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赤塔叛逃者

2015年3月12日 更新

  听到这处处响起的狼嚎声,我这才晓得不但没有等到我们想要的凶手,反而惹上了一堆麻烦出来。
  
  小药匣子原本十分胆大,不过此刻受了伤。身体虚弱,却也有些恐惧起来,对我颤抖着说道:“陈局长,是他们,他们追过来了。”
  
  我点了点头,给他盖上被子,好言宽慰道:“我知道是他们,不过这事儿你不用理会,好生睡一觉就好,其余的事情我来处理,不会让那些家伙得逞的。”
  
  说罢,我走出房间,何武和安少校、门玉龙等人都在门外等待着。询问我如何处理,我吩咐大家警戒,而何武跟着出去与他们会一会。
  
  吩咐完了之后,我与何武一同出了军营大门,此刻天空飘起了雪花,鞋子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地响着,寒风一吹,冷空气往着缝隙里面钻来,让人冷得直哆嗦。
  
  因为大雪,所以即便是夜里,可见度也依旧不错。我接着营地里的灯光往远处望去,只见四面八方都是碧绿色的火焰,再仔细一看,这些哪里是火焰,分明就是带着邪魅气息的眼睛,正潜伏在暗处,随时都准备扑出来,将猎物撕碎,而在营地大门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挺拔俊秀的身影。遥遥地与我相对,仿佛就在那儿等着我一般。
  
  四周凄厉的狼嚎使得这气氛无比诡异,不过见惯了大场面的我却并不会感受到任何恐惧,而是缓步走上前去,扬声说道:“来者何人?”
  
  远处的那身影也缓步走了过来,用一种格外尖利的嗓门对我说道:“维塔利。维塔利-弗拉达索维奇-克利钦科!”
  
  对方毫不忌讳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而且还是熟练的汉语。
  
  这倒是让我有些惊奇。咳了咳嗓子,再次扬声喊道:“好吧,维塔利,这儿是我们国家的领土,你们非法入境,并且包围军事机构,这样的行为会被视为挑衅的,请你们立刻离去;再次声明一遍,请你们立刻……”
  
  我重复着威胁的话语,而对方也终于走到了我的面前来,这是一个极为英俊的俄罗斯男子,有着高贵的容貌和宛如女子一般的皮肤,眼睛就像海洋一般深蓝,脸上洋溢着春风一般的微笑,让人感觉他好像是童话故事里面走出来的王子一般,不过当我瞧见他的时候,“王子”却开口了:“你们的人,无耻地夺走了我们的东西,如果不归还,我不介意让你们这整个地方,都变成人间炼狱!”
  
  这男子比起先前的那五个同胞,显得格外的娇贵与袖珍,然而从他的身上,却散发出了格外浓烈的霸气,我能够感受得到一股极为强烈的威胁之意,不过却显得无比轻松,对他笑着说道:“喔,好厉害,不过恐怕你不知道,此刻的你,可是被至少两把狙击枪给指着呢——知道这个情况,你还敢如此猖狂么?”
  
  俊秀得不像男人的维塔利用一种冰冷至极的语气逼问我道:“还,还是不还?”
  
  这些年来,已经有好久没有人这么对我说话了,我的瞳孔骤然收缩,嘴角却有笑容洋溢出来,耸了耸肩膀说道:“东西是你的么,我为何要还给你?”
  
  吼……
  
  一瞬之间,那维塔利的眼睛陡然变色,从一片深蓝直接化作了血一般的艳红,身子一震,陡然往前冲击,而就在此时,我旁边的何武则将右手扬了起来。
  
  这是信号,安少校带来的狙击手开始发威了。
  
  砰、砰……
  
  一连好几声沉闷的枪声响起,安少校带来的宪兵队是军区顶尖的战士,狙击手也是全军选拔出来的尖子,何武这边一发信号,立刻有几颗高速飞行的子弹钻入了那维塔利的身上,然而就在我们期待着他被狙击子弹给撂倒的时候,被枪打中的他居然浑身一震,没事人儿一般地朝着我们这边,继续冲了过来。
  
  被狙击中了,不但没死,居然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我有些讶异,旁边的何武则是脸色大变,冲着我说道:“陈局长,事情有点不妙了,对方应该是俄国秘密部队赤塔的叛逃试验品,之前有听说过他们刀枪不入的传闻,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这怎么办?”
  
  相对于何武的惊慌,我倒是显得平静许多,对方显然与我们有着许多不一样的地方,不过我却又生出许多好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会让他变成如此模样?
  
  如此想着,我让何武退回军营,安心防守着,而我则与面前这个头目交手。
  
  维塔利速度很快,就在何武转身离开几步的时候,他已然冲到了我的面前来,喉咙里依旧发出如同狼嚎一般的凄厉叫声,接着手中寒光一亮,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对方仅仅只是一出手,我便能够瞧得出他这是莫辛纳甘格斗术,有着浓厚的军中风格,当下也是侧身上去,准备空手接白刃,拿下对方。
  
  然而维塔利的反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别看远比那些家伙娇小,但是却有着如熊一般彪悍的实力,手中的军刺一转,却是朝着我的双手削来,而脚下也不停歇,一脚蹬来,仿佛想要狮子搏兔,将我一下子就灭在手下。
  
  被人如此轻视,我倒也有些好笑,当下也是试了几次,发现对方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在这种高速爆发的当下,却也并不输于我太多,这实在是让人有些惊奇,因为我并没有瞧出对方有多少修行的痕迹,完全就是凭着肉体在与我战斗。
  
  这是我所不了解的领域,虽然有心跟他多交手几个回合,好多一些熟悉,然而听到身后的军营已经发出了爆豆一般的枪声,晓得维塔利带来的大部队正朝着军营冲击了,也不敢大意,手往怀里伸了过去。
  
  刷!
  
  一道红芒陡然而生,与维塔利手中的奇形军刺恶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来,对方显然有些预料不足,并不晓得我空荡荡的右手之上,怎么会多出一把古式长剑来,不得不与我硬拼一记。
  
  对于力量,维塔利似乎有着绝对充足的自信,然而当魔剑与他手中的奇形军刺撞到一起来的时候,他那充满凶戾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慌来。
  
  铛!
  
  几次的交手,对付空手的我,维塔利似乎一直处于上风,信心满满地以为能够将我给斩杀当场,继而冲进军营里大开杀戒,然而此刻两兵交击,上面传来那种山呼海啸一般的汹涌力量,让他再无无法正面这一位与自己身材相若的中国男子,在稍微作了一下抵抗之后,直接朝着雪地里滚落而去。
  
  我一剑得手,并不饶人,而是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一抖,朝着满地乱滚的维塔利全身要害不断刺去。
  
  双方都在搏命,在这般生死的关头,没有人能够有任何懈怠。
  
  对于一帮从俄国对面越境而来的前军方分子,而且还是从事着恐怖活动的叛逃人员,我可没有那么多先礼后兵的想法,魔剑犀利,招招都往那维塔利的要害招呼,而对方在跌落之后,却也油滑得如泥鳅一般,竟然能够在我的剑网之中挣扎,除了受了两道不深不浅的剑痕,居然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就在我扬剑,准备下死手的时候,突然左侧一股腥风扑来,朝着我汹涌而上。
  
  我不得不放弃了对维塔利的追杀,挥剑来挡,一剑斩去,就感觉好像斩到了一面石墙之上一般。
  
  巨大的反震力将我给推得往后退了几步,这才发现刚才袭击我的,居然就是先前的那种巨大狼兽,它拥有着棕色修长的毛发,还有黝黑发亮的硬化皮肤,嘴巴一张,牙齿尖利,里面尽是充满腥气的口涎。
  
  我刚才的一剑正好斩到了对方的爪子上,尽管我被逼得往后退了两步,不过对方却也并不好受,两只前爪血肉模糊,红色的鲜血滴落雪地,口中发出了凄厉无比的叫声来,我心头发狠,长剑再舞,任由旁边冲出四五条巨大的毛狼,饮血寒光剑却不断地斩在了这一头身上,这才晓得为何它们能够刀枪不入,即便是我手中这般犀利的长剑,斩落敌身,却也如同砍柴一般,坚硬得很。
  
  不过片刻之后,我终于将这头打扰我好事的棕狼头颅斩下,使得它终于不能动弹,而被切去头颅之后,它一阵变化,居然又成为了一具无头尸体。
  
  我的这行为将所有的来袭者都给惹怒了,迫于前方的火力凶猛,纷纷朝着我这边袭来,我当下也是毫不客气,手起剑落,在一堆凶猛狼群之中冲杀,好是一番鲜血飘洒,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一声独特的尖锐狼嚎,却见到一头银色巨狼出现来我的眼帘中,而其余的家伙在它的呼唤之下,居然相互掩护,徐徐离开。
  
  我一番酣战,也是有些疲乏,拄剑而立,望着那头银色巨狼,晓得它应该就是刚才与我对话的维塔利。
  
  敌人突如其来,又如潮水一般退去,留下两三句支离破碎的尸体,其余的都被带走,这时何武飞奔而来,问我怎么了,我眯着眼睛瞧了一眼远去的对方,回头对他说道:“你们在此坚守,我跟着去看看!”

  1. 熊寨主:

    亲爱的 更新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估计狼人想用内丹复原

  3. 道士:

    佛 什么时候更

  4. 道士:

    佛 什么时候更

  5. 厂商务通:

    更新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