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六章 结界已破碎

2015年3月22日 更新

  之所以将这帮人称之为魔兵,为首的那十几个称之为魔将,却是因为我们在刚才的登山之路上,也见过这玩意的雕塑——它们拥有着宛如人类一般的身体和四肢。头上螺旋双角,满是黑色黏液的脸上有一对昆虫的绿色复眼,和螳螂般结构的四瓣嘴唇,丑恶得让人想吐,而身高两米以上的它们个个浑身红色火焰外露,简陋的皮质、骨质甲具让它们仿佛是深渊中走出来的军队一般。

  至于那十几个所谓魔将,则更是高大非凡,普遍达到了两米五的高度,浑身皆是金属盔甲,面罩遮挡,唯独露出那由成百上千粒细小单眼组成的绿色复眼,闪烁着让人浑身发寒的诡异光芒来,格外恐怖。

  这些家伙的手中。则是打磨锋利的骨刺、骨刀,别看着模样不怎么样,但是上面死气凛然,却是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方才如此浓郁。

  安德烈一伙人刚才觉得自己人多势众,可以速战速决,然而光头女子的这一大帮火焰军团一出现,顿时就感觉像是民兵对上了正规部队,完全就不够看了。

  我的脸此刻已经黑得不成模样,没想到那光头女子不但是顶尖的强者,而且居然还拥有着这么一只强大的军队。

  看得出来,她对这条黑色真龙是垂涎已久了。早就做过了诸般布置。

  与她比较起来,我们不过是适逢其会,被卷入其中的无辜之人,根本就没有一拼之力。

  事实上,那光头女子对于我们,以及赤塔叛军的出现其实也并不是很在意,她刚才之所以对我一阵搏命追杀,不过是因为我坏了她的好事,要不然以她那高傲的性子,根本就不想将力气浪费在我的身上。

  她需要全心全意地破去这祭坛的守护。将那真龙遗体给夺到手,相比之下,我们这些,都不过是小麻烦而已。

  果然,在这超过五百多头魔兵的跪拜之后,那光头美女终于开腔说话了。不过这话语仿佛是黄莺在鸣叫,听得我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过一番吩咐之后,这军团便分作了三股,一股有百人,成行成列,冲着我们这边踏步而来;另一股也是百多人,朝着旁边的赤塔叛军涌了过去。

  另外还有三百人,却是一声滔天巨吼,朝着那祭坛处发起了冲锋。

  没有亲临过这般战斗场面的人,是很难想象得到数百人的冲锋,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特别是这种壮得如牛一般的魔兵,它们在那些宛如钢铁坦克一般的魔将带领下,像高速移动的城墙,朝着前方汹涌冲去。

  它们低着头,身体前倾,四瓣嘴唇的口中发出了古怪而统一的号子,咕噜咕噜,黑色的口涎不断滴落,仿佛一片黑云,倏然而往。

  在很短的时间里,它们终于撞到了光头女人先前接触到的边缘,一股金色的力量陡然升起,在祭坛之外的百米处出现,它仿佛是最结实的壁垒,而这些超过三百多头的魔兵魔将则化作了一层又一层的红黑色浪潮,惊涛拍岸,卷起千层波澜。

  而原本坚固无比的金色场域在这般周而复始的撞击之下,却显得逐渐地淡薄起来。

  可以想象得到,如果到了一个临界值,那金色护罩便会轰然崩塌,而这些浑身火焰的魔兵魔将则欢快地喊叫着,冲向了那祭坛之上,挥舞刀叉,将那头真龙遗体给分食一空。

  然而这些事情已经不再值得我去关注了,因为朝着我们这边一步一步踏过来的这些魔兵,离我们已经只有三十多米了。

  这个距离,对于这些高大的魔兵来说,不过是一个小冲刺。

  几秒钟之后,它们便能够冲到我们的面前来,挥舞着它们磨砺多年的骨质武器,将我们的头颅给割下来,而瞧见它们绿色复眼之中闪烁出来的贪欲目光,我便感觉这帮魔兵估计也跟它们的主子一般,是个荤素不忌的胃口,倘若是我们落败了,别的不说,恐怕连一具完尸都难以保存。

  一百多人的集结,分成三排,前后相隔五米,如同一堵移动的城墙,再加上对手这丑恶到极致的面容,着实让人心中恐惧,刚才还跃跃欲试的苟竹轩等人哪里见过这般的阵仗,顿时就腿肚子发软,要不是我在前面顶着,只怕早就转身逃掉了。

  只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即便是逃,哪里又能逃得掉呢?

  身陷绝境,何武反而无端生出几分凶猛来,他老子是黑省省局的何局长,将门虎子,也是一声胆气,冲着身边的几个手下厉声吼道:“怕什么?能够跟黑手双城这般的豪雄并肩作战,就算是死,那也是死而无憾!”

  他这般的话语,倒是激励了这几个心生胆怯的宗教局高手,想着既然退无可退,何必畏畏缩缩,还不如放手一战,虽死犹荣呢?

  修行能够到达一定境界的人,都不是懦弱之辈,这心境得到稳固之后,自然也是冷静了下来,而位于最前端的我,瞧见这一大帮的魔兵平推而来,心中却不由微微一阵叹息——对付赤塔叛军的魔兵,有一百多号人,而朝着我们这边来的,也有一百来号,妈的,那光头美女,当真是看得起我!

  不过即便心中抱怨,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刚才跟那女人交手的时候,也展现出了真正的实力,她应该也是对我有所提防的。

  一方七人,一方过百,这数量上的倾轧,只怕并非一人能够力挽狂澜,我虽然心中感叹,却也不敢大意,平静地对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这几位宗教局高手说道:“我这里布阵,防住这些家伙,一会儿你们在阵中,随意出击,不过万万不可越过防护,免得伤了自己性命!”

  听到我的吩咐,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法阵从而来,而这时我却是又对杨劫说道:“劫,你一会儿随我,冲杀敌阵,一定要小心自己的安全!”

  杨劫沉稳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怀中取出了影子面具,庄重地覆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敌群冲锋了,在三名全身覆着铁甲的魔将指挥下,一瞬间轰然启动,而我则毫不犹豫地摸出了八卦异兽旗来,朝着四周射去,钉住阵脚,王木匠神情肃穆地腾身于半空,紧闭着嘴唇,双手不停挥舞,而诸般异兽交叠而出,倏然顶在了这帮魔兵的第一波冲击。

  轰!

  八卦异兽阵的炁场护壁出现得是如此的诡异,就在对方的刀枪即将刺到我们的身上时,陡然升起,这帮毫无防备的烈焰魔兵在一瞬间就撞到了那墙上,掌控法阵的王木匠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

  而与它一同出现的,则是第一排魔兵此起彼伏的哀嚎。

  这情形变化得着实让人猝不及防,它们冲锋是如此的凶猛,以至于第二排的魔兵也没有反应过来,也陡然撞到了第一排魔兵的身上。

  唯有第三排的方才收敛住脚步,没有再给前排施加压力。

  可怜第一排的那三十多头烈焰魔兵,前方八卦异兽阵的炁场护壁坚不可摧,后面第二排的冲力同样恐怖不已,作为夹心饼干的它们,在一瞬间就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

  就在此刻,蓄势待发的我却是一声暴喝道:“劫,随我一起,杀!”

  我不管何武等人到底有着怎样的表现,率先冲出了那炁场护壁,飞身而起,手中的饮血寒光剑陡然斩向了被撞得七荤八素的第一排魔兵。

  锋利的剑刃被灌注了庞大的力量之后,显示出了极为恐怖的杀伤力来,对方虽然皮糙肉厚,而且还冒着火焰,却终究还是抵不住我的这长剑横斩,这一剑而过,却是有两个头颅飞起,而我则毫不犹豫地继续收割,一口气,便有七头魔兵被我斩得身首异处。

  我这边是一力降十会,趁着那些头昏眼花的魔兵还没有回过神来,果断出手,能杀一个是一个,而杨劫的出手则显得格外轻灵飘逸,那把黑芒弯刀在他的手上,划出了无数诡异的圆圈,而他则化作了一团黑影,所过之处,便有一具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一阵哆嗦之后,再无动弹。

  两人齐出,趁着这机会斩杀了超过二十头以上的魔兵,而随后我便遇到了棘手的敌人,却是领队的魔将。

  这些家伙体格异常强壮,也拥有与我正面较量的实力,在周围一众魔兵的辅助之下,将局势给稳定了住,接着再次掩杀而来,却是将我跟杨劫给团团围住。

  我一旦进入状态,越是越战越勇,手中的长剑化作了索命的利器,不停地斩杀,然而没想到我杀得越多,周围攻上来的魔兵也是越发地多了起来,使得我腾挪走移的空间都越来越狭窄。

  我一剑横斩,推开前面诸般攻击,将饮血寒光剑给插入其中一头魔将铠甲之下的身体中,心中稍安,然而就在此时,却听到一道巨大的欢呼声,宛如海浪。

  我下意识地朝那儿望去,却是大惊失色。

  但见那金黄的护罩轰然破碎,无数魔兵已然冲到了祭坛之前去,挥舞着刀兵,朝着华表之上的真龙遗体不断高呼。

  1. 弥勒:

  2. 弥勒:

    还没人来

  3. 弥勒:

    那什么也不留给你们了

  4. 奇:

    好坏

  5. 小馄饨:

    第四!

  6. 小白:

    来了

  7. 笨熊-缪倩意爸爸:

    还能说啥呢

  8. 缘分天空:

  9. 海天长风:

    加油、冲

  10. 邪:

    七剑也进来的话就轻松多了

  11. 陆左:

    看看

  12. 陆妖妖:

    生了没有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