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擒贼先擒王

2015年3月15日 更新

  亲眼目睹着小个子丁戈被四五头化身为狼的赤塔叛军给撕成碎片,有两头巨狼居然还张嘴,大口大口地啃咬着他的尸体,我整个人“嗡”的一下。血液顿时就沸腾了起来。

  热,是真热,一股股怒火直冲天灵盖,有一种浓烈到极点的情绪将我给直接弄炸了。

  按理说我跟这丁戈也不过是萍水相逢,彼此之间也没有太多的情谊,然而想起刚才见面的时候,与他简单的交流,以及对方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信任,我就实在是难以释怀,就仿佛当初努尔他们几个离去时候一般的感觉。

  妈的,你们这帮狗杂碎,真的当我陈黑手是好惹的?

  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京巴犬对吧?

  我的眼睛在一瞬间就红了。往林间深处逃去的脚步骤然停止,猛然回身过来,手中的魔剑高高扬起,向那几个朝着我冲来的追兵给一剑斩去。

  久未谋面,依然秋水长天!

  刷……啦、啦……

  一剑爆响,起初是破空之声,而后则是剑身在高速的运动中,与空气中微小分子产生摩擦而导致出来的火花。

  哗啦啦,魔剑在那一刻,却是化作了一团烈火,对方好几个家伙拿刀来挡,结果却被摧拉枯朽一般地直接斩断。剑势回转,却是将四颗头颅都给斩落了下来。

  这一剑的威力,将所有的追击者都给吓到了,连前去追击钩子的那几人,都忍不住回过头来。

  这帮赤塔叛军的生命力顽强到了极点,即便是头颅跌落,身体也本能地朝着我扑来,爪子乱舞,弯刀扬起,然而我却霸气凛然地又是一剑。将这些家伙给再次横腰一斩,弄成了三截,而这个时候,他们终于算是消停了一些。

  这般阻击得手,我并没有得好就收,而是一声怒吼。冲着人群之中冲了过去,长剑扬空。彪悍到了极点。

  俄国这个民族,因为生长在这冰天雪地里,荒野之中,本身就有一股子彪悍之气,瞧见我竟然这般刚硬,却也都兴奋地嗷嗷直叫,一窝蜂地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瞧见这些魁梧的汉子或者扬起手中的短斧、弯刀和军刺,或者直接化身为狼,汹涌而出,我却也是没有半点儿怯意,深渊三法在一瞬间全部陡然爆发,长剑当空,魔剑红光洋溢,却是在人群之中掀起了血浪。

  杀、杀、杀!

  我的眼睛红得吓人,而手中的剑,越是见血,便越是欢畅,根本顾不得任何危险,竟然反过来想要控制我,施展出最大的威力来。

  饮血寒光剑因为杀了太多的强者,早就已经有着浓重的魔性了,好在此刻它也是服了我的管束,这厮的凶性上来,我倒是省了许多力气,一阵左突右冲,居然在几十人的围攻之下,也杀出了一条血路来,所过之处,一片哀鸿遍野,虽然并没有几人死透,却也杀得一身鲜血而出,然而就在这时,那伊万诺夫也终于杀到,手中一把弯刀,快得让人几乎无法察觉,朝着我的小腹处割来。

  对方快如光速,这般的快刀使出,我便晓得这位白胡子老头能够统领这帮兵骄将悍的赤塔叛军,并非浪得虚名,然而我整个人都已经差不多到了入魔的状态,即便是在混战之中的偷袭,也能够掌控得住整个场面,当下也是一剑荡开旁边的几波攻击,伸手一抓,擒住一人,朝着我前面一挡。

  刷!

  一刀两断,身体坚硬得如同石头的赤塔叛军在一瞬间便被刀锋切开,宛如被热刀切过的牛油一般。

  一开始我并没注意,毕竟在一大群人的围攻之中,需要注意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然而等我应付完旁边几人之后,回来一看,却见到伊万诺夫手中的那把弯刀黑芒闪耀,有一股浓烈到了极点的死亡之气,而被他刀锋划过的那人,血肉直接被吞噬了去,露出了一道巨大的刀痕来,上面腐肉无数,流着脓汁,看着十分恐怖。

  魔兵,绝对是一柄魔兵。

  我心中有些震惊,不过越是如此,灵魂深处那股争斗的心思却越发地强烈起来,一声大吼道:“好,好一把啊圆月弯刀,伊万诺夫,你他妈的有种,可敢与我一战?”

  长剑疾舞,化作剑网无数,一时之间,却也没有人能够近得我身,而此刻的战场已经移到了树林之中,我并不畏群战,反而是因为人多的问题,使得伊万诺夫不能使尽全力,刚才误杀自己人,便是这个原因,此刻听到我的邀战,那老毛子头目却也热血贲张,一声怒吼,却是吩咐左右不要上前,他要与我单独交手。

  伊万诺夫原本是俄国有名有数的高手之一,后来因为与安德烈等人一同叛变,辗转千里,却也是骄傲不减,这老毛子骨子里骄傲无比,导致这帮赤塔叛军的作风十分霸道,屡次在边界掳人,行为张扬得很,此刻屡屡受挫,哪里能够忍得。

  而他这边一失去了理智,我却晓得在这么一大帮子的围攻之下,根本无法持久作战,于是在陡然之间,猛然爆发了出来。

  【深渊三法,风眼】!

  【深渊三法,土盾】!

  曾经被我师父说过能够让我独当一面的深渊三法,是我永远出奇制胜的法宝,而在魔功已然大成的当下,陡然爆发出来的威力,并不是寻常人所能够理解的,当我这般挥剑而出的时候,那伊万诺夫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扭曲的炁场给弄得失去平衡感,东倒西歪,略微有些吃力。

  而就在这一刻,他浑身一震,整个人的毛发更甚,直接化作了一头直立而走的黑熊来,长满钢针一般黑毛的手臂一刀斩来,便如同山峦倒塌一般。

  我错身避开这一刀,却见一道黑色气流与我擦肩而过,斩落在了地上,踩成烂泥的雪地竟然空出了一条鸿沟来。

  好厉害的魔兵!

  我瞧见这一幕,晓得对手绝对是一个十足的强者,若是与他拖延下去,只怕我就要被人给困死在这儿了,当下也是左手结印,朝前一拍。

  【深渊三法,魔威】!

  魔威施展,化身为兽的伊万诺夫天然地停顿了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手中的魔剑带着巨大的力量,斩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快!

  快得已经快要接近于人类反应的极限了,而伊万诺夫却还处于一种转变的过程中,整个人的反应出现了一点儿迟钝,但就是这么一瞬之间的误差,要了他的性命,当感觉到重剑砍在了自己脖子上面的时候,他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一声怒吼,那把黑芒弯刀朝着我的腰间斩来,而另外一只手,却直接朝着脖子上面的剑抓去。

  我用了八分力,但是却并没有能够将对方的头颅给切下来,反而是感觉斩到了木桩子之上,无比的韧劲让我难以往下一分。

  瞧见这般的局面,周围停手围观的一众赤塔叛军发疯了一般地朝着我这儿扑来。

  八卦异兽旗!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毫不犹豫地将王木匠唤出来,将八卦异兽旗射出,钉住了阵脚,诸般异兽纷呈而出,挡住了无数愤怒而疯狂的巨狼。

  啊!

  伊万诺夫在嘶吼,他的左手已经抓住了我的饮血寒光剑,而黑芒弯刀却也没有能够斩出,被我给抓住了手腕。

  双方在较力,谁要是弱了一分,恐怕就要直接下了黄泉。

  怒吼之后的伊万诺夫整个人变得无比的巨大,宛如黑熊一般的他从一个白胡子老头,直接化作了两米五的巨兽,而我在他的面前,却仿佛只是一个柔弱的小孩儿一般。

  然而力量终究不是用身材来决定的。

  它靠的,是玄之又玄的修为。

  都拼到了极限,那伊万诺夫满是黑毛的狗熊脸开始渗出了血水来,咬着牙说道:“我是不会死的,我可是服用了终极钢铁狂暴剂原液的三人之一,就算是头掉了,也不可能死去……”

  他这是自我催眠,而我则诡异一笑:“是么?没有痛觉的人生,实在是太不完整了,我还是送你一程吧!”

  给我去死!

  我猛地一发力,全身的魔性陡然爆发,卡在对方脖子上面的长剑刷的一下,终于将这硕大的头颅给斩落了下来,接着我的左手放开对方的手腕,结了一个印法,炼妖壶观术陡然凝成,拍在了伊万诺夫的胸口。

  封!

  伊万诺夫轰然倒下,而我则行云流水地将他那把黑芒弯刀,和血淋淋的头颅给收入囊中,接着手一挥,被撞得摇摇欲坠的八卦异兽阵消散,而我则收了令旗,一骑绝尘,朝着林中狂奔而去。

  这一群人之中,伊万诺夫最是厉害,至于其余的家伙,因为修为的差距,即便是化身巨狼,也不能持久,终于还是没有追上我。

  我一阵狂奔,将后面的追兵给甩开了去,接着继续向前,终于在一处山凹处找到了疲惫得几乎要昏死过去的钩子。

  结束了么?

  看着跪在雪地上痛哭的钩子,我心中轻轻叹了一下。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这几天因为某件事情,一直很忐忑,精神也有点不集中,检查了几遍,都有错别字,抱歉,如果大家看到,请在评论里面指出,我修改,谢谢。
至于什么事,过几天我告诉大家。
今天有加更。

  1. 我是疯子1985:

    沙发!

  2. 流水:

    天。。。

  3. 溦:

    不会失恋了吧

  4. 拓跋:

    大师兄就3招半:深渊三法+炼妖壶观术,大道至简,一切搞定!

    •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大师兄挂多着呢,临仙遣策,掌心雷,茅山剑法,真武八卦剑法,魔体,李道子可以远程控制他,地仙老陶未必不能!还有一个大招是入魔,这配置。。 想死都难。。

      • 虎皮猫大人:

        是茅山清池宫十三剑,掌门人用的剑法。。 可惜没有那神剑引雷术。。 毕竟修的是魔功

  5. 弥勒:

    遣策都用不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