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此去后不管生死

2015年3月31日 更新

  我望着杨劫那张没有戴面具的毛脸,诧异地说道:“啊,为什么?”

  杨劫不敢与我对视,而是低头说道:“大师兄。从灵界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对于我来说,哪里方才是最适合待着的地方。在这凡尘俗世,我每天只能拿面具遮着脸,藏头露尾,免得被世间俗人诧异的目光伤到;然而在那个混乱无定的世界,面容什么的,都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最看重的,是拳头,是力量,而人每天只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生存下来——我很喜欢那样的状态,它可以让我忘记很多东西……”

  他虽然低着头,但是语气却显得十分的坚定,仿佛这件事情已经想了很久一般。

  说句实话,我并不想杨劫离开。

  人都是有习惯的,在此之前,我曾经感觉到有很多的不适应,毕竟整天有这么一个人跟着,做很多的事情,都没有秘密可言,不过杨劫却是一个天生的护卫,他懂得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时候消失,他从来不会谈论无关紧要的东西,就如同一个影子一般,有的时候,我甚至都感受不到他的存在,只有在需要他的时候,方才会想起这么一个人来。

  杨劫说他会做我的影子,这句话,他已经能够完美的兑现了,然而到了现在。他却又提出了离开。

  不过有的事情,多少还是得讲究随缘。

  我与杨劫之间,并不存在着什么契约,他先前是应该师父杨影的离开,而选择追随于我,而如今既然已经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目标。我也不会强加阻拦,毕竟对于才刚刚年满二十的杨劫来说。他的人生还有很长,他有资格,来选择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唯独有一件事情,我有些不明白:“劫,你既然喜欢那样的世界,为何当初不离开,而选择这个时候走呢,你如何找到回去的路?”

  杨劫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当天一场拼斗下来,整个人都酸软无力,无法多想,迷迷糊糊就跟了回来,后来越想越后悔,方才做出这样的决定;至于如何回去,我倒也没有特别的想法,去回到张巍师兄他们所待的世界;我师父说过,在茅山后院里,有一处极不稳定的空间,能够通往不同的世界,我回去请求宗门,将我流放过去,随便哪儿就好。”

  我眉头一扬,诧异地说道:“劫,你可想好了,这样做肯定会十分危险的,能够到达那种适合生存的地方还好,若是你去的地方一片荒寂,那是会死人的!”

  他羞涩地说道:“大师兄,我的运气一想都很好,出生的时候有你,之后又有师父护翼,再之后,我希望自己能够独立的站起来,甚至有一天,能够与你真正并肩,触摸到你和掌教真人所站在的地方……”

  杨劫是我所见过的茅山弟子中,最有想法的一个。

  他与符钧、萧克明等人都不相同,因为他纯粹,相比于凡尘俗世,他的目光已经跨越了空间,于此同时,他也是最疯狂的一个。

  这也许就是他自己的命格吧?

  我伸出了手,轻轻地握住了他那只毛茸茸的手掌,认真地说道:“劫,我同意你的想法,也希望能够有这么一天,你从那个鬼地方回来,超越我,甚至超越掌教真人,成为别人敬仰的大人物。”

  杨劫摇头说道:“不,大师兄,杨劫永远都是你的护卫,这件事情,不会改变的。”

  杨劫离开了,在与我谈话之后的当天晚上,趁着夜色而走,他离去的时候,我没有送行,孤独者自然有孤独者的离去方式,杨劫是如此特殊的存在,我不会用正常人的方式,来对待他。

  只不过,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他的离去,远远不只是他口中所表达的那些话语一般简单。

  这想法我留在了心头,没有多说,因为杨劫虽然话语不多,但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十分有思想的人,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如此,便好。

  杨劫离开之后,我莫名地有些失落,好在第二天七剑便从黑省回来了,众人的回返让我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倒也无暇去想太多。

  此番黑省之行,不但成全了我的名声,连七剑的名头也变得格外的响亮,作为一支还算是十分年轻的队伍,他们的表现格外出乎别人的意料之外,没有人想到过这样的团队,居然能够爆发出那般大的潜力来,这也使得他们炙手可热。回来交接任务过后,挖墙脚的人便开始多了起来,宋司长找到我,说不断有上级领导和下面的大区和省局打报告,空出一个很有诱惑力的职位,希望七剑之中的某一人,前去就任。

  这种挖墙脚的事情,有的人做得很明显,通过上面几位重量级领导过来打招呼;有的人则会私下里过来,找七剑联络感情,或者找我一阵掰扯,希望我能够放人。

  对于此事,我的顶头上司宋司长承担了巨大的压力,不过他却是基本上保持一个原则,那就是和稀泥。

  他对所有找到他的人讲起,说七剑是陈副司长手下特勤一组的成员,如果想调动这些人,必须要获得我这个直属领导的同意。

  当然,这种事情还需要征询当事人自己的意愿才行。

  挖墙脚的人纷纷而动,然而却不知道这七剑,已经被我打造得跟铁桶一般,基本上是拆散不了的。

  对于此事,已经变成了我们茶余饭后之间的笑料,七剑相互攀比着别人许诺的职位高低,张励耘甚至告诉我,说军方都有一些想法了,他当初履职的那支特殊部队的上级找到他,希望他能够回去服役,至于待遇,自然是一切都好商量——这就是出名之后所带来的副作用,因为在体制之内,有很多事情都变得超出自己的掌控,这才是最痛苦的。

  而事情发展到了后面,连一直深居大内的民顾委都出手了,发函到总局这边来,说之前民顾委的武穆生离开之后,空出了一个职位,希望能够征调我过去,添补那个空白。

  这话儿说得文绉绉的,简单来讲,就是想让我去民顾委,成为十三太保之首。

  那职位可是天子门下,显贵得很,但是这般明目张胆的手段,却将总局老王给惹怒了,一根软钉子顶了过去,终于将这起挖墙脚风波给中止了。

  王总局告诉所有人,陈志程是宗教局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我的调令,必须经过他的手,方才能够有效。

  至于我的手下,也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才行。

  这句话,无疑是给了我一道护身符,赋予了我充足的话语权,将所有心怀不轨的眼红之人,都给格挡在了大门之外。

  这段时间里,我当然不是只有在享受着追逐的快感,而七剑也都没有闲着,王总局既然赋予了我一部分调动宗教局下属的权力,我当然不能浪费,本着“有权不用王八蛋”的原则,我通过宗教局内部系统,在全国都进行了大撒网,开始搜寻起了那位叫做黑花夫人的踪迹来。

  当然,我并不会将自己的意图给愚蠢地表露出来,只不过通过各种行政命令的下达,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但我忙得脚不沾地,就连七剑也被我给分拆了开来,作为特派员,根据当初我与师父商讨的结果,重点勘测了全国七处最有可能的区域,分别是黄河石林、黄河入海口、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

  七剑分作七人,赶往不同的地方,配合当地宗教局的力量,在那些地方进行勘测,一旦发现了那条魔蟒的踪迹,立刻汇报回来。

  而我,则将带领着七剑,亲自赶往,将那条魔蟒给直接斩杀,一雪前耻。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但是却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中华之地,着实是太大了,达到即便是借助了官方的力量,也不可能照顾到方方面面的事情,而我这边的行动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毕竟宗教局中也有着各门各派的弟子任职其中,尤其是龙虎山,赵承风其间请我吃过几次饭,都若有若无地试探,想从我嘴里面打探出一些消息来。

  随着奔波忙碌,冬天过去,春天来临,京都的天气变得有些压抑,云层压得低低,不断有隐隐的雷意从天边传来。

  平日的这个时节,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都会闭关,做好准备,布置妥当,引天上九霄的雷意,修行那茅山掌心雷,然而这个时候,我却显得越发地焦急起来。

  时间若是到了惊蛰,春雷阵阵,那条魔蟒便极有可能借助着这一个时间节点,飞升渡劫,化作真龙。

  而就在我焦急之时,欧阳涵雪找到我,说有一个电话打进来,说要找我,她问来人的身份,对方说是我的小师弟,叫做萧克明,要不要转接?

  我激动得豁然站了起来——难道小师弟那儿,有消息了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此去之后,不管生死。
唯独敢于冒险者,方才能够品尝到最美味的果实。
魔蟒你在哪儿,大声告诉我?

  1. 徐学智:

    沙发又是我

  2. 徐学智:

    板凳也是我

  3. 江伟波:

    欧阳兄

  4. 奇:

    在黄山

  5. 流水:

    难怪叫龙蟒

  6. 尘封:

    黄山,最终龙蟒的葬身之地。

  7. LXF:

    黄山,最终龙蟒的葬身之地。老萧失在这里 成也在这里开始。

  8. 缘分天空:

    分家

  9. 自我放逐:

    啥时候我也能坐次沙发

  10. 晨风-依旧:

    陶陶要死了

  11. 淡定:

    陶陶根本就没死,没看过蛊事吗?

    • 杨影:

      你认真看书了么 孩纸

  12. 影子:

    杨劫是第三十四层剑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