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章 恐怖实验场

2015年3月13日 更新

  这怪人如七八岁的小孩一般年纪,两个脑袋,一个头颅硕大无比,只有一只眼睛。竖着出现在额头上,两颗黑窟窿一般的鼻子,嘴巴咧得最大,里面满是鲨鱼一般的利齿,而在肩上又另外长出一半来,则又有一个脑袋。

  但这脑袋只有前面那个的一半大小,模样一般,却有一对眼睛,泛着死鱼白,直勾勾地朝着我这边望来,十分的怨毒。

  与这三只眼睛相对,在那一刹那,我的心脏都几乎就要跳了出来。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然而很快我便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尽管发现了我,但是那巨大水族箱却将他给隔离了开来,而且他居然还是生活在水中的,十多根管子插在了他的体内,将他给束缚住,尽管他的双手奋力地敲着玻璃幕墙,但是却没有一点儿动静传出来。

  瞧见这情况,我紧张的心倒是放松了,不过却又生出好奇来。

  虽说我见过无数鬼怪,但是这般畸形丑怪的人类却是没有瞧过,于是跃下高台。一路走到了跟前来。

  真正到了这跟前来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水族箱,而是一个巨大的培养容器,刚才因为角度的缘故,所以我并没有看到太多的东西,而这会儿,却发现玻璃幕墙之后,不但有刚才那个看着让人心底发麻的双头怪人,还有一条拥有着完美的女人身材比例,但是脑袋却是鱼头的“美人鱼”。宛如章鱼一般的怪兽,脏兮兮的水猴子,直立的灰狼,以及林林总总、千奇百怪的丑陋怪物。

  这些怪物虽然都在一个容器之中,不过却是井水不犯河水,遥遥相对。而控制着它们的,则是缠绕在身上、插入身体里的无数橡胶管子。控制着它们的活动范围。

  我仔细地数了一数,发现在这巨大的玻璃容器之中,居然有超过三十头不同模样的怪物,浸泡在黏稠的液体里面。

  容器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氧气管子,不停地往水中注入气泡,咕噜咕噜,而除了那个双头人之外,其余的怪物似乎并没有感受到我的到来,它们悬浮在溶液一个个的格子里,随波逐流,仿佛已经认命了一般。

  我借着那根氧气管旁边的冷光,仔细打量这些,越看,心中越发觉得有些寒颤,真的不知道这些稀奇古怪的怪物,这帮赤塔叛军到底是如何培养出来的。

  是杂交,还是从传说中那虚无缥缈的灵界捕获而来?

  这帮家伙,有联通灵界的能力么?

  安德烈的实验场,并非只有这么一处,我跳到岩洞底部,这才发现这儿被划分为好几个区域,这儿只不过是一部分而已,而每一个区域,被分别用希腊字母“ϋ”、“ψ”、“ω”、“ώ”、“Ϗ”等鲜红色的图标标识出来,我此刻看到的,不过是其中的一处地点。

  我与那双头怪人互瞪了一会儿,发现他对我并没有什么威胁,便没再作理会,而是冲着旁边走去。

  这实验场并不整齐,到处都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来到了旁边的一处房间,瞧了一眼,能够看见各种古怪狰狞的刑具,地上身子还有没有能够清洗干净的血迹,而在另外一个房间,则是充斥着萨满风格的恐怖图腾。

  我看见熏木雕制的狼头怪人被供奉在一座三米高台之上,十二站油灯里面,散发着古怪的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地觉得这些恐怕都是人油,心中又多了几分阴冷。

  路过这图腾祭坛,我听到旁边有微弱的呻吟声,下意识地循声摸去,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只见黑乎乎的地面上,有一条盖着黑油布的长物在蠕动,而那声音则是从黑布下面散发出来的,而且还不是一种,而是七八个汇合在一起的。

  这房间被铁栅栏给封着,我在外面瞄了一眼,心想着莫非是被赤塔叛军抓来实验的无辜之人,然而就在我准备进去瞧一个究竟的时候,那黑油布突然滑落了下来。

  我瞧见了黑布之下,竟然是十个人,不过他们并非是正常的人类,若是被用某种巫术或者手段,彼此连接到一起来的,一整条的圆环,而在旁边,则散落着许多断手残肢,仿佛刚刚完成没多久一般。

  人体蜈蚣!

  瞧见这一整条宛如蜈蚣一般连在一起的十人,有男有女,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痛苦和凄凉,嘴巴被堵住了,只有呜呜地哭泣着,看得我浑身冰凉。

  事实上我并非没有见过恐怖诡异之事,自小就给僵尸刷过尸油的我也不会有太多的心理障碍,然而这安德烈的实验场,却看得我浑身一阵反胃,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太变态了!

  这安德烈应该是某种血巫教义的传承者,而且还是一个十足十的疯子,在我看来,之所以将人弄成这般模样,并非是为了所谓的研究,更多的则是在折磨这些生人,以使得他们的灵魂在死去的那一霎那,变得怨毒无比,而这种怨毒对于某些从事邪教而获得力量的家伙来说,简直就是如同蜂蜜一般,甘之如饴。

  我在铁栅栏外面冷眼瞧了一会儿,又听到旁边的屋子里面有动静,缓步踱过去,发现又是一处监牢。

  与旁边不同的,是这儿似乎更大一些,它几乎占了实验场一半左右的空间,而我望过去的时候,发现这儿居然是关押犯人的场所——所谓的犯人,并不是各种各样的试验品,而是正常的人,他们尽管衣衫褴褛,衣不遮体,不过一眼望过去,却能够瞧见都是一些正常人。

  这些,恐怕就是尹厨子跟我说起的,那些被安德烈用来作实验的人吧?

  仅仅只是瞧了一眼,我便发现那牢房里面,有超过三十多人,分成了四个区域,大多都蜷缩在角落里,黑乎乎的,看不出具体的模样来。

  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莫名有了一些好奇,想要打量一番,这些人里面,是否有我的同胞。

  心中这般思量着,我手搭在了铁锁上,劲气轻放,人便进入了里面,如同一缕幽灵,来到了中间的区域,隔着栅栏往里瞧,走了两个格子,发现都是些俄国平民,有男有女,里面臭气熏天,让人闻之作呕,然而走到了第三个格子的时候,我的脚步突然一顿,最终停了下来。

  我在角落处,瞧见了五个与俄国人有着明显区别的女性,瞧那模样,应该是东亚人种,甚至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同胞。

  她们本来应该有着自由而美好的人生,而在此刻,却穿着如同烂麻袋一般的衣物,盖着满是污垢的破棉被,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即便是在梦中,也忍不住哭泣。

  我在黑暗中默默地看着,心头有如滴血。

  我多想将这牢笼打开,将这些可怜的人都给救出来,然而理智告诉我,如果我这么做了,只怕不但人救不出来,我自己也得栽在这儿。

  这里是赤塔叛军的老巢,别说我一人,就算是加上七剑,我也没有多少把握,这样的地方,只有联同军方一起行动,方才能够将其摧毁,不然强行地逞那英雄主义的话,只怕会死得很惨。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地牢之中那股腐烂的恶臭从鼻腔中涌入,让我多少也有一些清醒,挪动脚步,来到了第四间。

  当我瞧见里面的第一眼,忍不住浑身一震。

  我瞧见了几个老熟人。

  老熊、丁戈、钩子,还有一个小老头儿,具体的名字我不晓得,但是听赖老二叫他做“白大忽悠”。

  这四个人,是先前清河伊川来华摆擂的时候,潜入会场之中的我,所认识的几位江湖朋友,因为之前我是隐瞒了姓名,所以后来也就没有再联系过,本以为他们陪着赖老二一同返回了老家,却没想到这几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给人用铁链子给锁了起来。

  第四间监牢之中,并非只有他们几人,另外还有两个骨瘦如柴的黄种人,以及三个俄国人。

  这些人跟之前几个监牢的并不同,即便是饱受折磨,我也能够瞧出他们都是身上有着许多手段的修行者,在外面,也是能够横着走的角色。

  此刻,这些人却都如同死鱼一般,躺在地上,等待死亡的来临。

  若是别人,我或许就视而不见了,然而面对着这几个一起喝过大酒、拍着肩膀称兄道弟的家伙,我却终究还是硬不下心肠来,于是弯腰,捡起一小石头,朝着最为稳重的老熊丢了过去。

  石头准确地击中了蜷缩在地上的老熊,他睁开了眼睛,并没有声张,而是不动声色地朝着四处望了一下。

  瞧见他的举动,我的心也算是安稳了一些,见他望过来,将手放在嘴上,示意他噤声,然后靠过来。

  老熊明白了我的意思,撩起了捆在腿脖子上面的铁链,不动声色地摸了过来,仔细一打量,顿时脸色大变,激动得直哆嗦,低声哭道:“你,陈兄弟,你怎么在这里?”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一定加更,妥妥的,说到做到。

  1. Cell nucleus 。:

    沙发

  2. 我是疯子1985:

    沙发没了!

  3. 奇:

    你们太快了。。。

  4. 坤泽:

    ☺☺

  5. 球爸:

    必须加更啊,等你。

  6. 晨风-依旧:

    人体蜈蚣电影很重口味

  7. 海天长风:

    内容有点偏了,还是中国的故事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