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真龙的传闻

2015年3月16日 更新

  黑雾从营地前面的平地上翻腾而起,而周遭的炁场也变得异常诡异,旁边的小药匣子已经紧张得站了起来,而我却相对显得淡然许多。毕竟艺高人胆大,而且我也比他多出不少历练,晓得这世间的规则,所以并无担心。

  我往外面瞧了一眼,感受到混乱无序的炁场滚动之后,便没有再多瞧,而是静守内心,对着小药匣子淡定地说道:“别怕,没多糟糕。”

  黑雾之中,是死亡么?

  小药匣子虽然鼓足了勇气,然而再一次面对着这般混乱无序的浓黑雾气,整个人显得十分忐忑,下意识地朝着我这儿靠来。而我则平静地等待着,然后将遁世环给开启,使得自己的气息不断地收敛,尽量装成普通人的样子。

  大概过了一刻钟,我陡然睁开了眼睛,接着走出了营地来。

  这时我瞧见整个空间都是一片混沌,这不是真正的黑暗,因为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还有无数的光点在旋绕,它们一点儿都不成规矩,似乎很遥远,突然一下就在身边浮现出来。总体上,这混沌之中并没有太多的凶险,但是在某一处角落,却有一股巨大的撕扯力,不停地扭曲着,仿佛任何人只要靠近其中,就会被吸入其中,不再出来。

  小药匣子站在我的身边,一脸惊奇地望着外面的景象,惊讶地说道:“陈前辈。这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变成这般的模样?”

  我伸出手,凭空一抓,接着放开,有一朵幻灭不定的云团在我的手掌上诞生出来,我望着这种充斥着空间力量的东西。平静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个就是所谓的蜃雾。也是导致海市蜃楼出现的东西……”

  小药匣子震惊地说道:“什么,你是说,真的有魔蜃在这附近?”

  所谓魔蜃,其实是山海经中记载的一种洪荒异种,它能够吞吐蜃雾,将两个距离千里的地方给联接到一起来,也就是人们所看到的海市蜃楼——当然,在现代科学的解释里面,海市蜃楼不过是一种因光的折射和全反射而形成的自然现象,作为光与影的魔术而已,但是在修行者之中,却一直都有着这种生物存在的证据。

  我摇了摇头:“不一定是魔蜃,或许就是一条真龙,和传说中的那一条一般……”

  小药匣子的眼睛都变得滚圆了,他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吧,真龙已经有几百年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露过面了,难道现在还真的会有这种东西么?”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开始抬腿朝前走去,向着前面的混沌之地进发。

  小药匣子一把拉住了我,忐忑地说道:“陈前辈,这可万万使不得,前途未知,要是万一走错了,只怕我们就回不来了啊?”

  我回头,冲他诡异地笑道:“陆一,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

  小药匣子一愣,错愕地看着我说道:“陈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平静地说道:“年轻人,比起同龄人来说,你的心机实在是有些多了,事实上,胆敢摸赤塔叛军这头老虎屁股的人并不多,而且你居然还将他们最为珍重的神秘内丹给夺过来了,这样的人,绝对不像是你表现出来的那般简单,你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找到那条真龙,并且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一点好处么?我并不介意你的隐瞒和谎言,不过还是有些好奇,是什么,驱使你这么做的?”

  小药匣子被我毫不留情地指出来,顿时就呆了,过了好一会儿,脸上露出了世故的笑容,沉声说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黑手双城,果然名不虚传!”

  我淡定自若地说道:“既然知道我,就应该晓得我这个人的名声并不是很好,杀戮也重,你的生死,不过只在我的一念之间,你若是想要活下去,请先说服我,不然我恐怕忍不住对你下手。”

  听到我这淡然而又具有杀气的威胁,小药匣子浑身一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没有说话,但是小药匣子却能够猜测得到许多东西,比如清河伊川是我杀的,比如那一大帮的赤塔叛军,对于我来说都只不过是小麻烦而已,比如我若是想要杀他,他绝对不能逃脱出去,如此思忖了一会儿,他舔了舔嘴唇,然后对我说道:“好吧,我说实话了,我的小黑告诉我,那条真龙,也许已经死了!”

  “什么?”

  我的眉头一皱,瞪了小药匣子一眼,而他则迎着我的目光,咬牙说道:“我是说,那条被名为成这条江水的伟大存在,恐怕已经寿元将尽,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它虽然死了,却留下了遗体,这迷雾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它身上的尸气所化,也正是导致那些人失踪的真凶;而我从赤塔叛军手上抢来的内丹,尽管不是它的,但是与它却有血脉牵连……”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么说来,你的意思是,这内丹,或许就是开启迷雾,最后找到那条真龙尸体的钥匙咯?”

  小药匣子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话。

  我笑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了这黑匣子,打开,将里面的肉珠子给取出来,握在手里,感受着里面的脉动,稳定而庞大,好一会儿,我才将其放回了去,对他说道:“年轻人,好深的心机,先前居然对于这东西毫不关心,却一直留在这里不肯离去,告诉我,你想获得什么?”

  小药匣子舔了舔嘴唇,然后对我说道:“真龙髓血,就是它头颅里面最核心的几滴,我需要它来给我师父治病,其余的,我一分不要。”

  我认真地盯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确定?”

  小药匣子点了点头,有些焦急地说道:“我师父得了一种肌肉萎缩症,需要这个舒筋活络,看在我给你提供情报、并且鞍前马后的份上,还请前辈在找到那条真龙遗体之后,一定要给我一点——我不要多,两三滴便好……”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我倒是不会阻拦你——不过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前去,未必能够找到那东西,甚至还有可能丢了性命,你还愿意?”

  小药匣子认真地说道:“愿意,我师父把我从狼窝里面救了出来,并且把我养了这么大,又教我一身本事,现在轮到我报答他的时候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了,血劲一涌,临仙遣策开启,前面的一片混沌顿时消散,接着展现出了一条道路来。

  此刻尽管我们依旧还在兴凯湖的边防军营之中,但是如果朝着那条道路往前,就会前往另外一个区域。

  在那里,有可能找到三批失踪的人员,也有可能找到小药匣子口中的真龙遗体。

  当然,也有可能什么也没有。

  这就是这世间的神奇之处,它充满了未知,让你永远也无法掌控到所有的一切。

  我跨步向前,朝着前面未知的路途走去,然而就在我即将走入蜃雾联通的另外一个区域之时,远处突然传来了声声狼嚎,隐隐间还有无数奋力奔跑的踏雪之声。

  听到这个,小药匣子脸色一变,紧张地抓着我的胳膊说道:“陈前辈,那帮老毛子也来了!”

  小药匣子惊慌无比,而我则也有一些诧异。

  要晓得,赤塔叛军的首领伊万诺夫已经被我给斩杀了,这事儿可够他们乱上一阵了,再有就是屠格涅夫那两个俄国同行到达了边防军营地,他们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将是老毛子政府的愤怒,如何守好老巢,或者赶紧逃离,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怎么他们还有闲心,跑到我这儿来捣乱呢?

  啊!

  我明白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赤塔叛军或者王秋水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直接放弃了那个隐秘而稳当的老巢,全员来袭。

  因为如果他们能够得到真龙遗体这般宝贵的东西,便拥有了东山再起的资本。

  舍命一搏,这就是那帮赤塔叛军所做出来的选择。

  想通此节,我没有再多犹豫,而是一步跨入了通道的尽头,而当我走入其中的时候,突然间耳边传来无数尖锐的哭嚎声,周围仿佛置身于战场之上一般,到处都是刀兵之声,无数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又将我给朝着某处使劲儿推去,我感觉到小药匣子大声喊叫着,伸手过来拉我,然而就在他抓住我的一霎那,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给直接拉扯,朝着黑暗处拖拽而去。

  啊——

  我听到了他尖锐的叫声,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瞧见前面的黑暗中多出了十二张不同模样的人脸来,男女不一,有的笑,有的哭,将场面渲染得无比诡异,我毫不客气地抽出饮血寒光剑,一剑斩去,这所有的景象都化作了碎片,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前方突然又浮现出一副宛如电影一般的景象来。

  我诧异地瞧见了一副让我震惊不已的图像。

  我瞧见了一个长得很像我小师弟、但却显得成熟许多的男子,和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娃娃脸青年,朝着我这边走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
这段写得我好激动了,筹谋已久的会面,离奇而绞尽脑汁的设计,诺兰的信徒……
嗯嗯,主线不会变,不过只是一些预告而已。

  1. 流水:

    擦 穿越了

  2. 吃货的幸福生活:

    陆左、箫克明?

  3. 格格:

    左道?????????

  4. 奇:

    有刀疤的娃娃脸青年。想不起来是谁了。。。难道要回去看一遍?

  5. 邪:

    蛊事里有这个场面吗

  6. 弥勒:

  7. 小白:

    难道是努尔

  8. 船长:

    不可能吧!黄山那一段都没有写,怎么就到左道出现了?

  9. 依咯咯:

    有刀疤的就是陆左啊,这个陆一难道有牵连

  10. 做到:

    穿越到未来了

  11. 晨风-依旧:

    这条黑龙是肥鸟屈阳的老伙计么?真龙可以无视时空,大师兄看到未来了。。。

  12. 道士:

    有更没

  13. 张小邪:

    woc左道!!!!!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