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狡猾的陆一

2015年3月27日 更新

  望着努尔朝着远处的安德烈等人奔去,我的心绪平静。

  因为有着这天龙真火珠,我便能够如小观音等人一般,来去自如。倒也不怕再无相见之期。

  我反倒是有些为安德烈那一帮人“担忧”起来,这帮家伙来到这人,所为的就是置死地而后生,谋夺那真龙遗体的珍宝,卷土重来,没想到一开始遇到了我,再又遇到了那小黑天以及她麾下的一众魔兵,到了现在,损兵折将之后,却又碰到了努尔等人。

  努尔四人常年居于此处,算是大半个地头蛇,而他们每一个人的修为,都要远远高于安德烈一伙的任何人。

  如此说来。怎么拿捏他们,都不是难事。

  有着努尔在,我倒也没有太关注那边的情形,而是来到了小观音旁边,听她给我介绍起这天龙真火珠的用途,不过这玩意极为珍稀,即便是小观音这般生而知之者,却也不能在陡然之间,就将这玩意给弄清楚,只不过能够借助于里面迷离的空间能量,以及里面储存的坐标来定位,接着施展起熟悉的手段。帮我将这两三百号人给带回去。

  “所谓的阴兵借道,其实不过是阴阳两界交汇之时的重影而已……”

  小观音跟我解释起这里面的原理,诸般精妙绝伦的规则演化之后,她认真地对我说道:“寻常的交汇,必须是凭着固有的通道,又或者是最不稳定的空间裂缝,然而这天龙真火珠却能够凭借着里面的记忆,直接构架起两界的桥梁来,而我施加这阴兵借道术,却是将阳人从灵界送出。道理其实是想通的,一会儿我将这珠子抛上半空,构建通道,陈二哥自离开,等妥帖了,回头记得收了那珠子便是!”

  我点头。表示明白,而小观音则跳上白虎的背脊。将手中的天龙真火珠往天空一抛,双手结印,不断念咒,显然是在激发这里面的空间能量。

  在小观音的加持下,那珠子开始散发出了灼灼的光华,红、橙、黄、绿、蓝、靛、紫,诸般色彩,不一而足,宛如梦幻一般,看得人眼晕目眩,而这时小观音手中开始不断往那悬空而立的珠子拍打印法,里面竟然有符文朝着外面游弋而出,不断地旋转,到了最后,竟然变成了一道黑色的幕墙来,落于我们身前的不远处。

  小观音口中咒文不断,而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此起彼伏的狼嚎,我扭头看去,却见努尔一根棍子高高举起,将那帮家伙赶得满地乱窜。

  我嘴角挂着笑,而这时小观音则冲着我拱手说道:“陈二哥,这阵门搭好了,今日一别,后会有期!”

  我朝着小观音拱手道谢,接着回头,冲着手下的两百多号人喊道:“各位,听我命令,列队而行,过了那道门,我们就能回家了!”

  听到我的吩咐,众人欢呼,而我则指挥着几个负责人,将大家分批带入黑幕之中去,瞧见大家一批一批地走入其中,消失于虚空之中,我心中一阵黯然,回头又与小观音告别道:“小观音,我兄弟努尔和师弟张大明白,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小观音笑着说道:“别这么说,梁大哥他为人稳重,踏实负责,可是我们的头儿呢,我还是多蒙他的照料,方才能活到现在……”

  我与她客气几番,心中却无比的自豪,而几句话之后,便也不再客气,回头朝着队伍那边走去,一路来到了那幕墙边缘,瞧见那天龙真火珠悬空而立,而当我往前一步,它却也往前一步,我回头望去,却见小观音笑盈盈地与我挥手告别。

  我知道这是她的布置,心中多少也有些心安,朝着还留在最后的何武等人招呼道:“怎么,你们还不走?”

  何武恭谨地与我问好,然后说等着与我同行。

  我笑着说你们不会是怕我骗大伙儿吧,这儿真的能够通回去,安少校一脸崇敬地望着我说道:“怎么会,陈局长能够从千军万马之中杀将而回,又认识那一帮绝顶厉害的高手,怎么会和我们开这玩笑呢?只不过想着和您走在一起,共同而回,会更加有成就感一点而已。”

  听到他的恭维,我的心中多少也有一些得意,当然这并不是说我喜欢听漂亮话,而是他说的后一句,那是在赞努尔他们。

  这话儿比直接夸我,更加深得我心。

  我左右一望,不由得诧异地说道:“啊,吴副局长哪儿去了?”

  旁边的何武不屑地说道:“他啊,大概是没脸皮了,见你过来,就走进去了,头也不回——不过说的也是,要我是他,我也没有这脸面!”

  相对于转身跑开的吴琊,何武倒是一直陪着我到达了石台顶端的祭坛之下,尽管被我的异兽八卦阵护着,没有太多的危险,不过这事儿也足以让他骄傲了,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没瞧见吴琊,倒是瞧见了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先前乘着黑色巨雕逃离死亡山谷的小药匣子,我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也混进了队伍里面来。

  这里总共有两百多号人,一直都是由何武、安少校等几个负责人带领的,后来还混进了吴副局长带来的人,我因为一路都在奔忙,后来又与努尔等人一直在交流,倒也没有具体留意到这里面的每一个人,没想到竟然让这家伙给溜了回来。

  不过他回来便回来了,我倒也不能对他太多的苛责,年轻人,胆子小一点,也是可以原谅的,我不能因为他的逃离,就剥夺他重返世间的机会。

  总得给年轻人一点儿机会,他们方才能够成长。

  此刻外面只剩下二十几个人,我也没有来得及再多加盘问,吩咐左右,让大家跟着我一同离开。

  临近幕墙之前时,我还回头,又跟小观音挥手告别。

  对面黑色如雾,一步跨入其中,我便能够感觉到一如那日我从营地之中走来的情形,空气黏稠,炁场紊乱,不过所幸的是我头顶上的这颗天龙真火珠,一直跟随着队伍,将空间给稳固住,并且散发出微微的光芒来,让我们能够瞧得见这队伍的首尾。

  在这迷胧的黑雾之中走了不到五分钟,突然前面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而这种情绪也逐渐地蔓延到了后面来,很快我们便知道了缘由。

  我们出来了,前面的队伍居然就出现在了兴凯湖边防部队的营地前。

  听到这个情况,原本来沉得住气,埋头缓行的队伍开始加快了速度,大家也开始变得喧闹起来,其中你推我搡的情况也变得严重,每个人都想着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到前面去,而不知道中段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闹将了起来,我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只是想叫几个负责人去维持一下秩序,而后却听到有人高喊:“杀人了,杀人了!”

  一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火了——妈的,老子千辛万苦将这一大帮人带回来,没想到临了临了,居然发生了这样的恶性事故?

  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做的这事儿?

  我也顾不得太多,凌空一跃,连续越过前面的那些人头,朝着前方奔去,赶到了一片混乱的那一段,大声喊道:“我是陈志程,怎么回事?”

  我此刻也着实是有些震怒,说出的话儿也十分威严,围成一圈的众人纷纷给我让开了道路,我低头一看,却见地上躺着一位小战士,胸口却是被人扎了一刀,血不断地往外面涌,将胸口的衣服都给染透,而我瞧见这伤口的位置,却是临近心脏,看着他躺倒在地一动不动,显然是没有了气息。

  我扭紧拳头,愤然朝着周围问道:“谁干的?”

  旁边有人回答:“不知道,毕平大叫了一声,就躺倒在地了,我们围过来的时候,他都已经死了!”

  我皱眉问道:“那谁在他后面呢?”

  大家纷纷摇头,说没见过那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我心中一跳,正起疑间,突然头顶上传来一阵异动,下意识地朝上一抓,结果却落了一个空,抬头一看,却见一头黑雕从黑暗中陡然升起,双爪抓住了那颗闪耀光华的天龙真火珠,朝着天际飞去。

  瞧见这情况,我毫不犹豫地抽出旁边一个战士腰间的匕首,朝着那黑雕奋力掷去。

  我出手果断,那黑雕似乎被射中了,不过它猛然一震之后,却又坚持着朝上面奋力拍打着翅膀,越飞越高,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去。

  瞧见那黑雕离去的背影,我立刻晓得了到底是被谁算计了,双手捏得咔咔作响,大声吼道:“所有人都给我听着,全部跑步前进,到营地校场集合,任何意图脱离大部队的人,格杀勿论!”

  听到了我的吩咐,众人都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一阵小跑,却很快就来到了营地前的平地,却正是清晨时分,我抱着那名小战士的尸体,冷着脸在这二百多号人面前挨个巡察,却并没有发现小药匣子的踪迹。

  我艹,终日打猎,反被雁啄了眼,我居然被那个叫做陆一的小子给耍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至于龙珠,大家别上火,一切有果必有因,想一想十几年后,谁能自由出入阴阳两界,不是大师兄吧?

  1. 沙发:

    沙发

  2. 沙发:

    板凳

  3. 沙发:

    地板

  4. 沙发:

    地下室

  5. 沙发:

    下水道

  6. 沙发:

    地下一到十八层

  7. 我就是我:

    沙发,谁能自由出入阴阳界?忘记了

  8. 我就是我:

    是弥勒吗?

  9. 右佛:

    地下室

  10. 奇:

    谁能自由出入阴阳界???忘了》。。。。。。

  11. 晨风-依旧:

    陆左的亲戚么

  12. 淡定:

    是,陶晋鸿,他可以自由出入阴阳界!

    • 弥勒:

      老陶出入阴阳界还用得着火珠?傻波伊

  13. 笨熊-缪倩意爸爸:

    是弥勒吧,他人死了,最后在天池肉身复活的

  14. 大师兄的小跟班:

    弥勒啊,带领邪灵教在阴阳界出没。

  15. 海天长风:

    应是弥勒,那家伙不是将邪教总坛都搬去了么?

  16. 自我放逐:

    突然想起来,小佛爷是不是叫陆一

    • 嘉:

      陆恪吧

  17. 缘分天空:

    世事难料

  18. 啊啊啊啊'啊:

    卧槽怎么这么多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