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祭坛缠龙尸

2015年3月20日 更新

  我一声呼唤,几个人赶紧跑过来将我给扶了起来,而杨劫也捂着胸口,来到了我的跟前。对我说道:“大师兄,你还好么?”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而是让人将我盘腿安放,接着闭上眼睛,直接入定。

  我之所以入定,并非是想要积蓄劲力,而是想要趁着蚩尤分神的那一股劲儿还未有消散,仔细体悟一下它刚才在接管了我的身体之后,所使用出来的诸般手段。

  无论是运气,还是反击,又或者是那个能够让幽冥黑暗能量给点燃,最终反噬的恐怖手段。

  叫什么来着?

  对了。战意,黑炎灼!

  我原本并不明白为何它在使用这手段的时候,为何会将这名字给点出来,然而当我盘腿静坐,默默地回忆,接着循着它之前的诸般法门而动的时候,却发现说出的这五个字,并非是汉语,而是一种古怪的法咒。

  此刻持咒,只不过是为了将持法门给引导出来。

  好恐怖的手段,若说那修为,我苦修数十载的劲力恐怕远远不如这种老牌魔物。然而在陡然之间,那家伙竟然给之下吓走了。

  一来是因为蚩尤的威名,二来,恐怕就是这手段着实有着绝对厉害的毁灭力。

  我之所以旁若无人的静坐感悟,不为别的,也正是以为体内这魔头的名声,别人不晓得,但是我却是专门了解过的,尽管现在的史前历史,已经将那一位和它的对手给神话了。但是抽丝剥茧,我却能够发现,这一位之所以能够被无数人称之为魔尊,标榜为战神,是因为它确实能打。

  在上古时代,整个天下。除了道家文明的始祖黄帝之外,愣是没有人能够干得过它。

  蚩尤和它的七十二个兄弟。铜头铁额,食沙石子,一票猛男杀遍中原之地,竟然没有能敌者,那可是上古年代,诸般法术最为辉煌的时期,大拿辈出的时代,要不是域外天神九天玄女贸然插手,干预战事,说不定黄帝都要给这猛男给操弄翻掉,而当今的历史便有可能改写了。

  然而成王败寇,从来如此,蚩尤还是成了魔尊,黄帝还是成为了中华文明的始祖。

  但是蚩尤能打,这事儿却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而这所谓的“战意”,便是它诸般法门之中,最为精髓的奥义。

  寻常的修行者别说没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过,然而我却是整个儿地清楚了它最根本的运作。

  因为刚才使用这法门的,便是我的身体,尽管它不受我的控制,但是作为旁观者的我,却一五一十地将其全部都感受了下来。

  呼……呼……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睁开了眼睛,双手陡然一番,口中喝念道:“战意,黑炎灼!”

  一股难以言叙的能量转换奥妙,从我的指尖朝着深处蔓延而去,尽管没有任何劲力的支持,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得到,自己已经能够初步地触摸到了这法门的边缘。

  如果给予我足够的时间,我便能够将这法门,在这一双手掌之上施展了开来。

  “大师兄,你怎么样了?”

  杨劫见我睁开了眼睛,神情复杂地问我,而我则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了一颗广陵金丹,吞入喉中,气沉丹田,一边将其缓缓融化,一边笑着说道:“无妨,我刚才只不过是太脱力了而已。”

  旁边的何武一脸敬畏地说道:“陈局长,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刚才的举动实在是太恐怖了,在陡然之间,胜负转换,而且所有的力量仿佛大堤决口一般,磅礴而来,将那仿佛不可战胜的三头魔物给揍成了狗头,这实在是超乎了几人的想象,最关键的是最后我那充满暴戾的一瞪眼,搞得他们这几人到现在心脏还跳个不停,我瞧见他们又是崇拜,又是畏惧的表情,不由得笑着说道:“没事,茅山秘术,神打,你们别吓到!”

  旁边一个行动处的骨干苟竹轩拍着胸口后怕道:“刚才看到陈局你被那畜生踩中胸口,我们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您居然还能大展神威——刚才那一下,简直是……陈局,恐怕天下十大,都不如刚才的你啊!”

  他满心叹服,而我则脸色一肃,毫不犹豫地批驳道:“莫胡说,天下十大,个个都是世间人杰,怎可妄比?”

  苟竹轩认真地说道:“我见过三绝真人的手段,真的还没有……”

  他话儿说到一半,旁边的何武拉住了他,低声说道:“止言,你不知道,陈局长的师父陶真人,便是名列这天下十大之中么?”

  马屁拍在了马腿上的苟竹轩赶忙补救:“陈局长,啊,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

  我挥了挥手,没有让他多说,而是深吸了一口气,指着刚才吴副局长消失的地方说道:“吴副局长刚才走了?”

  几人点头,而老爹是黑省省局局长的何武则一点儿都没有顾忌吴琊的面子,愤愤不平地说道:“那老东西,平日里看着狗模狗样,没想到一动真格的,就是个软蛋,骂了隔壁,看到我们在这儿拼死拼活,他居然头也不回地就跑开了,若是能够回去,我非去政治处检举他不可!”

  我没有让他们多说,指着前路说道:“不知道门玉龙和安少校他们能够坚持多久,时间紧迫,我们继续走吧!”

  经过这一场闯关大战,我的威严在何武等人的心中已经留下了很深的影响,没有人敢反驳我的话语,于是众人继续向上,朝着高耸入云的高台继续前行。

  没有身处其间者,是很难感受到这被称之为祭坛的石台,到底有多雄伟,与它比起来,所谓的世界八大奇迹,当真只是小孩儿过家家的小玩意儿,我们穿过了三头魔物把守的关口,再往前,这时终于能够瞧见了人为的痕迹,在台阶的两旁,每隔十米处,便能够瞧见有一对相对而站着的石俑,它有的时候是全套盔甲、手持斧钺的战士,有时有时盘踞的猛虎,有时又是诸般奇形怪状的魔物。

  如此一百零八对,每一对的形象皆有不同,而一路数过来,我只瞧见了五对人类的形象。

  分别是盔甲战士、金童玉女、羽冠方士、金甲力士,最后就是儒者。

  一路观摩,诸多异象不表,不知不觉,我们竟然越过了云层,长途跋涉,来到了最顶端的平台之上。

  这平台比三五个足球场还要庞大,平台之上还有平台,突出三丈,再之上,竟然是一根直入云霄的白玉华表,而在华表之上,我瞧见了一条盘踞其中的黑鳞巨龙。

  是的,是真龙,尽管我瞧见的,只不过是它的半身,但是从那充满神性的鳞甲、优美的线条,以及让人根本无法确定体积的表象,我便能够肯定。

  先前跟我师父谈及过真龙,他告诉我,说真龙并非是本界产物,它更多的时候,与我们生活的不是一个维度,故而我们很难感受得到,它具体的体积到底有多长,有人说它“不知其几千里也”,也有人说不过十几丈,诸般典籍描述也各不相同,难以找寻一个具体的标准。

  然而此时此刻,我终于亲眼目睹到了一条真龙!

  一条几百年都未曾出现的真龙!

  果然,这神秘的死亡之谷,其实就是龙之谷,也就是黑龙最终栖息的地方,然而奇怪的是,为什么在这样的真龙面前,我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威压呢?

  所谓的龙威,为何没有出现?

  我心中疑惑,而这个时候杨劫却一步走出来,激动地说道:“大师兄,这是一条真龙遗体,龙魂应该已经离开了!”

  听到了他的话,我心中豁然,对了,一切都对上了。

  这条真龙,只怕是寿元已尽,故而才会如此模样,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到达这儿?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头热切,对着旁边的杨劫、何武说道:“诸位,咱们能否回家,就看这一次了,随我一同前去查探,看看能否找到其中的奥秘!”

  其实相比于这些,我更加热切的事情,是想着如何能够从那真龙遗体里面,找到我师父想要的东西。

  我师陶晋鸿,这些年来一直闭关,谋求冲击地仙之位,此事数百年来无一人能够成就,而即便是我师父这般的修为,也总是欠一点东西,倘若是我能够拿到汇聚了真龙毕生精髓和规则结晶的龙髓精血、内丹或者一缕神魂的话,定能助师父成就果位。

  师父活我性命,又教我一身本事,志程无以为报,只能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想到这儿,我的心中无比热切,然而就在此时,却瞧见这平台之上,却是已经有了一位不速之客,正盈盈而立于祭坛的百米之外,双手不断结印拍打,而在她的前方,则有金黄的法阵力量,在抵抗着她的进攻。

  而当我们出现在这儿的时候,那人却也正好回转过身,朝着我这边遥遥地望了过来。

  我瞧了一眼对方,陡然间心脏一阵狂跳不已。

  天啊,天啊,这世间怎么会有这般美丽的一个光头女子,就仿佛谪落世间的天仙一般?

  1. 弥勒:

    抢完沙发养肥看

  2. 依咯咯:

    呀,那不是小观音么,小观音难道也要借真龙内丹复活吗

    • 弥勒:

      傻波伊,小观音还没死只是在另外一个世界

  3. Cell nucleus 。:

    女子是谁?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板凳也好

  5. 弥勒:

    又是小黑天?

  6. 奇:

    那个谁。

  7. 海天长风:

    这样不好吧,老讲个头,等下章很艰难的

  8. Rorschach_Ye:

    小黑天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