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一石击二鸟

2015年3月18日 更新

  这帮出现的家伙,并非别人,正是跟随着我一起来到此处的安德烈一伙。
  
  不管事情到底是如何发展的,我一直都认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从兴凯湖边防连队的离奇失踪,到后面两次调查小组的失联,其实都跟这帮来自赤塔的俄国叛军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若不是他们谋夺我手中的这颗肉珠子,便不会有那么多接二连三的事情,那些躺倒在土坑中永远无法回家的战士就不会死去,而我也不会身处于此处,在一众猛兽的环伺下,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这帮家伙,他们不死,我心难安。
  
  事实上,从那个遭遇悲惨的双头怪人口中。我便晓得一件事情,这帮家伙一定也在这附近,因为它对我、和我那帮战士都怀着难以释怀的仇怨,那么对安德烈这些对它造成实际伤害的人,更是不会放过。
  
  它并不能摆脱安德烈等赤塔叛军的魔爪,也只有将他们引入这死亡峡谷,以期待他们能够伏尸于此。
  
  所以当安德烈一伙出现的时候,我便晓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几乎没有任何误差。
  
  我的嘴角微微翘起,目光越过身边奇形怪状、林林总总的猛兽,朝着远处小心翼翼靠近的一众赤塔叛军高声招呼道:“亲爱的安德烈、维塔利和列宁同志,我们又见面了。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讲,这真的是缘分啊!”
  
  在一众猛兽的围攻之下,悠悠然地传来这么一句话,当真是古怪到了极点,那为首的安德烈在一众俄国壮汉的簇拥下,勉强有了一些勇气,走上前来,朝着我遥遥地说道:“黑手陈,这并不是缘分,你杀了伊万诺夫。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们都得将你杀了!”
  
  这话儿说得咬牙切齿,仿佛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而我却嘿然一笑道:“伊万诺夫死了,你不就可以当头了么?”
  
  这挑拨离间的话语,听到对方的耳中。安德烈没有什么反应,旁边的维塔利和列宁不由得皱起眉头来。不过他们也晓得此刻并不是内斗的时候,那列宁打了一个唿哨,立刻有人押来了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来,而安德烈则将那人的脑袋抬起来,冲着我喊道:“黑手陈,听说你是他们的领导对吧,那么这些人的性命,是不是需要负责呢?”
  
  我瞧向列宁手中的那个男子,脏兮兮的脸,看得不是很仔细,不过却是国人的模样,有些疑惑地说道:“这人是谁,我认识么?”
  
  那人神情萎靡,目光迷离,不过当听到我的声音的时候,下意识地朝着我这里望来,顿时就来了精神,冲着我大声喊道:“陈局长,陈局长,我是老松啊,黄哲松,行动处的,您还记得不?”
  
  听到对方的喊声,我依稀记起了这么一个人来,他应该是省局行动处的一位科员,算是里面的骨干吧。
  
  因为行动处是属于吴副局长管辖的,所以我倒也没有多熟悉,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应该是第二批,也就是跟着吴副局长一同失踪的人。
  
  想到这里,我冲着他高声喊道:“老松,你们吴局长和郑建坤郑队长呢?”
  
  那男子哭着喊道:“吴局长不见了,郑队长之前跟我们在一起,后来失散了——陈局长,救救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还不想死呢,求你跟他们说一声,放了我吧……”
  
  四十多岁的黄哲松哭得像个孩子,这一点让我有些诧异,也觉得有几分可笑。
  
  他许是精神崩溃了,要不然怎么会瞧不出来我与这帮赤塔叛军是不死不休的死对头呢?让我求这帮家伙放了他,这事儿怎么可能?
  
  这不是授人以柄么?
  
  再说了,即使现在他们将你给放了,在这般百兽环伺的情况下,你觉得你能够活着逃出战场么?
  
  我觉得一阵头疼,然而还没有等我接茬,那安德烈却咧嘴笑了起来,冲着我说道:“黑手陈,熟人见面,分外热络啊,既然如此,那么就拿你手上的内丹给我吧——你给我,我就放了他;不给,我就杀了他!”
  
  我没有说话,而那巨汉列宁这将老松整个人都给拎了起来,掐着他的脖子,桀桀地怪笑起来,在死亡的威胁下,老松痛哭涕流,大声喊道:“陈局长,给他吧,求求你,救救我……”
  
  瞧见对方的这般模样,我叹了一口气,低头,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然后说道:“既然你要,那么就给你吧!”
  
  这句话一说完,我的左手往黑色匣子上面一抹,接着将合上的黑匣子朝着安德烈的方向猛然一掷。
  
  安德烈并不认为区区一个不相干的下属便能够威胁到我这般的敌手,正寻思着谈条件,如何交易呢,没想到我二话不说,直接朝着他这边扔了过来,先是一喜,接着脸色大变,恐惧地大声喊道:“等等,等等,你别……”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黑匣子便已经呈现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在了他的前方几米处。
  
  安德烈的目光从地上的黑匣子往上移动,瞧见了无数面容狰狞的猛兽,朝着他这儿恶狠狠地望了过来,整个人顿时就陷入了绝望之中,一边不甘心地冲上前去,将黑色匣子给兜了起来,扭身就跑,一边还满腹怨毒地大声骂道:“黑手陈,你这个天杀的狗东西……”
  
  被安德烈痛骂的我在丢出黑匣子的一瞬间,也猛然腾空而起,越过堵在我前面的那头双角巨犀,朝着死亡之谷奔跑而去。
  
  一直僵持的场面在一瞬间被打破了平衡,无数喘息的群兽分成了两伙,大部分踏着如雷的脚步,朝着安德烈一伙赤塔叛军冲了过去,而另外一小部分,则贴着我的身后,冲进了死亡峡谷。
  
  这些之所以跟着我的,却是瞧清楚了我刚才那不动声色的一抹。
  
  这轻轻地一抹,却是将无数生物垂涎欲滴的肉珠子给藏在了手心,接着放入了八宝囊中去。
  
  偷天换日、瞒天过海之术。
  
  借刀杀人之法。
  
  施完这一石二鸟手段的我,并没有想过能够瞒住那些围绕在我身边的猛兽,这些家伙个个都快要成精了,即便是我快如疾风,它们也能够辨明,至于其他,只不过是因为身处外围,无从知晓而已。
  
  不过我朝着死亡峡谷冲去,却也并非没有算计,陡然疾奔之中的我在先前的陷阱边缘,适当地放缓了速度,而跟在我身后最近的那头双角巨犀却在即将撞到我的时候,被我一个闪身晃过,收不住冲势,轰然撞向了前方。
  
  这双头巨犀的身材,可不比陆地霸主亚洲象小上多少,这般凶猛而来,前面即便是被魔鬼蜘蛛织上了厚如密墙的网,也被硬生生地撞出了一条通道来。
  
  有着这双头巨犀开路,我毫不犹豫地冲入其中,而这时那些蓄势待发的魔鬼蜘蛛也终于现了身。
  
  这些背上印着诡异人脸的硕大蜘蛛从半空中陡然落下,然后朝着我,以及我身后的这帮猛兽拼命吐丝。这些白色的丝状物在离开口器的一瞬间,就能够变得无比的粘稠与坚韧,当真是将许多体型健硕而瘦小的猛兽给缠住了。
  
  然而这蛛丝在遇到了我手中这把红芒洋溢的魔剑时,却失去了应有的粘稠,上面的红芒仿佛火焰一般,将所有的白丝灼烧,无一粘连。
  
  而就在这一瞬间,这剑还夺走了四头想要我性命的魔鬼蜘蛛。
  
  一百多头魔鬼蜘蛛,并非全部都招呼到我这儿,因为此刻闯入它们领地的,并不仅仅只有我,还有我身后的一大帮猛兽兄弟,故而在一开始的接触之后,我身边的压力顿时就减轻许多,那些猛兽撞破无数丝网,接着陷入了与魔鬼蜘蛛的厮杀之中,而我则凭着一把红芒四溢的魔剑,在这死亡陷阱之中来去自如,上蹿下跳,却是将先前被捕食的那三十多名战士给救了下来。
  
  这个过程劳心又劳力,而激烈的战场变化让我连给这些战士松开蛛丝的机会都没有,我几乎是救了一个,就朝着前方那头埋头前冲的双角巨犀身上甩去。
  
  没一会儿,那头巨犀的背上已经有超过自己体积两倍的丝茧。
  
  所幸这些丝茧粘连无比,倒也没有滑落下来。
  
  而这恐怖的重量也没有将那猛兽压垮。
  
  我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如此冷静,总之大概救下所有人之后,我一剑逼开了身后两头试图偷袭我的沧澜猛虎,一个箭步,冲到了最前方,饮血寒光剑朝着那双角巨犀的屁股猛然一刺。
  
  这头双角巨犀的臀部其实是覆甲的,类似于穿山甲那种的鳞片能够让它避免大多数的伤害,然而却挡不住饮血寒光剑一击。
  
  蓝色的鲜血飚射,这畜生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天的怒吼,埋着头,朝前冲去。
  
  它一下就冲出了密密麻麻的蛛网,前方一空,不过在疼痛的刺激下,却并没有停止,一路前奔,而我,则在后面紧紧相随,时不时给上一剑。
  
  如此狂奔了一刻钟,那双角巨犀终于支持不住,颓然倒地,身上的丝茧咕噜噜散落一地。
  
  而我也停住了脚步,瞧着前方偌大的城墙,震撼不已。

  1. 东营人:

    沙发

  2. 弥勒:

  3. 海天长风:

    我进步了。

  4. 陆左:

    哎?那些战士呢。。。?

    • 城墙,,,:

      那双角巨犀终于支持不住,颓然倒地,身上的丝茧咕噜噜散落一地。

  5. 不甚了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

  6. 我是疯子1985:

    少了一章

  7. 现实那么伤:

    快点更新

  8. 自我放逐:

    少了一章 妹子又没来报道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