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忒不靠谱小师弟

2015年3月31日 更新

  我接过电话,那头的小师弟萧克明比我还要激动,冲着这边大声嚷嚷道:“大师兄,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我的心提到了半空,惊喜地说道:“那魔蟒?”

  “对!”

  电话那头的小师弟很是兴奋,大声地喊道:“对,就是那狗东西,我拿着唐道师叔制作的龙鳞血玉路过黄山附近的时候,那玩意终于又反映了,一直在转,我确定就是那玩意,不过只是一小会儿,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又跟以前一样了——大师兄,你说是不是那玩意?”

  唐道师叔是茅山宗内顶有名的炼器大师,又有着我从那真龙遗体之上拿下来的龙血和鳞甲作为支持。那么按理说应该是没有错的,至于它一会儿反应,一会儿不反应,这里面的问题恐怕出在了那魔蟒身上。

  当初陆一从赤塔叛军手中多来的那内丹都能够用东西将其封印,何况是那看着狡诈无比的魔蟒,怎么可能没有准备,那精血结晶自然是被封印起来了,唯有她使用的时候,方才会有一点儿气息漏出。

  我沉吟一番,问这件事情有没有通知到师父,小师弟说没有,师父说出到山外。如果有什么事情,尽量先跟我商量一下。

  听到这话儿,我心中暖暖,吩咐他赶紧将这件事情通知到位于茅山脚下的联络人,接着将此事传给师父知晓,看看他老人家怎么决定,至于我,则立刻召集人手,准备赶往黄山接应他。

  得到我的吩咐,萧克明跟我约好地点。匆匆挂了电话,而我则叫来了欧阳涵雪,让她通知到七剑,叫众人前往皖省汇合。

  欧阳涵雪点头,正要离开,我想起一事。对她说道:“对了,欧阳。跟你说一件事情,我离开之后,如果有人问起你我近日的去向,你就告诉他我去了西北的黄河石林,知道么?”

  听到我的这个要求,她先是一愣,继而明白过来,认真地点头说道:“了解,我会把你的行踪,当做绝密级来对待的。”

  欧阳涵雪很快就通过保密频道与七剑取得联系,让分散在大江南北的七剑立刻放下手下的所有事情,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黄山,我则让欧阳涵雪和阿伊紫洛看家,而自己则走出了办公室,转了几个弯子之后,立刻用一套备用身份证预定了黄山附近机场最近一班的飞机。

  之所以不用真实的身份,是因为我隐隐感觉到宗教局中暗流涌动,似乎有不少人通过内部卷宗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气氛,即便我在关于与真龙会战的诸多事情上面,用了春秋笔法,知道具体情况的人也不多,但是这世间不乏聪明人,从我目前的状态以及近日来极不正常的举动,也印证了这一点,我甚至觉得已经有人猜测到我说要做的事情了。

  说到那精血结晶,它虽然是从我手上被夺走的,但毕竟是无主之物,只要将那魔蟒给宰杀了,按照江湖规矩,谁拿都没有问题。

  这就是所谓的潜规则,叫做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而何为有德者?

  这不过是一块遮羞布,简单来讲就是拳头越大,德行越高。

  如此说来,我的行事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我是宗教局的老人儿了,对于如何潜匿身形,不让别人发现的这活计,基本上可以说是专家级的人物,毕竟术业有专攻,我在这个行当里浸淫打滚了二十几年,既然留了心,自然不可能露出太多的破绽来,通过易容变形之后,我当天也是在傍晚时分,赶到了皖省的黄山市区,紧接着马不停蹄,在机场包了一辆出租,赶往了与小师弟相约的地点。

  我们约的地点在黄山东麓附近一个小县城的旧旅馆里,我赶到的时候,旅馆里面并没有他,打了那家伙的电话,结果却是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我皱着眉头,找到这破旅馆的前台,一个体重超过三百斤的女士,将我那小师弟的模样给她形容了一番,然后问她是否知道人在哪儿?

  那女士是这破旅馆的老板娘,她告诉我,说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年轻人在她这儿住着,叫了两个房,预付了三天的房费,因为身边有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的女孩子,所以印象比较深刻,不过他好像下午出去了,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回来。

  我问是在哪儿,她告诉我是二楼的212、213房,一男一女各一间。

  我心中疑惑,不记得小师弟还带着别人一同前来啊,怎么会多出一个女孩子呢,仔细问了一下具体的长相,虽说那女士出于同性之间的嫉妒,进行了一定的歪曲,但是我却能够猜得出来,那个跟随在小师弟身边的女孩子,竟然是我师父陶晋鸿的孙女陶陶。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顿时就明白过来,恐怕那陶陶并非是我师父派下山来,而是跟着小师弟萧克明,背着我师父,偷偷摸摸跑出来的。

  因为尽管只是一个简单的找寻任务,但是涉及到那恐怖的魔蟒,自然就有着绝大的危险,依着我师父对于陶陶的喜爱,是绝对不可能让这心肝宝贝涉险的。

  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关键的问题在于小师弟与我约好了时间地点,而我现在到了,他却不见了,这问题就严重了。

  我脑海中想着这事儿,脸上却没有表明出来,尽量安慰自己,依着我那小师弟极不靠谱的性子,说不定只是单纯地忘记了呢?

  我跟旅馆老板娘提出想要去小师弟两人的房间看一下,遭到了她的拒绝,说是不能妨害到客人的隐私权,我若是想进去瞧,那得等他回来再说。对于这件事情,我倒也没有太多的纠结,让老板娘在旁边开了一间房间,拿着虚假身份登记之后,我拿着客房钥匙,先是装模作样地回房,接着看到楼道没有什么人了之后,便推门而出,来到了212房的门前。

  这门锁,自然是挡不住我的,轻松地推门而入,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旅馆客房,散发着霉味的床上,被子乱七八糟地散放着,打开柜子,里面还有一件土里土气的背包,我打开一看,是几件欢喜的内衣和洗漱用品。

  看得出来,小师弟并没有走远,或者说他还准备回到这儿来,我心中稍安,拿出纸笔来,在他的桌子上面留言,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至于陶陶的房间,处于女孩子的隐私关系,我倒是没有搜查。

  这客房里面没有电话,我来到了前台,借用了老板娘的座机,开始与人联络了起来,一通电话打完之后,我得到的结果是林齐鸣和朱雪婷离这儿最近,现在已经到达了皖省境内,正在赶往我这个小县城的路上了,至于其他的人,则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天色已晚,我没有等到小师弟,便在附近的小店里随便应付了一下晚饭,到了晚上八点多钟,林齐鸣和朱雪婷先后赶到了旅馆。

  房间里面,林齐鸣问我说不是还有人么,怎么就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儿?

  我将这边的情况说来给他知晓,林齐鸣显得比较担忧,跟我说道:“老大,你那小师弟,有没有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呢?要不然不可能约好的时间地点,他却没有出现,这事情实在是有一些奇怪啊?”

  我苦笑着说道:“那家伙向来都不是很靠谱,先等等看吧;再说了,我们对这儿都是人生地不熟,也没办法撒开网去找啊?”

  林齐鸣试探地说道:“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总局那边,跟这边的宗教局取得联系,让他们帮着找一下人呢?”

  我坚决地摇头说道:“不行,这件事情说到底,其实只是我茅山宗的私事,前期的撒网阶段,因为人手的问题,借用一下局子里的力量,也是情有可原的,而我们现在如果将事情上报过去,恐怕会落人口舌。”

  其实这事儿并不仅仅只是落人口舌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如果一旦上升到了总局,就会立刻散播出去,而如果一旦这事儿上升到了高层那儿去,就会有无数人跳出来抢食,除了我担心的龙虎山,以及总局高层,还有另外一个机构,那就是民顾委——这帮人是名副其实的大内侍卫,关系通天,牛气得很,若是与他们发生争执,只怕官司就打得有点儿大了。

  此路不通,那就只有苦等,我心中其实已经有在暗暗埋怨我那小师弟,做事情真的不靠谱,弄成这般模样,让人进退不得。

  不过唐道师叔制作的龙鳞血玉在他手上,也唯有他能够有办法找到那魔蟒的准确位置,我也只有等待。

  我们三人在房间里,如此一直到了半夜,负责值班的林齐鸣突然出声道:“大师兄,走廊有声音,那门锁响了——不对,那不是钥匙开门的声音,是……”

  是撬锁!

  我眼睛陡然睁开,悄不作声地推开门,瞧见斜对面有三个黑乎乎的身影,正围在我小师弟的门口,鬼鬼祟祟。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呵呵,什么也不剩了

  2. 奇:

    沙发

  3. hzc0926:

    厉害,连地板都吃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本来是底板,最近风气不对

  5. 木三:

    勾魂摄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