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三章 如血残阳下

2015年3月29日 更新

  因为乘坐的是直升飞机,所以张励耘来得很快,而此番前来黑省出任务的,全部都是战斗人员。阿伊紫洛和欧阳涵雪都没有出勤,所以只有七个人。

  不过有这七个人,我便能够无视罗满屯两百多口修行者。

  除了七把剑,经过何局的协商,还从省军区特批了一个连的武警部队,虽说并不是执行特殊任务的精锐,但是用来充场面,以及合围布控,也算是够用了。

  负责监视罗满屯的人员一直都在与这边保持联系,我们出发前,得到的消息,是除了牛老根等人离开之外,其余的人都没有动静。

  与七剑相约的地点。并非是黑河市,而是在靠近大兴安岭的一处林间草地,两边一同出发,却是先后到达,小白狐儿一跳下飞机之后,便朝着我扑了过来,拉着我的手叫哥哥,仿佛有很久没有见过面一般。

  我依次与属下的七剑拍肩拥抱,最后是张励耘,他与我拥抱之后,跟我郑重其事地敬了一个礼,铿锵地说道:“特勤一组七位成员。全部归队,请指示!”

  瞧见张励耘、小白狐儿、白合、布鱼、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这七位在当今之世都算是一时俊杰的心腹,我的心情方才好了许多,回了礼之后,给他们具体介绍这边的情况,大概地讲完之后,林齐鸣点头说道:“明白了,老大你是打算用牛老根作诱饵,将那个可耻的窃贼陆一给引出来,再将东西给夺回来。对吧?”

  我平静地眺望远方的树林,在那片林子之后,便是我们的目标罗满屯了。

  凝视许久,我这才平静地说道:“引蛇出洞,这是其一;第二点,那就是罗满屯胆敢在这邪灵教人人喊打的情况下整体依附。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恶劣了,不杀一杀他们的气焰。别人会怎么看我?”

  既然胆敢入了邪灵教,那就得做好承受死亡的心理准备。

  将人数分点清楚之后,我下达命令,让这次随之而来的武警部队在随我而来的宗教局成员带领下,越过树林,将整个罗满屯都给包围起来,能够兵不血刃最好,若是不能,那就不能放走任何一个人。

  至于我们,在从正面而入,带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牛老根等人一起,让他们成为真正的诱饵。

  如此计划妥当,苟竹轩等人便依命做事,而我则带着七剑,押着牛老根等人,正大光明地越过树林,朝着罗满屯进发。

  罗满屯在建国前,一直是著名的胡子窝,它建在了大兴安岭的深山之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至今还保留着寨墙和塔楼,尽管外面被开垦了许多黑土地来种植庄稼,但是远远瞧去,还是能够感受到屯子的雄伟。

  这个地方当年十分出名,防卫果然森严得很。

  据收集而来的情报表明,这罗满屯之中有户三百余,人数八百,而其中手里面有着些许把式的,就有两百多号人,这些构成了罗满屯最主要的防备力量,也是它之所以能够成为黑省宗门之中的出类拔萃者。

  罗满屯虽然也种田,但大部分男丁都是猎户,那茫茫的大兴安岭森林,便是他们驰骋的战场。

  这些人练得一身的彪悍,即便被围住了,也未必能屈服。

  不过我此番前来,所为的并不是这些人的屈服,陆一之所以能够环环相扣地夺走我那囊中之物,也并非是出于他的手段,说不定背后还有人在出谋划策,而我说要做的,就是将这个邪灵教刚刚布下的闲棋给拔掉,将那家伙给逼出来,讨要回我的那颗天龙真火珠。

  没有那玩意,我就不能重新找回努尔,我之前所做的一切计划和努力,都化作了泡影。

  天色已是下午,残阳如血,罗满屯已然被围得水泄不通,这边的变化引起了屯子里面那些人的警戒,走上寨墙来瞧,眼神戒备,剑拔弩张,表现出了极大的攻击性来,而我则带着七剑,押着包括牛老根在内的七个人,一路来到了屯子寨门前的平地处,方才停下。

  我瞧见这地界好多的梅花桩和练功器具,然后扬声吼道:“逆贼牛老根,私通邪灵教,为非作歹,事败之后欲遁走,被我擒拿,心胆俱裂,交待了诸般罪行;我乃黑省宗教局副局长陈志程,念诸位虽然加入邪灵教,但是并未有恶性,网开一面,如果有意悔改者,前来此处接受审查,若是执意从恶,至死不改者,半个时辰之后,斩牛老根及其党羽首级祭旗,然后攻破寨门,杀无赦!”

  我此刻已经休养妥当,一口气沉于丹田,徐徐吐出,宛如春雷乍起,响彻了整个屯子,那寨墙之后,影影绰绰,不断有人伸头望来,却见屯主牛老根一脸血污,嘴巴给堵着,垂头丧气地跪倒在地,而旁边几个心腹,也是插标卖首,一副颓然模样,不由得惊诧不休,议论纷纷。

  我喊完之后,盘腿而坐,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静静等待着。

  如此过了十分钟,屯子里面有人喊话道:“姓陈的,你有本事,别堵上俺们屯主的嘴巴,让我们跟屯主讲几句话,成不?”

  里面一片喧闹,显然是被我这手段给惊到了,尽管我们露面的只有八人,但是周遭被围困的消息却不断地传了进去,也有人试图越过封锁线,结果零星的枪声则让他们没有敢妄动,而我虽然听到对方的要求,却并没有准备答应,而是平静地坐着,默默等待那半个时辰的到来。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罗满屯的人还没有认识到我话语的严重性,又或者说有着足够的骄傲,居然没有人走出来接受检查,而我也并不着急,默默等待着,仿佛就等着半个小时之后,就大开杀戒一般。

  太阳逐渐地西沉了,天边还剩下一抹余晖,就在这时,里面突然冲出一个披着熊皮的大汉来,怒声吼道:“欺人太甚了,八个人,就敢来闯俺们名震东北的罗满屯,先过俺杨玓这一关再说!”

  那大汉手中一根狼牙棒,拖拽而来,使的是当年金兀术的那路子,随着他踏步而出,隐隐之间,我似乎能够瞧见一头狗熊,附身其上。

  萨满术,跳大神。

  对方出来挑衅,显然也是想试一试我们的深浅,我没有动,而是平静地问道:“谁人能够将此人给拿下?我要活的!”

  董仲明越众而出,拱拳说道:“这等小杂鱼,就不劳诸位兄长和姐姐动手了,让我床单来弄他!”

  说罢,董仲明提着开阳剑便冲了上去,与那狗熊汉子在寨前相遇。

  他是后发先至,猛然冲到跟前的时候,却见那一根大棒子猛然砸下,他也不惧,冷然一声暴喝,手中长剑泛着黯淡的黑光,刷的一剑,却是直接击中了对方握棍的手掌处。

  本来这一剑就能够见血的,不过对方既然胆敢出来试探,自然是罗满屯之中的高手,手中微微一晃,却还是避开了这一击,那大棒子再次砸来。

  若论修为和力量,这狗熊大汉无疑要比年岁不大的董仲明强大几分,不过董仲明自出道以来,便一直在与比自己厉害许多的顶尖高手较量,面对起这与自己相差不多的高手来说,却是能够应付自如,而且还凭着自己的高超剑法,将对方给死死压制住,十数招之后,他瞅了一个空隙,一剑而过,将对方的狼牙棒给削了下来,连出几剑,将对方的胸口添了好几道血淋淋的伤口。

  董仲明得手之后,并不乘胜追击,也不得意洋洋,而是返回这边,满怀歉意地跟我说道:“老大,对不起,用了这么久才打败对方,我给你丢脸了!”

  董仲明是七剑之中实力垫底的几位,不过即便如此,也是数得上的年轻高手,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不过这话儿听到了那狗熊大汉杨玓的耳中,却气得他浑身气血逆流——尼玛,打赢了还说对不起,我这打输的,是不是得找个地缝自己钻进去呢?

  不过败军之将,却也没人关注,两人拼斗过后,半个时辰已到,我朝着小白狐儿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举起右手,她立刻站了出来,手起剑落,将除了牛老根之外的所有人,如砍瓜切菜一般地全部宰杀了,那人头落地,血瀑冲天而起,又复落在草地上,汇聚成了一条血色河流,将整个场面渲染得无比血腥,瞧见这场面,罗满屯的人立刻炸了,寨门大开,涌出了近百号人来,纷纷扬声高喊道:“狗贼,弄死你娘咧!”

  我瞧见这么多的人猛扑而来,却是一动也不动,又举起了左手。

  小白狐儿将手中那不断滴落鲜血的天璇剑高高举起,迎着最后一抹阳光,朝着这头颅上的脖子,猛然斩去。

  而就在此刻,我却分明听到一声厉喝:“臭女人,休伤我师父!”

  我眉头一跳,冷冷地笑了起来。

  陆一,你终于来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大师兄和小白狐儿,当真如此残暴?
你们怎么看?
元芳,你呢?

  1. Cell nucleus 。:

    沙发上慢慢看

  2. Cell nucleus 。:

    地板上也慢慢看

  3. 吃货的幸福生活:

    哦,板凳

  4. 徐学智:

    地下室

  5. 自我放逐:

    要不要这么快的

  6. hzc0926:

    邪恶

  7. 木三:

    摄魄!

  8. 淡定:

    就不能多更点吗?这样看不过瘾啊。小佛,麻烦你多更点好吗?

    • 蝈蝈:

      最近小佛喜得贵子能够笔耕不缀也算是非常敬业了

  9. 笨熊-缪倩意爸爸:

    幻术

  10. Rorschach_Ye:

    幻术思密达

  11. 奇:

    楼上的说对了

  12. 郝亚涌:

    加油多更些吧

  13. 淡定:

    他是不是已经完本了,只是每天放出来一点,吊人胃口?

  14. 波音747:

    幻术而已,元芳你怎么看?

  15. 淡定:

    不可能边编边出吧?正本书写完不得修改啊,修改完没漏洞才能面世呢,哪能写一点出一点,这样容易偏离轨道,容易出错。

  16. 江伟波:

    有大纲的

  17. 江伟波:

    都说了是引蛇出洞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