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魔罗怨鬼魄

2015年3月23日 更新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努尔离开的时候,一身修为精纯通达,与我相差并不算远。不过黄河口生死一别,我先是徒步穿行中华,接着至天山神池宫,在与神池宫教谕大长老一战中触摸化境,尔后无数磨砺,潜修数年,最后在李道子离世之时顿悟,已然跟之前的自己有了质的飞跃,挤身进入了天下间少数顶尖高手的行列,这也是我后来陆续击败诸如亭下走马、太行武穆王、东官狗爷、魅魔以及清河伊川等人的原因。

  黄河口龙脉一战的我,与此时的我,已然是云泥之别了。

  然而我经历了这么多,回头再看当年与我一般的努尔。却也是在突飞猛进,而且瞧见他出手的这般犀利手段,比起我来,似乎更多几分实战的杀伐果断。

  努尔手中的长棍,依旧是当年那根赶神杀威棍,然而握着这根棍子的人,却凶猛得不成模样,这些看似恐怖的火焰魔兵,个个都是体壮如牛,我们与其比起来,简直就是大人与小孩儿一般的差别,然而世间之事。并非个儿大就厉害,持棍而上的努尔凶猛得仿佛一根高速转动的钻头,那人墙对于他来说,都仿佛只是一块豆腐,没有一人,能够挡住他的攻击。

  努尔冲锋,而我则紧随其后,他的棍棒之下,没有一个不受伤,而为了保持挺进的速度。努尔并没有赶尽杀绝,而是奋然前冲,有我无敌。

  努尔承担了最重要的压力,而后面的我则显得轻松许多,手中长剑不断翻飞,朝着那些被努尔撂翻的家伙补刀。斩尽杀绝。

  努尔刚才的那一棍翼蛇碾压而过,对方本来就有些崩溃了。再加上他提棍上阵,犀利如剑,那拥挤如潮的阶梯防线便显得松散许多,不过此事也并非一蹴而就,一开始所向披靡,但是等我们冲过半程的时候,抵抗的力度顿时就变得强烈许多,对方已经反应了过来,纷纷集阵来挡,而努尔的冲势也在这个时候,明显地变得缓慢。

  就在此时,努尔腹中一抖,大声喝道:“大明白,你来!”

  “喝!”

  负责殿后的张大明白一声大喝,从后方一个翻身而来,落在了我的前方,口中大声吼道:“努尔,且让开!”

  其实都不用他祝福,努尔已经往旁边闪避,露出了半个身位来,透过缝隙,我能够瞧见挡在努尔前方的,却是四个身材魁梧、手持门板大斧的魔将,重重叠叠,将路口给堵得个结结实实。

  还没有等我看仔细,旁边的张大明白便已然出手了,只见他将双手猛然收回到胸口,一声咒念,紧接着如炮弹出膛一般地陡然打出,拍在了前方的空处。

  激战之时,我对于周身的炁场变化无比敏感,能够感受到在那一瞬间,张大明白的下丹田处陡然蹿出一股阳火,汇聚在双掌之中。

  这股阳火来得如此猛烈,让我很容易就能够猜得出他的这手段来。

  烈阳掌!

  一如掌心雷一般的恐怖道术,不过与掌心雷的至阳至刚不同的,是它因为采用地煞毒火凝炼,所过之处,充满了灼热的阳毒,一般中这掌者,都会毒火攻心,烈焰灼心而死。

  只是这帮魔兵魔剑,连皮肤都往着外面冒火,哪里能够被这般的手段所伤?

  以阳攻阳,着实是有些下下之策啊?

  然而就在我心生担忧的时候,前方那四尊魔将居然在张大明白拍出烈阳掌、毒火攻心的一瞬间,陡然燃烧了起来,原先只是隐隐的几寸火焰顿时就冲天而起,接着火焰之中的这四头魔将脸目扭曲,喉咙之中发出了沙哑而惊悸的凄厉叫声来。

  好恐怖的烈焰掌,在我看来,张大明白的这一下,已经远远要比他师父茅同真厉害许多,特别是这掌法,已经变得让我都有些不认识了。

  而且堂堂火人,居然给火给烧死,这事儿让人觉得无比荒唐。

  好在张大明白并没有让我太跌眼镜,一掌过后,顿时就有些发虚了,往后退开,混入了小观音和林楚楚的保护当中,而努尔则将手中的长棍一拨,硬生生地挤出一条裂缝来,顾不得熊熊火焰,直接穿了过去。

  我硬着头皮往前突,当穿过了这一道火墙的时候,也明白了这里面的原由——即便是熔浆出生,但是却也会有临界点的。

  张大明白的这一掌,在一瞬间突破了临界点,破坏了对方的所有生机,于是火焰魔将就变成了人形火炬。

  事情就是这般简单。

  这四头魔将并不是登上祭坛的最后一道屏障,但绝对是最厉害的一伙,穿透之后,剩下的都不过是土鸡瓦狗,于是我们顺利地冲到了祭坛之上来。

  祭坛之上非常简单,除了最中心的华表之外,四周便都是白玉雕栏,以及青石铺地。

  我原本以为那两头守门人,能够制服得了那光头美女——毕竟有着三头魔物的前例,被杨劫评为三守门人中实力靠前的两位,自然应该有更出色的表现才对。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有些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只见那条黑麟蛟龙无力地躺倒在地,而无面魔猿和七尾白狐则被十八个一模一样的光头美女给围在阵中,不停地出手攻击,处于一种夺命逃窜、疲于应付的状态。

  光头美女小黑天,自然只有一个,而那十七个,应该都不过是幻影而已。

  然而让人头疼的是,这祭坛之上的每一个,都惟妙惟肖,修为相当,根本就难以分辨得出来。

  据我所知,九尾妖狐最是擅长魅惑之术,而这头七尾妖狐居然被杀得狼狈应付,那么可见这小黑天的手段,已经能够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了。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面对的并不只是一个小黑天,而是十八个。

  “我艹,哪个是真的?”

  瞧见被追得满地乱蹿的两个守门人,张大明白顿时就傻眼了,扬声问道,而努尔则直接回头,瞧向了小观音来。

  被众人寄予厚望的小观音二话没说,直接将双手化作剑指,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我有些诧异,不知道她在施展什么手段,却见她光洁莹白的额头之上,突然生出了一道裂缝来,接着这裂缝的中心朝着两侧,撑出椭圆形的孔洞来。

  这场面着实有些诡异,这时场中交战的双方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边的不速之客,有四五个光溜溜的光头美女跃到了我们的这边来,我下意识地举剑防备,而当我的余光再次回扫而来时,却瞧见小观音额头的那孔洞里面,居然冒出了一颗没有瞳孔的眼珠子来。

  我心头震撼——小观音这模样,莫非是,传说中的……肉身天眼!

  这眼珠子,直勾勾地瞧着场中,不管这些小黑天如何移动,变幻身形,都是一动也不动,仿佛生了根一般。

  这时已经有十个一般模样的小黑天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来,而刚才被追得满场乱窜的无面魔猿和七尾白狐,也终于获得了一丝喘息之机,终于不再拼命奔劳了。

  “是魔罗怨鬼魄!”

  刚才一直显得很呆滞的小观音此刻终于说话了,她缓缓地将手伸直,从袖间滑落出一柄玉剑来,那玉剑红艳如血,比寻常的匕首还要长一些,剑柄处却是白净如雪,雕刻成了猛虎模样,这时方才与我们解释道:“所谓魔罗怨鬼魄,是一种邪门的修行方法,搜集散落在世间的强者魂魄,通过诸多禁制,将其同化,最后练就称自己的身外化身,这样的化身根据强者魂魄生前修为的强弱,能够拥有本体三成到八成不等的修为……”

  三成,到八成……

  听到小观音的说明,我们互望一眼,都不约而同地心生担忧——我刚才是跟小黑天交过手的,知晓对方的实力,并非凡人所能比拟,这样的一个,我们还有信心聚而歼之;然而十八个,那可就……

  我们,能打得过么?

  就在众人一阵肃穆之时,那小黑天却开口了:“无知的人类,我见过你们,在魔林一带,你们很有名,无数横行一方的尊者,都被你们给剿灭,好多族群的头目和长老都过来与我哭诉,让我发兵,将你们给剿灭,不过我都是因为筹谋此事,无暇分身而拒绝了,没想到,你们竟然自己送上了门来,择日不如撞日,那么今天,我就顺手了结了你们,也算是为我登上魔王果位时,一种祭奠吧!”

  她说的,依旧不是汉语,不过也许是精神力的干涉,我却能够听得清楚这里面的意思。

  而让人无法琢磨的是,她总共说了十八句话,却是从不同的身体里面说出来的。

  根本无法猜测,到底哪一个,才是真身。

  努尔朝着小观音望了过去,那女孩儿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显然也是琢磨不定,瞧见如此模样,努尔反而笑了,回头与我道:“既然连小观音都没有办法分辨出来,那么我们就只有用最笨的办法了?”

  我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嗯,一个一个地杀过去,最终也是能知道到底哪一个,是真的!”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豪言壮语不需讲,单表咱家陈二郎,他乡异客逢知己,却遇强敌险命丧,若问他会如何过,下回分解别揍俺,别揍俺!
下一回在晚上十点, 趁着不忙加一更,这里也跟大家求一下金钻,如果要是有的话,帮忙投一下。
不过这个月后面几天,不知道能不能多更新,所以也不敢奢望第一。
我不会多加更,但是一定不会断更,这是小佛的操守,也是对大家的负责,但是如果真的有突发情况,还请原谅,我会补,谢谢。

  1. 弥勒:

    (⊙o⊙)

  2. 小白:

    沙发??

  3. 丁丁:

    难道生娃了!

  4. 海天长风:

    好,接着打。

  5. HY:

    小佛快点更

    • kan:

      陳二蛋

  6. 笨熊-缪倩意爸爸:

    期待中

  7. 奇: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