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现在爽了吧

2015年3月9日 更新

  高手较技,生死不过陡转之间。

  没有人会想到刚刚战胜了三绝真人的清河伊川竟然会落败于这个神秘的无面人剑下,他们刚刚还沉浸在两大高手对决之时的那种恐怖气氛之中。而当瞧见清河伊川被我一剑斩落,头颅跌倒在地,一腔热血喷出的时候,场中竟然出现了死一般的宁静。

  怎么,一向得势不饶人的小日本子,此刻竟然被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

  会场之中的东北群豪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然而旁边镜心流道场的一帮弟子却是醒悟过来,瞧见自己奉为天神的尊师竟然变成了一具无头尸体,顿时就变得一片混乱,有的人高声呼喊着,有的拼命朝着我这边扑来,也有的人则聚在一起,用日语大声地叽里呱啦着。

  我收剑入鞘。放入宝囊之中。还待发表一番获胜感应,突然间心中一跳,下意识地朝着旁边闪去。

  哒哒哒、哒哒哒……

  啪、啪……

  我刚才站立的地方,居然被暴风骤雨的枪弹给淹没,受不住刺激的日本人终于陷入了疯狂,竟然安排了枪手,朝着我这儿开枪射击。

  朝着旁边躲闪开去的我在第一时间里反应了过来,大概能够估算出至少有五个射击点,只怕这也是清河伊川生前的安排,与那埋在梅花桩下的法阵一般。都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不过他实在想象不到,费尽心思的自己最终还是没有能够逃脱一死的命运,而此刻的枪手也变得惊慌无比,失去了应有的准头。

  身手再高,一枪撂倒。

  在宗教局混了这么久的时间。我自然知晓这么一个浅显的道理,高明的修行者能够凭着炁场变化躲闪子弹,这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然而一阵乱枪扫射,谁也保证不了自己能够在这枪林弹雨之中不受伤,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而我又不是杀人狂魔。自然不会跟剩下的这些道场子弟一般见识,就像猎豹一般,身形矫健地越过了高台,朝着后面的树林之中奔跑而去。

  一入林中,茂密的树林顿时就将所有的视线和子弹给阻挡,跑了一阵的我一把扯下了面具,大口呼吸着森林中清新的氧气,扬起了头,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我靠,那清河伊川,居然真的死在了我的手下!

  直到此刻,我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事实上我并没有足够的自信能够战胜得了那个从血与火之中走出来的日本凶神,那家伙有着足够坚韧的意志和手段,以及一种饱含杀戮的心灵,他的修为,真的已经达到了天下十大的标准,也足以能够挤入日本镇国高手的行列,这才是他胆敢来到我中华扬名的底气,只可惜他最终还是死在了自己的野心之中。

  我不得不战,因为我陈志程在今天,此时此刻,就是咱国人最后的一道防线,我若是败了,整个东北群雄,都再无脸面。

  不过我终于还是获胜了,这样的结果,当真是让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他妈的解气啊,让你装逼啊,现在爽了吧?

  尽管没有能够用我陈志程的名头做这事儿,毕竟作为黑省宗教局副局的身份,一旦追究起来,却也是国际纠纷,远不如无面人自在,但是我却心情舒爽得很,而我也没有着急返回去收拾场面,对方一动了枪,就已经将自己陷入了被动的场面,而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吴副局长虽说被三绝真人等诸位东北豪雄给斥责离开,但是并没有走多远,一听到这枪声,肯定就像吃了春药一样回来。

  有了吴副局长在,这一场中日江湖之间的闹剧,基本上就可以结尾了。

  我在林子里面转悠了一圈,杨劫便找了过来,我将手中的面具抛给了他,他迫不及待地戴在了脸上,望着这张变幻莫测的脸,我沉思了一下,对他说道:“劫,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出去,单独做事?”

  杨劫摇头,对我说道:“大师兄,我师父死前曾经交代过我,说让我一直跟随着你,而这也正是我冥冥之中的命运。所以,你就不要再劝我了!”

  他的语气坚定无比,我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你别紧张,我只是觉得今天过后,那个神秘的无面人恐怕要在江湖上掀起巨大波澜了,这名头,要是能够利用得好,说不定有奇效……”

  杨劫笑了笑,十分期待地说道:“对啊,真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起呢?”

  我只是跟杨劫在说笑,不过很快我就听到了大家对于今天这个神秘无面人的讨论,这是在我返回林场小村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先前碰到的老熊他们,瞧见了我,几人招呼我,问我刚才跑哪里去了,我回答兵荒马乱的,一心急,就跑到林子里面躲着了,现在才敢回来,钩子笑我太胆小,他告诉我,说枪声一响起来的时候,场面的确有些混乱,不过后来官面上的人赶来了,那些小日本倒也没有再敢猖狂。

  我想起他们先前是扶着受伤的赖老二下场的,赶忙询问他的伤势,老熊告诉我,说小日本虽然其奸似鬼,但是带的医生却十分厉害,赖老二看着重伤垂死,但是经过治疗之后,倒也并无性命之忧,不过还需要送到医院观察,免得出现意外。

  本来这事儿日本人承诺说可以帮着负责的,只可惜事情闹到现在,他们都成了嫌疑人,被押解走了,赖老二现在没人管,还好官方那边答应紧急借调车辆过来,将他送去医院,现在正等车呢。

  我去里屋瞧了赖老二一回,发现他元气大伤,恐怕得卧床一年半载,方才能够下得了床了。

  站在赖老二的病榻之前,小个子丁戈问我,说陈大哥,你留在看台上了,有没有瞧清楚他们讲的那个神秘的影子大侠?

  我讶异,说什么影子大侠?

  老熊知道我在混乱之中逃到了林子里,刚刚回来,于是跟我解释道:“就是那个临时杀出来的蒙面人,别人都叫他影子大侠,好家伙,真的不知道咱东北道上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就他一人,日本今天这儿的三个擂主,都折在了他的手下——松崎浪一郎被刺破脖颈而死,坂本龙二断了一臂,最厉害的就是清河伊川,这老小子刚刚击败了三绝真人,得意死了,结果最后竟然被影子大侠给一剑削下了脑袋……”

  “是啊,是啊,你是没瞧见,那帮日本人后来跪在地上哭得啊,跟死了爹娘一样!”

  一直不怎么爱说话的钩子也显得格外兴奋,挥舞着手脚说道:“三个弄得咱道上一点儿脾气都没有的日本人,都败在了影子大侠的手下,而人家也是就好像是不当一回事儿一般,杀完了人,溜达着就进了林子,不见了踪影,连句话都不留下……咦,等等,陈大哥,他们说那影子大侠跟你一样,也穿着中山装,你不会就是影子大侠吧?”

  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果然还没有换衣服,不由得笑了笑,耸肩说道:“开什么玩笑呢,我一直在看台上,都没有下场——本来想去玩一会儿的,不过瞧见擂台上太血腥,杀人就像杀鸡一样,就腿都软了。”

  丁戈点头同意道:“是啊,谁能想得到那伙日本人竟然这么凶狠呢,赖老二也是脑子进了水,傻乎乎地跑上去,现在才搞成这副模样,要是不上去,咱现在说不定就能够回家了呢……”

  话题被我成功地转移之后,大家便没有再纠结我了,只不过老熊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似乎发现了什么。

  这边的事情已经了结,我便也不再与他们厮混,出门一瞧,这才发现前来聚会的人大多都已经散去,像三绝真人、龙三炮以及诸位道门的那些大人物,基本上也不会理被人嫌弃的吴副局长,不过宗教局还是能够找到一些人证,帮着去做一下笔录的,而在瞧完了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江湖纷争,除了那些受伤死难的宗门,其余人都是怀揣着一股激动不已的心,也是需要找一些人分享的,故而还是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不肯散去。

  我离开了林场,返回了黑河市,被我带来的秘书小李和司机小魏在这儿都待着头疼不已,瞧见我回来,顿时激动得不行,而小李则见面就告诉我,说省局打来电话,说何局找我,让我回来了,给他打过去。

  何局长这应该是收到了风声,想要找我确定一下,不过我并不想将这事儿弄得人尽可知,也没有回复,而是带着两人,真的就去黑河市的清水衙门视察去了。

  在黑河市局里厮混了两天,我听着下面的领导小心翼翼地汇报工作,心不在焉,一直等到了第三天,我才慢慢悠悠地回到了省局报到。

  刚刚回来上班,办公室的桌子都没有擦呢,电话就响了,何局亲自打过来,让我务必去他那里一趟。

  他说有要事相商。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沙发又被我抢到啦

  2. 坤泽:

    沙发

  3. 坤泽:

    板凳了。。。

  4. 啦啦啦:

    板凳也不错

  5. 相当不错:

    相当不错

  6. 话话:

    大师兄身上会沾有血迹,,可能就老熊一个人注意到了.。既然老熊没有点破他,,那老熊以后肯定还会有故事

  7. 海天长风:

    内容少了点,不过瘾。

  8. 月半子:

    魔剑就是大师兄的身份证,居然豆不认识。那不是找死嘛,npc之前都说了,一身魔功,又是茅山道术,又是魔体,三件事不可能发生在一个人身上,太巧合了吧。还有神器在手,好像是上一个副本大boss 武穆王说的

  9. 弥勒:

    慢慢会有人揭晓的

  10. 自我放逐:

    现在还没爽

  11. 哈哈:

    还不更 日你妈

  12. 傻逼作者:

    就是还不更新,作者去哪里了

  13. 话话:

    百度´苗疆蛊事吧吧´可以最快看到更新的章节了,,下章是´三绝约见大师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