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蛇窟蛋池明悟道

2015年4月2日 更新

  满满的蛇池之中,有一个人无力的嘶叫着,双手朝上挥舞,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想要徒劳地抓住任何可以漂浮的东西一般。

  何护法瞧见这人,显得分外激动,大声地喊道:“钟副门主,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上来?”

  他连着叫了好几声,那人方才听到呼喊,睁开了眼睛,朝着这边循声望来,看到了何护法,脸上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小何,你来了啊,是过来救我的么?”

  在这般的蛇池之中沉浮,万虫噬咬之下,还能够笑出来,无论如何。都让人觉得诡异无比,然而人总是会有思维死胡同的,也许是太熟了,那何护法却并没有想到这事儿,连忙点头说道:“对啊,钟副门主,我拉你上来,你等着啊。”

  这蛇池离地面并不算深,何护法朝着边缘靠近,伸出右手,朝着何护法的胳膊抓去,试图将他从蛇池之中给捞出来。

  我抱着胳膊在旁边瞧着。并不阻止,却见里面的那个男人也缓缓伸出了胳膊来,无力地被何护法抓住,然而就在他用力往上拽的时候,那什么钟副门主的脸突然一阵扭曲,而何护法则感觉到对方的身体突然一轻,觉得诧异,在旁边的我们却瞧了个分明——但见那钟副门主自腹部以下,全部都被那细蛇咬破。何护法拔出来的,并非整个一人,而是只有上半身,至于其他,则有无数的肠子将其牵连在了池子里。

  何护法一开始没注意,而等到他低头瞧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吓了一大跳,想要丢开钟副门主,结果却被他死死抓住了,不由得颤抖地问道:“你都不行了。为何还要我拉你上来?”

  钟副门主的脸上痛苦消散。又露出了刚才的那种诡异笑容来,对着他说道:“我是活不成了,不过若是能够找到一个替死鬼,就可以转世投身,而不用在这蛇池之中,受那永世沉沦之苦了,哈、哈、哈……”

  这算计!

  我下意识地朝着池边走去,想要将何护法救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见那钟副门主的七窍之间,居然在一瞬间钻入了七条不同颜色的小蛇,宛如蚯蚓一般的大小,如同钉箭,直接射入了何护法的额头与太阳穴中去,那个极爱唠叨的家伙终于解脱了,喉咙里发出一阵未说出的咕哝,双膝轰然跪倒在地,然后歪歪斜斜地朝着蛇池之中跌去,一声不吭。

  我赶到的时候,并没有拉扯他一把,而是看着他被无数花花绿绿地细蛇吞没,脸上一片阴沉。

  邪门,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邪门了!

  就在我眯眼瞧着蛇池的时候,林齐鸣突然出声提醒道:“老大,头上。”

  听到林齐鸣的提醒,我毫不犹豫地挥出一剑,接着感觉到头上有东西落了下来,这一剑正好击中对方,我往后退了一步,余光处瞧见竟然是一条长约两米的黑斑蝮蛇,模样冰冷而恐怖,瞧着十分吓人,不过这偷袭的家伙却被我一剑斩断,化作了两截,一截跌落蛇池之中,一截落在了我的脚边,我伸脚踩了一下,是蛇头部分,居然还有生命,张大了嘴巴,似乎还想咬我。

  我不理会它,一脚碾成稀巴烂,这才抬头看去,却见我们的头顶之上,无数的钟乳石垂落而下,每一根钟乳石竟然都盘踞着一条两米或者三米长的蝮蛇,有黑色的、白色的、红色的、绿色的和斑斓色彩,不一而足。

  就在我朝着上面望去的时候,这些长蛇仿佛约好了一般,纷纷吐出了信子来。

  咝、咝、咝……

  整个地下洞穴之中,突然在一瞬间充斥着这种让人浑身发寒的响声,我这是方才明白,这儿根本就不是什么修行圣地,而是一处实实在在的蛇窟。

  “老大,怎么办?”朱雪婷冲着我大声喊道。

  她是女孩子,尽管有着一身本事,但是对于皮肤冰冷、模样丑陋的冰冷长虫,有一种天然的恐惧,但是就有些换了,而旁边的矮个儿焦急地提议道:“大哥,我们回去吧,从那走道往回走,再将地道口给堵住,那些蛇就上不来了,是不是?”

  他们都想着毫不停留地逃到上面去,然而我却冷笑着说道:“封堵住地道口?那这里面的人呢,你们门主和那十几号高手呢,我小师弟呢,该怎么办?”

  这话儿说得那矮个子无言以对,而我则毫不在意地说道:“大家靠近我一点儿,我们在这里找寻一下,看看有没有别的出口。”

  林齐鸣和朱雪婷晓得我的本事,经过一开始的慌张之后,便也不再有太多的惶恐,靠近我一米左右,将我给护翼起来,接着又押了身上有伤的两名玄武门弟子,朝着前方有痕迹的地方走去。

  绕过一片很大的石笋,我们来到了一处超过百米的浅坑前,但见这儿有着密密麻麻的白色蛇卵,将整片区域都给铺满了,不过浅坑的中间,被人踩过了一路,里面的蛋液、蛋黄流满一地,将整个空间都给弄得腥味十足。

  瞧见这地方,我似乎晓得了当时的情形,恐怕是我小师弟与玄武门一众人等,在这里一追一逃,将这蛋场给弄得凌乱,方才惊扰了此处的群蛇,奋起攻击。

  这些白色蛇卵并不算大,不过这般密密麻麻、层层叠得地铺着,给人的视觉震撼实在是有点儿大,若是密集阵患者瞧见,定然就是浑身一阵鸡皮疙瘩升起,根本不敢再看。我倒是无所谓,既然能够确定小师弟他们的踪迹,那么就算是前面有龙潭虎穴,也不惜一闯,更何况只是这等区区蛇窟,于是毫不犹豫地走入浅坑蛋场之中,循着前人的脚步而走。

  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在走入其中的时候,我还是吩咐了旁边的人,让他们尽量顺着别人的脚印而行,不要踩更多的蛇卵了。

  此时我们的后面已经有蛇群出现,先前在蛇池之中的,不过都是些还未成长起来的细蛇,而这一帮从钟乳石上面落下来的,却个个都有两三米长,厉害的还有四五米,都是成熟的个体,此刻朝着我们这边不断游动而来,瞧得众人一阵心中发毛,脚步下意识地快了,也没有太过于注意,脚下蛋壳的破碎声啪啪而起,特别是胖子,三百斤的吨位,一脚下去,无数蛇卵便破裂开来。

  别人急,我反倒陷入了一阵平静之中,行走在这生命的诞生地,我能够感受到在某一处角落,那幼蛇钻破了蛋壳,朝着外面的世界爬了出来,窸窸窣窣,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生命周而复始,生与死不断颠倒,两个种族的竞争,你死我活,这就是天道,这就是自然么?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句话的正确意思是,天地是无所谓仁慈的,它没有仁爱,对待万事万物就像对待刍狗一样,任凭万物自生自灭,而这里面的规则在于,弱肉强食,谁能最终生存下来,全凭着自己的本事。此话是出自于道家圣典《道德经》,然而里面深层次里蕴含的东西,却几近于魔道。

  又或者,魔道才是最归本还原的一条规则?

  我心中一片混乱,提着脚尖走路,这时那胖子却是已经冲到了我的前方去,而身后的朱雪婷也紧紧抓住了我胳膊的衣袖,对我说道:“老大,它们追上来了!”

  我的注意力还在那些刚刚诞生出来的幼蛇身上,听到朱雪婷这般一说,回过头去,瞧见那蛇群汹涌,离我们最近的,却是只有五六米了。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左手在胸口画了一个秘文,朝着前方遥遥一拍。

  【深渊三法,魔威】!

  一掌而下,那来自深渊阿普陀魔王的威严陡然散发,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根源的压制,越是低级的生物,越是容易被影响,而这些长蛇也是陡然一顿,仿佛前面有堵墙一般,根本无法再次前行。

  这一招,便将后面的威胁给止住,不过我却晓得魔威并不能够持续多久,当下也是加快了脚步,朝前而走。

  我们很快就走过浅坑,这是哪个胖子早已经走到了前头,我瞧见这浅坑边缘有一具尸体,用饮血寒光剑将他翻了过来,瞧见皮肤下有许多细小的线条在蠕动,剑尖一划,却是爬出了四五条小蛇来。我们绕开了这具尸体,继续向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一直奔在前方的那胖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来。

  我们循声望去,却见黑暗中陡然蹿出了一道绿影,陡然覆在了那家伙的脑袋上,接着将他猛然往前拖拽而去。

  我眼睛眯了下来,便瞧见那绿影并非别的,而是一条身长超过三丈的碧绿大蛇,一口咬中了胖子的脑袋——这路途之中,不仅后面有蛇,而且前面,也并不太平啊!

  瞧见胖子高锐的身体被那绿色朝着前面拖拽而去,我们自然是不会放任,朝前追去,不过那巨蛇的爬行速度飞快,一追一赶,却也跑出了不少路程。

  我追了几分钟,突然感觉前面一空,有哗啦啦的流水声,传入了耳中。

  除此之外,还有刀剑之声。

  1. 徐学智:

    沙发。。。

  2. LXF:

    咋咋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地下室

  4. 道士:

    我这咋会没了呢

  5. hzc0926:

    好,又到深渊

  6. 体育场大闯:

    我曰 我昨天就评了个 好快 后面回复的 河南人是狗我是真的不知道 我不地域黑啊 你们又不认识我 我有必要否认? 这个可以盗号?

  7. 河南人糟蹋了你全家吧 ,哈哈:

    河南人糟蹋了你全家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