我内心仿佛有一头巨兽在咆哮,然而整个人却冰冷得不像话,因为蒙着面具,更是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然而在一瞬之间,我却是一剑,将不可一世的清河伊川给直接击退了数米。
  
  “怎么,可能?”浑身自信满满的日本宗师惊诧到不行,满以为此刻是必杀之机,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不能力敌,然而就在他失声惊叫的那一刻,我却在陡然之间施展了两道法门。
  
  【深渊三法,魔威】!
  
  【深渊三法,风眼】!
  
  除了土盾之外,这两招是我一直保留着的杀手锏,隐而不发,一直到了此刻垂死反击的时候,我才陡然之间,一齐爆发出来,接着左手张开,一道炼妖壶观术,双管齐下,用魔威和炼妖壶观术将清河伊川身体里面的式神给镇住,而后才挥出决死的一剑。
  
  这一剑与先前的剑法没有半点儿相似之处,它端庄大气,又如同羚羊挂角,天马行空,是充斥了智慧的一剑。
  
  这一剑,是李道子给我的感悟!
  
  一剑,斩出人生!
  
  刷!
  
  我倾尽全力的翻盘一斩,依旧是必杀的想法,然而就在此刻,那清河伊川朝着后面一阵滚落,身体里却是冒出一个红焰魔人,将这一剑给抵挡住了。
  
  嘶啦——那恐怖的式神却是被清河伊川给果断放弃,用来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而就在此刻,我的心脏骤然一紧,刚才清河伊川和三绝真人巅峰对决时的那缕异象,陡然而起。

  1. 小佛:

    沙发

  2. 江伟波:

    顶上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飞机晚点抢到板凳 精彩对决!

  4. 弥勒:

    中招

  5. LXF:

    擦 居然没续集了 要等明天了

  6. 徐学智:

    废话太多了。开始的那段心理描写明明在上一章已经写过。。。

  7. 自我放逐:

    duang

  8. 邪:

    开始阴大师兄了

  9. 道士: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