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四章 踏破罗满屯

2015年3月29日 更新

  我做出这般大的阵势,不为别的,就是想着将陆一这王八蛋给引回来。

  尽管牛老根一再表明自己跟自家这个从狼窝里面捡来的徒弟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我手下的审讯人员却通过其他人那儿得知。那小药匣子平日里格外孤僻淡薄,但是对于一把屎一把尿抚养自己长大的师父,却从来都是唯命是从的,也就是说,小药匣子其实没有太多个人的意志,他所做的一切,更多的可能,则是牛老根这个老狐狸的诉求。

  好好的一个苗子,就这样被牛老根这样的老阴谋家给毁了。

  瞧见小药匣子从林中纵身扑来,我冷然一笑,将手给高高扬起,而小白狐儿也将手中那天璇剑给悬停住,平静地朝着那个不断奔来的少年望了过去。

  小药匣子一直跑到了离我们这儿一百五十米的地方停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喊道:“不要杀我师父!”

  我眉头一掀,冷然说道:“不杀你师父?可以,不过将我的东西还回来。”

  小药匣子的脸色纠结,变幻不定,过了好几秒钟之后,方才说道:“东西没有了,我已经给了别人,你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放了我师父?”

  对方一副愤恨不休的模样,比我还要生气,仿佛觉得自己偷了东西之后。我不应该追究他的责任,或者说对于这种责罚,他觉得实在是太过于严重了。这种想法,是小孩儿心态,典型被惯出来的扭曲心理,或者说在他的人生里面,实在是太过于顺风顺水了,以至于觉得这个世界就应该按照他的想法来转动,一切不符合他想法的,都是不合理的情况。

  只可惜。我是黑手双城,不是他爹。

  而他师父是牛老根,而不是王红旗,一个能够让我随意拿捏的家伙,还奢望我按照他的规矩来做?

  笑话!

  我毫不犹豫地将手往下挥去,而小白狐儿手中的剑也朝着下方猛然一斩。那小药匣子终于急了,大声吼道:“住手。住手,求你了,别杀我师父,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们!”

  小白狐儿手中的剑停在了跪倒在地的牛老根脖子上,差一线,这大好头颅就要滚落在地了,我而则朝着小药匣子缓步走去,冷冷地说道:“我的东西!”

  小药匣子痛苦地说道:“东西没有了,我交给了一个叫做王秋水的家伙,不在我的手上!”

  我朝着他招手说道:“那你过来。”

  他依旧摇头,略微有些恐惧地说道:“我不,我知道我过去,你一定会杀了我的,除非你发血誓——求求你,别杀我师父,我可以答应你,帮你做事,我给你卖命,帮你找到王秋水,帮你将那东西给要回来,你说好不好,好不好?”

  他颇为神经质地说着话,我则继续朝他摇手,平静地说道:“你过来,我们仔细聊!”

  小药匣子眯着眼睛打量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我这边则保持着微笑的表情,无比的和善,仿佛真的就只是想要找他过来聊聊天而已。

  事实上,我此刻唯一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杀了这个小子。

  当我听到东西已经落到了王秋水的手上时,便已经知道东西肯定是夺不回来了。

  王秋水跟小药匣子这种涉世未深的少年子有着极大的不同,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行事周密而谨慎,到手的东西,绝对不会外露给别人,而一旦龙珠在手,别说小药匣子,就算是牛老根,都休想知道他的行踪。

  我与邪灵教仇深似海,彼此都是刺刀见红的情形,这天龙真火珠既然落入了弥勒最主要的助手王秋水手上,我便没有想过能够夺回来,我若想再见到努尔,除非将自己的修为突破到某种境界去,又或者有其他的境遇,不过话虽说如此,但是我这一口气,却总得出,王秋水夺了我的龙珠,那就得送我一桩天大的功劳,而此刻的罗满屯,则就是最好不过的礼物。

  几个月之前,他们或许什么都不是,此时此刻,却个个都是名副其实的邪灵教徒。

  我期待这小药匣子再上前几步,我便能够将他给拿下,然而这小子却一直跟我保持着安全距离,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艰难地说道:“不,不,你会杀了我的,一定会——对不起,师父,我不能救你了,日后若是有机会,我在给你,以及全屯子的人报仇!”

  他猛然扭身,而就在此刻,小白狐儿手中的剑也终于落下来,将牛老根的头颅斩落,鲜血冲天而起,接着朝着小药匣子箭步追去。

  比她先一步的是我,早在小药匣子扭身的那一刻,我便已经发动了,脚尖点地,健步如飞。

  然而那家伙却是早有准备,飞身跃上了树林,接着一头大雕将他给驼起,朝着天空飞去,我追之不及,口中大声吼道:“枪,枪,给我将他给射下来!”

  砰、砰、砰……

  我一声吼叫,林中立刻传来了一阵爆响,却是埋伏在周围境界的士兵动了手。

  然而我们这次紧急抽调的士兵并非一线部队,而小药匣子潜入此处的时候也可以避开了人多的地方,准确性一点儿也不理想,我快步冲到了离我最近的一个战士身边,一把将他手中的半自动步枪给抢了过来,瞄准,三点一线,扣动扳机——哒哒哒、哒哒……

  一切都行云流水,而在我眯着的眼睛里,天空之上的小药匣子胸口一朵血花绽放,显然是被打中了,不过那头黑雕似乎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几个角度刁钻的扭动,避开了我接下来的点射,最终消失在了远方,化作一个黑点。

  小药匣子死了么?

  我不得而知,不过却晓得事情到了这儿,基本上算是没有办法了,将这半自动步枪塞回了那战士的怀里,歉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往回走来,路过一片荆棘之时,我停住了脚步,叹声说道:“牛老根,你这徒弟,别的不说,若是能够活下来,以后的成就,一定能够超过你。”

  一个沙哑的声音艰涩地说道:“从我在狼窝里面发现他,并且将它从母狼的奶下面拔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点。”

  说话的,却是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小白狐儿斩首的牛老根,他被死死按在荆棘丛中,旁边还有其余的党羽,至于刚才的那一幕,只不过是幻术越来越厉害的小白狐儿弄出来的西洋景儿——话说回来,我越来越喜欢黑手双城这个名头,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那些行恶事而无所忌惮的家伙晓得,这世间还有这么一个人,行事比他们更加疯癫,更加张狂。

  有这么一个人在,对于那些想要行恶事的家伙,多少也是一种震慑,而我当然又不是传说中的那种人,唯一的办法,只有依赖小白狐儿的幻术了。

  小药匣子仓皇逃离,不知生死,不过这屯子里却还有一帮子家伙得应付,我让小白狐儿维持幻境不变,重返屯口,冲着里面的人下达最后的通告:“半个时辰已过,你们既然不投降,那么就别怪我手黑了。诸位,路是你们自己选的,黄泉路上,别太多的抱怨,知道么?”

  屯口的门寨人头济济,有人愤愤不平地大声喊道:“陈志程,你他妈的用枪,算什么英雄?有本事,按江湖规矩来,老子们未必怕你!”

  我怒极反笑,当下也是将手高高扬起,大声说道:“在外面布防的诸位战士听着,除了从侧面逃走的人之外,正门前的人,都不要放枪,哪个放了,我找你们部队领导,让你们直接勒令退伍!”

  这边吩咐完了,我又朝着罗满屯的人高声喊道:“里面的人,你们不是觉得自己挺能的么?不服对吧,我这里,就我,还有我手下七个人,你们他妈的要是有本事,直接冲到我面前来,只要冲出这条正路去,我就算你是一条好汉,既往不咎,若是冲不出,少他妈的在这里瞎咧咧——东北有一句老话,叫做能动手的,尽量别吵吵!”

  张励耘和其余六人将手中长剑拔出,布成北斗七星阵,齐声大喊道:“敢不敢?”

  屯子里面的人一听这话,顿时心中狂喜,要晓得倘若困守此处,不得突围,要是调集了重武器,他们一样沦落,而对方的江湖名声,似乎还可以,心中痒痒,于是在七剑齐声狂吼之下,屯子里便跃出了一百好几十个人影来,为首者却是十来个头发胡须花白的各家长老,挥舞着手中武器,义无返顾地朝着这边冲来……

  杀声震天,是役,罗满屯十三长老悉数被斩杀,死者多达四十五人,伤者一百余人,惊悸受降者无数,而唯独没有一人能够从正路逃脱。

  罗满屯一战,黑手双城与手下七剑终于震惊了天下,无论是北疆还是南国,都晓得了这宗教局之中,还有这么一位。

  顶尖豪雄!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争锋年代》,至此结束,今天小佛家的朵朵出院,诸多忙碌事物,所以就不加更了,明天小佛一定加,这个可以当做承诺,失言就木有小鸡鸡。
嗯,下一卷大家应该也猜到要写什么了,那就是从蛊事以来,万众期待的……
对,你猜的没错,就是那个。

下一章:
  1. 我是疯子:

    什么?

  2. 弥勒:

    黄山龙蟒?

  3. 缘分天空:

    好好看书

  4. hzc0926:

    隐姓埋名了

  5. 奇:

    嗯。

  6. 咕噜:

    已经气炸了,陆一这个王八蛋!!!

  7. 缘分天空: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真的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什么是你的、你的又是什么?︵︶神马都是浮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