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三章 地主的招待

2015年3月9日 更新

  那缕寒芒诡异莫测,不但将三绝真人这般级别的顶尖高手给暗算了,而且全场之中。也只有我一人隐隐能够察觉的出来,别的不说,就只是这一点,便足以让人提防了,与这位日本神道教镜心流宗师交手的全程之中,我都一直在留着一分神,然而当他真正使出这一招来的时候,我整个人却莫名其妙地震了一下。

  这并非是我的意志不够坚决,而是因为对方的出手,已然从精神领域开始进发,这或许才是三绝真人最终遭受暗算的秘密。

  我浑身僵直,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那一刻,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却陡然脱离了我的控制。朝着前方一刺。

  神剑护主!

  让我与清河伊川都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了。对方自以为得意,打出这么一道宛如毫针的寒芒,就等着我阴毒发作,好冲上前来,一把将我给劈死当场,然而却没有想到我的浑身僵直不动,那剑却突然动了起来。

  饮血寒光剑一动,红芒冉冉,洋溢在两人的中间,就像爆炸一般。轰然而动。

  而这时我方才弄清楚使得我此刻身体异状的罪魁祸首,并非来自于清河伊川本人,而是我脚下的土地。

  这狗日的家伙,居然提前在这地下埋下了法阵,平日里铺上草皮,看不出来。只有在最关键的生死霎那,他方才图穷匕见,一击而杀。

  妈的,这从来都不是一场公平的决斗,全部都是算计!

  难怪我刚才趁着对方大战正酣的时候发动攻击,那清河伊川竟然没有露出多少惊慌之色,这并不是他拥有足够自信的修为。而是因为提前所作的布置,给他留下了无数的底牌可以随时打出来。

  三绝真人到底有没有清河伊川厉害,这个我不得而知,但是却晓得我面前的这个日本凶神,心眼比谁都多。

  只可惜,清河伊川却遇到了与他一般出身的我。

  临仙遣策启动,破阵而出,我在陡然之间便破开了脚下法阵加诸于我身上的束缚,紧接着感觉到剑尖之上传来一道阴柔至极的劲力,这就是对方施展出来的诡异法器,细如毫针,毒如鹤顶,它似乎有携着巨大力量将饮血寒光剑给一举突破的冲势,然而在陡然之间,这把跟随着我几十年的魔剑终于也展现出了自己的脾气。

  人有傲骨,剑有傲气。

  叮!

  饮血寒光剑将所有的魔性都在一霎那之间陡然爆发出来,这里面到底蕴含着多大的力量,连我自己都无法掌控,但是我的对手,那一个打出诡异寒芒的清河伊川却莫名一阵巨震,整个人凭空朝后退了三步,脸色一红,喉头发痒,竟然一大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打蛇不成,反被蛇咬。

  瞧见饮血寒光剑在此刻这般关键的时候陡然发威,而且还击伤了清河伊川,我心中狂喜,顿时也没有再多的畏惧,而是将心境沉浸在刚才的那种感动之中,一剑又一剑,剑剑致命,全是朝着清河伊川身上的要害处进发。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日本大宗师,此刻却是因为自己身上的式神被斩杀,压箱秘技又受挫,使得整个人的状态都落入了低谷,不过却还是凭着征战多年的惯性,手舞长刀,让我不得寸进。

  不过此刻的形势已然陡转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清河伊川败象已生,再多的挣扎,都不过是徒劳而已。

  瞧见如此的状况,那老东西英俊的脸上却也露出了一丝不安,努力地回气,不甘心地冲我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腾空而起,将全身的劲道都集中在了剑尖,然后借助这饮血寒光剑的魔性,朝着前面重重一劈,怒声吼道:“中国人!”

  铛!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那魔剑许是太渴望面前这位强者的鲜血,陡然间爆发出了连我都有些难以相信的力量,居然在一剑之下,将清河伊川手中的日本长刀,给直接斩成了两段。

  这是什么概念?

  能够被清河伊川这名冠东洋的顶尖凶神当作武器的,尽管不一定是日本历史上有名的神器,但绝对是有着最恐怖凶名的兵器,然而在此刻,在北海道第一高手的手中,却被活生生地斩成了两截。

  在刀断了的那一霎那,我似乎听到整个会场掀起了巨大的喧闹,无数人都在惊呼尖叫,觉得这件事儿,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

  刀断之后,身经百战的清河伊川毫不犹豫地朝着后面翻滚而去,避开了我这重重的一剑。

  轰!

  一剑落空,而我剑尖之上的力量则将他刚才所在的地方,斩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来。

  呼!

  我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感觉心肺仿佛有火焰灼烧过的热辣,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看到了清河伊川眼中流露出来的慌乱眼神。

  再杀!

  我毫不犹豫地冲将上前而去,场面的司仪却似乎得到了清河伊川的示意,高声喊道:“本场比赛,胜负已分,双方保持安全距离,我们将……”

  胜负已分?

  我冷笑着朝前大步踏前,持剑而冲,根本不理会这家伙的话语,那清河伊川瞧见我杀气腾腾地冲将上来,不由得低声喝道:“阁下,伊川已然认输,难道你要赶尽杀绝不成?”

  他尽量压低着声音,显然是不想公开承认,按照一般人的逻辑,只怕会就此收手了,然而我却是深深知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不为所动,再次扬剑而落。

  刷、刷、刷……

  我毫不留情面的斩杀,让清河伊川勃然变色,也晓得了自己所面对的敌人,并非是受那道德礼仪所束缚的老古董,此番前来,不为别的,只为了他一人性命。

  人只有在面临绝境之时,方才会爆发出最大的潜力,别看此刻的清河伊川身受重创,而且手中也还没有武器,但是他到底是杀遍日本国的凶神,哪里可能这么容易就范,当下也是发了凶性,不退放进,避开了我的刀锋,贴身而进,想要跟我在方寸之间,争夺生死起来。

  然而一个剑客,手中有刀,或者没有刀,这终究还是两种境界。

  更何况他此刻身受重伤,哪里能够有翻盘的资本?

  反而是我,尽管在刚才的拼斗中有些乏力,不过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却开始陡然发起了威来,这魔剑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有些害怕,不过此刻的我总算是能够压制得住它,既如此,便将主动权都寄托在了它的身上,身随剑走,步步惊魂。

  形势陡然逆转,此刻的我却是将不可一世的日本大宗师杀得不断后退,狼狈至极,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有一个声音高声喊了出来:“休伤我师父!”

  这一声陡然而起,却有一道锋芒从我身后袭来,我头也不回地一剑劈去,与对方交手,回头一看,却见这人竟然是先前大放光芒的坂本龙二。

  此人却是见到清河伊川落败,即将面临生命威胁,便立刻冲上来,表明衷心。

  这人若是别人,我倒也一剑逼开便好,然而想到这小子刚才击杀好几个国人,我就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剑刺去,将他手中的长刀给缠住,接着往回一扯,劲气抽拉之间,将他弄到了近前来,坂本龙二与我靠近,下意识地一刀斩来,却没想到冲到半途,身子突然一歪,朝着旁边斜斜倒了下去,余光处,却是瞧见一道红芒如电斩来。

  啊!

  坂本龙二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却是被我一剑,从左臂一直划拉到了小腹处,这一剑便将其左臂斩断,接着又将他的小腹开出一大道的血口来,正待我准备再出一剑,解决这个小子的时候,他终于恐惧了,一个翻身,滚落到了一旁去。

  我此时的主要目标,并不是这个不长眼的小子,而是清河伊川,回过头来,却见他已然连滚带爬,跑到了刚才的高台之下去,旁边有好几个过来接应他的和服弟子,一脸焦急。

  清河伊川用日语大声地呼喊着,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却晓得是在吩咐手下拦住我。

  他拦得住么?

  我眯着眼睛,不再管其他,而是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路上跳出了好几个白衣和服的道场子弟过来拦我,结果哪里是此刻精、气、神均已攀升至了巅峰状态的我对手,饮血寒光剑上下翻飞,左挡右冲,一连带走了好几个人的性命,越发的红芒闪耀,吓得后面的道场弟子心中忐忑,都有些不敢向前而来。

  饮血寒光剑杀出了一条血路,而我则站在了清河伊川的面前来。

  望着这个不断喘粗气的一代凶神,我将手中的长剑举起,平静地说道:“清河大师,中国之地,已然不是半个世纪之前的睡狮,你想扬名立万,自个儿窝里斗就成了,何必来这里瞎闹?当然,既然来了,作为地主,我也得招待你一番,来,你也晓得,很快的,不痛!”

  一剑斩落,炁场被锁住的清河伊川怒吼一声,还待翻腾,结果头颅却冲天而起,鲜血洒落出来。

  嘶……

  1. 流水:

  2. 溦:

    霸气外露

  3. lll: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5. 霸气侧漏:

    霸气侧漏

  6. 弥勒:

  7. 弥勒:

    怎叫一个爽字

  8. :

    牛xxxxxxxxxxxxxx

  9. zbx:

    痛快…..

  10. 海天长风:

    死得太快了。

  11. 波音747:

    霸气外泄,行云流水,高手过招,几个回合即分胜败。

  12. 太爽了:

    太爽了

  13. 奇:

  14. 虎皮妞儿:

    比抗日剧强个天上地下

  15. 死了:

    就这么死了……

  16. Rorschach_Ye:

    酷炫屌炸天

  17. 晨风-依旧:

    应该从头劈到脚

  18.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怎么也得来个凌迟,然后请大人我来吃了他的神魂啊

  19. 江伟波:

    没有看过其它写得这么好的,支持,支持

  20. 从不买日货:

    杀光日本人!

  21. 生何欢:

    大师兄1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