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玄武洞中诡异多

2015年4月1日 更新

  这惊叫声就像发令枪,林齐鸣在听到的那一瞬间,整个身子便弓了起来,宛如猎豹一般地朝着声源处跑去。而我则吩咐朱雪婷,让她看好这四人,任何人一旦有所异动,不要犹豫,直接一剑穿他个透心凉。

  听到我的吩咐,那几个家伙的眼神顿时就飘忽了起来,一副惊恐的模样,而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追着林齐鸣的背影,快步冲进林中。

  我与林齐鸣一前一后冲到林子里,瞧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朝着西面跑了过去,口中惊悸地大声喊道:“别杀我,别杀我……”

  这个人在惊恐之下,爆发出了巨大的潜力来,跑得跟兔子一样。然而瞧他后面,别说人,就连一个鬼影子都不见,我比林齐鸣速度快许多,箭步冲到了那人的跟前,伸手一拦,大声喊道:“冷静,没人要杀你,给我停下来!”

  我本以为那人会反抗,都已经准备好将他拿下了,没曾想对方听到这人声,顿时就松懈了下来。脚一软,直接栽倒在了我的身前来。

  我俯身过去,扶起他的胳膊,将人抬起来,结果瞧见这家伙的脸,居然全部都是绿油油的黏液,除此之外,脑袋处有好几处裂开的口子,鲜血哗啦啦地往外流。把他都弄成血人了。我瞧不出这人的脸目,不过还是掏出了止血纱布,将他的几处伤口给包裹住,又吩咐林齐鸣在旁边警戒着,这才沉声问道:“说话,到底怎么回事,谁在追你?”

  那人无助地伸着手,恐惧地说道:“蛇!好长一条蛇,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根本就打不动。刀子砍上去,直接就崩了口子!”

  这人的话儿说得我眼前一亮,也顾不得他浑身滑腻腻的鲜血,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大声问道:“是不是一条身长十几丈,头有犄角、肋下生翼的黑色巨蟒?”

  那人似乎被吓掉了魂,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状态,我一直连问了好几句,他都没有反应,当我问第四遍的时候,这才醒转过来,痛苦地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不知道。它一出来,就杀死了我的好几个兄弟,我被它喷了一头口水,吓得拔腿就跑,哪里来得及仔细打量?”

  这边说着话,林齐鸣走了过来,对我说道:“老大,没有找到痕迹,若是真的有人追杀他的话,恐怕已经见机不对,溜走了。”

  我瞧着这个吓得神魂颠倒的家伙,摇头叹息了一下,从他刚才的话语来看,想来他应该也是玄武门里其中的一员,那帮家伙瞧见我小师弟身怀异宝,想要捞点好处,结果出尽人手,最终却是损兵折将,而且还扰得我现在跟小师弟失去了联系,实在可恶又可怜,不知道当初下这个决定的人,会否在后悔?

  我瞧见这人忐忑不已,心神不安定,一时也问不出什么来,又心挂朱雪婷那儿,于是让林齐鸣押着这人,返回了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

  然而回到林中一看,却是人影无踪,地上躺倒着两个人,却是那胖子高锐和矮个儿罗一驰,身上都中了剑,不过未死;至于朱雪婷,还有那络腮胡和越野车司机,则不见了人,我手按在了羽麒麟母玉之上,与离开的朱雪婷联络,得知刚才我们一走开,那络腮胡便暴起而动,其余几人或拦或逃,结果被她伤了两人,现在在追那络腮胡子,而另外一个人,则逃向了不同的方向,恐怕追不回来了。

  我让朱雪婷回来,穷寇莫追,那络腮胡子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丢了就丢了,我们此番前来的目的,是要找到我那小师弟,别的丢开一边再说。

  朱雪婷不是很情愿地应了一声,然后往回赶来。

  我晓得她心里面在想什么,这简单的一个看人,她都能够弄丢,这事儿实在是太丢面子了,所以她就想要给那络腮胡一点儿好看,而且她自问有能力追回那络腮胡子,被我这般一说,难免有些不愿意,不过我并不理会她的小心思,而是冲着那两个躺倒在地的家伙笑道:“怎么,贼心不死,想着逃跑对吧,那成,小胖,帮我送这哥俩儿一程!”

  林齐鸣面无表情地拔出剑来,地上那两个呻吟的家伙立刻慌了,颤抖着嗓子说道:“大哥饶命啊,想跑的是胡子龙,我们两个哪有那胆子?”

  两人一开口,被林齐鸣押着的那个血人突然发声了:“高胖子,罗矮子,你们不是去了那肥羊住的旅馆么,怎么会在这儿?”

  满嘴冤枉的罗矮子听到这叫唤,顿时也忘记了与我辩解,惊声喊道:“何护法,是你?你以为我们想来这儿啊,那道爷可不是肥羊,我们才是——不说这些,我们刚才看到了马老六和瘪五几个的尸体,他们怎么死的?还有,你咋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两人是故人相识,本来应该谈笑甚欢,结果彼此都是狼狈模样,顿时就多出了几分伤感来,这个满身是血的何护法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我和林齐鸣一眼,这才拱手说道:“不知道两位是?”

  我冷冷地说道:“别废话,想要命的话,问你什么,赶紧说——至于我,就是你口中那头肥羊的大师兄!”

  何护法顿时就萎了,不过他倒是个识趣的人,低头说道:“好吧,既然落到你们手上,我也认栽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按照门主的计划,将那个年轻道人引到了玄武洞中,准备靠着里面的机关将他给慢慢折腾,最后擒住;结果那道人却是个厉害角色,连续伤了几位长老,最后竟然又在一块石壁上面窥破天机,找出了一个地道来,钻了进去,门主带人追过去了,而我则在洞窟外面轮守,没曾想就有一条大蛇冲了出来……”

  他倒也光棍,竹筒倒豆子,说了个干净,我皱着眉头说道:“地道?你们玄武门盘踞那洞窟近百年,居然没有发现?”

  何护法也是很无奈地说道:“那里面有一些奇怪的符文,我们门中无人能懂,那道人却是厉害得很,只瞧了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的机关奥妙。”

  我又问道:“那道人身边,是否有一个女孩子?”

  何护法点头说道:“对,是有一个使双剑的女孩子,要脸蛋有脸蛋,要屁股蛋儿也有屁股蛋儿,啧啧,真的是个尤物啊,还厉害得紧,火辣辣的,我们门主亲自上,都拿不下那小娘皮……啊!”

  他说到最后,却是以一声惨叫结束,因为我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将他给直接打蒙了。

  满眼金星的何护法这回倒是又吐了一口血,摇摇晃晃地爬起来,一脸委屈地说道:“你咋说打就打啊,我得罪你了么?”

  这话儿说得不够利索,他咳了两声,却是吐出了几颗牙齿来。

  我阴沉着脸说道:“管好自己的嘴,不然命丢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马老六他们的死,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何护法一脸茫然地说道:“马老六他们是被放在外面作暗哨的,他们死了么?”

  这一问一答,我简单地了解完情况之后,让林齐鸣扶着地上的两人,而我则对何护法说道:“走吧,带我去你们的老窝瞧瞧。”

  那何护法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好不容易逃出来的,那儿有大蛇呢,回去干嘛?”

  我没说话,瞥了一眼林齐鸣,后者毫不犹豫地一个下勾拳,打在了何护法的腹部,直接将这家伙弄成了煮熟的大虾,在地上好是一阵翻滚之后,方才晓得我们和那大蛇一般,都是可能要他性命的家伙,于是便也没有再多做犹豫,带着我们折返而归。

  走了几步路,朱雪婷也赶过来汇合了,一行六人,趁着夜色,沿着小路,走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来到了那处玄武洞前。

  这是一处十分隐秘的洞穴,它藏在一道水瀑之后,前方一口深潭,夜里黑乎乎的池水,荡漾着天山的月光,而绕过前面的林子,有一条小路直往其中,我们来到这路口,瞧见地上果然滑腻腻的,蜿蜒曲折,有爬行动物滑过的痕迹,何护法看得脚发麻了,却被我们拿剑逼着,顶在后背心上,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

  过了那飘散着雨沫的通道,我们来到了那玄武洞中,一处还算是比较宽阔的石府,烟熏火燎的,不过墙壁之上,却又许多艳丽的画作,还有燃烧着油脂香味的炬火,将整个空间照得透亮。

  洞中没有人,不过却有几处残尸,模样十分凄惨,我过去查看了一下伤口,瞧见果然是有被咬过的痕迹。

  我让何护法带着我去那地道入口处,他磨磨蹭蹭,我有点儿发火了,而就在这时,我却听到洞外传来了慌张的叫声,急促的脚步朝着这洞内奔来,我眉头一皱,刚将剑给拔了出来,却见到先前逃走的那络腮胡和司机一脸慌张地冲了进来,瞧见我们,就像看到救星一般,大声喊道:“救命啊,救命!”

  话说着,两人双双栽倒在地。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1.今天加更。
2.今天愚人节。

  1. hzc0926:

    天堂、阳明界

  2. 小佛節日快樂!:

    小佛節日快樂!

  3. 格格:

    靠,不加更了!

  4. 徐学智:

    下水道里的美人鱼。。。

  5. 吃货2:

    每天等的好心累

  6. 笨熊-缪倩意爸爸:

    啥意思啊?是加更呢还是加更呢?

  7. 弥勒:

    养完了看

  8. 晨风-依旧:

    小佛你鞋带开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