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黑手坐死地

2015年3月18日 更新

转过山峰,在我眼中,瞧见的却是一处黑雾腾腾的山谷,两畔都是宛如鬼蜮般的乱柳和枝节横生的野木。头顶的天空有乌鸦盘旋,呜哇呜哇地呼啸而过,而在这般的场景之中,我能够感受到有浓重的硫磺气息,从山谷的尽头徐徐吹来。

凶,大凶之地!

这样的地方,连我身处其间都浑身发抖,而我们的人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能够待得住?

不对,那双头怪人在捣鬼!

我下意识地大声喝止,那些站鳄在我的喝令下纷纷止住了脚步,然而就在这时,被我一直控制着的双头怪人却在同一时刻。将嘴巴撮成了鸟嘴状,发出了一种凄厉的鸣叫声来。

我虽然对这些站鳄有一定的威压,不过到底还是不如那双头怪人熟悉,这些站鳄在陡然停顿之后,却又大步朝着前方奔行而去。

我胯下的这头自然也是朝前迈步,但却被我沉声一坐,巨大的压力将这头轻灵的站鳄给直接弄垮了,双脚跪在潮湿的泥土中,冲势不止,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这才七窍流血而亡。

我从那站鳄身上翻身落下,一把将这双头怪人给死死地按在地上。愤怒地大声吼道:“快叫那些畜生停下,快!”

那家伙一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不过却发出了桀桀的怪笑声来,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脸上充斥着报复性的快意笑容来。

我能够听懂几个俄语单词,晓得它这句话里面,有“人类”、“死”……

小药匣子也从站鳄之上跃了下来,他刚才为了给自己的黑雕节省体力,与我一般乘坐了这些站鳄,而当我喊出“停”的一瞬间。他便机灵无比地跳了下来,这时正冲着我大声喊道:“陈前辈,你看……”

我朝着他指的前方瞧去,却见到往前狂奔不停的站鳄群纷纷飞了起来。

它们并不是自然的跳跃,而是被某种丝状陷阱给缠绕到了,直接拉扯了上去。随后我听到了无数的哀嚎声,上百只脚盆大的黑色人面蜘蛛从黑暗中蹿了出来。在空中爬行着,而跌落空中的那些战士和站鳄一起,被很快得缠住,接着这些巨大的人面蜘蛛便将他们给包缠着,化作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白色丝茧,在半空中飘飘荡荡。

“魔鬼蜘蛛?”

小药匣子失声尖叫道,我诧异地问道:“你知道这些东西?”

他很认真地点头,然后告诉我道:“这魔鬼蜘蛛是一种异变的食人昆虫,我曾经在大兴安岭的深处见过,弹跳力和咬合力都十分惊人,最让人惊讶的是它吐出来的丝,比钢丝还要坚韧,而且还粘稠无比,只要被包裹住,基本就跑不了——我当时只见过三四只,就差点没命,这回一百多头,天啊……”

死地,这儿绝对是死地,根本就没有什么我们的同类!

想到这儿,我恶狠狠地抓着那双头怪人的两条脖子,怒声质问起来,那家伙似乎心存死志,叽里呱啦,毫无畏惧,旁边的小药匣子在旁边跟我解释道:“它是故意的,它刚才说了,它痛恨一切人类,也不会放过任何玷污这儿的人,无论是我们,还是安德烈一伙——它不怕死,它若是被你杀了,灵魂会回归于深渊魔神的怀抱,十二年后,它就又会孕育而生……”

我瞧见这双头怪人那四只充满怨恨的眼睛,突然笑了起来,双手变得灼热,冷冷地说道:“陆一,告诉它,想要重生,它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

小药匣子一愣,不过还是翻译了过去,那双头怪人听了,不屑一顾地冷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双手之上的雷劲陡然激发出来。

掌心雷!

炼妖壶观术!

两项茅山顶级道门奇术陡然而出,那双头怪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便直接魂消命陨,被掌心雷直接轰击得魂飞魄散的它,唯一的一缕神识也被炼妖壶观术给吸收,然后直接碾压而过,不复存留。

小药匣子瞧见我的这般手段,不由得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而我则拍拍手,站了起来。

我眯着眼睛瞧向前方,平静地说道:“你说,我杀过去,能否救出任中尉他们?”

小药匣子小心翼翼地劝我道:“陈前辈,刚才那两个脑袋的家伙说了,这山谷是此处最恐怖的死亡山谷,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去之后生还而出的,那些魔鬼蜘蛛,只不过是其中一劫——即便是这些魔鬼蜘蛛,它们也不是那些愚蠢的爬行动物能够比的,这儿是它们的老巢,陷阱无数……”

我眉头一扬,看着他说道:“哦?照你这么说,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任中尉他们死去,袖手旁观,什么也不管了?”

小药匣子连忙摇头否定道:“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不要这么冲动——你看,任中尉他们虽然被包成了茧子,不过一时半会还没有死,我们得想个周全的办法来……”

我眯着眼睛盯了一下他,突然笑了,点头说道:“也对,就我们两个去,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小药匣子如释重负地笑了:“对,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等等,陈前辈,你在做什么?”

瞧见我从怀中掏出了那黑色匣子,小药匣子惊讶地呼喊了出来,而我则将匣子的盖儿打开,将里面那未成形的肉珠子给裸露了出来,平静地说道:“我不想去送死,那就等着有人过来吧,尽管不知道是谁,不过我却突然很期待了呢……”

与我在此处的反应一般,那肉珠子在这儿也显得无比活跃,它一裸露在空气之中,便立刻如同心脏一般收缩扩张,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而且这种频率仿佛正在朝着四周传播而去,我能够感受到周遭的炁场,都在这一刻顿时不同了。

对于我的行为,小药匣子表示出了极度的不满来,他一边摇头,一边后退,脸色严肃地不断说道:“疯了,你疯了!”

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这内丹就如同黑暗中的灯塔,那种炁场的扩散明显无比,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就在我打开黑匣子不久之后,整个山谷便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之中,它显得无比的宁静,但是在这样的静谧之下,却潜藏着无数的杀机,山谷的后方,有一群又一群的乌鸦腾飞而去,朝着远方飞去。

这显示着无数凶猛而强大的生物,闻到了这内丹的气息,正朝着这边赶来。

这样沉重的压力使得小药匣子有些崩溃了,在几分钟之中,他突然朝着我拱手,高声说道:“前辈,我不陪你完了,这样子会死得很惨的,我得走了!”

他说完话,将手放在嘴中,吹了一个唿哨,接着那黑雕从天空之上垂落下来,他一个纵身跳上雕身,朝着旁边的山峰飞起,不一会儿就消失无踪。

我并没有阻拦小药匣子的离开,也没有合上这黑色匣子,而是盘腿而坐,平静地看着那肉珠子跳动。

它也许并不是真龙的内丹,但是绝对能够与龙属扯得上关系。

我仔细地打量着它,心中莫名其妙地多出了许多感悟来。

尽管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但是却晓得,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体现,也是一种对任何生物都充满诱惑的吸引力,我有一种将它给直接吞入口中的冲动。

然而我却并没有行动,这肉珠子,我留着还有用。

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这玩意,得留给他。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一般,而就在我将这肉珠子给祭出来的时候,前方的那些魔鬼蜘蛛便已经不再去纠缠任中尉他们了,而是藏在暗处,静静地望着我。

黑暗中有无数的复眼闪烁,充满了贪婪的眼神,然而却没有一头魔鬼蜘蛛冲出来。

它们也能够感受到我身上的杀气,尽管我连魔威都没有施展。

大概过了一刻多钟,我感觉到身下的土地在颤抖,杂乱而无章,仿佛无数的野牛在林中奔跑,碎石在地上跳跃起舞,我却屹然不动,眼观鼻,鼻观心。

身处于这样的世界,我莫名有着一种强大的自信。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生物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那是一种巨大的双角犀牛,它有着大象一般庞大的身躯,四只大腿上面布满了蓝色的鳞甲,而在它的后面,则有数十头沧澜猛虎在腾空跳跃,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与站鳄差不多模样,但是却庞大两三倍的巨大恐兽也紧随其后……

这些猛兽有着强烈的领地意识,与其他的猛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彼此都显得十分戒备。

我依旧盘腿而坐,静静地等待着,而那些强大的猛兽冲到我的跟前时,我陡然散发出强大的魔威,将这些强大而狡猾的家伙给镇住,不敢贸然前进。

我与这么一大群的猛兽对峙着,陆续有模样古怪的猛兽加入其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周围,有超过五十多种猛兽汇聚。

而在这时,我瞧见林子的尽头出现了一群熟悉的家伙。

我笑了,等的就是你们!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你们真的以为黑手双城能够单挑这么多的怪兽?太高看他的身手,太低估了他的腹黑,接下来,你们会看到一个来自麻栗山的腹黑男,玩转死地……
噗嗤,我自己都笑了。

  1. 道士:

    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