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流泪的蛟龙

2015年3月24日 更新

  张大明白在这处处充满危机的地方厮杀多年,无论是气度,还是修为,都已经有了让人惊喜的变化。特别是那烈阳掌,或许是因为找到厉害地煞凝练的缘故,在我看来,他已经远比自家师父茅同真还要厉害许多了。

  只是他即便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面对着忠心护主的那一堆魔兵魔将,终究还是难以抵御。

  其实不管是他,还是我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抵挡得住这近四百多头魔兵魔将的冲锋。

  从某一种角度来看,那十八个小黑天,其实还不如这些魔兵魔将来得更有威胁。

  只是,面对着这十八个小黑天,我们都有些极为勉励了。穷尽一众人等的力量,也仅仅才诛杀了一头小黑天分身,若是这么一大帮的魔兵魔将进场搅局,那还怎么打,唯有举手投降了。

  然而我们刚刚将小黑天费尽千幸万苦的分身给毁去,就算是投降,她难道就会嘴下留情,不吃我们?

  笑话!

  永远也不要期待对手会变得仁慈,因为她只会越来越残暴,甚至超出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怎么办?

  在这一刻,我们所有人的心头,都浮起了这么一个问题。努尔正在应付着前方暴风骤雨的攻击,头也不回,大声吼道:“楚楚!”

  听到招呼的林楚楚朝着侧面滑去,紧接着手中的骨匕划出,将两头小黑天给逼走,接着箭步前冲,将张大明白偌大的身躯给轻松接住,一带,转到了我们这边来,再然后。她直接撞入了涌上来的魔兵群中去。

  这女子虽说身材高挑,一双大长腿绷得笔直,但是在那些魔兵群中,却显得如一朵小白花儿一般的柔弱。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是义无返顾地冲进了去。

  在远处打量的我不由得心中一跳,为这个认识不久的娃娃音女子担忧。不过接下来的情况却真的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只见她所过之处。竟然有一种粉红色的丝线凭空而起,随着她的行进路线,结成了一张蜘蛛一般的网络,接着我瞧见偌大的魔兵在骤然之间,竟然化作了几百份的肉块,一下子就散开,直接倾泻而下,不成模样。

  随着四五头魔兵在瞬间化作了肉块,倾泻在地上,看得我一阵讶然。

  我的剑下,也不知道有多少魔兵的性命,不过却绝对比不上林楚楚这手段的凶残和血腥,瞧见这么多的血肉铺满路口,到处都是浓稠的血浆,有几个后面冲上来的魔兵甚至脚底打滑,一下子跌到在地,便能够感受到其中的那股暴戾了。

  林楚楚在一瞬间就稳定住了局面,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晓得一点,只怕那些魔兵魔将冲上祭坛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即将面临崩溃边缘的一刻。

  要么速战速决,要么坐着等死。

  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无比宝贵,容不得半点儿浪费。

  想到这儿,我没有在犹豫,而是冲着努尔大声喊道:“努尔,怎么办?”

  努尔将手中的长棍一举,狂吼了一声,冲着我说道:“速战,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在短时间内形成优势兵力,能灭一个是一个!”

  这般说定,却是刚才被逼离路口的张大明白最先发威,他刚才落到我们这边,就地一滚,却是凭着一双肉掌,缠住了一头小黑天,听得吩咐之后,当下也是再次将双臂一震,宛如滑翔的雄鹰,绕后而定,烈阳掌猛然拍出,那小黑天抵受不住其中孕育的灼热,朝着后面退开,接着小观音迎了上去,当头拍出了一记法印。

  这法印却是著名的大金刚轮印,遇强则强,遇刚则刚,三密加持,迅猛如风。

  这轻轻的一印,却是骤然生出无端风暴来,那小黑天本来蓄势待发,想要给张大明白一点儿好看,结果被这法印束缚,顿时施展不得,而恰逢努尔浑身一棍抽来,那棍上符文游动,宛如活物,重重砸落其上,却是将脑袋直接给砸入了胸腔里去。

  而即便如此,那小黑天依旧还是活动自如,竟然伸出手来,想要将脑袋给重新拔出来。

  这般诡异的情况,让人看了着实有些发寒,不过小观音却适时而上,又一记佛门真言印,砸在了对方的双峰之上。

  内缚印!

  我对佛家修为研究不深,却晓得她施展的诸般手段,是通过类比符咒一般的力量,用印法沟通诸天神佛,从而获取的巨大力量,这种力量掺杂了成就果位的佛陀或者菩萨之力,对于阴气凛然的邪物,最有克制之意,故而一印之后,那小黑天原本的面貌一阵扭曲,紧接着被收入了小观音的印法之中,唯独留下一颗碧绿的珠子,在地上滴溜溜地转动着。

  又一个!

  凭着众人精妙的配合,又一头小黑天分身被破,而这时的我,心中却也生出了一股想要较劲的想法来,当下也是魔剑前冲,在人群中又选出了一个比较弱的小黑天,先是用真武八卦剑将其牢牢罩住,紧接着又是一套流程而过。

  尽管没有其余人的帮助,但是我的剑意却将对方给牢牢锁定,最后也是再拿下一城。

  这是第三个,而第四个小黑天则落在了努尔手中——小观音将刚才拔出的玉剑一抖,却是有一头白虎伏地而出,那畜生将一头小黑天给扑倒之后,努尔一棍,直接将这分身给捅得个稀巴烂,而还没有等它恢复,便一记苗家炼魂咒,拍在了其额头之上。

  短暂的时间里,各人都是大发神威,表现出了不一样的状态来,而小黑天的分身,足足损失了四头之多,使得围住我们的这些,只剩下了六个。

  每一头小黑天分身的死去,都会留下一颗光华流溢的碧绿圆珠子。

  然而形势并没有得到好转,因为在祭坛的台阶路口上,已经冲来了无数魔兵魔将,这样的数量并不是林楚楚一人所能够抵挡的,尽管那儿已经成为了到处都是血肉的修罗场,但是却依旧无法阻挡对方的闯入。

  而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声凄厉至极点的吼叫,循声望了过去,却见一个毛茸茸的头颅冲天而起,最后落在了一只娇嫩如藕的小手之上。

  守门人之中的那头无面魔猿,终于支撑不住,被斩杀了。

  我朝提着无面魔猿头颅的那个小黑天望去,正好也瞧见她朝着我们这边望来,四目相对,我心中一跳,晓得这一位,方才是正主。

  她就是小黑天的真身!

  在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没有半点儿犹豫,便朝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事实上,我一直有一种思维,叫做擒贼先擒王,将所有复杂的事情变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捣黄龙,将敌方的指挥中心给搅乱,这样对于一滩烂泥的敌手,即便对方再厉害,也不会有太多的担忧。

  然而与两位守门人拼斗的区域,本来就在华表的另外一边,我这一冲,立刻牵一发而动全身,压力顿时就变得巨大,不过努尔和小观音等人却也能够明白我的想法,纷纷上前而来,帮我牵制住其他的小黑天分身,让我最终还是杀出了一条路,越过两道黑鳞蛟龙的身躯,一直冲到了那提着无面魔猿脑袋啃食的小黑天面前来,抬手便是一剑。

  尽管对那小黑天分身所向披靡,但对于真身来说,我的剑终究还是慢了一线,她轻松地避开了,接着咧开一张满是鲜血的嘴,似笑非笑地说道:“你想杀我?”

  “是又如何?”

  小黑天享受无比地伸出粉红色的舌头来,舔了舔红唇边的血液,淡定自若地说道:“别以为破了我几个最弱的分身,你就能够杀得了我,算上你在内,这儿有八个比我原来分身魂魄更加强壮的灵魂,我只要获得了真龙精血,再加上你们魂魄的炼制,到时候,我便可以称为新一代的魔王,奔赴深渊了。”

  我将手中魔剑平平举起,寒声说道:“是么,就杀了一个无面魔猿,就能够让你这么嚣张?那么,便先杀了我吧?”

  我的挑衅让这小黑天格外愤怒,脸色陡然一寒,怒声骂道:“那好,让你看看我最强分身的厉害!”

  这话儿一说完,立刻有三个小黑天跻身过来,与她一同将我给围绕,紧接着花拳绣腿,汹涌而来,我挥剑去挡,咚咚几声,宛如敲鼓,感受到对方那恐怖的力量再次出现,这才晓得她并没有说假话,相比之刚才的那分身,这四人却才是小黑天真正的实力,才是她之所以能横行此处的原因。

  小黑天的计划,也是极尽全力,一一斩杀,只不过那两个守门人,在她的眼中更加重要一些,所以才会让我们得逞,而此刻瞧见自己的分身被破去了四个,立刻转变对象,想要将我给一举除去。

  当对方真正展现出那恐怖的实力来时,我终于感受到了如山呼海啸一般的压力,暴风骤雨的攻击让我连气,都难喘一口。

  努尔等人被隔离在外,救援不得,而我则在一阵激烈到极点的进攻之下,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托大,我实在是太托大了。

  砰!

  无数的攻击中,我终于被踢中了一脚,腾空而飞,重重地砸落在一处,浑身僵直,瞧见小黑炭笑吟吟地缓步踱来,我双手一撑,心中诧异,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正按在了那头处于临死边缘的黑鳞蛟龙脸上。

  手掌湿漉漉的,我举起来一看,却发现竟然是那黑鳞蛟龙的血泪。

  1. 我是疯子1985:

    抢到沙发了吧

  2. 我是疯子1985:

    板凳也抢到了吧

  3. 我是疯子1985:

    好不容易起早,就不给你们留了

  4. 弥勒:

    我才是沙发,傻波伊

  5. LXF:

    弥勒 你个傻差 连续3天 沙发被人抢走 你别做梦了。

  6. 徐学智:

    次奥。平时这个点妥妥的沙发。今天有点早

  7. 体育场大闯:

    自己顶个j8

  8. 海天长风:

    又出奇迹了!

  9. 笨熊-缪倩意爸爸:

    内丹还给黑蛟龙,然后…..

  10. 独角戏:

    对啊,还有内丹!!!

  11. 杨影:

    傻逼弥勒这是个鸟人

  12. 杨影:

    傻逼弥勒也是个鸟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