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古怪幸存者

2015年3月16日 更新

  我一路奔波未停,目的不是别的,而是琢磨着回来之后,召集人马。再去一趟对面。
  
  我想看看能不能在俄国边防军进攻赤塔叛军老巢的时候,浑水摸鱼,将那所谓的钢铁狂暴剂分一杯羹,然而此刻折返回来,却发现别说人马,连我的老巢,都给别人端了个干净。
  
  我前去追逐维塔利一行人的时候,留了杨劫在此,就是为了照看他们,免得发生意外,只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连杨劫都没有能够阻止这一切。
  
  只是,到底是什么缘由。将这好端端的一百多号人马,给弄得凭空消失不见了呢?
  
  我心中疑惑无比,在营地四周盘查了一番,发现事情当真有些奇怪,那一百多号人马,说消失就消失了,一点儿迹象都没有,这事儿怎么可能?
  
  难道何武和安少校他们因为没有等到我,提前返回密山市区去了?
  
  我脑子疼得厉害,身子又乏,感觉整个人的状态都有些下降了,不过还是坚持着找到了传达室。想要拨通电话,跟当地部门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有那些家伙的消息。
  
  然而当我找到电话的时候,才发现打不通,大约是线路断了,而在这鬼地方,因为太过于偏僻,所以也没有移动信号。
  
  简单地说,我现在已经是处于失联的状态了。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我有些头晕,扶着墙。我想了好一会儿,有一种无助的感觉,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左右着我一般,让我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力使不出来的感觉。
  
  在意识飘忽了好一会儿之后,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因为太过于劳累。导致有些走火入魔了。
  
  我若是再如此下去,只怕会对心境有着极大的影响。当下也是沉下心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盘坐在地,凝神入定,将激荡不已的心情给安稳下来。
  
  如此行了两回周天,我感觉自己的情绪稳固了许多,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一股注视的目光。
  
  尽管这目光没有半点儿敌意,我依旧如弹簧一般跳了起来,朝着目标极速奔去。
  
  那人在营地不远处的小山丘旁,他瞧见我奔跑过来,却并没有逃走,这让我有些意外,走近了一下,这才发现对方竟然就是当天被我从赤塔叛军手中救起来的小药匣子。
  
  这小子不是在军营的医务室里面养伤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别人都不见了踪影,怎么又独留他一人?
  
  我心中无数疑惑,不过瞧见他并没有逃走的架势,瞧见我也是一阵激动,于是按捺住心中的诸多疑问,走到跟前来,冲他问道:“陆一,到底怎么回事?”
  
  小药匣子舔着嘴唇说道:“陈前辈,事情有点儿不妙……”
  
  他一副一言难尽的模样,让我有些郁闷,走到跟前来,尽量让心情变得和缓一些,然后说道:“你慢慢讲,不要急……”
  
  小药匣子告诉我,说昨夜闹了那一帮子赤塔叛军之后,何武、安少校等人则在清理场地,似乎发现了什么,几个人还聚在一起研究了半天,他因为是外人,所以不能靠前,只得在医务室里安心休息,然而到了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他的小黑猛地用身子撞破了窗户,他心中惊慌,在小黑的指引下踉踉跄跄地冲出了房间,离开军营,然而没多久,回头看来的时候,瞧见一场黑雾将整个军营给笼罩了,里面还有古怪的声音传来。
  
  小药匣子身上有伤,不敢妄动,一直等到了凌晨时分,方才敢过来,谁知道这一查看,才发现里面的所有人,竟然都已经不翼而飞了。
  
  对于这件事情,他也是疑惑不已,不过想着我有可能还会回来,却也不敢离开,一直在这附近徘徊,就是在等待着我。
  
  听完小药匣子的讲述,我心中所有的疑惑终于算是有了一点儿头绪。
  
  他口中所谓的小黑,其实就是当日在大兴安岭擂台之上,舍身救主的那头黑色巨雕,那玩意是小药匣子自小养大的异兽,亲如兄弟,平日里陪着他在山中采药,最有灵性,十分神奇,甚至有要成精的那种趋势,正是这头黑雕从赤塔叛军的手上夺来的走蛟内丹,而那黑雕昨夜救主,其实也是说得通的。
  
  关键的一个问题在于,那一场古怪的黑色迷雾,到底是什么东西?
  
  对于我的疑问,小药匣子皱着眉头,小声地说道:“陈前辈,我之前听我师父说过,在咱们黑省的这条江里面,有一条潜藏于水脉深处的黑龙,它能够兴风弄雨,还能够勾连生死两界,最是神奇,而兴凯湖上有的龙王庙,就是为了给这黑龙爷上供,不让它闹腾——我的意思是,莫非我们拿的那颗内丹,就是它的,而黑龙爷之所以几次出现,是在因为此事而闹腾?”
  
  小药匣子的猜测跟我之前与何武、安少校等人说起的话儿十分相似,不过唯一让我们有些猜不透的,就是倘若真的是那条真龙,那么我手上的内丹应该也并非如此模样,而赤塔叛军就算是搭上所有的人手,恐怕也拿不到这内丹。
  
  不是那条真龙,难道是……它的孩子?
  
  诸多疑问在心头,不过因为没有太多的证据,所以我也无法一一证实,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果我想要找到接连三次消失的那些同伴,恐怕只有依靠八宝囊中的那颗未成形内丹了。
  
  其实将所有的事情都给串联到一起来,我可以得出一个大概的结论,那就是最先赤塔叛军夺走了某一条走蛟或者真龙的内丹,那畜生并没有找到凶手,便拿兴凯湖畔驻扎的边防连队来撒气,接着吴副局长带队的人马也中了陷阱,而昨天我又故意将这内丹的气息散出,导致何武等人也陷入了陷阱,最终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了全员失踪的局面。
  
  那些失踪的人,并非是都已经死亡,他们或者还活在,只不过迷失在了某处地方,一如茅山后院的情景一般。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只有在这儿守株待兔,方才能够最终查明真相。
  
  而在这么多诡异的事情面前,再多的人手也是没有用的,我仔细地思考了一下,然后与小药匣子商量,让他赶到最近的乡里或者农场,将这件事情汇报给当地的宗教局知晓,至于我,则在这里等待着——我有预感,今天晚上,那家伙一定还会再来。
  
  黑色的迷雾将会再次来临,而我则要亲自探索无数人失踪的秘密。
  
  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连杨劫都消失不见了。
  
  他是我英华师叔的真传弟子,也是小颜师妹的师弟,这么久来与我朝夕相处,如同影子一般,我不可能抛下他不管。
  
  然而对于我的吩咐,小药匣子却拒绝了。
  
  他告诉我,昨天因为恐惧,他一直没有敢进入黑色迷雾的范围,查看真相,导致这么多的人离奇失踪,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一直如鲠在喉,非常难受,他不愿意面对如此懦弱的自己,也不想看到我一个人独力去面对那诡异的黑雾,所以他决定今天夜里,陪着我一起,便算是刀山火海,他也无所畏惧。
  
  因为这就是男人说应该承担的责任。
  
  他的这一番话语,说得我竟然无言以对,不过我依旧反对,一来是他身上有伤,行动不便,二来则是万一我出了意外,也必须有人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通知到上面去。
  
  做事情不能一头热血,不顾后果,总得分清楚一个先后主次。
  
  对于我的问题,小药匣子告诉我,说他受的不过是些外伤,他自己就是罗满屯数一数二的巫医,经过一天时间,早就已经不影响行动了,至于留下讯息的事情,可以让我写一封信,然后由小黑送出去——这样子,比他更加有说服力一些。
  
  对于小药匣子的解释,我思考了一下,觉得也是可行的,毕竟我不知道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多一个人照应的话,也许会好一些。
  
  如此商量妥当之后,我没有在犹豫,毕竟此刻天色已经快要黑了,时间有限,于是找来了纸笔,我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写了个清楚,接着塞入信封之中,而小药匣子则一声唿哨,那头与人差不多庞大的巨雕从云层急速坠落,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陡然振翅,停落在了场院中,我让小药匣子跟那黑雕说明,将这信件,交到最近的派出所或者乡政府中,让那儿的人员代为转交。
  
  兴凯湖军营这边偏僻无比,然而对于这黑雕来说,却也不是太远,它通人性,问题倒也不大,而这个时候,天色一黑,我一声疲惫,赶忙抓紧时间调息了一阵,稍微回过神来之后,便从八宝囊中掏出了那黑匣盒子,打开,将里面的内丹气息给散逸出来。
  
  我放的时间并不长,隔一段打开一下,做得很隐秘,免得那畜生察觉到什么,不敢前来。
  
  如此这般反复,一直到了凌晨子时的时候,我心中一动,感觉周遭的炁场都有了一些变化,于是猛然睁开眼睛,朝外望去,却见果然黑雾翻腾而起。
  
  来了,来了!

  1. 坤泽:

    沙发

  2. 道士:

    我来也

  3. 弥勒:

    呵呵

  4. LXF:

    哈哈

  5. 奇:

    来了。。

  6. 吴杰超:

    来了

  7. 回首丶:

    小药匣子是另一个主角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