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方寸商定寻龙事

2015年3月30日 更新

  与其他的战役不同,此番罗满屯一战,我单纯就是为了立威,所以才制止了那些战士接触这边的争斗。

  当然。罗满屯既然介入了邪灵教之中,便不再是无辜之人,我与其厮杀起来,倒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一番强攻死守之后,留下一地鸡毛,而在这般人数悬殊的激烈战斗中,无论是我,还是七剑,个个身上都带了伤。

  不过好在并不算重,除了朱雪婷的左小腿被划拉了一刀,腿脚需要休养之外,其余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妨碍。

  扫尾的工作我没有理会。而是交给了张励耘和其余的人,至于我,则是乘车赶往了省局,将这事儿给何局做了专门的汇报。

  在此之前,我与何局之间虽然也有一些默契,不过并不算熟络,而自从我带着他儿子何武从那边回返之后,对我便热切许多,而且罗满屯归顺邪灵教一事,证据确凿,基本上是没有翻案的可能,所以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让省局派人过去黑河,收拾现场,并且将那些被抓起来的人进行深入挖掘,以期待得到新的线索。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对小药匣子陆一登网通缉,让他感受到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状况。

  忙完这些,何局长亲切地问我,说半年的挂职马上就要结束了,有什么想法么?有没有兴趣。在黑省真正地落户下来?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吴琊从兴凯湖畔回来履任之后,对于他的投诉也紧跟而至,介于他在此次任务中糟糕的表现,许多人对他都表示了不满,而政治处在找他谈话过后。又紧急约谈了不同职位、不同来历的局内同志,最后将报告提交到了局党委。语气十分委婉,但结论却是老吴同志现在已经无法胜任业务副局长的职位,建议让他退居二线处理。

  吴琊具体的去处,这个还没有经过局党委讨论决定,而何局之所以说出这般的话儿来,应该是想在我这儿吹点风。

  就官职而言,我这个挂职的副局长和吴琊那个业务副局长基本相同,但是职能却是大大不同,总体而言,吴琊在局党委的排名能够达到第三、第四位,而我则是挂车位的位置,仅仅比办公处主任高一点儿,对于旁人来说,何局长的这个承诺,算是仕途上的一个大跃步了,然而这些东西在我眼中却显得太过于虚了,基本上没有什么诱惑力。

  不过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我倒也学会了圆滑,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绝何局的善意,而是笑着说道:“这些天也是有些忙碌了,不知不觉,时间居然就到了;不管去哪儿,都需要从长计议,不过我倒是有一些事情,得回宗门处理,还请何局帮忙批假……”

  对于我的请求,何局自然不会反对,不过还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志程,你我也是共事了半年多的时间,我知道俺这小庙,容不得你那尊大佛,强求不得,不过还是希望你看在咱们这点情分上,日后黑省若是有什么难事,你还得多帮衬一点才是!”

  我点头,认真地说道:“但有所命,在所不辞。”

  离开了何局办公室,我找到了秘术小李,让他帮我办理一下交接手续,接着打了个电话,跟张励耘那边交代了一下之后,便与杨劫一同,离开了黑省,返回了茅山。

  重回茅山,自然得有不少人需要应付,忙碌许久,我方才得到师父传召的消息,赶到了后院处,与师父见过面之后,将藏在八宝囊中的龙血龙鳞给拿了出来,又将那伊万诺夫的脑袋给提溜了出来,接着将这件事情跟我师父讲了个仔细。

  听到我一一述来,师父一直在聆听着,不停地点头,倒是话儿没有怎么说。

  待我讲解完了之后,师父这才说道:“那小黑天的地盘,在离冥河比较远的野人林一带,的确是十分的厉害,就算是为师的在她面前,也未必能够有所胜算,只可惜她太在意那真龙遗体,方才导致了失败,如你所说,那守护松花江上千年的黑龙离世,只怕又会有许多事端生出。据我所知,小黑天的确如同那小观音所说的一般,是从尘垢之地的混沌之中演化而出的,深深不绝,很难彻底根绝的!”

  我点头,叹息那精血结晶得而复失,若不是那头魔蟒搅局,只怕已经到了我的手上,师父也不用这般经常闭关,连宗门的俗务都没有时间打理了。

  相对于我的耿耿于怀,师父倒是显得豁达许多,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此事无需多言。”

  至于那伊万诺夫的来历,师父则显得很不屑,看了一眼便没有多瞧,而是对我说道:“修行者并非中华一家所有,东洋、西洋、南洋,高手无数,而其间还夹杂着许多古怪血脉者,这些家伙不过是从那些血脉之中提起出一些特制来,通过某些化学合成的手段,重现力量,只不过这样的手段,短时间的确能够有显著提升,但是对于身体的损害也十分严重。”

  随着生命力的丧失,那些妄图通过药物或者激素来成为强者的家伙,往往会英年早逝,过早夭折。

  不过即便如此,依旧还有无数的年轻人心怀梦想,想要走这条速成之路。

  此乃题外话,我们今天真正的话题,在于我带来的这龙鳞和龙血,师父在经过研究之后,对我说道:“这东西里面蕴含的规则之力有限,不过聊胜于无,而它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对于其他之物的推演,因为同出一源的缘故,它能够探测出同类残迹的讯息,如果加以祭炼,说不定能够帮助找回你失去的那龙柱,和精血结晶。”

  听到这话儿听得我一阵惊讶,不过继而又提出疑问道:“师父,即便如此,那天龙真火珠变幻迷离,平日里只要妥善保管,基本上是没有讯息外露的;至于那精血结晶,那黑花夫人还在灵界,即便能够查探得到,也鞭长莫及啊?”

  师父摇头说道:“那龙珠,倘若真的有你说的那般奇特,只怕是找不回来了,不过精血结晶却并不一样,黑花夫人夺了它,若是想要化龙,那就一定会回来的。”

  “为何?”

  “夫天下者,虽逆乱于世,然实归本源,龙腾于形,必现于江河,又或名山——也就是说,不管这世界有多少层天,规则最完善、平和的,便是此处,它若是去往别处渡劫,必定会有无数域外天魔前来扰乱心神,最终落败,唯独此处,雷电也足,威胁也少,稍微避开一些祸端,便能够直通大道,所以这是它唯一的选择。”

  “那么它会选择在哪里渡劫呢?”

  “不知,或许会在它最熟悉的地方,或许会在它的成长之地……”

  “黄河石林?”

  师父扶着颔下胡须,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志程,我问你,此物若是能够化龙,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想了一下,这才回答道:“我不知道化龙之后,会否脱胎换骨,化作另外一物种,不过却也晓得狗尚且改不了吃屎,它即便是化了龙,也不过是一头龌龊心思的异类,瞧它这蔑视人命,践踏规则的行为,若是获得力量,必然又是一场祸事,还不如将它镇压,也算是曲突徙薪,防患于未然——师父无需多虑,你直接告诉我,如何做吧!”

  师父点了点头,这才说道:“你将这龙血和龙鳞留在我处,我回头让你唐道师叔炼制出一套司南,然后派人,下山寻龙!”

  唐道师叔是茅山自李道子之后,对于炼制之法和符箓之道,领悟得最深的人,他能够出手,自然是对这物件的一种重视,而我则对师父后面的话语感兴趣,毛遂自荐道:“师父,若是派人,不如让我去吧?”

  师父摇头,说:“你在朝堂之上,还有诸多事情需要忙碌,不可因为门中事物,而乱了步骤,这下山之人,我已想好,另有人选了。”

  我诧异地问道:“谁?”

  师父笑着指着外面道:“你小师弟萧克明,自上山一来,最为机敏,举一反三,而且还得你李师叔祖的三分真传,算是你之后,茅山后辈中数得上来的佼佼者,只可惜心性不定,还需雕琢,我准备将这件事情交给他,让他来做,你觉得如何?”

  我这些年一直在外奔波,倒也没有怎么了解小师弟的修为境况,只晓得有人将他和符钧,与我并成为“茅山三杰”,想着大抵也是不错的,于是便点头附和,不再多言。

  萧克明只是一人,若是要想拿下此魔蟒,必须极尽全力方才可行,而为了防止消息扩散,如何做,这个需要在茅山长老会上面商谈,师父诸事繁多,便不再与我多聊,吩咐我先去休息,而我出了茅山后院之后,倒也不急着回返清池宫中,而是前往了陵场附近的草庐。

  在那儿,有我在这尘世之中,最大的牵挂。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嗯,那个二不溜丢的家伙也终于要出山了。
青涩的萧克明,若是有什么二货之处,大家还请莫怪,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多年之后回想起来,或许微笑,或许艰涩地叹息。

第一篇文章
  1. 徐学智:

    沙发

  2. 徐学智:

    板凳

  3. 徐学智:

    地板

  4. 徐学智:

    地下室

  5. 徐学智:

    吃货你好

  6. 坤泽:

    ☺早

  7. 坤泽:

    吃货,早。要是陆朵她爹早上也来个双更啥的就爽了。

  8. 百年孤独:

    期待二货

  9. hzc0926:

    唉,本来坐沙的,要陪医错过了。

  10. 笨熊-缪倩意爸爸:

    越来越精彩,只可惜黄山龙蟒一除,整本书就快结束了!

  11. 陈龙:

    龙蟒结束、估计王新鉴要爆陈黑手了

  12. 冰水:

    提个意见,能不能写的盅事外编,,就是斗欧洲吸血鬼的,盅事中只有一笔带过。

  13. 缘分天空:

    看着苗疆道事,看过苗疆蛊事还有嘛好书说说。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