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魔蟒撞龙柱

2015年3月27日 更新

  这颗肉珠子,却正是我先前还给黑鳞蛟龙那未成形的内丹,没想到刚刚归还到了它的身体里,便又被那黑纱妇人给吞进了口中。

  我瞧见对方一副乘胜而来的嚣跋模样。手中的魔剑捏得咔咔直响,而旁边的努尔等人也避开了黑鳞蛟龙的身体,从各处汇集而来,瞧见这般模样,不由诧异地问我道:“这是?”

  我眯着眼睛,一股愤怒从心头涌了起来。

  事实上,在此之前,我对那头黑鳞蛟龙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感,也不喜欢它将我们给拉扯到这个鬼地方来,然而我刚才的确是再与它并肩作战,而我被扫落空中的时候,它还将我给救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条黑鳞蛟龙它都对我表达了足够的善意。也认可了我作为战友的资格。

  然而还没有等我跟这条颇为投缘的异类仔细交流,它便被这女人给杀了;更可恨的,是那黑纱妇人的截胡,将我原本握在囊中的精血结晶给抢走了。

  那玩意,本来是我准备用来孝敬我师父陶晋鸿的。

  有了这汇集了真龙不知道多少年感悟和规则力量的精血结晶,我师父便能够成为几百年来,第一位有记载的、步入地仙境界的修行者。

  然而这一切都给毁了,而始作俑者,居然还朝着我得意洋洋的威胁!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我两次黑炎灼,却是将浑身集攥的修为都给燃烧殆尽,尽管靠着广陵散徐徐恢复。但是却并没有把握跟这异类拼个生死,于是强忍着心头的怒气,朝着努尔介绍道:“这位就是抢走真龙头颅里精血结晶的人,你还记得我当年争夺宗教局特勤组队长排名之时出的任务吧?她,就是我和北疆王一同逼退的那条恐怖魔蟒。”

  努尔眯着眼睛,将赶神杀威棍给平平伸出,冷冷说道:“既然是敌人,那就杀了便是!”

  他与那条黑鳞蛟龙并无什么情感,不过却极为反感这种半路埋伏的家伙。

  前面的硬仗都让我们来啃,而这狗日的则养精蓄锐。捞尽好处,到现在出来耀武扬威,这样的家伙,杀一百个,也不足惜。

  经过刚才与小黑天分身一战,其实努尔四人也都个个带伤。看着并非什么棘手的敌人,不过努尔一声令下。四人发动起来,却十分恐怖,努尔的棍,张大明白的双掌,小观音的玉剑和胯下白虎,以及那林楚楚的骨刃,皆是不凡之物,与那黑花夫人一交上手,对方立刻感受到了那种让人窒息的痛苦,无所不在的攻击四面八方冲来,根本应付不及,即便是以她这般的力量和体格,也被逼得节节后退,难以招架。

  黑花夫人本来以为我已经跌落云间,想要下来收尸的,没想到我不但没死,而且还有这么几个同伴,个个都是顶尖之人,一时间受了挟制,恼怒不休。

  她一声厉叫,瞅了一个空隙,从那儿溜出,紧接着身子腾在半空,陡然一震,竟然是化作了一条巨大无匹的魔蟒。

  此物头生犀利犄角,肋生两翼,长度足有几十丈,滚圆的水桶腰猛然扭着,从天空之上喷洒黑雾洒落下来,将这空间给迷得一阵熏臭。

  它腾身在半空,我们都无法触到,而小观音瞧见这般模样,不由得眉头一皱,手指往嘴中一放,吹了一个唿哨,那头并不算大的白虎,猛然冲来,朝着她胯下一拱,紧接着仰天一阵长啸,居然足生祥云,踏空而上,朝着空中飞去。

  那黑花夫人化作本体之后,本以为我们都够不着她,喷洒着这熏臭不已的毒雾,满门心思想着兵不血刃,没想到竟然真的有挑战者,还没有仔细看,却见一道白光袭来,下意识地张嘴咬去,结果小观音却是灵活地从白虎身上跳起,落在了对方的脑袋之上,抬剑就斩,而白虎则也是天生异禀,并不因为对手的巨大而畏惧,反而是凭着自己仿佛小不点儿的身体,与那魔蟒硬碰硬。

  哐!

  一声巨震,那黑花妇人似乎被小观音的什么手段给弄到了,整条身子开始不断地翻滚起来,在空中晃来晃去,就好像是垂死的蚯蚓一般。

  不过它这般的狂躁,却使出了巨大的力量来,那头白虎到底年幼,被直接甩飞了下来,重重地砸落在了祭坛的一角,接着又落到了下面的平台去,而后我们瞧见那头硕长魔蟒昏了头,居然朝着那根华表猛然撞了过去。

  那华表直径五米,高度不知,不知道在这儿耸立了多少年,乃神迹一般的东西,我原本以为它绝对能够让那头魔蟒吃点苦头的,没想到撞了几次之后,我们的耳中,都听到了一种恐怖的吱呀声。

  努尔对于这种声音最是敏感,下意识地朝着祭坛旁边散开,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紧张地说道:“志程,你小心,这儿快塌了!”

  我仰头朝上,瞧见那头魔蟒似乎是有意识地去撞那根华表龙柱。

  瞧见这有些摇摇欲坠的华表,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倘若说这龙之谷是那头真龙的地盘,那么维持这种神迹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头黑色真龙。

  现如今那真龙寿元已尽,只怕这根华表便不再能够承担起那种巨大的伤害了,如此说来,那柱子真的有可能会断?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我想着这事儿的时候,那根华表也终于在魔蟒不懈的撞击之中,如真龙一般寿元将尽,直接朝着下面一抖,接着坍塌了下来。

  我们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抬头往前,一等到那根巨柱真正倒塌下来的时候,立刻朝着侧面的方向跑开去,避开被砸到。

  这华表石柱自然是不可能砸到我的,不过我却想着将那头黑鳞蛟龙给拉开,不让它的尸体被碾成肉泥,然而就在我伸手抓住它的身子时,有一股力量凭空而生,将它给拉扯开去。

  我下意识地往回拽,然而却瞧见这黑鳞蛟龙的身体在一瞬间化作了点点光团。

  与此同时,我也瞧见那条盘在华表龙柱之上的神龙遗体,在这一瞬间也化作了无数飞舞的光点来,如萤火虫一般,四处散开而去。

  倒塌的华表石柱不知道有多长,不过它朝着东南处倾倒而去,整个天地都仿佛微微一颤,接着这石柱化作了无数的碎石块,漫天飞扬,而我们脚下的土地也在不断的垮塌,仿佛这一根华表,却是整个石台的承重柱一般。

  我诧异地望着眼前的一切,瞧见那真龙遗体和这条黑鳞蛟龙,它们都化作了无数的光点,最后汇聚在了天空之上,仿佛一轮巨大而皎洁的月亮一般,让人匪夷所思,而就在这个时候,小观音从半空之上落了下来,一脸惨白地朝着努尔说道:“龙脉被破,天人五衰,留在只恐被波及池鱼,一同灭亡,我们赶紧走,不能在这里停留!”

  她这般说着,一个唿哨,那白虎从黑暗中跃了过来,将她带上,接着给我们开路。

  此刻石台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坍塌,漫天的尘土飞扬而起,天地之间一片混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们不再多言,纷纷跳下祭坛,我瞧见杨劫正好拿着八卦异兽旗,带着何武等人朝着这边走来,我来不及多说,指着前面开路的白虎说道:“别的不多说,赶紧跟着前面的那头白色老虎跑下去,逃命要紧!”

  众人没有多言,纷纷向下,一路飞奔,其间不断有落石飞来,我和努尔、张大明白、林楚楚等人在周围照拂,不让这些击中我们的人。

  因为这石台是金字塔的造型,所以大家几乎是一路飞跃,不断地跳到下一层,节约时间,反而是那台阶倒没人走。

  如此一来,这速度是飞快,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最底下,我左右一看,瞧见这儿离安少校等人藏身的石窟挺近的,想要赶过去组织人员疏散,这时努尔一把拉住了我,焦急地喊道:“志程,这地方马上就要坍塌了,你千万不要过去,那是去送死!”

  我瞧见了他眼中的焦急,不过想着那儿也有一百多号人的性命,如此舍弃了,终究还是有些不忍,于是想要甩开冲去。

  然而这时,我却听到广场不远处有人喊我:“陈局长!”

  我回头看去,却见我所担心的安少校和任中尉等一帮人,却是见机不对,离开了石窟,在广场边缘处等候,顿时就放心许多,过去与他们汇合。

  双方碰面之后,也没有多说,奋力朝着外面跑去,一直来到了围墙边缘,我才下意识地回头望去,瞧见那石台居然承受不住这种力道,已然全部崩塌,落石处处,完完全全地化作了一滩废墟。

  刚才若不是努尔拉住了我,我只怕是已经被压在了下面。

  小观音瞧见我们陆续停下脚步,焦急地扬声催促道:“华表龙柱的坍塌,代表着这山谷的规则崩溃,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我们还是快走吧?”

  听到她的话语,众人纷纷跟随离开,而我则不舍地回望了一下天空,瞧见天空的那一轮皎月,已经越来越小,最后汇成一点,消失于空中。

  它走了!

  一代传奇,黑龙离世。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共工怒撞不周山……
有没有一点儿这种意思?
龙柱坍塌之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模样呢?
是否能够回归现实世界?
等待小佛先僧,慢慢讲来。
另外纠正一句,我是当爹了,但不是“喜当爹”!

  1. 茕茕:

    沙发???

  2. 海天长风:

    厉害,坐沙发的朋友可有失眠?

  3. 徐学智:

    善了个哉。。。

  4. 我是疯子1985:

    这么早!

  5. 自我放逐:

    这黑蛟有点菜

  6. 缘分天空:

    心想和现实太远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