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半截人身浮蛇池

2015年4月1日 更新

  络腮胡和那个越野车司机两人是从朱雪婷的手上逃走的,按理说他们应该朝着山外跑开,以避免被我们的人追到,这才是最准确的选择。然而他们居然反其道而行之,就有些让人玩味了。

  而瞧见两人双双跌倒在地,我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想法,却是说不定这两人在设计阴我,于是没有上前,也阻止了林齐鸣上前查看。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有点儿超出了我的想象,但见这两人到底之后,就像癫痫一般地不断抽搐,口吐白沫,接着双腿一瞪,直接就没了气息。

  我眯着眼睛,能够感受到这两人的生命炁场已经完全消失了,这个并不是扮演出来的,因为没有人能够在我面前耍弄这般的伎俩。

  只是,他们两人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以至于他们放弃了逃出山外的想法,反而是折转回来,寻找我这个随时都有可能要他性命的家伙,乞求帮助呢?

  我脚尖轻点,越过了这两人的伏尸之处,朝着洞口冲了过去。

  那儿空空如也,什么影子都没有瞧见,不过我却能够闻到一股滑腻而腐臭的气息,让人喉头发痒,感觉怪怪的。

  我在洞口静立了一分钟,这才回返了洞窟之中,发现林齐鸣和其余几人已经待在了络腮胡两人的伏尸之处。那小子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平静地切开了络腮胡的胸膛,划了一个十字架,接着用刀尖一挑,这才抬起头来,皱着眉头对我说道:“老大,和之前碰到的那几名死者一样,都是全身血液都无,挑开皮肤之后。只有淡黄色的组织液……”

  这情况十分诡异,旁边的几个玄武门帮众脸都黑了,下意识地四处张望,而那何护法则神经质地说道:“走吧,别留在这里了,我们都会死的!”

  我毫不理会他的话语,而是示意林齐鸣道:“深入一点,看看他们的内脏,有没有什么变化。”

  林齐鸣对我的命令执行无误,匕首往下一划拉。将整个胸腔都给剖了出来。却见里面的五脏六腑都呈现出了青灰色,表面上甚至还有寒霜存在。

  我眯着眼睛打量这副场景,有些疑惑地说道:“他们两人,刚才进洞的时候还有神志,似乎也清楚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结果呼救还没有结束,便栽倒在地死去,还变成这副模样,这样的情况,着实有些特殊,小胖,我听小七说你前一段时间里,大部分的时间都泡在了总局的档案室里面,你说说看,有没有一种案例,跟此刻的情况是一样的?”

  林齐鸣侧头想了一会儿,这才对我说道:“像这种骤然之间失血而亡的情况,一般有几种可能,第一可能,是被嗜血的僵尸或者鬼灵缠身;第二则可能是被某种以血液为引子的邪功所伤——这样的邪功颇多,比较著名的有荆楚一带的巫师,用活人血液祭神,南洋一带的降头师用水银置换血液,还有一个,邪灵教之前有一个叫做血魔的家伙,也能够施展此等手段;第三,听说西方的血族,也能够有这种效果……”

  我仔细地听着他的解释,待完了之后,方才发问道:“那么,你觉得是哪一种?”

  林齐鸣说道:“我们先前在来的路上,有瞧见过两个满脸腐肉的神秘人物,我刚才还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世间哪有这般巧合的事情,说不定就跟它们有关呢?”

  他分析得很有道理,事实上我也一直在怀疑那两个奇怪的家伙,再联想到小师弟在这黄山附近探察到精血结晶的信息,以及玄武门的莫名介入,我突然发现这个本来平静的黄山之地,却是变得有些热闹了起来。

  我这边是艺高人胆大,只是觉得热闹,而旁边的何护法等人则是畏畏缩缩,一脸恐惧地说道:“我们走吧?”

  林齐鸣猛然一扭头,冲着他们喝道:“喊什么喊,你想走,那就走啊——现在就出去,跟这两个短命鬼一样,我们可没有拦着你!”

  这话儿说着,三人顿时就一阵气馁,先前还觉得被我们擒获着,生命危在旦夕,但是相比起我们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人来说,那种未知而强大的东西,方才是最为恐怖的,一时间都哑口无言,不再说话。

  林齐鸣一句话将三人都给训老实了,我这才慢条斯理地问道:“玄武门之中,不可能只剩下这么一点儿人,你们其他的同门呢?”

  何护法指着远处一天然屏风的背后说道:“门主他们二十多人,都进了那地道里去。”

  我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说道:“那行,我们也进去。”

  何护法顿时就炸了,大声说道:“那个地方十分危险,鬼知道都有些什么,要是前面没有路了,在那狭窄的空间里,我们只能坐以待毙,自求多福啊?”

  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来:“我有在问你的意见么?”

  林齐鸣飞起一脚,直接将这唠唠叨叨的何护法给甩飞到了一边,待他重重跌落在地上的时候,林齐鸣方才冷声说道:“你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么,实话告诉你,老子现在要杀你,不过是一下子的事情,留你一条命,不是让你在这里叨逼叨的,再多说废话,真当小爷不敢开杀戒?”

  林齐鸣虽说入局没有多久,但是手上却也沾过许多血腥,所以说起这话来的时候,杀气十足,那何护法也是修行中人,能够感受到这种凝如实质一般的杀气,并不是那般简单的事情,故而没有再敢多说,而是带着我们来到了那石屏风之后。

  转过这边来,便能够瞧见临墙的一处角落,有一个空空荡荡的黑口子,长宽各一丈,旁边躺倒着两个玄武门帮众,一双眼睛凸起,十分恐怖,而我眯着眼睛朝口子里看去,瞧见是一个并不算高的地道。

  地道里有着幽幽的光亮传来,我侧耳倾听,并没有听到脚步声,说明里面的人早已经离开,或者走远。

  林齐鸣也凑过来打量了一番,然后对我说道:“老大,让我进去探一下吧,你在外面坐镇。”

  他这是好意,不过我却摇头否定了,对他说道:“人少而分兵,此乃大忌,而今天的情况又有点儿特殊,我没有把握制住那个缕缕出手的家伙,也不放心你们单独行动,所以我们必须走在一起,这样方才能够保证所有人的安全,既然我小师弟他们进去了,玄武门的一众人等也进去了,若是想要找到人,就必须也进去,那干脆一同前往。”

  朱雪婷舔着嘴唇说道:“可是,老大,这地道里到处都是机关,我怕……”

  林齐鸣反而笑了,对她说道:“你怕什么,地道里面即便是有机关,也被前人给趟平了,再说了,我们这里,也不仅仅只是几个人。”

  说罢,他便拿着长剑顶着旁边的胖子高锐说道:“都说胖人的方向感好,劳烦高兄弟带一下路吧?”

  被这般威胁着,即便是心中有一千个不乐意,那胖子也不敢多说什么,当下也是捂着伤口,跳下了那地道口,朝着里面走去,而我们在地面上的人也依次下到里面去,打头的是那胖子高锐,后面跟着林齐鸣,接着就是矮个子、朱雪婷、何护法和我,基本上一个间隔一个,至于我之所以留在后面押阵,倒不是畏惧什么,只是觉得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那家伙倘若跟来了,能够由我来应付。

  下到地道里,这才发现此处甚为宽敞,可供三人并肩而行的通道笔直朝下,倾角二十多度,两侧是岩石开凿而出的石壁,上面有一种古怪的矿物质,能够散发出幽幽的光亮来,也算是将这长廊给照亮了。

  我们沿着路前行,走了大约一百米的时候出现了交叉口,而在路口的正中间,则躺倒着一具尸体。

  不过他与外面那些没有血液的尸体,又有许多不同,因为他几乎就是躺倒在了血泊里,胸口处中了三根接近于腐朽的利箭,不过使他致命的,却是从头顶上泼下来的强酸性液体,将他整个人都给融化了大半。

  站在这十字交叉路口,我们都有些犯难,不知道该往那儿走,最后我们打量了一下周围,瞧见左边的通道尽头又有一具尸体,便选定了那儿。

  赶到了道路尽头,我们检查了一下,发现那人依旧是被机关弄死,而在旁边的石墙之上,却开出了一条裂缝来。

  顺着裂缝往下望,却瞧见是一个简陋的石梯,朝着下走。

  我毫不犹豫地往前而行,下了石梯,瞧见又是一个巨大的洞窟,不过与外面的相比,它显得更加庞大,更加天然,我们从石阶之上下来,还未有来得及打量仔细,便听到不远处原来了一声微弱的呼声,下意识地几步冲了过去,却瞧见面前是一个池子,有一人在其中,沉沉浮浮。

  而在他的身下,并不是池水,而是无数青色、黑色和绿色的长蛇,将这二十多平方的池子填充得满满。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本来想愚人节开个玩笑,不过却终究不想忽悠大家,硬不下那心肠来。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从我做起。
恩,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 体育场大闯:

      河南人该死

      • 吃货的幸福生活:

        你是疯狗吗?

      • y8:

        哥们儿,一些人或一个时期的人不能代表一个很大的名称,我们下定义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三思一下 我从客观角度来看,起码中纪委没能够在河南搞出什么动作

        • 陆左:

          河南人把他妈日了?

      • 陆左:

        你是哪里人?日本人???

      • 死了:

        卧槽,闯哥,我是野猪啊

      • 你妈傻逼:

        草泥马,你个傻逼,看来河南人糟蹋了你全家吧。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愚人节快乐!小伙伴们晚安

  2. 晨风-依旧:

    好吧,你鞋带其实没开。

  3. 体育场大闯:

    好快

  4. 奇:

    我是沙发

  5. 清澈的勇气:

    地板

  6. 徐学智:

    楼上疯狗出没。大家小心

  7. 道士:

    呃 我有疫苗

    • 自我放逐:

      壕,我们做朋友吧

      • 道士:

        什么情况啊

  8. 旅途:

    话说 河南人有部分确实有问题

  9. 木三:

    在此代表日了体育场大闯妹妹和妈妈的同胞向体育场大闯致以深深的歉意!

  10. 笨熊-缪倩意爸爸:

    就一个大家开心玩玩的东西何必要这样,冲着大家都喜欢小佛的书也不该骂人啊!

  11. 道士:

    呃 我有疫苗

  12. 缘分天空:

    哪里也都有"汉奸〃

  13. 弥勒是条狗:

    我艹你妈 学你爷爷的id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