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舌尖的温柔

2015年3月26日 更新

  龙属的战争,比人类之间的拼斗要来得更加激烈,我顺着华表往下爬,只感觉到那两条类龙之属在半空中不断碰撞。啪啪作响,不断有双方身上的汁液飞溅而出,落在了半空之中,黏稠而又腥臭,射得到处都是,连我藏身的华表之上,都在不停地颤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轰塌一般。

  这华表竖直朝天,不知道有多高,不过倘若是倒塌下来,下场的悲惨,估计并不比从上面往下跳好多少。

  我可不想英年早逝,而且还是活活跌死。于是顺着真龙遗体往下攀爬。

  这往上爬的时候,受到那重力的作用,有些艰难,而往下走则简单许多,一路飞驰,几乎都不用什么功夫,就来到了中段那小黑天取出天龙真火珠的部位来,此刻的华表已经摇摇欲坠了,我却下意识地掏出了一个瓷瓶来,将里面装着的辟谷丹给抖空,接着将瓶口抵近伤口,将里面那金黄色的鲜血给挤进了瓶中去。

  真龙与其他的生物并不一样。它身上虽然也有鲜血循环,不过最关键的劲力却是集中在了脑髓之中去。

  其余的鲜血虽说依旧是灵药,但是却并无太多的规则印记。

  不过话虽如此,真龙一身是宝,就算是一根毛,都是世间难见的东西,而位于天龙真火珠附近的血液,因为长期浸泡珠子,应该更有作用一些。

  在不断的摇晃之中,我将瓷瓶接了个半满。发现那裂开的肌肉处再难挤出任何汁液之后,方才放弃,顺手将旁边一块并不稳固的鳞甲给撕扯下来,方才依依不舍地往下攀爬,一路飞速降落。

  我这一手,叫做贼不落空。虽说我跟那守护祭坛的黑鳞蛟龙有些交情,但毕竟是穷怕了的苦孩子。出身茅山的我除了八卦异兽旗之外,倒也没有从宗门里拿过什么好处,这些年来一路漂泊,又得当大哥,手里面啥好东西都没有,若是老老实实,凭着我的那一点儿工资过活,哪里能够活到今天,舒舒坦坦,前呼后拥呢?

  故而忙中偷闲,占这么一点儿小便宜,我倒是没有一点儿心理负担。

  下山容易上山难,我宛如猿猴,一路下纵,终于来到了华表的底部,瞧见下面的战斗依旧还在持续,不过小黑天的分身却已经不再现场,反而是那一帮浑身火焰的魔兵魔将涌上了祭坛,将这儿挤得满满当当,紧接着朝努尔的人发动了自杀般的冲击,浑然不顾自己的性命,拼死往前,似乎想要将这些人给全部斩尽杀绝。

  尽管这些魔兵魔将单体并不算多么有威胁性,但是当它成为了一只军队的基石,却变得格外恐怖,我瞧见张大明白和林楚楚似乎都受了伤,而努尔则有一条腿瘸了,拖着手中的长棍,正在奋力拼搏呢。

  唯独小观音仿佛出尘的仙子,在三人之间游走,时而帮人抵挡,时而飞身跃到了众人头顶,雪白的足尖踢在那威猛魔兵的头颅之上,仿佛踢那熟透西瓜的身上一般。

  尽管是在战场之上,但是她的身上却没有一点儿血迹沾染,那盈盈一握的玉足比锐利的武器显得更加锐利。

  从此时,我方才能够看得出来,努尔虽然是这四人团队里面的首领,但是真正的灵魂人物,以及最强者,却是这个白衣赤足的小观音无疑。

  瞧见并不算宽阔的祭坛之上挤满了这么多的魔兵魔将,又听着半空之上那宛如雷鸣一般的打斗声,两条蛟龙时隐时现,恐怖莫名,我毫不犹豫地将那珍贵无比的广陵金丹给吞服入口,接着从华表之上飞身一跃,落在了魔兵集结最密集的地方,双手朝天举起,眼睛一闭,手掌呈现出了莲花状,十指仿佛在弹琴一般地拨动着,所有的劲道在一瞬间,按照某种规则放出来。

  再一次!

  战意,黑炎灼!

  蚩尤战技中我唯一能够叫得出名字的这一手,在汹涌的魔兵群中陡然绽放,而这一次我终于瞧见了它的释放,却如朵朵黑莲,在敌人黑暗本源之中诞生,接着开在了肌肤之上,朵朵如同莲花,绽放出了最美丽、最绚烂的一面来。

  世间很难瞧见这般的美丽,它简直就是动人心魄,有一种让人流泪的美丽。

  然而这般的美丽,却不过是燃尽对方毕生修为,而最终呈现出来的光彩,它代表着拥有黑暗本源的主人,一身的美好,如一现昙花,一季粉樱,陡然绽放,颓然而逝。

  绚烂而跳跃的火焰之后,是一具具的尸体跌落其中,善泳者溺于水,天生火焰者则是被活活烧死,这种黑炎已经跟正常的火焰有着许多不同,它燃烧的时候,温度比冰点还低,陡然一大片,祭坛之上仿佛严冬一般,而在这般宁静如水的气氛中,诸般魔兵纷纷倒下,唯有外围的一些还能够有一线生机,瞧见同伴们如瘟疫一般死去,也吓得本能地往后退开去。

  这些家伙能够成就人形,自然有着足够的智慧,勇猛是一回事,忠诚是一回事,但毕竟还是有脑子的,瞧见自己的首领小黑天不见人影,而自己人则纷纷死去,终于崩溃了,幸存者互相对望,瞬间之后,轰然散开,各自逃命而走。

  祭坛之上原本拥挤如潮,然而当无数魔兵魔将倒下之后,能站着的,却也只有五个,努尔瞧见双手举天、摆着姿势的我,粗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腹中说道:“志程,敌人走了,你就放松点儿吧!”

  那林楚楚也不屑地讥讽道:“就是,你摆POSS给谁看?别有歪心思啊,我们这儿的女士,可不喜欢你这一款的!”

  这当然是玩笑话,大战过后,众人的心思也都放松了许多,而在几人的调侃中,小观音终于发现了我的身体的异状,飘飞过来,将我给扶住,担心地问道:“陈二哥,你怎么了?”

  我被她扶着盘腿坐在地上,也不回话,先是回了一段儿气,将广陵金丹的药力给扩散开来,方才徐徐说道:“无妨,刚才有点儿用力过度了。”

  张大明白一脸崇拜地走过来,蹲下身子,对我说道:“大师兄,你刚才用的那一招好帅,两百多号火焰魔兵,居然被你一招搞定,简直是太神奇了!”

  黑炎灼是蚩尤用来专门对付黑暗属性的敌手,不过此法还有诸多缺陷,我刚刚学会,一时半会还没有什么过深的理解,摇头苦笑了一声,接着将在上面发生的事情讲给大家知晓,当知晓小黑天真身被我烧化了,努尔点头说道:“这就难怪了,我说怎么交手的这些小黑天分身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乱,原来是本体受伤了!”

  我心中一动,扬声问道:“努尔,这么说,那些分身都被你们给解决了?”

  努尔摇头苦笑道:“怎么可能,那些小黑天的分身虽说没有本体强,但是却也都不是弱者,而且随时都能够被本体的意志说操控,我们刚才也是竭尽全力,方才留下了十个……”

  他将手掌一摊,却见上面有着十颗滴溜溜的碧绿珠子,这是小黑天维持分身的承载体碧罗魂珠,此刻在他的手上相映成辉,着实美妙。

  我从怀里掏出了另外两颗来,放在努尔的手上,笑着说道:“十二个,也算是一个吉祥的数字!”

  这碧罗魂珠是小黑天修得分身的关键,有了这些东西,它方才会如此恐怖,努尔抓着这些珠子,正想说话,这时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声惨烈的龙吟,我瞧见天空之上,有一头蛟龙坠落,直直地朝着地上砸落而来,心中一跳,瞧见这落败者,却正是先前的那头黑鳞蛟龙,至于另外的一条,则摇摇晃晃地飞了下来,爪子不断地在那条黑鳞蛟龙的身上撕扯,扯出许多纷飞的鳞片来。

  砰!

  黑鳞蛟龙最终还是砸落在了祭坛之上,我们五人分散,没有被它砸到,而那蛟龙的脑袋几乎是擦着我的身边砸落的,我回过神来,朝着它望去,却见脑袋之上满是黑色浑浊的鲜血,一颗眼珠子被挖了,另外一颗眼珠子往外扩张,显得有一些涣散了。

  砸落祭坛之后的黑鳞蛟龙没有半点儿力气,它唯一还剩下的那颗眼珠涣散,不过当我出现在它面前的时候,瞳孔却收缩了一下,显然是认出了我来。

  这家伙伸出了舌头,轻轻地舔了舔我的脸颊,那舌头十分粗糙,还有倒刺,不够它却小心翼翼地没有让我伤到。

  我整个人都待住了,看着这头黑鳞蛟龙在失去的那一刻,独眼之中,流露出了一种释然和解脱的情绪来,心中莫名地一阵痛。

  啪!

  我脸上那温热的舌头突然滑落,摔在了地上,而那蛟龙唯一的眼睛也闭合了,这时我听到那黑花夫人寒声喊道:“这下你们终于知道厉害了吧,还不赶紧将东西交给我?”

  我循声望去,却见刚才还是长虫模样的她,此刻又化作了黑纱妇人的模样,抓着一颗肉珠子,不停地啃咬着,还得意洋洋地朝着这边说道。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黑手剑下,从来没有无辜者!

  1. 故事:

    黑花夫人讨死的节奏

  2. 死了:

    沙发!!

  3. q q q:

    沙发

  4. 木三:

    已观

  5. 小黑蛟龙:

    我死了!!

  6. 笨熊-缪倩意爸爸:

    名字不能随便乱取啊!

  7. 弥勒:

    内丹被吃了?又是开挂的节奏

  8. LXF:

    名字不能随便乱取啊!

  9. 晨风-依旧:

    战神附体一统天下

  10. 江伟波:

    对,黑花要给爆了,

  11. 海天长风:

    好东西真不少,小佛想象力太强了。

  12. 独角戏:

    黑花不是麻绳的妈妈么。。。。。。。????

    • 吃货的幸福生活:

      麻绳是龙

      • 独角戏:

        那为什么第一次见黑花时她说什么那死鬼一回来后就呆在洞庭湖??

        • 独角戏:

          那瞧不清面目的黑纱妇人屹立于石柱之上,冷冷地笑道:“你也就是趁着老身怀了孩子的机会,才能占点便宜,搁平日里,我一口,便能够吞掉十个八个你这样的了。”北疆王被我扶着,十分不舒服,抽了两口烟,左右一看,然后踉跄着坐在了神坛旁边的台阶上,平静说道:“按理说,像你们这样的,要么生活在大江大泽,要么就潜伏于九渊之下,何必冒出泡儿来,生出这么多的事端呢?与人类为敌,这应该并不是你们的作风才对!”黑砂妇人不屑一顾地说道:“强盗的逻辑,强者需要解释任何行为么?再说了,若说传统,这孩子它爹是,我可不是,我就是一条出身卑微的长虫而已,这世间有谁人能看得起我?我做了那么多的事儿,好的如何,坏的又如何,世间谁人与评?那黑汉子一去幽府这么多年,回来便遁居洞庭大泽,真真就是个拔鸟无情的家伙,谁人可曾管过咱娘俩儿呢?”黑花就是麻绳的妈!!!

  13. 邪:

    做得一手好死啊

  14. 海天长风:

    每天几点更?准备抢沙发

  15. 缘分天空:

    这么久不知沙发是吗?

  16. 海天长风:

    啥时?

  17. 海天长风:

    还有啥坏蛋没出场,或出了场还没被整死的?谁剧透一吓?

  18. 奇:

    今晚没有吗

  19. 八点正:

    这个网站慢更一章

    • 谢谢:

      哪个网站快呢?求推荐(⊙o⊙)哦。

  20. 谢谢:

    今晚还更吗?

  21. 独角戏:

    那瞧不清面目的黑纱妇人屹立于石柱之上,冷冷地笑道:“你也就是趁着老身怀了孩子的机会,才能占点便宜,搁平日里,我一口,便能够吞掉十个八个你这样的了。”北疆王被我扶着,十分不舒服,抽了两口烟,左右一看,然后踉跄着坐在了神坛旁边的台阶上,平静说道:“按理说,像你们这样的,要么生活在大江大泽,要么就潜伏于九渊之下,何必冒出泡儿来,生出这么多的事端呢?与人类为敌,这应该并不是你们的作风才对!”黑砂妇人不屑一顾地说道:“强盗的逻辑,强者需要解释任何行为么?再说了,若说传统,这孩子它爹是,我可不是,我就是一条出身卑微的长虫而已,这世间有谁人能看得起我?我做了那么多的事儿,好的如何,坏的又如何,世间谁人与评?那黑汉子一去幽府这么多年,回来便遁居洞庭大泽,真真就是个拔鸟无情的家伙,谁人可曾管过咱娘俩儿呢?” 黑花就是麻绳的妈!!!!

  22. 鬼画符:

    好想看下一集

  23. 鬼画符:

    作者需要陪伴家人,辛苦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