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章 吴琊失踪案

2015年3月10日 更新

  “陶真人一身修为惊天,然而却是道门巅峰,不出其外,而贫道却从你的身上。瞧出有魔道的影子,不知道这是为何?”

  作为天下十大,三绝真人的眼光自然是极为准确的,在一番寒暄过后,却是瞧出了我身上的问题,当下也是没有半点儿回旋,直接问了出来。

  三绝真人是一个传统的道门高手,我不知道他对于修行魔功,到底持着什么样的意见,当下也是苦笑,然后将我当初曾经受到邪符王杨二丑绑架,委曲求全之事说出,后来几经辗转。又拜入了茅山之中,只可惜那个时候底子已成,然而蒙我师父陶晋鸿不嫌弃,纳入门下,收为外门弟子,又传我道心种魔真经,方才会变成如今的这副模样来。

  这里面许多周折,难以细述,不过听到了我还算诚恳的话语,那三绝真人倒是抚须点头,长声叹道:“贫道这些年被功名利禄所蒙蔽了眼睛,修为上去了。境界却下了来,这才最终落败于清河伊川手下,以前一直觉得陶真人虽说是顶级道门茅山宗的掌教,但是一直不为所动,如今看来,却是心悦诚服啊!”

  我宽言劝慰道:“清河伊川谋虑颇深,他是血海之中杀出来的凶神,先是暗藏寒芒,又有阵法伏击,被他算计一次。也不算什么,真人前往不要丧气……”

  三绝真人与我拱手,脸上多了几分豁达的笑容,毫不介意地说道:“败便是败,无需多找借口,只有从高处摔下。方才能够明白自己的不足。而能够通过那件事情,认识到志程小友。这或许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小友当日搭救之恩,贫道心中记下,以后若是有用得着我天仙宫的地方,一声招呼便是了!”

  得到了这一位天下十大的承诺,我心中高兴,不过却也推脱,说此事不过举手之劳,真人千万不要挂记于心。

  两人一番交流,关系立刻亲近了许多,当天我在天仙宫用过素斋,又留宿天仙宫,次日起床离开的时候,却是已经获得了天仙宫最大的友谊。

  天仙宫在黑省算是最重要的道门,它的地位虽说不如茅山、龙虎山这般想要,却也如同崂山比之鲁东一般,有着极大的地方影响力,门下弟子也多有在局中任职者,能够得到天仙宫的助力,对于我在黑省的挂职有着许多帮助,不过好在我前来此处,只不过在履历之上多一些好看的档案,倒也不想跟吴副局长争太多的东西,他的视线只在眼前,而我的目光却看向了朝堂,故而还是安分守己地坐着办公室,相安无事。

  其间慈元阁的人扩展生意到了东北,过来我这里拜码头,我又与他们那美艳的二掌柜做过沟通,商议之前从天山神池宫留下来的首饰处理事宜。

  时间推移到了年末,小白狐儿带着林齐鸣、布鱼和董仲明等人过来看我,瞧见我整日优哉游哉地喝茶看报,顿时心生羡慕,抱怨说自己这几个月里东奔西跑,十分忙碌,想着要不然调过来,在我这儿享一享清福。

  她这话儿给我臭骂了一顿,不过好在也不过是开玩笑,林齐鸣告诉我,说尾巴妞现在是一组的副队,十足的大姐大,已经能够完全独当一面了。

  时间离我挂职结束的任期已经不远了,林齐鸣告诉我一个小道消息,说现在总局那里关于我的安排有一些冲突,几个大佬都各怀意见,有人想要我下放到西南某省去任正职,那是一方大员的肥差,想考察一下我独当一面的能力,也有人想要把我留在总局这儿,毕竟最近国内的形势有点儿混乱,需要一个执行能力很强的强势人物掌舵,还有有想着把我弄到国外去,历练一段时间,总之什么想法都有。

  我问王总最后有没有敲板呢,林齐鸣摇头说没有,然后又笑,说老大,能够让一帮大佬为你争来争去,这事儿可是头一遭,看来你真的火了。

  我摇头苦笑,那帮家伙都想拿我当牲口使,却也不问一问我这牲口自己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小白狐儿他们在我那里待了几日,我带着几人看了一圈冰城的冰灯,然后到处溜了一圈,将几个人给撵走,想想虽然快到年终总结的时间了,不过那些都是笔杆子的事情,与我倒也没有多大关系,趁着我这闲着无事,不如请趟假,回去走走。

  自从那一次我果断出手之后,何局长对我倒是十分客气,毕竟清河伊川先败三绝真人,后来又落败于我的手上,这里面虽然有着许多曲折,但是他却认定了我有堪比天下十大的能力,这样的强人并不是他能够拘束的,能够行个方便,自然不会太多约束,于是我请了一个小长假,先是回了一趟老家,在家里待了几天,一番忙碌,接着返回了茅山宗。

  我回老家,诸事繁忙,整天都在处理一些杂事,连西熊苗寨都只去过一回,而且还没有跟蛇婆婆打过照面,感觉颇为疲惫,而只有回到了茅山宗,望着峰顶之上的云雾环绕,整个人这才终于找到一种家的感觉。

  茅山宗,这才是我心中最深处的港湾,它有我的师父陶晋鸿,有我的妻子萧应颜,还有无数点点滴滴的回忆。

  它还有李道子。

  重回茅山宗,我并没有瞧见师父陶晋鸿,据符钧告诉我,自从上次见到青城三老兵解鬼仙之后,师父闭关便更加频繁了,似乎想要勘破死关,成就天道,最终成为地仙之属,然而这一条道路实在是太过于险要,近几百年来,整个道门没有听说有一人能够渡劫,便是连我的祖师爷虚清真人,以及名满天下的符王李道子,都没有能够跨过那一步,所以情况实在是有些让人担忧。

  我师父一直都在闭关修行,罕有露面,而茅山日程的事物则由长老会来处置,而这里面风头最劲的,便是年纪最轻的长老杨知修。

  这位杨师叔之所以能够出人头地,一来是他行事公正,左右逢源,十分得宗门各峰的欢心,二来茅山宗毕竟是一个修行之地,大部分的长老并不太喜欢受到庶务打扰,而他却是一个热心肠,主动揽事,久而久之,他渐渐地获得了大家的认可,成为了茅山名副其实的大管家之一,甚至有人还说长老会将在最近,推举他为茅山宗的话事人,代行对外事宜。

  对于这个传言,符钧显得十分不喜欢,他对我说杨知修此人表面一套,背面一套,别看着他此刻谦虚有礼,端端正正,那是有师父还有几个有名望的长老压着,若是给他一点机会,尾巴说不定都会翘上了天去。

  对于这位杨师叔,我也并不是很喜欢,最开始是因为当初我和小颜师妹在桃花林谈恋爱,给他撞破,损了两句而心中不服,又因为他私藏杨小懒,难免有些包藏祸心,再有就是一同去朝堂赴任,他与我颇多摩擦,后来李道子被人暗算,我心中又多了几分猜疑,不过这所有的一切,我都藏在心中,也不与符钧说起,只是笑了笑,宽慰了他几句,便不再言。

  我回山来,是为了散散心,不过主要的目的,便是想要找小颜师妹再续前缘,师父不在,我与符钧应付几句之后,便去了后山墓场。

  英华真人身死,小颜师妹在此结庐而伴,旁人只以为不过是作秀,然而她却从来没有理会别人的说法,安安静静地陪陵种草,长久而来,倒也使别人都有些习惯了,而我到了那儿的时候,瞧见草庐依旧在,不过那药园子却扩展了两倍,远远走来,药香阵阵扑入鼻中,灵草不断,瞧着这风景,估计是当初优昙婆罗七仙子的精魄之力,已经被她融作了一体,注入了这药园子之中。

  再次与小颜师妹会面,看着她依旧十八岁、花一般的娇颜,我那坚硬的心似乎在瞬间变得柔软,两人执手相望,竟无语凝烟。

  这些年我在外奔波忙碌,而小颜师妹则在山中苦修,两人再度重逢,却也没有太多的情欲想法,握了一会儿手,感觉笑容都能够浸到心里面去,随后她下厨房,给我收拾了两样小菜,如同寻常夫妻一般,简简单单地吃过晚饭,这时月儿弯弯,两人坐在葡萄藤架之下,望着天上那毛毛的月亮,小颜师妹从屋里拿出一根竹箫,呜呜吹着,如泣如诉,如怨如慕,而我则跟她讲起了我这些日子的奔波来,感觉心情无比平静。

  我的假期并不算长,在茅山宗没有待几日,又返回了黑省,没想到刚刚一回去,便接到一个消息,说吴副局长带队去出任务,结果出事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秘书小李说何局都急疯了,头疼得要命,听到我回来的消息,让我赶紧过去,与我商量对策。

  我匆忙赶到局长办公室,何局长告诉了我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在中俄交界的一处军营,整整一个连队的军人,凭空消失了。

  1. 阿宝:

    沙发啊

  2. 奇:

    沙发

  3. Rorschach_Ye:

    多写点啊

  4. 弥勒:

    今晚有加更

  5. 球爸:

    跟俄罗斯人也干上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