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九章 男儿轻离别

2015年3月27日 更新

  努尔的话语说得我一阵苦恼,事实上,除了诸般牵挂,这个地方对于我来说。其实是最适合不过——在此地,我的魔功能够得到大幅度的提升,而这般凶险混乱的地方,对于别人来说自然是最痛苦的事情,但是我却是甘之如饴。

  我深深地明白一点,那就是若是想要修行精进,最大的捷径并非别的,而是不断地搏杀。

  现实世界,诸多束缚,而这儿方才是修行圣地,我师父陶晋鸿、太行武穆王等人,常年闭关,对外说是面壁苦修。但其实熟知内情的人都晓得,大多都是到了这般的地方,生死拼杀,方才能够成就一番修为,要不然,每日安稳打坐,除了坐多了容易犯痔疮之外,又有什么让人惊悸的成果呢?

  乱世出英雄,这就是为什么民国和军阀混战时期,无数大豪杰、大枭雄层出不穷,而到了和平年代,便全部都销声匿迹的缘故。

  只可惜。努尔能,张大明白能,出身与我们不同的小观音能,那来历神秘的林楚楚能,但是我却不能。

  此刻的我,是黑省宗教局的副局长,肩上不但负担着国家的重任,而且还有着为茅山宗在朝堂上发声的职责,而除了这些假大空的东西,我还对这些战士们承诺过。我要带着他们回家。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人以性命付托于我,我如何能够负他们?

  我一口气叹了下来,努尔瞧将我的情绪如此低落,也有些过意不去。拍着我的肩膀,好声安慰道:“志程。相别多年,今日又能重逢,并肩而战,这便是缘分;既然见面了,又何惧离别呢?你千万不要作小儿女情态,我在此有责任,不过却也不是需要长居于此,一旦时机到达,我一定会重返尘世的,到了那个时候,你我兄弟把酒言欢,岂不快哉?”

  努尔的安慰让我的心绪好受许多,其实他说得也对,他未死,我活着,大家又是重新获得了联系,便有再次见面的机会,如此扭扭捏捏,倒是显得有些娘们儿了。

  想到这里,我笑了起来,点头说道:“说得也是,这天龙真火珠在手,我窜门倒也方便。”

  张大明白嘿然笑着说是,讲了两句,我对他说道:“你师父茅同真对于你战死黄河口一役之事,心中一直有所介怀,弄得我左右不是人,几次回山,都遭了他老人家白眼,回头你给我写封家书,我带给他,也好让他晓得自家的宝贝徒弟活得好好的,过得也不错,就是不肯回来,这事儿也赖不得我,从此以后,我也不用在他老人家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我这是在开玩笑,化解尴尬气氛,而张大明白却听到了心里去,眼眶湿润地说道:“要写的,要写的。我师父那人就是个一根筋的直性子,大师兄,这些日子,委屈你了!”

  他张罗着些封手书,只是他在此间生活多年,光着一身膀子的他别说纸笔了,估计内裤都不是棉布的,左右一折腾,又屁颠屁颠儿地跑出去,找外面的战士借。

  张大明白离开之后,小观音瞧着我,欲言又止,我笑着问道:“你可是想问你师兄弥勒如何?”

  她点头,不过又摇头,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当日一战,你们离开之后,你师兄就发了狂,不过后来我方总局大佬许映愚赶到,与我合力将其赶走,后来我力战而竭,昏死过去,后来得知许老追你师兄一路,却被邪灵左使王新鉴救走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师兄,后来虽然有过几次交锋,但是却并未谋面,至于他过得如何,我倒也不知晓……”

  小观音脸色黯然地说道:“我自小便被师父收养,师父严厉,唯有师哥最是疼我,只可惜他从小便觉得自己肩上有着使命,至于是什么,他也不知晓;后来北上中国,我再次见他,便感觉他跟以前已然有着很大的不同了,心中难受,便常年待在这阴灵之地,不曾想他为达目的,竟然罔顾无数无辜者性命,便也心灰意冷,不想回去——陈二哥,他是他,我是我,以后不用再在我面前,提起他了!”

  她这般说着,旁边的林楚楚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而这时安少校跑了过来,朝着我喊道:“陈局长,有情况,吴副局长过来了!”

  我眉头一扬,跟着他绕过石块,瞧见吴琊果然来了。

  不过除了他一人之外,还有四十多个面色疲惫的男子,有的穿着军装,有的则是常服,却正是与他一同失踪的那些部属。

  吴琊先前曾经在我们与那三头魔物激斗的时候露过面,不过这家伙太过于胆小,远远地瞧一眼之后就跑开了,没想到他这会儿居然带着这么多人返回来。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自然不想与吴琊争吵,更不想在这个地方跟他闹矛盾。

  有什么事情,回去之后,自有上面决断,我已经不是小年轻了,自然不可能当着这么多部队上的人和下属,与吴琊撕破脸皮的扯皮,因为那样子最终损害的,还是我们这些宗教局高级干部的脸面。不过我当然也不可能给这家伙好脸色,瞧着他带着队伍,一路蜿蜒而来,接着他留下余者,走过来与我打招呼:“陈副局长,没想到局里面居然把你派过来了,如此便好,以陈副局长的手段,必能将大家伙儿,都给带出去!”

  平日里素来冷脸的吴琊,一开口就对我恭维,显然也是心虚,我并没有说话,旁边的何武却是看不下去了,他尽管职位比我们都低,但老爹是省局的老大,自然不会给这位临阵逃脱的软蛋面子,冷声说道:“刚才我们在上面,不是见过面么,吴副局长何必装成这般初识得的模样?”

  这句话将吴琊噎得半死,不由得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道:“是么,原来上面拼斗的人是你们?我近视,瞧得不是很仔细,想着外面还有好多兄弟没有照应,就匆匆而回了……”

  这话儿实在是可笑,何武哼声一笑,正待辩驳,我挥了一挥手,平静地说道:“吴副局长,请问你带了多少人回来?”

  吴琊回身一指,不知道是真难过,还是假模样,声音低沉地说道:“这地界儿凶兽异常多,我没本事,总共一百多号兄弟,就带了四十三个回来!”

  我不与他多做争辩,直接说道:“吴副局长,我奉省局党委的命令,前来救援三次失踪人员,现在将你的属下,交由我指挥,可否?”

  吴琊损兵折将,又理亏在先,哪里敢跟我争这个,而且在他看来,现在不过是一堆烂摊子,我接过去,他倒是可以松一口气,忙不迭地答应,我也不再管他,而是叫手下几位负责的人,将众人召集到了一起来,跳上石头,环视左右,总共有两百来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大家伙儿说道:“同志们,大家这几日,辛苦了,我一会儿就带着大家伙儿回家,好不好?”

  “好!”

  听到我这般肯定的答复,心中惊惶不安的众人纷纷出言吼了起来,将这几日心中的郁积,给一下子都喊散了去。

  我又说了几句振奋军心的话语,然后吩咐何武、安少校等人将队伍召齐,这才回到了努尔等人面前,将囊中的那天龙真火珠拿出来,然后发愁地说道:“你们哪位,能够使得这东西,我先将这些属下都送回去再说!”

  瞧见这氤氲变幻的大珠子,小观音伸手过来,拿住之后,倒吸了一口气,惊讶地说道:“这珠子,可是那真龙身上最宝贵的东西,就是凭着这玩意,它方才可以肉身横渡虚空,穿梭各界,没想到居然落在了你的手上——陈二哥,来往阴阳,我倒也不算陌生,你若信得过我,我帮你主持一次阴兵过界,而后就靠你自己琢磨了。”

  我点头,笑着说道:“自然,我得好好研究一下这个玩意,以后若是熟了,还得回来看你们呢!”

  小观音琢磨了一会儿这珠子,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些把握,而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狼嚎。

  我扭头过去,瞧见先前曾经出现在祭坛之下的安德烈等人,居然还活着,并且出现在很远处,遥遥地望来,我眉头一皱,努尔瞧见,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他这些人的来历,他笑了,对我说道:“你们且走,这些人留给我们来对付吧,保管他们会很开心的。”

  这时众人都已经列队整齐,等着离开了,张大明白也将手信交给了我,我瞧了努尔一眼,颇为不舍,而他则伸手过来,与我紧紧相握,沉声说道:“好兄弟,不在一时一日,友谊地久天长,咱们回头再见!”

  我点头,认真地摇了一摇,努尔放下手,对我说道:“那些个家伙,看着讨嫌,恐怕一会儿小观音施展龙珠,他们会来破坏,我带人去押阵,送你离开。”

  说罢,他点了张大明白和林楚楚,朝着那边离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遁入黑暗,满心想着能够再会,却不知道这一回之后,我们又是阴阳相隔无数。

  造化弄人!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加更,妥妥的。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哈哈,什么也没了

  2. 弥勒:

    沙发

  3. yedow:

    连地板都要占了

  4. 缘分天空:

    这就是生活,不尽人意、

  5. 张小邪:

    好虐啊QAQ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