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生机险中求

2015年3月14日 更新

  在想明白的那一瞬间,我几乎想要夺门而逃,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远远地离开这儿。
  
  如果我这般做。估计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留得住我,而如果让我遁入了茫茫雪原之中,那么天大地大,谁也奈何我不得。
  
  然而我很快便遏制住了心中的这股冲动。
  
  作为男人,除了自己的性命之外,我晓得更为重要的,还有肩头的责任。
  
  老熊、丁戈他们还在牢里等待着我去就他们呢,而如果我这边一开溜,他们铁定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出去。
  
  既然不能跑,那就只有绝处逢生了。
  
  真正被逼到了绝境,我却也是横下了心来,并没有朝着实验场外面跑去。而是跟着那孔八神的背影摸去,与他一路越过了几个区域,一直来到了监牢前,却见孔八神已经来到了关押老熊他们的那房间门口,手中挥洒着某种粉末,念念有词,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
  
  我收敛气息,将自己藏身于阴影处,小心翼翼地接近着这家伙。
  
  所幸对方并不是什么厉害人物,对于我的到来显得十分茫然。
  
  不过他却是发现了有人曾经来过的事情,拿着一根铁棍子,正敲着铁栅栏。将里面的人都给吵醒了,接着盘问老熊他们,不过拿了我那瓶辟谷丹,吞咽回气的老熊等人哪里理会他,全部都或坐或躺,暗中回着气呢。
  
  孔八神瞧见里面的家伙都这副笃定模样,晓得有蹊跷,恨声说道:“你们这帮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都不说是吧?老子找伊万诺夫去,将你们这些家伙。全部都给安德烈做实验,现在,立刻!”
  
  在这实验场的监牢里面,“做实验”可是一个很可怕的名词,那两个俄国佬起初有十来个,现在就剩下两个光杆子了。就是都给拿去做了实验。
  
  孔八神本以为这样的吓唬,能够让里面有人反水。却发现没有一个人理他,愤然转身,气呼呼地说道:“那好,你们都挺能的,硬挺着不说,不过等那帮老毛子来了,你们就晓得得罪了我孔八神,后果有多严重了——我再说最后一遍,刚才到底是谁没有经过申请,溜进了这里来了?”
  
  依旧没有回应,孔八神抬腿便走,口中念念有词,却是说要将这儿的人给全部都杀了。
  
  就在这时,我接了一句话:“我知道!”
  
  “是谁?”
  
  孔八神欣喜地转过头来,然而扭到一半的时候,却发现方向有点不对劲,声音却是从监牢之外传来的,当下也是下意识地将那根铁棍朝着我的脸上招呼过来。
  
  不过他这点本事,哪里能够入得我的眼,此刻陡然出手,一把抓住对方的铁棍,猛然一扭,便从他的手中夺了过来,接着我“啪、啪”两下,这擀面杖一般的铁棍在他的手腕上清脆地敲了两下,最后被我狠狠地捅进了孔八神张开的嘴里。
  
  “唔、唔……”
  
  陡然的变化让孔八神措不及防,不过一声“救命”最终也没有叫出口来,我不想让他闹得整个监牢一片混乱,于是揪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寒声说道:“你想死的话,就给我挣扎吧……”
  
  孔八神一开始疯狂挣扎,然而听到我这充满杀气的话语,却如同一盆凉水浇在了脑壳上,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我将他一把拖到了四号监牢门口,老熊和里面的囚犯瞧见我去而复返,并且揪着孔八神这个老家伙,都激动地围了上来,低声地喊着我的名字,言语之间,几多哽咽,激动得眼泪花儿都迸出来了。
  
  我与里面的人点了点头,然后掐着孔八神的脖子,寒声说道:“我把棍子拔出来了,不过如果你闹的话,这脖子会直接捅穿你脑袋的,知道么?”
  
  孔八神就是个卑躬屈膝的墙头草,此刻被制,双手还给我打断了,又是疼痛,又是惊慌失措,慌忙点头。
  
  我拔出了堵在他嘴里的铁棍子,这家伙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你是谁?”
  
  我倒也不隐瞒自己的身份,微笑着说道:“刚才王秋水不是给你们隆重介绍过我了么,怎么,你的记性有这么差?”
  
  孔八神勃然变色,失声喊道:“你是……黑手双城?”
  
  时间紧迫,我没有跟他多扯,而是指着这监牢,对他说道:“谁有钥匙?”
  
  孔八神摇头说道:“安德烈。只有安德烈有,别的人,包括伊万诺夫都没有这儿的钥匙,在实验场里面,安德烈是权力最大的人!”
  
  我无所谓地耸肩说道:“那好,如果我强行打开这里,会有什么后果?”
  
  孔八神低头说道:“我房间里面的油灯会闪,而我徒弟一定会瞧见,一旦通知到大家,到时候你们谁都跑不了!”
  
  我又问:“没了?”
  
  孔八神点头,我没有再犹豫,打了一个响指道:“那行,老王,开工了!”
  
  一声令下,王木匠陡然出现在半空中,双手不断挥舞,却是从八卦异兽旗中借出力量来,给这处附灵法阵动手脚,瞧得孔八神完全愣在一旁,而这不过是一件小任务,王木匠很快便搞定了,朝着我做了一个手势,而我则毫不犹豫地从怀中拔出了饮血寒光剑,陡然一震,一剑挥了过去,铛的一声,那精钢打造的门锁应声而开,碎成两截。
  
  一剑破门,我冲进那宛如狗窝的牢房里,收起剑落,贯足了力道的饮血寒光剑无坚不摧,将这些囚犯脖子上、手上和脚上的所有镣铐,给全部劈了开来。
  
  这剑势又重又疾,眼看着仿佛要杀人一般,然而却是点到为止,举重若轻,精妙绝伦,拿捏得正到好处,也看呆了里面的几个家伙。
  
  我露出这一手,并非是炫技,而是给这些在牢里面蹲得太久的家伙一点儿信心。
  
  然而我却没有想到饮血寒光剑这般极富特色的法器却将我的身份给暴露了出来,旁边的丁戈惊讶地失声低喊道:“陈大哥,你就是那影子大侠?”
  
  清河伊川来华挑战,落败身死的事情已经过了好几个月,大家对于那个神秘的影子大侠也已经渐渐失去了好奇心,然而作为当时在场的几个人来说,却是记忆犹新,而被丁戈点出了我的身份之后,我也没有太多的否定,而是微微一笑,平静地问道:“怎么样,你们都能够自己走么?”
  
  老熊捏了捏拳头,骨节咔嚓作响,这才笑着说道:“陈兄弟你的辟谷丹真不错,现在感觉好多了,一会来人我顶着,肯定不会变成你的负担!”
  
  我又扫了一眼旁边另外四个人,老熊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对我说道:“我跟他们都谈拢了,你放心。”
  
  这监牢里面实在是太臭了,我没有久留,而是引着众人退了出来,那孔八神被王木匠给看着,倒也不敢动弹,而我这边刚刚一出来,却见到其中的一个朝鲜人一下冲到了三号监牢,冲着里面大声呼喊,说的是朝鲜语,我听不懂,不过他这么一闹,却将整个监牢都给搅醒了起来。
  
  我有点儿怒了,然而这时那家伙却冲到了我的面前来,磕头跪拜,口中念念有词。
  
  这家伙跟先前的那个不是一人,也不会说汉语,我听不懂,老熊在旁边给我解释:“这朴永信求你把他妹妹一起救出去!”
  
  妹妹?
  
  我瞧见监牢的铁栅栏那儿扑来两个年轻女子,却是我先前以为是自家同胞的女人之一,正泪眼婆娑地朝着这边哀声求来,而在她们旁边,还有三个女子,正操着正宗的东北话,哭泣着朝我求救呢,却真的是我们的同胞。
  
  救一人是救,救一堆人也是救,我没有半点儿犹豫,长剑一出,直接将那铁门的锁给劈开了,将里面的一堆人都给放了出来。
  
  这些女人跟老熊他们不一样,身上都没有镣铐,倒是轻松,门一开,立刻都涌了出来。
  
  这时整个监牢都沸腾了,到处都是呼救和求饶声,我晓得这会儿悄不作声也来不及了,心中也有计划,吩咐老熊他们看好那三个女同胞,然后一不做二不休,将所有的监牢都给破开,将里面的人全部都放了出来。
  
  这全部一放出来,超过六十多人涌在了一起,拼了命地朝着外面跑,而我们这一行人则挤在人群中,顺着人流一同冲出。
  
  这时实验场已经来了守卫,瞧见监牢大暴动,顿时纷纷扬着鞭子,呼喝着冲了上来,我让老熊他们照看着那三位同胞,而我则潜行到了先前伊万诺夫等人进去的那处房间门口前,开启遁世环,然后等待着机会。
  
  随着大量的囚犯被放出,高台下的平地里一片拥挤,那两个朝鲜人和俄国佬在混乱中不断搅事,喧闹不已,而这时里面终于有反应了,门被轰然推开,伊万诺夫、安德烈和维塔利陆续冲了出来,瞧见这副场景,都感觉到十分诧异,一边大声招呼,一边朝着人群里挤去。
  
  我却不管这些人,一直收敛气息,耐心等待着。
  
  终于,我瞧见王秋水也从门里,一脸茫然地走了出来。
  
  好嘞,就是你!

    • xiaoyu:

      你太厉害了.总是沙发

  1. 坏蛋:

    沙发

  2. xiaoyu:

    好了

  3. xiaoyu:

    板凳

  4. 道士:

    我靠

  5. 清澈的勇气:

    地板有没

  6. 我是疯子1985:

    ……太早了,刚醒什么都没了

  7. 晨风-依旧:

    朝鲜人的妹妹估计会有点儿戏份

  8. 弥勒:

    留名

  9. 海天长风:

    又看到沙发了!

  10. 李新鑫:

    好吧好吧!

  11. 月半子:

    又开挂了啊,大师兄的身份证谁都认识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