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有一种情义

2015年3月23日 更新

  天啊,这是真的么?
  
  我难以置信地圆睁着眼睛,甚至连朝着我身上射来的长枪都忘记了躲闪。
  
  我看到了什么——一身蓑衣、手提杀威赶神棍的努尔,赤手空拳、光着膀子的张大明白。白衣赤足、一尘不染的小观音,最后还有一个高挑而貌美的女子,那女子长得像个大明星一般,娇娇嫩嫩的,然而瞧她的出手,干脆利落,飘忽而精准,一把莹白如雪的骨质匕首在她的手掌之间,就仿佛飘飘起舞的蝴蝶,所过之处,却是不断栽倒落地的魔兵尸体。
  
  杀人本来是一件你死我活的事情,然而在那个女人的手中,却变成了一种美妙的艺术。别的不说,光这一点,就让我觉得心头震撼。
  
  她必然是一个绝对恐怖的顶尖高手。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如瞧见努尔和徐淡定活生生地出现在我面前,更来得让人惊喜。
  
  我本来的想法,是义无返顾地冲到那祭坛之上,参与上面的拼斗,但此刻却没有再多的想法,而是避开了一根朝着我射来的长枪,双脚一蹬,又落在了人群之中去。
  
  重新回返魔兵敌群之中的我显得异常兴奋,手中的魔剑所向披靡。激动之时,手下竟然无一合之将,全部都被我一剑给斩飞,或死或伤。
  
  如此一阵冲锋,我终于与努尔等人回合,瞧见那个抡棍冲锋的男子,心头狂跳,高声呐喊道:“努尔,大明白!”
  
  许是一番酣战,声音嘶哑。又或者是周围的喊杀声实在是太过于激烈了,努尔竟然没有听到,扬起一棍,朝着我猛然砸落了下来,我吓得往旁边一滚,魔剑挡住了几把斩落下来的骨刀。激动地喊道:“是我,是我啊努尔。我是陈志程,你忘记了么?”
  
  “大师兄?”
  
  “志程?”
  
  因为离得很近,努尔和张大明白终于瞧清楚面前这个满身血污的男人,居然是我,那种惊喜的程度,和刚才跳上墙壁回望之时的我是一模一样,努尔冲到了我的跟前,一个大抡棍,将周遭的魔兵给荡开,而张大明白则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快乐地冲上前来,一把将我给抱住,激动地喊道:“大师兄!天啊,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还没有等我回答他的问题,小观音便挤了过来,冲着我甜甜一笑道:“陈二哥,你好呀!”
  
  我反手过来,抓住她的胳膊,难以置信地说道:“小观音,你没事?”
  
  黄河口一役,为了威胁弥勒,努尔挟持了小观音,当时我们本来是想跟弥勒谈判的,没想到小观音十分刚烈,在知道了弥勒的本心之后,淡然一笑,说了一声“凡尘俗世,不陪你走”之后,便利用横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刃,自刎而死,她的生机泯灭,是我看在眼里的,没想到此刻又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这事情着实是匪夷所思,让我如何能够相信。
  
  瞧见我脸上的表情,小观音微微一笑,指着不远处的祭坛说道:“我们先处理这些事情,再叙旧吧!”
  
  在这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战场,叙旧显然不是一件很好的选择,我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而是对着四人说道:“祭坛之上有四个家伙,一条受伤被制的黑岭蛟龙,一头七尾妖狐,一头无面巨猿,它们是守护这真龙遗体的,而另外一方,则是这帮魔兵的统领者,一个全身赤裸,异常漂亮的光头女人——我跟那娘们交过手,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
  
  “完全体的小黑天,自然是厉害,不过陈局长你能够跟那小黑天交手而不死,也是让人惊讶啊!”
  
  “小黑天?”
  
  我复述了一遍这个古怪的名字,讶异地抬头,向那个说话的高挑女子问道:“你认识我?”
  
  高挑女子点头,用一种台湾口腔的古怪娃娃音说道:“统领东南局的陈局长,就算没听过,我自然是听说过的。”
  
  “啊?”
  
  我完全愣住了,刚才对方叫我陈局长,我还以为努尔等人的这个神秘同伴了解我这黑省副局长的身份呢,脑中还在思考,说我刚刚调到这黑省任职不到半年的时间,她居然能够知道我,难道是东北那边的人?没想到对方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儿来,脑中顿时就一阵混乱,这时努尔适时退回我的身边,拍着我的肩膀,用腹语说道:“志程,你别多想,楚楚她头部曾经受过重击,失忆了,总是会胡言胡语,不要介意。”
  
  旁边的小观音也帮我们介绍:“楚楚,陈志程,努尔的生死兄弟,张巍的大师兄;陈二哥,林楚楚,我们从河里面捡起来的朋友,很厉害的高手喔!”
  
  形势紧张,我也来不及太多的思考,指着周围给他们介绍道:“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东边那一堆,是俄罗斯赤塔叛军,跟我有深仇大怨;西边那儿,是我们的兄弟,靠着八卦异兽阵坚持,英华真人的弟子杨劫在那儿照应,石山之下的某个洞穴里,有我们一百多的战士——修行者不多,其余的都是卷入此中的普通人,我过这儿来,是想要找寻回家的路,以及那真龙遗体头颅里面的真髓精血……”
  
  努尔点头说道:“明白。如此说来,小黑天和她率领的岩浆火兽军团是我们主要的敌人,那帮赤塔僵尸也是敌对,唯一可以联盟的,就是祭坛的守护者咯?”
  
  我苦笑着摇头说道:“不一定,一会儿混战起来,对方说不定也会将我们当做入侵者,给一口吃掉呢!”
  
  五人一边与周遭的魔兵交手,一边朝着祭坛一动,努尔看了一眼队伍的其他三人,毫不犹豫地说道:“不管那么多,擒贼先擒王,先将小黑天给诛杀,不然我们谁也不要想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久别重逢,本应该有千言万语述说,然而在此时此刻,我们却没有再多言语,一见面,便开始商讨起了作战细则来,不过与昔日不同的是,现在的这个时候,我已经不再是主导者了,常年在这个世界行走的四人已经形成了一个高效而熟悉的团队,并且隐隐以努尔为主导者,而小观音则是其中的参谋,其余两人,也其中的重要人物。
  
  至于我,反而成为了外围,在观察几秒钟之后,我并没有试图去获得主导权,而是选择了听从努尔的指挥。
  
  事实上,努尔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十分厉害的战术指挥官,只不过原来在特勤一组的时候,身上的光芒被我所掩盖了,而此时此刻,对这个世界熟悉无比的努尔,方才是团队最根本的人物,由他来主导,其实也是在对所有人负责。
  
  多年未见,努尔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睿智而沉稳,临危不乱,一边挥棍而行,一边讲述着诸般要点——那祭坛凸出于平台之上,有一条白玉石阶通向顶端,而那儿挤满了魔兵魔将,三米宽的台阶到处都是人头,而如果想要避开这石阶,从墙壁攀岩而上,那么我们将会被下面的无数魔兵飞起长矛,给扎成可怜的刺猬。
  
  就如同躺在祭坛之上的那头黑鳞蛟龙一般。
  
  努尔的计划很简单,由他上前,在台阶上面杀出一条血路,而小观音和林楚楚清理残余,至于张大明白,则在最后封堵住台阶口,不让下面的魔兵有机会冲上来,至于,跟在努尔的后面,协助他斩杀前方的魔兵便是了。
  
  如此简单而暴力的计划,自然得有着相对应的实力,要不然就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然而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似乎都没有任何意见,在商量妥当之后,我们也终于冲到了台阶口,望着那严阵以待的人墙,我觉得一阵棘手,想着若是一路冲杀过去,实在是有些麻烦,然而瞧见这些汹涌的人墙,努尔却是一声冷笑,平静地手中那赶神杀威棍高高举起,身子一跃,到了半空之上后,猛然朝下一砸。
  
  轰!
  
  棍头在上竖的一瞬间便喷出了一大股的浓黑罡气,而它也在一瞬间便凝神,化作了一条二十几米长的双翅翼蛇,朝着前方轰然而去,所过之处,无数魔兵翻滚,仿佛被千钧之力砸在身上一般,屁滚尿流,哀嚎顿起,而往日发出此招便颓然不已的努尔却浑然不觉,仿佛不过是一道开胃菜一般,回过头来,举拳与我相碰道:“兄弟,终于又有机会,再与你并肩作战了。”
  
  拳头交击,努尔嘴角一抹微笑,奋不顾身地朝着那帮被翼蛇碾过的魔兵群中杀将而去。
  
  并肩作战,并肩作战!
  
  努尔的话语落在了我的耳中,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浑身的鲜血都被他给点燃。
  
  这不是魔功或者饮血寒光剑所带来的那种杀戮欲望,而是一种情绪浓烈到了极点的时候,所散发出来的灼热。
  
  有一种情义,叫做兄弟。
  
  你我肩并肩,彼此性命相依,同生共死,慷慨悲歌,杀向未知的前方。
  
  我笑了,发自内心地笑,接着扬起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高声喊道:“杀!”
  
  这话儿一说出口,热泪盈眶。

  1. 徐学智:

    我不想抢沙发

  2. 弥勒:

    我才是沙发,傻波伊

  3. 故事:

    又见兄弟

  4. 我是疯子1985:

    又没沙发了

  5. 暮天:

    时间线绞在了一起,那楚楚是星魔

  6. LXF:

    2货们 你们的沙发 早被不想抢沙发的抢走了

  7. 小白:

    ⊙ω⊙⊙ω⊙

  8. 江伟波:

    这章想没一个字都看熟

  9. 海天长风:

    啥意思,这么多奇人高手,世界太乱了。

  10. matt:

    林楚楚就是掉进冥河的星魔吧!?不然还有谁会台湾腔!?那龙的遗体就是邪灵教总部的那骨龙吧??!!

  11. chinomango:

    “就算没听过”=>就算没见过“都不如瞧见努尔和徐淡定活”=》都不如瞧见努尔和大明白

  12. 晨风-依旧:

    小观音,哥哥好想你啊~

  13. 吃货的幸福生活: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如瞧见努尔和徐淡定活生生地出现在我面前,更来得让人惊喜。

  14. 笨熊-缪倩意爸爸:

    骨龙是屈阳拿黄河龙王庙埋的龙弄的,不是这条

  15. 缘分天空:

    怀旧

  16. 独角戏:

    蛊事里怎么貌似没有这几个人的影啊。。。。难道以后。。。。。?

  17. 独角戏:

    努尔之后不会跟大师兄走吧,这是未来世界的努尔对吧?在这个世界里时间和空间都变换了。星魔说的是东南省的陈局长,不是东北省。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