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路遇腐臭僵尸脸

2015年3月31日 更新

  望着那几个正在撬门锁的蟊贼,我将门缓缓地推开来,跨步而出,淡然说道:“大半夜的。都在干嘛呢?”

  那三人被突如其来的我给吓了一大跳,猛然扭过头来,瞧见不过是一个穿着陈旧中山装的男子,不由得脸露恶相,粗声粗气地威胁道:“朋友,不该看的别乱看,不然会摊上大事的,知道不?”

  窝在我小师弟客房门口的这三人,有一矮个儿,有一胖子,还有一个络腮胡,个个都长得凶神恶煞,生人勿近的态度。说话的是那络腮胡,吹胡子瞪眼,一副刚刚放出看守所的饥荒贼模样,手还下意识地往怀里摸去,我抱着胳膊,平静地说道:“我这个人呢,就是不信邪,别人总是说我太喜欢多管闲事了,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说起来,还真的想有人帮我治一下呢……”

  听到我的这般挑衅,那络腮胡冲着旁边的胖子说道:“高锐。过去,给这位爷一点儿教训,教他怎么做人!”

  那胖子嘿然一笑,撸起袖子,露出了两只纹着龙飞凤舞图案的臂膀来,粗声粗气地说道:“嘿,你这不识好歹的家伙,我们麒爷让你别多管闲事,这是为你好,饶过你一条性命;没想到你居然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既然如此,胖爷这就将你给超度了,你到了那黄泉路上,可别觉得冤屈——谁叫你坏了俺们的好事儿呢?”

  说着话,他蒲扇一般的手掌就朝着我挥了过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胖子刚才气息浑浊。还瞧不出什么来,结果这一掌呼过来的时候,上面劲风凛冽,却是一个还算不错的修行者,而瞧他用足的力道,我便晓得他那话语倒不是白讲的。

  我倘若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说不定就会被这样的一巴掌给甩飞,即便是不死,恐怕几个月也下不来床。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一般小偷的话,即便是修行者,也不可能出手伤人,下这般重的手。

  如此肆无忌惮杀人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我面对着这猛然呼来的一巴掌,面不改色,然而在对方的眼中,却似乎是吓傻了一般,那胖子脸上露出了得意而残忍的笑容,然而即将扇到我的脸上时,却突然多出了一只素手,将这手腕给抓了起来,紧紧一捏,让他根本无法再进一步。

  出手的是朱雪婷,这位来自京都白云观的道门高足年轻气盛,虽然没有七剑里面极为资深的前辈那般厉害,但是对这些一般的江湖好手,却也是应付自如,芊芊素手,轻巧地将对方那又粗又壮的手腕给拿捏住,紧接着猛然一掐,那胖子立刻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下意识地尖叫,而我则在旁边平静地说道:“天色已晚,不要闹到别的客人,小声点。”

  朱雪婷嘻嘻笑道:“得令!”

  这话儿说完,她一个错身而过,将身子挤进了那胖子的怀里去,接着一个鲁达拔柳,四两拨千斤一般地将那家伙给朝天抡起,接着重重往地上一掼,半空之中,那手指还在胖子的颔下轻轻一抹,将他接下来发出的所有嚎叫,都处理于无形之间。

  这胖子的体重不比这旅馆的老板娘轻多少,这样一砸,顿时五脏六腑都颠倒了个儿,骨头松散,却是失去了反抗能力。

  朱雪婷处理得果断坚决,旁边的林齐鸣自然也是不甘示弱,早在她动手的那一瞬间,便从走廊的缝隙中猛然越过,朝着那矮个儿和络腮胡猛然撞去,对方在朱雪婷出手的那一刻,便晓得我们并非是普通的路人甲,胆敢管闲事,自然是有管闲事的资格,于是毫不犹豫地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锋利匕首,朝着林齐鸣扎去。

  林齐鸣口中急念道:“九气青天,明星大神;焕照东乡,洞映九门;转烛阳光,扫秽除氛;开明童子,号曰玄乡……”

  如此飞速加持,他连玉衡剑都没有拔出来,而是但凭着双手剑指应敌,不过在法咒的加持下,那手指之上却是有剑光洋溢而出,与对方的匕首硬碰硬地相撞,结合凭借着对方的轻视,在一瞬间就制住了敌手,接着毫不停歇,将两个瘫倒在地的家伙给提溜起来,带回了我们的房间里去,而这时朱雪婷也将摔得七荤八素的胖子高锐给押进了房间。

  整个过程并不算慢,除了对话之外,其余的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将门关上之后,我指着想要大声尖叫的三人,平静地说道:“和你们一样,我对杀人并不陌生,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开杀戒,实话告诉大家,我生气的样子,连我自己都害怕……”

  这话儿倘若是我先前说出来,恐怕真的就只是个笑话,然而这般利落地被俘,对方倒也都是闯惯了江湖的汉子,晓得这会儿碰到了硬茬,却也刚硬不起来了,更不管胡乱喊叫,那矮个子一脸苦相地求饶道:“大哥,误会,这都是误会,你你别介意啊!”

  我摸着鼻子笑道:“是误会么?或许吧,好了,我讲一下规矩吧,我问,你们答——谁若是说了谎话,我应该是能够听得出来的,而一旦我确认了,那你们走在黄泉路上的时候,不要觉得冤屈,反正都是你们自己选的,对吧?”

  络腮胡可能是这三人的头儿,还绷着一张脸硬撑,那矮个儿和躺在地上直哼哼的胖子就受不住了,好是一番表忠心。

  我不想与这三人多费唇舌,于是自己问道:“说吧,半夜到这里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第一个问题,三人都有些犹豫,我瞧见矮个儿和胖子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巴,便冷声哼道:“你们尽管骗我,我不介意今天晚上见血的,杀几个人,对于我来说,当真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

  这话儿吓得那矮个儿扑通一跪,哭着说道:“大哥,大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平静地倒数道:“五、四、三……”

  “别,别,我话说还不成么?”那矮个儿的胆子是最小的,吓得直哆嗦,对我说道:“我们是玄武门的人,刚刚接到一个消息,说这里有一个小子,身上有一件瑰宝,散发着龙气,应该非常值钱,于是我们的人就将他给引开了,带着他进山里去兜圈子,而我们则过来摸底,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好东西。”

  我皱着眉头,冷然笑道:“这么说,我那小师弟是被你们的人给引开的对吧?”

  矮个子苦笑着说道:“应该是吧,我是临时被叫过来的,什么都不晓得,是听张麒说的——大哥,我什么都说了,你可别杀我啊?”

  他这副模样让旁边的同伴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那络腮胡张麒在旁边吐了他一脸口水,气呼呼地说道:“你这贪生怕死的狗贼,你以为把实话都说了,人家就会饶你一条狗命?你到底是有多天真?”

  我没理会两个人的谈话,而是扭过头来,旁边的林齐鸣思索了一番,这才对我说道:“有,黄山附近没有什么修行宗门,什么道观、寺庙一概没有,倒是有一帮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家伙,也就是他刚才所说的玄武门,是由一个硬气功的流派分支,不过玄武门这个名号在江湖上并不算响亮,另外一个好一些——乌龟门,老大这你应该晓得了吧?”

  林齐鸣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平日里别人修行完毕之后,都玩儿去了,他却不会,而是喜欢翻看一些资料,以及查阅卷宗,这也使得他对于很多事情,都有一些了解,博学多才,而我听到“乌龟门”这个字眼,顿时就将这前因后果给联系了起来。

  惊蛰即将来临,那魔蟒离化龙的日子也越来越近,而我那唯一能够掌握线索的小师弟却被人带着在山里面绕圈子,这事儿听起来让人真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我确定之后,也没有时间跟这几个家伙多聊,而是依照着老办法,拿那辟谷丹当做毒药,骗过他们之后,让他们带着我们三人,前去与幕后主使者碰面。

  被我一番恐吓,对方也是惊了魂,忙不迭地应下,接着被押着除了旅馆,在门口不远处,正停着一辆越野车,里面的司机也是他们的人,瞧见出来了,以为得手了,将车前灯打了个闪,提示自己的位置。

  他的下场不言而喻,被一顿胖揍之后,终于表示了屈服。

  矮个人告诉我们,那目标十分厉害,他们玄武门的好手都被派到了山里去,要想找到他们幕后的老大,得进山。

  我对于如何找到幕后的黑手,并没有什么兴趣,当务之急,是找到我那不靠谱的小师弟,于是让他带路,赶往山里去,而这车挤不下那么多人,我就将其余人等给打晕了,全部都塞进了后备箱。

  有了人指路,林齐鸣开车,我们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小县城,一路朝东,一直来到了黄山山麓的边缘地带。

  那越野车在黑暗中行走,车灯照着前方,快到的时候,我突然瞧见路边有两个人。

  车灯照过去,我瞧见那两人的脸上,尽是僵直的腐肉。

  死气凛然!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我们下个月见,哎,对了,明天是愚人节对吧?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小佛强调明天愚人节什么个意思,不会是准备愚大家一下,全天不更吧!

  2. 奇:

    我去。地板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抓紧

    • 吃货的幸福生活:

      你又来晚了

      • 笨熊-缪倩意爸爸:

        最近太忙,没法时时刻刻守着

  4. 鬼画符:

    明天肯定有惊喜

  5. 清澈的勇气:

    加油小佛

  6. 虎皮猫大人:

    喜欢看去磨铁去顶去,这里发的作者也看不到

    • 虎皮猫大人:

      错了,是黑岩

    • 杨影:

      屈左使, 磨铁是蛊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