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门洞的字迹

2015年3月18日 更新

  在我的猜测中,死亡谷的深处,要么就是熔岩遍地,咕嘟咕嘟的火山蓄势待发。要么就是黑煞之气溢满山谷,到处都是白骨铺地,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是,穿过了这么长的一段距离,出现在我面前的,居然是一段与长城一般高度的巨大石墙,横呈在了我的面前。

  这石墙并非是砖石砌成,而仿佛是浑然天成一般,将整个山谷给横腰拦断,而在前方,则有一处巨大的拱形大窟窿,如同一道天然的门一般。

  我的视线越过了高大的石墙,瞧见一处如同金字塔一般的巨大建筑。在远处出现,直耸入云。

  壮观,何其壮观,简直就是神迹一般。

  瞧见这般的模样,我的心头震撼,而这时一声声的惨呼将我从这雄伟的景象之中拉扯回来,我瞧见倒地力竭的双头巨犀,这一身蛮力的家伙倒地之后,背上的丝茧散落一地,刚才一阵狂奔倒未曾听闻,此刻却听到了里面传来痛苦的喊叫,显然是一路颠簸折腾。都受了不少的伤害。

  我没有第一时间赶过去,而是握着手中的长剑,陡然回转过身来。

  一路跟随着我来到此处的十几头猛兽在我的十米之外止步,仔细望去,瞧见有五头沧澜猛虎,一头丈高恐鳄以及六头三只眼睛的灰色巨狼。

  这些畜生能够一路追随而来,显然也是十分厉害的猛兽,不过此刻似乎对这儿有一些恐惧,眼珠子一阵乱晃,不时发出了低沉的嘶吼。仿佛是在示威,不过磨磨蹭蹭,就是没有一头胆敢上来,与我较量。

  万物皆有灵,虽然是禽兽,但也都是有一定智慧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在这种极度弱肉强食的世界里面生存下来。

  这些猛兽都徘徊不前,而我则陡然伸手前拍。施展魔威,将这些家伙给吓得下意识地往后蹿了几个身位,更加怂了,而我则冷然一笑,不再管这些奸猾无胆的畜生,回过身来,将长剑落下,轻轻按在了离我最近的一个丝茧之上。

  大概地感受了一下这丝茧的厚度,我将饮血寒光剑红芒一激,接着毫发无损地将里面的人给破茧而出。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第一个,就是我最为熟悉的任中尉,获救之后,他贪婪地呼吸了一口带着淡淡硫磺气息的空气,紧接着不断地咳嗽,却是连血都咳了出来,而我则一点儿时间也不浪费,刷刷刷几剑,将周围的丝茧给全部地剥开。

  任中尉缓过神来,这才瞧着我说道:“陈局长,我们没有死?”

  我稳定地挥着剑,格外平静地说道:“暂时没有,不过至于后面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在这样的情况下,单枪匹马的我便算是能够以一当百,也不能照顾这么多人的周全。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要是有七剑在,有特勤一组在,我或许还能够省心一点儿,但是此时此刻,作为一个保姆,我实在是有些无能为力。

  果然,当我将散落一地的丝茧都给剥开的时候,在任中尉的帮助下,一经盘点,方才知道在刚才的一番折腾之中,又有五名战士失踪,另外还有八名战士或者因为缺氧,或者因为被魔鬼蜘蛛咬中,成为了一具尸体。

  如此一来,兴凯湖边的这个边防连队至此只有二十一人,而且这里面还不乏伤者,个个都是摇摇欲坠,不成模样。

  死里逃生的战士们并没有活下来的欢喜,看着不远处那些虎视眈眈的猛兽,顿时觉得无比恐惧,整个人都变得绝望了。

  然而越是这个时候,人越需要鼓励,我看着又饥又渴的众人,冷冷地说道:“同志们,想必你们也能够明白现在的处境了,是的,这个地方,跟我们所在的世界,已经完全不是一回事儿了,人类不再是万物之灵,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食物链顶端,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随时死去;不过,我说过会带你们回家,所以即便是历经千辛万苦,我也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想一想你们家里面的父母和亲人,告诉我,你们想活下来,回家么?”

  “想!”

  一开始众人开只是陆陆续续地犹豫回应,然而被我怒目一瞪,心中却莫名生出了几分不屈的怒意来,纷纷高声喝道:“想!”

  这一声震耳欲聋,我看着这些年轻而鲜活的脸孔,冷冷地点了一下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此时此刻,迷惘的战士们需要的并不是一个知心大哥,而是一个强有力的铁腕人物,能够将他们给带回去的强势领导者。

  我不动声色地回望了一眼远处的那些猛兽,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杀意,它们纷纷往后退开一些,而我则来到了那头巨大的双角巨犀跟前,摸着它不断冒着血沫的口鼻,饮血寒光剑一转,毫不犹豫地割断了它的喉咙,从坚硬的鳞甲之下,切出了一份份的血肉来。

  这双角巨犀的血是蓝颜色的,看着格外瘆人,不过我以前曾经在安南北部的洞穴里,跟小观音一起吃过一般的生物,也没有太多的忌惮,一口咬住,感觉肉有些腥,不过也有一股鲜味在舌尖萦绕。

  吃了几口肉,又喝了几大口的鲜血,便感觉烈酒入喉一般,整个人都有些烧得慌,也无端多出许多力气来。

  我快剑削好,让大家过来吃,都有些畏惧,倒是任中尉豁出了去,过来三两口,将这韧劲十足的肉给吞下了肚子,有着示范,众人纷纷就食,而我则缓步走到了那高墙门洞之中,感觉一入其中,便有一股幽寒之意,卓然而生。

  门洞长约十米,穹顶和墙壁之上居然刻得有许多字符,古里古怪,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而除此之外,还有图画,上面有无数恶兽环伺,最顶上则是一个千臂魔王,笼罩着整个天空,它拥有无数的脸孔,喜怒哀乐憎,栩栩如生,仿佛凭空生出了无数双的眼睛,正在冥冥之中注视着我一般。

  任中尉等人吃完,不敢在外久留,跟着我进了里面来,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陈局长,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我指着前方说道:“前面,那儿或许有机会。”

  我的这句话,倒不是在骗他,因为脱离了黑色匣子之后,八宝囊中的那颗肉珠子便再无限制,立刻跳动得厉害,而指引的方向,却正是这里的深处。

  既然如此,说不定我所要找到的真龙遗体,就在前面的地方呢?

  任中尉随着我前行,而后面则跟着一群虎视眈眈的畜生,双方分作了两截,一前一后,彼此防范着,任中尉等人虽然吓得要命,不过在没有得到我肯定的前提下,也没有敢开乱开枪,生怕惊扰了这儿的清净。

  我刚才仔细打量了一下门洞之中的符文和字画,发现都不认识,便没有再留意了,然而快走出这儿的时候,突然在角落瞧见了熟悉的文字。

  虽然是繁体,但是汉字没错,这让我十分惊喜,几步上前,低头一看,却发现这儿歪歪扭扭地刻着几个大字:“屈阳到此一游!”

  屈阳?

  天下三绝,阵王屈阳?

  我诧异莫名,没想到那一位居然也来过这个鬼地方?看着这歪七扭八的字体,莫名多出了许多喜感来,然而我目光一扫,诧异地发现在旁边居然还有一行字。

  相比刚才的那几颗破字,这个留言倒算是大气磅礴,端庄整齐,我仔细一看,却正是:“李道子也到此一游!”

  这字居然是我李师叔祖的笔迹,毕竟是符王,难怪会如此瑰丽大气,只不过瞧见这留言,一个“也”字,却是多了几分不情愿的意思。

  李师叔祖已经离我而去,生死相隔,然而在这样的地方,居然能够看到他的笔迹,当真是让我感慨万千,眼泪莫名地就流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这老哥俩儿当初到底是怎么来的此处,不过瞧见这个,我的心中却多出了几分安定来。

  旁边的任中尉瞧见我眼角的泪光,诧异地问道:“陈局长,你怎么了?”

  我低头,不经意地拭去泪水,笑着说道:“没事,看到故人的遗迹,心中感慨而已……”

  我说着话,却毫不犹豫地抽出了手中的剑,在两人的旁边也刷、刷、刷地写上了一行字:“末学后进,陈志程也到此一游!”

  这字儿写完,我浑身舒畅,旁边的任中尉等人瞧见我做出这般“不文明”的举动,脸色奇怪无比,也不理解我为何在这逃命的当口,还有闲心做这事儿。

  不过我也没想着跟他们解释,带着大家走过了门洞,瞧见前面居然是一个硕大的广场,尽管是浑然一体的岩石构造,但是瞧这平整度,就仿佛是人为造成的一般。

  广场的尽头,则是我之前瞧见的巨大石头,仿佛金字塔的建筑。

  正在我们打量周遭的时候,这时左前方突然冲出了一队人来,领头的人瞧见了我,不由得惊讶地喊道:“咦,陈局长,你们怎么在这儿?”

  我讶然望过去,没想到对方却惊声尖叫道:“头顶,小心头顶!”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相比于拼死厮杀,我更钟情于这样淡淡的温情,这也是一贯追求紧张刺激的灵异悬疑之外,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我的脑海里,一直在盘旋着一个场面——某年某月某一天,两个人,或者还有别的人,来到了这里,那个叫做屈阳的男人刻下了这个歪歪扭扭的留言,然后又怂恿一本正经的李道子来做这无聊之事。
按理说依照李道子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有这般的留言的,然而他终究还是不情不愿地做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今天不加更了

  1. 海天长风:

    我也有坐沙发的时候啊!

  2. 奇:

    路过

  3. 依咯咯:

    更啊,大师兄找到黑龙尸体,把内丹还给小龙。没想到黑龙是屈阳困在这个建筑里的。屈阳带李道子来瞧瞧,寻找重生秘术。好吧,胡猜。

  4. 依咯咯:

    这个地方,也是黑暗深渊裂缝,屈阳和李道子,为了重新布阵封印这些黑暗深渊的生物而来到了这里。黑龙也是镇压这里的神兽吧,。大师兄找到了吴副局长一行,同时也找到黑龙遗骸。用内丹平息了错乱的空间。破获人员失踪一案。班师回朝。

  5. 依咯咯:

    头顶盘旋是黑龙的孩子,小龙。然后被大师兄降伏。

  6. 依咯咯:

    小龙继续镇守在这个地方,大师兄也重新封印深渊生物。哦耶。

  7. 自我放逐:

    楼上的大爷真能扯

  8.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大人我的字有这么差吗!!

  9. LXF:

    大人 你也能回帖啦1

  10. 弥勒:

    笑而不语

  11. 张小邪:

    这三个傻波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