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兄弟且齐心

2015年3月23日 更新

  既然认不出,那就不管了,杀光为止。

  小黑天先前的话语,是对我们这一帮人的极度蔑视。其实也是试图打垮我们这些人的信心,从而逼得我们落荒而逃,或者实力不能完全发挥出来。

  而努尔代表我们大家的回应,则是这般简单而霸道的话语。

  双方都是心志坚定之辈,谁也别使小手段,唇枪舌剑对大家都没有用,是骡子是马,只有拉出来遛一遛,方才能够知晓。

  既为生死大敌,而且是不死不休的局势,便也不用太多的唇舌,那小黑天想来也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角色,她在此间的地位。乃一方霸主,眼高于顶,自然不会将我们这帮人放在眼里,一边留下八人,应付那两位厉害的守门人,而另一边,则出了十人来,试图凭着这些,就将我们给制住。

  小黑天并没有全力施展,这让我们压力顿减,也好不慌不忙,排兵布阵。

  努尔一声吩咐。张大明白便守住了后路,不让那些魔兵魔将闯入战场,而其余人则奋力前冲,来到了场中。

  我先前与小黑天有过交手,晓得这女人——或者说这头披着美丽外皮的恶魔,简直就是一具人形兵器,根本无法通过刀劈剑斩的常规办法来拿捏于她,更好的办法,或许用道术或者巫术的力量,或许还能够收得奇效。

  不过我并没有提出自己的意见。努尔与小观音、林楚楚配合多年,对于彼此的战斗方式都熟悉,而且也配合无间,反而是我成了外人。

  对于这件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好郁闷的,事实如此。所以我也不期待着融入其中,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战斗。反而会更好。

  而且在此时此刻,我也有一点儿小心思,那就是想让努尔瞧一瞧,他这些年来突飞猛进,但我却也并非吴下阿蒙。

  这世间若说还有谁,能够让江湖上凶名赫赫的黑手双城生出这般幼稚的心思来,恐怕除了努尔和我师父陶晋鸿之外,便不会再有别人了。

  黑手双城已经名扬天下,无需任何人的认可了。

  唯独我失散多年的兄弟。

  努尔一马当前,长棍前冲,与他离别之后,我见过无数耍棍的修行者,然而却没有一人,能够如他一般,能够将棍抖出如有灵魂一般的意境来,前方有一个小黑天倏然而上,一把抓住了这快得无法用肉眼捕捉的棍尖,结果努尔微微一抖,那棍子又仿佛活老鼠一般,从她的掌控下滑落,接着猛然前指,一下戳中了对方光洁的小腹处。

  砰!

  一声暗响,努尔劲气吞吐,那小黑天朝着后面飞跌而去。

  这一棍的力量足以能够捅翻一头大象,然而受到重击的她仿佛橡皮或者弹弹球一般,直接翻身而起,就好像没有任何事情翻身一般,而前面早已又出现两个小黑天,朝着我们这边扑来。

  对方是如此难缠,刀枪不入,这事儿让努尔有些诧异,他手中的杀威赶神棍,再次出击,轻易地将面前两人又一次击倒。

  然而这样的伤害显然并不够,那些小黑天又重新地站了出来。

  努尔在前冲,而我在左侧支援,右侧的长腿美女林楚楚手中一把不知道用什么猛兽的腿骨磨制的骨刃,上面有着柔和的黑光,却是仿佛对小黑天有着一些威胁一般,隐隐离得比较远,而小观音则在倒三角形的中心不断念咒,仿佛是在参透什么一般,瞧见努尔几次出手都没有效果之后,出言说道:“也许,你因为打到她的罩门处!”

  努尔横着一棍,将前方一个小黑天给倏然击飞,有些无奈地说道:“好吧,那么你告诉我,这鬼东西的罩门,到底在哪儿?”

  对于努尔的问题,小观音显然也没有更好的提议,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试着击打不同的部位,一一尝试,然后观察她的反应,或许能够找得到……噢,小心!”

  小观音尖声提醒,却是一个小黑天从人群之中陡然跃出,冲到了努尔的面前来。

  这个小黑天明显要比之前的那几位要厉害许多,这速度快如祭奠,转瞬及至,事发突然,努尔却近乎本能地横棍来挡,棍身正好将这一爪给挡住,巨大的力量将这位身经百战的苗家汉子给击得不断后退,而那女人却是得势不饶人,一个腾身翻起,朝着努尔再次袭来。

  这一个,绝对不是分身!

  我心中一跳,然而却抽不开身,因为在小黑天真身发动的那一霎那,其余的九位分身也在同时加强了攻势,倏然而上,为了掩护身边的两位女士,我不得不承担了大部分的进攻,疲于迎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受到重击的努尔却猛然一转身,背对着这小黑天,接着那杀威赶神棍仿佛凭空而生,从他的腋下陡然射出。

  这一棍,与先前的数棍都不同,在射出来的一霎那,附在棍上的所有符文都仿佛活过来一般,青芒毕露。

  倘若是只有力量的棍子,那小黑天还能够承担得住,而附着了努尔对于棍法精要的感悟,以及那传说中的杀威赶神棍,那就够对方吃一壶了,不过那小黑天本就是近战的行家,自然也能够控制得住这里面的虚实,就在努尔这一棍即将捅到她胸口双峰的时候,却是微微地侧开了身子,朝着旁边闪开去。

  不过即便是尽量闪避,她终究还是被这一棍给剐蹭到,光洁的小腹左侧被这青色棍芒击中,立刻一片焦黑冒出。

  啊……

  小黑天的口中发出了尖利的叫声,接着却是朝着后面掩藏而去,努尔兴奋地大喝了一声,朝着那女子追去,口中还嚷嚷道:“我击中了,那个左腹有焦黑的女人,应该就是本体……”

  然而这话语说到一半,前方的人影一阵变幻,光怪陆离,当我们再次回首望去的时候,却瞧见场内十八人,个个莹白滑嫩,没有一个有受过伤。

  如此恐怖的恢复力,将我们所有人都给震惊了。

  努尔刚才那一棍,已然是用了巅峰的力量,本来以为能够一举挫败对方,结果这才发现一拳落了空,顿时有些灰心,而就在此刻,我却是义无返顾地冲上了前来,朝着慌忙朝后掩护本体的其中一个分身猛然一拍。

  茅山掌心雷!

  这门与烈阳掌一般,同为茅山奇术的手段在阳世并不算厉害,因为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跟人在战斗,然而来到了这阴气浓郁的地方,却有着更多克制的属性,我从刚才的交手之中,就一直在蓄谋,而就在努尔一棍,将小黑天真身给伤到的时候,我也终于找准了机会,这一掌拍出,立刻有至阳至刚的雷意喷出,砸落在了那分身之上。

  小观音告诉我们,这魔罗怨鬼魄是小黑天收集散落世间的强者灵魂熔炼而成,其中必然是耗费心血无数,方才变成如她一般模样的分身,然而即使残魄熔炼,必然属性为阴,这是它无论如何都更改不了的本质。

  能克制么?

  我的心在一瞬间提了起来,然而接下来,我瞧见被我击中的分身竟然被这一掌轰得一阵摇晃,顿时就模糊了许多,仿佛受到重创一般,朝着后面飞去,而我却是一点懈怠都不敢,宜将剩勇追穷寇,长剑横荡,将诸般救援的分身斩开,落到躺倒在地的那分身跟前,瞧见她竟然变得血肉模糊,已然不再是人类美女的模样,而显露出了蛤蟆一般的粗短脑袋来。

  这个,方才是那位逝去强者本来的面目吧,也就是说,我的掌心雷,已经将对方分身的表象破去?

  好吧,那就趁你病,要你命!

  对于这种介于实体和灵体之间的存在,我没有选择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刺入对方的胸口,而是左手再次化作龙抓手模样,朝着躺倒在地上拼命挣扎的那魔物猛然一印。

  炼妖壶观术!

  单手成爪,虎口如壶,一股巨大的念力从我的心间,流动到了虎口之上,意念凝结,那魔物伏在地上,发出了惊悸的叫声,而周围的小黑天纷纷扑上前来,我夷然不惧,姿势一直不变,而努尔、小观音和林楚楚三人则围上前来,护住了我。

  几秒钟之后,伏在地上拼死挣扎的魔物化作一条线,射入了我的虎口,而她原来伏卧的地方,则留下了一颗苍翠欲滴的圆珠子。

  这圆珠子只有拇指大,不过却仿佛能够倒映出一个世界来一般,小观音瞧见,对我喊道:“陈二哥,这是小黑天维持分身的承载体,碧罗魂珠!你收着,别让她夺回去了。”

  我手指微动,那珠子便受到一股吸力,落在了我的掌心之上,而我也没有在犹豫,直接往着我的囊中放去。

  这一头小黑天分身的诛杀给予了我们充沛的信心,然而却让小黑天处于发狂的边缘,她大声呼喝着,周遭突然多出了重重鬼影,朝着我们袭来,而就在此时,守在门道口子那里的张大明白痛苦地朝我们喊道:“大师兄,努尔,我守不住了!”

  我回头望去,却见张大明白被十几个魔将魔兵给推着,朝后飞跌而去。

  1. 体育场大闯:

    前排

  2. 体育场大闯:

    哈哈哈

  3. 弥勒:

    抢沙发的傻波伊

  4. 奇:

    额。

  5. 晨风-依旧:

    小黑天想当着蚩尤魔尊的面称王,魔尊不能忍了,办了她

  6. 冰水:

    不能再开挂了,伤身。

  7. 独角戏:

    再开挂的话,会被夺舍的吧。。黄山龙蟒一役,到底在什么时候?

  8. 球爸:

    不开挂能搞定?

  9. 徐学智:

    (⊙o⊙)…

  10. 尘封:

    最后大师兄肯定又把蚩尤给召唤出来放大招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