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吟诗与杀生

2015年3月17日 更新

  当我与这双头怪人怨毒的目光对上的那一刹那,我的心脏陡然跳了一下。

  事实上,在赤塔叛军老巢瞧见这鬼东西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一些不对劲。这些年来我也算是南征北战,见过的怪物无数,这世间能够让我心中产生忌讳的东西并不多,而这东西别看是被困在了培养皿中,但是天性之中散发出来的邪恶,却怎么都挡不住,它原先在赤塔叛军老巢之中,便有一种让人心中不安的诡异,而此刻突然出现在这里,更是让人觉得惊奇。

  双方的目光在半空中汇聚,仿佛擦出了火花一般来,而几乎同时之间,那双头怪人一声嘶吼。这站鳄群中的大部分,超过一百头,几乎全部都朝着我藏身的树下冲来。

  我此刻攀附着的大树与松柏差不多,枝干繁复,但是算不得粗壮,也就只有成年人的腰身那般粗,而这些站鳄个个都有两米多高,身子如同牛犊一般,轰然撞来,那树枝便摇晃不已。

  这一头撞来,倒也无妨,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前赴后继的撞击。将这大树撞得摇摇欲坠,树枝之上有松塔一般的果实簌簌下落,如同下雨一般。

  而就在此时,我听到几声刺耳的声音,低头一看,却发现那该死的站鳄居然双手趴在了树干之上,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朝着树干一阵猛啃,这帮畜生在这种环境之下生长,咬合力惊人。那树干哪里受得住这帮的啃噬,居然三两下,就尽是木屑碎渣,眼看着就要倒下了来。

  哒哒哒、哒哒哒……

  周围的枪声从这些东西攻击我们开始,就一直都在持续,没有停过。所幸的是这些站鳄似乎受到指令一般,都朝着我汹涌而来。对于旁边的那些战士危害倒是暂时不大,不过我却也晓得,倘若我被这帮畜生给淹没了,那些没有一点儿修为的普通战士,不过都只是这帮畜生的下饭菜而已,想到这一点,我没有再在那摇摇欲坠地树上停留,而是飞身跃下,手中的长剑陡然扬起。

  管你什么鬼,先吃我一剑。

  这就是我此刻的所有想法,不管你有多少古怪丑陋的凶兽,不管你究竟有多强,再强,想要逞威的话,也得先问问我手中的这把饮血寒光剑答不答应!

  因为我不能怂,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是单独的我,不再只是陈志程,而是所有陷入此地的苦难同胞唯一的希望了。

  我不能输,不能死。

  那就是你们这些丑陋的家伙,给我去死吧。

  长剑翻飞,无数热辣的鲜血洒落其间,那些坚硬无比的头颅和锐利的利爪,在这把由金陵双器、黑白两位炼器大拿精心锻造而出的饮血寒光剑前,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刷刷刷,我迎着最凶猛的畜生斩落,谁他妈最凶,我就杀谁,一步一条命,一句话,就是干!

  在那一刻,我身上突然有一种古怪的情绪在左右着我,仿佛我本身就应该是这个世界的土著一般。

  杀戮,方才是我生命的真谛,对么?

  落入过百的站鳄群中,无数身高两米的巨大兽类有着恐怖的力量,特别是汹涌而来的时候,简直能够吞没一切,然而我却在这风暴的最中心,杀得越发的畅快起来,看着鲜血溅射,无数生命在我的剑下消失,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大地之下升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了一首诗来。

  一首来自千年之前,壮烈激怀的古诗,从无数纷飞的血肉中心激越而出:“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李白,《侠客行》!

  这真的不是拽文,而是一种源自于心灵的禅唱,没有什么言语能够激发我内心之中的狂野,唯有这诗歌,能够让我在这无限的杀戮之中,找到一点儿身为“人”的意识。

  而在我的剑下,一开始还有无数凶猛之力,朝着我周身挤压而来,然而当我喝念起了这诗之后,整个人的境界仿佛都融入了这剑意之中。

  剑及是我,我及是剑。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太玄经!

  经!

  一诗喝完,宛如美酒饮至最浓烈的时候,我手中的饮血寒光剑仿佛也感受到了这种来自于千年前的壮志豪情,陡然之间,竟然发出了如龙吟一般的声响,直入天际之上,接着又陡然沉静下来,接着力量在瞬间击中于剑尖之上。

  回旋,圆周斩!

  轰!

  这一剑,将围在我周围超过二十头以上的站鳄给一剑腰斩,而在这般的血雾之中,我没有半点儿停歇,而是一跃而起,朝着前方的某点冲了过去。

  铛、铛、铛!

  连续三剑,对方挡了我这三记凶猛无比的剑招,然而在最后,终于还是被我一把抵在了脑袋中间的脖子上。

  我只要心念一动,对方便会头颅落下。

  然而我终究还是没有动手,而是冷冷地说道:“不管你听得懂,还是听不懂,现在给我命令所有的畜生停手,不然我就杀了你!”

  被我挟持的,却是那个还没有半人高的双头怪人,饮血寒光剑在斩落无数头颅之后,剑刃之上的红芒已经攀升至巅峰状态,而里面的杀意则将对方浑身冻得冰冷,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东西倒是懂得了我的意思,将只有四根手指的右手放在了嘴里,嘘嘘吹了几下,周遭那些暴躁不已的站鳄全部都低伏下了身子,不再动弹。

  瞧见这些站鳄没有再露出攻击的意图,我的心情方才放松一些,事实上我对这些畜生并不畏惧,唯一担心的,就是会伤害到那些普通的战士。

  我说过要带他们回家的,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当场面陷入了安静的时候,我仔细打量着剑下的这双头怪人,瞧见它湿漉漉的脑袋,越发地和赤塔叛军基地的那个家伙吻合,于是盘问了几句,谁知道这东西吱吱两句,居然听不懂我的话,不过一会儿之后,却是冒出了几句俄语来。

  我有点儿头疼,这是却瞧见了旁边一脸敬畏望过来的小药匣子,便伸手一招,让他过来翻译。

  小药匣子所在的罗满屯,跟俄国算是搭界,偶尔还会越境去俄国境内采药和游玩,故而也能通得俄语,我让他问这家伙什么来历,为什么要攻击我们,他跟着双头怪人一番交流之后,告诉了我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情。

  这双头怪人,是这儿的土著之后,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出现在了我们的世界,并且被赤塔叛军给抓获,一直给研究。

  这便是它的来历,至于它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何会以我为敌,竟然是因为安德烈。

  没错,即使那个赤塔叛军实验场的负责人安德烈,这家伙在老巢暴露、老大战死之后,与另外两位首领商量,倾巢而出,跟着我来到此处,也将这帮实验品给带来了,在发现了双头怪人在此处居然如鱼得水之后,给它下了某种类似于毒瘾的药物,然后让它在这附近搜索,一是要找到我,二也是想要找到真龙遗体的信息。

  双头怪人在这儿的地位颇高,对于许多低等的兽类竟然有操控的能力,这是灵魂的本能,不过因为那种药物的关系,所以不得不受命于安德烈。

  据这双头怪人的交代,除了它,赤塔叛军还招募了好多实验对象,在此处布下了强大的信息网。

  而它之所以臣服,并不是因为我手中的剑,而是我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有着一种让它难以抗拒的威严,这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畏惧。

  在没有交过手之前,它有一种强烈的侵略欲,而落败之后,则是踏踏实实的臣服。

  我不知道这家伙是否在说谎,也不晓得我的魔威,是否能够战胜得了它身上的毒瘾,但是却终究还是难忘它眼神之中的怨毒,也不敢信任,只是问起了这附近的情况来。

  双头怪人告诉我,说安德烈他们已经出现在这儿三天多的时间了,而且据它所知,似乎找到了一些跟我一样的猎物。

  安德烈等人也似乎掌握了一些关于真龙的消息。

  这情况让我有些惊讶,我回过头来,跟小药匣子和任中尉商量了一下,大家决定前往双头怪人所说的地方,看看能否救出那些人来。

  商量妥当之后,我们再次出发,不过这一回的行动却显得轻快无比。

  因为我们每人的胯下,多了一头直立行走的站鳄,这些凶猛的畜生到底是低智商的生物,脑仁儿还没有拳头大,刚刚还在流着口水攻击我们,转眼就当牛做马,背起了所有人来。

  一番厮杀之后,它们似乎对我也产生了恐惧,驯服了许多。

  虽然骑着这玩意颠簸无比,不过脚程却快了许多,我们奔行了一个多时辰,头顶血红色的天空变得黯淡了下来,而我们则来到了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峰之前,而就在此刻,我突然瞧见了一幅诡异莫名的画面。

  “停……”

  1. xiaoyu:

    沙发.

  2. xiaoyu:

    板凳

  3. 奇:

    哎?

  4. 风一样的男子:

    咦,今天怎么那个叫什么吃货的美女木有出现?

  5. 晨风-依旧:

    圆周斩,好耳熟的名字。

  6. 海天长风:

    又有新招

  7. 海天长风:

    鼻背三丁舌廓斩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