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都是腹黑人

2015年3月20日 更新

  能够做到黑省业务副局长,吴琊此人的修为也算是宗教局中一流的高手了,而且像他这种一路从基层打拼起来的,实战能力最强。别的不说,至少比杨劫还要厉害一些,如果能够有他在旁牵制,我便能够找准机会,朝着这三头魔物脖颈之下的软处砸去,度过此劫。
  
  这剧情我都已经想好了,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吴副局长居然在瞧了一眼之后,头也没有回地朝旁边的平台跑开了去。
  
  这事儿不仅让我诧异万分,就连何武等人也觉得无比古怪,只以为吴副局长并没有瞧见这边的情形,于是扬声高喊道:“吴局长,是我啊。何武,我和陈局都在这里呢,您过来帮忙啊……”
  
  这话儿还未有说完,那吴副局长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这情形看在那三头魔物的眼中,不由得桀桀怪笑:“那就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这几日一直都在这儿潜伏着,就等着钻空子离开呢,要不是老子闲得无聊,想要逗一逗这小老鼠,早就一口将他给吃了。”
  
  它的话语听在我的耳中,莫名有些讽刺。
  
  先前我听那个老松说起,讲来到了这里之后。吴副局长就消失了,只有郑队长带着他们,没想到这家伙不但没有出事,反而是早就嗅到了什么,跑到了这里来蹲守。
  
  只是以他的修为,不可能不晓得何武他们的存在,如此说来,也有可能是他不想拖上这么多的累赘,想要一人溜回去。
  
  吴副局长的转身逃命让我对他的印象变得无比的坏,对他的揣测也没有什么好的解释。不过此时此刻,并不是追究他责任的问题,而是要将拦在我们面前的这头索命猛兽给废了去,于是当下也是不作理会,长剑翻飞,朝着对手拼死进攻。
  
  经历过这么多年的磨砺。我已然成为了茅山宗新一代中最杰出的的青年高手,也是江湖之上的翘楚。然而面对着这一头宛若神物的畜生,一时之间,却也实在是使不出太多有效的手段来,旁边的杨劫与我心意相通,晓得我一直在留着余力,为了给我创造机会,也是拼着被击飞的危险,一刀向前,朝着对方的后腿斩去。
  
  他为了奏效,走得无比靠前,明显有以命换伤的意图,将我都给惊了一下,好在那畜生也是个爱惜羽毛的性子,也不愿意受半点儿的伤,朝着旁边躲了一下。
  
  而就是这一刹那,我瞅准了空子,猛然一剑,逼开了它的走位,接着贴身而上,一直蓄力的左手,凝出浓烈的掌心雷,拍中了颈下软肉。
  
  轰!
  
  我这一记掌心雷是多年以来一直从春雷之中提炼而出,充斥着最为刚烈的阳劲。
  
  我有自信,任何阴秽之物,被这般正面轰击,就算是没有魂飞魄散,也一定扛不住这一下。
  
  然而就在我手中的掌心雷拍到对方颈下软肉的那一刹那,我突然瞧见了那张俊美无比的人头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而旁边的熊头也是在同一时刻陡然张嘴怒吼。
  
  这时我方才感觉到我拍中的那地方,居然在一瞬间覆上了坚硬如铁的鳞甲。
  
  而接下来,一抹白光从人头鲜红的双眼之中,陡然朝着我的头顶射了下来。
  
  遭了,遭了,被算计了!
  
  我是何人?从十几岁开始就在生死边缘打滚,几乎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一切,原来这畜生刚才一直故意露出来的破绽,只不过是吸引我的诱饵而已,而它刚才必然也是瞧出了我心中的算计,于是来了一出将计就计的好戏,可笑的是我根本就没有瞧出对方的谋算来,却是败在了这老奸巨猾的家伙之下。
  
  果然,有三个脑袋,当真是要比寻常人狡诈无数倍啊!
  
  我的心中哀叹,不过身体却下意识地反应了过来,当下也是将长剑一竖,想要挡住这一道白光。
  
  我眼睁睁地瞧见这白光在一瞬间将我这把煞气凛然、红光四溢的饮血寒光剑给浇得熄灭,而多余的光则从边缘漏了出来,照射在我的身上,使得往后躲闪的我陡然之间,感觉到浑身僵直,一股死灰之气从被白光照耀的地方外四处蔓延,再也难以维持平衡,一个踉跄,直接跌倒在地。
  
  我这边一跌倒,早就蓄势待发的三头魔物便一个纵身扑了过来,前爪重重地踩在了我的胸口之中,那颗狼头垂落下来,难以置信地说道:“哦,天啊,堤丰你瞧,你百战百胜的死亡之眼,居然没有将这家伙冻成岩石!”
  
  这狼头虽然有着充足的智慧,只可惜依旧还是头禽兽,嘴中有黑色的口涎滴落,张嘴说话,一股极度的恶臭往我鼻子里熏来,这伤害远远要比它按住我胸口的这一爪,还要恐怖,我憋着气,听到中间的那个人头也奇怪地看着我说道:“对啊,刚才射中他的时候,有一股黑光中和了一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头颅一阵疑惑,旁边最为暴戾的熊头就显得不耐烦,大声吼道:“管那么多,等我一口咬下去,什么狗屁都没有了!”
  
  这熊头垂落下来,准备拱走狼头,将我给一口果腹,这时杨劫不要命地冲将上来,扬起手中的黑芒弯刀,想要救我,结果他到底还是跟这畜生实力悬殊过大,被对方的尾巴一鞭甩来,直接就给跌飞了去。
  
  而就在此时,我心底里沉寂了许久的声音突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对着我说道:“小子,赶紧求我,要不然你这回是真的要死了!”
  
  我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听到这般威严而阴森的声音,几乎就快要忘记了,然而却本能地抵制,对它说道:“我不,我就是死,也不能让你控制我的意志,你别做梦了!”
  
  那家伙这一回显得无比的焦躁不安,甚至都忘记了劝我,而是冲着我大吼道:“你这蠢货,这啸天三头犬可是有噬神的手段,你死了不要紧,我也活不成!”
  
  我此刻却反而变得无比冷静了,望着那低垂而来的狰狞熊头,以及远处何武等人绝望的喊叫,冷笑道:“如此最好,我也不用再遭受这么多劫难了!”
  
  十八劫,十八劫,这是否也算是一劫?
  
  你何时能够结束,如果一直未曾结束,我不如死在这儿吧,也算是因公殉职、死得伟大……
  
  望着那满是利齿的熊吻,我的心态显得无比的平和,然而心头的那声音却无比的暴躁,大吵大闹,一直到了我的头颅即将没入熊口的时候,它终于妥协了:“给我一分钟,一分钟好不?大爷,我发血誓,绝对不趁人之危控制你!”
  
  “好!”
  
  能同生,自然不会共死,而我之前所做出来的所有淡漠,不过是为了压制这意识而已,潜意识中的我一不愿意被啃死,二不愿意被这意识控制了身体,只有如此自我欺骗,没想到对方却终于沉不住起了,白白便宜了我。
  
  就在我与心头这魔头交锋的时候,旁人瞧见的,却是我浑身僵直,毫无反抗能力,已然被那熊头给啃去了脑袋。
  
  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我死了的时候,突然我的一双手,陡然伸进了那熊头之中,硬生生地掰开了对方无数吨的咬合力,将自己的脑袋从熊嘴之中掏了出来,满是黑乎乎口涎的脸上一下子就扭曲了,喉咙里面吼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怒气来:“想吃我,你还嫩了点!”
  
  这声音充满了无上的威严,根本就不是我的口吻,而更加让旁人惊诧的是,明明毫无抵抗能力的我,居然一只手就将那畜生粗壮的前爪给提了起来,猛然站起身,将对方一个大风车的旋转,数圈之后,朝着前方的石壁之上,猛然掼去。
  
  轰!
  
  石壁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来,最中点则是那头宛如天神降世的三头魔物。
  
  此刻的它相对于那深坑而言,显得那般的微小,而“我”则是得势不饶人,朝着嵌入山壁之中的那家伙冲了过去,饮血寒光剑被丢在了一边,直接双手抓去,三头魔物到底不是凡物,遭受这样的打击还能够硬顶着,仰头来挡,然而“我”的双手一挥,它身上的诸般毒蛇砰地一下,陡然化作了黑色的火焰,将它浑身给烧得滚滚浓烟,脓流满地。
  
  “战意,黑炎灼!”
  
  “我”的口中冷冷地说出了这三个字,浑身的魔劲在那一刻经过某种极为微妙的变化,却是引燃了对方身上的气息,这疼痛让它一下子就蹿了出来,惊惶地高声吼道:“天啊,是它!它来了,我的天……”
  
  这家伙别看模样凄惨,其实并没有伤到什么,然而被这般一吓,魂飞魄散,朝着前方一跃,遁入了黑暗之中。
  
  “我”猛然回过身来,环视全场,那凶戾的目光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一阵哆嗦,唯有杨劫的眼中,出现了莫名的狂热来,那瘫软在地的何武结结巴巴地喊道:“陈、陈局、自己人……”
  
  一分钟过去,我也瘫软在地,脸色苍白地笑道:“废话别说,能过来扶我一下么?”
  
  妈的,那狗日的管杀不管埋,一通威风耍过之后,我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

  1. 道士:

    沙发

  2. 弥勒:

    地板

  3. 故事:

    厉害

  4. 小白:

    坐沙发

  5.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开大挂了啊!

  6. 我是疯子1985:

    果然又开挂

  7. 冰水:

    超级挂。

  8. 海天长风:

    啥挂、挂啥?

  9. 独角戏:

    杨劫前世是蚩尤的追随者吧

  10. 海天长风:

    九刀流-鬼影

  11. 晨风-依旧:

    那个七尾狐一定是伊悦的亲戚,当年李道子就是从这儿把小狐狸抱走的,嘿嘿

  12. 晨风-依旧:

    大师兄帮你照顾女儿,你得报答一二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