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艰难的行程

2015年3月17日 更新

  先前在通过那蜃雾的时候,小药匣子被甩飞了出去,我以为一时半会见不到他,没想到他居然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而且还带着那头翼展极为巨大的黑雕前来。
  
  有了那头扁毛畜生在,别的不说,至少能够更多的掌握这附近的情况,免得两眼一黑,完全抓瞎了去。
  
  头顶上的黑雕并没有盘旋多久,很快就落了下来,小药匣子从雕背之上一跃而下,冲着我抱拳说道:“前辈,刚才跟你分散,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
  
  我与小药匣子简单聊了两句,这才晓得他跟这头黑雕一起,跌到了峡谷那边的沼泽里去。差点被一群双头泥鳄给分食。不过好在他有些手段,这才从泥潭之中挣脱而出,又与黑雕相会,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发现这边有情况,便赶到了这儿来。
  
  对于此刻身处的环境,小药匣子也是显得有一些忐忑,感觉这儿跟我们的世界有着很大不同,于是猜测,说这里莫非是灵界?
  
  所谓灵界,在萨满教义里面其实最常出现,因为萨满教信奉的是万物有灵。而无论是跳大神、走阴、入定还是占星卜卦,都跟这儿有着缜密的联系,而厉害的萨满巫师,他们最让人称道的能力,也就是能够自由行走于地狱和灵界的边缘,所以他这般说来,也是正常,而我虽然对这里并不熟悉,但是其中的景象,其实在茅山宗后院见过数次。倒也不算一无所知。
  
  至少我晓得我师父陶晋鸿便能够出入此处,这也正是我当时请求他帮忙找寻努尔的根本原因。
  
  不管这儿是哪里,最重要的,就是得将失踪的吴副局长,以及何武、安少校等人带领的两批队伍给找到,聚集在一起来。因为我不知道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到底潜藏着多少危险。瞧见我面前这些躺倒在地的尸体,就晓得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守护,只怕这些普通人在这儿,活下来的希望是十分渺茫的。
  
  而在找齐了所有人之后,我们就必须找到真龙遗体,然后找到回家的路。
  
  对于我的计划,小药匣子并没有表示太多的意见,而当我请他帮忙,骑着黑雕在这周围一带游弋,帮忙找寻同伴的要求,他也是一口答应,没有太多的讨价还价。
  
  他这样的行为无疑让我产生了许多好感,甚至生出了招揽贤才的想法来。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当务之急,我还是得稳定住面前的这一帮惊慌失措的游兵散勇来。
  
  通过我刚才的介绍,以及我与小药匣子的诸般对话,种种离奇的事情将这些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战士冲击得有些严重,特别是瞧见平日里一同生活、训练和巡逻的战友们葬身于此,幸存下来的战士基本上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当小药匣子骑着黑雕飞上天空的时候,我回过头来,给这些战士们作了一些思想工作。
  
  这事儿我其实还算是比较拿手,毕竟经历过十几年前的那一场南疆战争,那些战士与此刻我面前的战士,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区别,都是一样的血性男儿,也都面临着一场人生巨变,不同的,是他们其实更加训练有素一些。
  
  经过我和任中尉的思想工作,剩余的三十五名战士终于接受了残酷的现实,开始打扫起战场来。
  
  他们将战友的遗体一具一具地整理出来,将那些丑陋而肮脏的青皮猴子给全部堆到一块儿去,接着将有用的武器和弹药收集到一块儿来,因为是边防连队的缘故,他们的训练还算是比较不错的,中规中矩,而在这些战士们打扫战场的时候,任中尉找到我,说连队的补给没有了,当日卷入其中的时候,很多人都没有待补给,甚至连枪都没有,一头雾水。
  
  我表示明白,从八宝囊中掏出两瓶辟谷丹,让他分给战士们,不多,每人两颗,够今天的消耗了。
  
  至于水,这个得去前面找一下才行。
  
  两人正说着,对于如何处理战友们的遗体,战士们出现了分歧——有人主张入土为安,把人给埋了;有人则指出旁边的青皮猴子,说这些畜生可都是吃人的,保不齐我们走了之后,它们回来,把土里面的尸体放出来吃掉,那个更加让人难以接受,不如烧了,一了百了……
  
  其他的意见也有,不过却没有人提出将这些遗体给带回家去。
  
  因为所有人都感到无比的迷茫,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活着回去,即便是可以,一个人也不可能带上比自己多三倍的尸体行路。
  
  经历过一场格外血腥的战斗之后,这些年轻的战士终于懂得了如何面对生死。
  
  他们或许还不会很坦然,但是已经有了看得到的成长。
  
  任中尉问起我的意见,我毕竟是道家出身,还是表达了最传统的土葬想法,至于他们担心的那些东西,我表示我可以给这些死去的亡者做一场道事,超度亡魂。
  
  只要神魂得以解脱,肉体其实倒不是那么重要的了。
  
  这事儿说干就干,任中尉立刻叫了两个幸存的排长,组织大家用工兵铲挖了一个大坑来,勉强将自己亲如兄弟的战友给埋下,而我则在旁边开坛做法,做了一场简单的道场法事,超度这些眷念不走的亡魂。
  
  如此花了一些时间,好在那些青皮猴子似乎给我的魔威吓得丢了胆子,到现在也没有一只出现,省了许多麻烦。
  
  在做法事的时候,我突然有一个发现,那就是在这个地方,我感觉自己的修为和实力突然暴涨了一大截,这并不是说我突然之间境界提升了许多,而是因为这个地方,似乎更适合于我说修行的功法。
  
  这当然不是茅山道术,而是我的道心种魔真修,以及深渊三法等诸般黑暗手段。
  
  就连饮血寒光剑这把魔兵,在这里似乎也变得更加厉害和活跃。
  
  仿佛这儿就是我应该待着的地方一般。
  
  我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不过却并没有多想,而在这些战士休整一段时间之后,便带着大家,朝着峡谷的前方行进。
  
  因为有着小药匣子在头上不断地休正,所以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走出了峡谷,到了一处林原之中,这儿的山林跟我们那儿的差不多,不过也有一些比较明显的区别,最大的一点,就是这儿的植株,大部分都呈现出蓝色或者淡蓝色的色调,这让习惯了绿色植株的我们,多少也有一些奇怪。
  
  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找到了一条溪流,三米宽,半米深,算得上是林间小涧,在观察了溪流里面的活物之后,我们在这里补充了水。
  
  天阴阴的,一片血红的颜色,将大地照得十分奇怪。
  
  然而除了这些之外,事实上这儿跟任何一处山林,几乎都没有太多的区别,我甚至感觉重新回到了麻栗山一般。
  
  在山林中行走了两个多时辰,许是因为人太多的缘故,一直没有遇到先前的那种青皮猴子,也没有遇到其他的危险,总是能够瞧见一些林间的动物,比如野兔、松鼠以及小虫儿,也没有太多的古怪。
  
  如此高强度的行走,许多战士都有些吃不消了,我让大家在这儿歇息,而就在这时,小药匣子从天空中陡然落下,骑在雕背上的他冲着我大声喊道:“前辈,有情况!”
  
  我陡然站直,手扬了起来,吩咐大家高度警戒,接着抬头问道:“怎么了?”
  
  小药匣子冲着我高声喊道:“左前方,两公里的距离,有一大股的兽群正朝着这边冲来,看着来势汹汹,并不好惹啊!”
  
  我皱着眉头问道:“什么兽群,长什么模样?”
  
  小药匣子吞着口水说道:“看不清楚,不过有点儿像是动物世界里面的大蜥蜴,但是它们能够用一对后腿直立行走……”
  
  直立行走——那不就是恐龙了?
  
  我一脸错愕,不过瞧见他说的并没有假,左右一看,赶紧吩咐任中尉他们,让他们找附近比较粗壮的大树,爬上去,看看能不能避开这一帮子古怪的兽群。
  
  都不用我招呼,这些战士个个都施展出了爬树的拿手绝活来。
  
  在生命危险的逼迫下,他们发挥出了巨大的潜能来,不一会儿,争先恐后,都跑到树上去了。
  
  我也攀到了树上,而没有多久,便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在颤动,紧接着一阵奔马般地响声,呼啦一下,真的有一群身高两米、直立而行的爬行动物出现,居然和电视上的恐龙没有什么区别,而这些东西却也正是冲着我们来的,来到树下之后,便没有再走了,而是绕着树不停地转圈,接着试图跳起,用发达的下颚来咬人。
  
  它们的弹跳力惊人,好几次都差一点咬到人,我瞧见那几个处于比较低位置的战士不停尖叫,下意识地施展魔威。
  
  然而这一次,效果似乎没有那么明显,这帮家伙虽然也是一震,不过却并没有散开。
  
  我本以为不过是一帮路过讨食的畜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角落处居然出现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东西。
  
  赤塔叛军基地里的那双头怪人,居然骑着一头站鳄,怨毒地朝着我们这边望来。

  1. 徐学智:

    沙发?

  2. 我是疯子1985:

    地板!

  3. 弥勒:

    呵呵

  4. 晨风-依旧:

    找什么吴副局长,既然进到了魔域还不赶紧去找努尔小观音他们去!!!

  5. 奇:

    我勒个去。

  6. 流水:

    这部应该会说黄色龙蟒吧

  7. 海天长风:

    牛波依

  8. xiaoyu:

    希望今晚有加更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