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历史的会面

2015年3月16日 更新

  尽管对面如同电影的图像一般,并不真实,但是影像上面的两人似乎认出了我来,不过他们对我仿佛有着莫大的戒备。刷的一下,疤脸小子手中一把黑气萦绕、鬼气森森的长剑,而另外一边,那个挽着道髻、长得像是我小师弟的男子则拔出一把周遭洋溢着蓝紫色雷电的桃木剑来,两人小心翼翼地靠近我,接着那道髻男子低声喊道:“大师兄?”

  对方一开口,尽管凭空增添了许多沧桑和成熟,不过我却一下就听出了对方果真就是我那小师弟来,不由得诧异地问道:“小明,你怎么在这里,又怎么会变成这么一副模样?”

  这道髻男子是我的小师弟萧克明无疑,听到我的话语,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疑惑来。手中的剑往下低了几分,皱着眉头说道:“咦,你怎么……”

  他还没有说完,旁边的疤脸男子一把抓着他的胳膊,激动地说道:“老萧,你别被他骗了,他不再是你的大师兄了,而是蚩尤恶魔的分身!你难道忘记了陶陶怎么死的么,你也忘记小妖是怎么失去灵体、人影无踪的么,那可都是这个家伙干的好事——你别疑惑了,跟我一起,我们两个。一定能够将此魔头给除去的!”

  他这话儿说完,却是将左手扬了起来,上面有两颗诡异的金色符文不停旋转,接着陡然之间,朝着我遥遥印来。

  轰!

  对方一扬手,我便感觉诸天黑暗,一下压来,无尽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轰然而出。

  我吓了一大跳,别的不说。对方光这随意的一招,便已经达到了天下十大的层次,只是让我疑惑的是,天下间有这般厉害的青年高手,我怎么不知道?

  而且对方似乎认识我,却又有诸多诡异之处。让我十分不明白。

  不过我虽然心中疑惑,瞧见对方的力量恐怖非凡。却也不敢大意,手往怀中一伸,抓住了饮血寒光剑,刷的一下,朝前斩去。

  管你有多厉害,先吃我一剑再说!

  一剑一掌,两股力量在半空中轰然撞在了一起,接着无论是我,还是那个疤脸男子,都不约而同地朝着后面跌落而去,而就在这一刹那,我前面的景象却又如刚才那十二个诡异的人脸一般,化作了破碎的画面,消失不见。

  漫天的碎片洒落,我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变得混乱而无序起来,无数的光影从我的身边划过,而我却无力去一一看清,混乱的空间能量在我身边不停地产生和幻灭,我甚至都不能保证自己不被乱流给绞碎,当下也只有再次开启临仙遣策,朝着周遭扫描而去,这时发现刚才的那两个家伙又出现在了前方。

  他们好像又换了一身衣服,而所在的位置则是一条道路,不过十分狭小,充满了危险,两人似乎朝着我高声呼喊着什么,我仔细听,却没有听清楚。

  那儿虽然也是一条途径,但是想起刚才那个疤脸男子的一掌,我心有余悸,不敢上前,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却突然呈现出了一个宽敞的通道来,我仅仅只是瞄了一眼,便义无返顾地朝着那儿纵身飞扑而去。

  就在我投入其中的时候,耳边终于听清楚了对方的呼喊:“……大师兄,别走,随我一同,前去迎战三十四层剑主!”

  我心中冷哼:“些许心魔,居然想要扰乱我的神志,想得太美了!”

  我冲入那宽敞的通道中,还未有落地,便听到周围到处都是枪声,还有无数的哀嚎声响起,下意识地朝着旁边一滚,结果感觉四周都是人,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撞到了一处死人堆里,有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朝着我的脸上探来,上面的指甲尖锐无比,我下意识地一把拽住,结果一张暗青色的丑脸出现在我面前,一嘴错落而尖锐的利齿,流着口涎,冲着我的脸上咬来。

  什么鬼东西?

  我哪里能够被这样的鬼东西给吓坏,一把拽着对方,朝着地上猛然摔去,接着毫不犹豫地一脚,踩在了那家伙的脑壳上。

  脚底传来的感觉坚硬无比,不过再硬的脑壳,经过我的劲气一吐,立刻脆成了鸡蛋壳,啪嚓一声,便直接碎了开去,而这个时候我才有时间观察四周,发现我身边有好多穿着绿色军装的战士,他们惊恐地拿着手中的枪、匕首和工兵铲与敌人搏斗,而他们的对手,则是一种一米不到的类人猴子,就是刚才被我踩碎脑壳的东西。

  这些青脸猴子有着人类一般的四肢和头颅,不过浑身毛茸茸的,脸上两颗硕大而突出的眼球,鼻孔就是两个黑窟窿,一口连到了尖角耳边的大嘴,丑恶无比,而且还悍勇得很,不畏死亡的冲锋,将这些战士吓得哇哇大叫,手中的枪都只能乱扫。

  我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穿着绿色军装的尸体,显然这些战士并不能与这些鬼东西为敌,已经处于极度的劣势了。

  瞧清楚了这一切,我没有一点儿犹豫,当下也是直接单手作印,朝着前方遥遥一拍。

  【深渊三法,魔威】!

  轰!

  原本并没有太多实质性威力的魔威,在此刻陡然使出来,却仿佛一颗高爆弹一般,有一股凝为实质的气浪,以我为中心,朝着四周陡然扩散而去。

  我听到耳边传来无数尖锐到极点的尖叫声,几乎都要刺破了我的耳膜,接着当我将饮血寒光剑给拔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些原本凶猛得如饿虎一般的青皮猴子,居然潮水一般地朝着远处散去,而那些没有能够及时逃开的,则已经瘫软在地,屎尿齐出,一副案板上肥肉的模样,任人宰割了。

  瞧见这般的情形,我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帮青皮猴子怎么这副德性?

  不过就在我诧异的时候,旁边突然传出了巨大的欢呼声来,我环顾左右一看,从死人堆中冲出了三四十个浑身脏兮兮的战士出来,挥舞着手中的枪,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仿佛在庆贺着突如其来的胜利。

  我再次打量周围,才发现我正处于一个峡谷之中,两边的岩壁陡峭得直入云霄,而仅存的一线天,居然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

  这情形让我有些诧异,而这个时候一个二十六七来岁的男人跑到了我的跟前来。

  我朝着他的肩膀上看了一眼,两颗星,是中尉。

  中尉朝着我敬了一个礼,然后高兴地问道:“同志,请问你是过来救我们的么?”

  我基本上已经肯定了对方应该就是先前失踪的那些人员了,不过不知道他们是那一批,于是点头肯定,然后盘问起了对方的身份,结果被告知他们居然是第一批失踪的同志,就是在兴凯湖畔驻扎的边防连队。

  这情况让我有些诧异,要晓得他们是在十天之前就已经失踪了的,没想到我居然能够最先碰到他们,当下也是跟他了解一下情况,这才晓得在他们的经历中,却是刚刚到达这里不到一天,接着就被那些鬼东西给跟上了,双方且战且逃,一直在这里的时候,他们连长带着大家在这里设立了伏击点,准备将这些鬼猴子给消灭掉,没想到对方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差一点就要全军覆没在这里。

  这个连队的最高领导在刚才的战斗中身先士卒,已经牺牲了,而我面前的这一位中尉则是部队的副连长。

  除此之外,一百二十多人的连队,现在就剩下三十五个残兵散勇了。

  如此残酷的战斗让这些和平时期的战士们显得有些恐惧,不过更多的则是仇恨,那些瘫倒在地的绿皮猴子成了战士们的发泄对象,军刀、工兵铲,这会儿可着劲地往对方脑袋上面招呼,挨个地敲死,一直到没有一个活物,方才罢休。

  中尉叫做任仲健,辽省人,是个还算不错的基层士官,即便面对着这般匪夷所思的情况,也还能够组织起队伍来,而我等他清点完人数之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听说我是黑省宗教局的省局副局长,也是专门处理此类事物的专家,战士们那痛苦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些活泛的表情来,此时此刻,什么都不重要,实力才是最根本的,瞧见我刚才一出来,便将那一堆穷凶极恶的青皮猴子吓跑的情形,大家都显得十分激动,纷纷挤上前来问我,说怎么才能够回去。

  面对着这些战士的问题,我显得有些无奈,先前的那些蜃雾全部都消散了,显然它并不是双向通道,若是想要回家,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找到小药匣子口中的真龙遗体,要晓得,所有的蜃雾,可都是从它的身体里散发出来的。

  只不过,那真龙遗体,到底在哪里呢?

  就在我为这事儿发愁的时候,突然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接着我瞧见小药匣子的那头黑色大雕小黑从悬崖下滑翔而来,而在它的身上,则坐着一个人。

  小药匣子!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看糊涂了

  2. 奇:

    占座再看

  3. 晨风-依旧:

    什么乱七八糟的,是第三部的伏笔么?

  4. y8:

    什么三十四层剑主的难道是第三部?

  5. 肥虫子:

    见到陆左了

  6. Rorschach_Ye:

    也就是说三部里大湿胸魔化把小妖和淘淘杀了?

    • 独角戏:

      为什么是第三部不是第二部?

  7. 海天长风:

    有点乱

  8. 海天长风:

    又看了一遍,且记住再说。

  9. 自我放逐:

    看得头昏眼花,难道这黑龙是洞庭湖老黑的亲戚

  10. LXF:

    第三部 大师兄 居然和左道PK啦 靠 期待 第三部呀 我悲剧了 到底要支持左道还是支持大师兄呀

    • 独角戏:

      确定是第三部不是第二部?

  11. 小小佛:

    大师兄都魔化了,力挺左道

  12. 张小邪:

    小妖你肿么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