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百千万条剧毒蛇

2015年4月2日 更新

  刀剑声铮然而响,我们冲到了一处满是湿气的水帘洞中,这个地方呈现出倒扣型的破碗形状,面积不大。但是因为上面的空间特别宽阔,所以显得十分空旷,而在这流着哗啦啦雨瀑的地方,我瞧见那长蛇倏然钻入了旁边的深潭中去,而有三个人却还在奋力搏杀。

  这其中,有两个人穿着寻常,看得出来是现实中的打扮,而另外一个人则显得比较古怪,身上居然是花花绿绿的鳞甲,将他全身包裹着,皮肤黝黑,丹凤眼,点朱唇,要不是过于贴身,瞧出对方的胸口平平。我还真的感觉有点儿像个女的,显得异常妖艳,不似人形。

  说那人不像人形,是因为对方虽然长着人模样,但是那腰肢却柔软得让人惊诧,而且居然能够做出脑袋三百六十度旋转。

  正常人若是这般,那脑瓜子早就滚落下来了,哪里还能如他一般,腾挪跳跃,双手挥出无数影子,将那两人给压制住?

  被我们强行拽到此处的矮个儿瞧见场中那两个被压制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家伙,不由得惊声喊道:“大长老。那是我门中的大长老!”

  他指着的那个,却是个头发眉毛都是雪白的老头儿,看模样的确是一把子好手,不过此刻身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拿剑的右臂膀肿胀得跟狗熊一般,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厉害之处来,而相比于这两个玄武门中人,另外一个怪人则凶悍得多,双手交叠。身姿柔软,往往能出其不意,将对方杀得丢盔卸甲——瞧着状况,倘若我们不介入,只怕这玄武门的大长老,与另外一个高手,不出五分钟就都得趴在这儿了。

  “住手!”

  我毫不犹豫地出言喊道,对方不管有什么仇怨,也不知道站在什么样的立场,既然我在这里。那么一切都得按照我的节奏来。

  谁若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便让他晓得,什么叫做霸道。

  听到我的这一声暴喝,那玄武门中的两人余光瞧来,看见了那矮个儿跟我们在一起,还以为是援军,朝着我们这边退来,而那浑身鳞甲的怪人却毫不犹豫地继续抢攻,想要将这两人给斩落剑下。

  玄武门先前在设计陷害我的小师弟,说起来双方应该是对头,不过这世间的事情还真的有些复杂,我不得不出言阻止道:“这位朋友,有话好说……”

  我话儿还没有说完,却听到那家伙的眼睛陡然一转,竟然闪耀出了绿色的光芒来,十分诡异。

  他接着一张嘴,里面吐出了一条猩红的信子,一声沙哑难听的话语从他的喉咙里面蹦了出来:“死,都给我去死!”

  此人仿佛很少说话一般,说出来的话语古怪至极,而瞧见他那信子在空中震荡,发出嘶嘶的声音,后面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游动声,我立刻醒悟过来,这家伙也许并非人类,反而是跟那长蛇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就在我猜度对方身份的时候,那人已经抢攻到了近前来,一个揽雀尾,却是将另外一个玄武门高手给抓住。

  他双手一缠,竟然将那人给勒得死死,接着双手一分,那人便直接跪倒在地,浑身青紫,口吐乌黑透亮的秽物,一股浓郁的臭气从他口中散发而出,却是一种中了毒的模样。

  对方当着我的面杀人,而且还有着异类的嫌疑,我当下也是没有半分犹豫,一剑而去,将朝着我冲来的那家伙斩去。

  饮血寒光剑与对方的手爪在半空中相遇,尽管这一剑我并没有用上全力,但是竟然斩不下对方的手腕,双方在半空中擦了一下,火花四溅,有一股焦糊的气味传了过来。

  一招之后,我当即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也许真的不是人类,于是也没有再多留着气力,手中长剑一震,朝着对方冲去。

  两人过了几招,那家伙无论是怎么扭动身子,都有些躲不过我的剑锋所指,一时间险象环生,立刻知晓了自己并非我的对手,当下也是往后一跳,口中一张,那嘴巴竟然咧到了耳根子处去,一口浓郁如墨的黑绿色液体就朝着我这边喷来,我将手中的魔剑一震,一个大旋斩,却是生出一道剑墙来,挡住了这黑色液体,结果它一落到了地面上,立刻将岩石给腐蚀了去,冒出滚滚的绿色烟雾来,看着十分歹毒。

  我不怕对方厉害,就怕这毒素入体,虽说未必致命,但是运功将其排除,也需要花费许多力气,于是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便瞧见对方在绿色雾气之中飞速后退,竟然跳上了一根巨大的钟乳石后面去,接着口中不断念诵着咒文,在这空间中回荡着。

  他这般一念咒,本来只有落水声的此处,突然多出了无数细碎的声音来,一开始还未曾觉得,然而到了后面,这种声音铺天盖地,充斥此间。

  “蛇、蛇、全部都是蛇!”

  朱雪婷惊恐地叫了起来,我回头瞧去,但见那些蛇群仿佛是听从了那鳞甲怪人的召唤,冲着这边奋力前涌而来,除此之外,在我们前方的水潭之中,也冒出了无数细小而硕长的游蛇来,高高昂着脑袋,吐着信子,颜色各异,长短各异,纷纷朝着这边涌了过来。

  这蛇群,铺天盖地,仿佛充斥了整个世间一般,正常人倘若是瞧见这么多的丑陋长虫,花花绿绿,说不定就崩溃了。

  到了现在,我终于感觉到那诡异的家伙,说不定真的就是一条蛇蟒成精,方才会有这般的手段,不过我也来不及想太多,当下也是将手往怀中一摸,掏出了那异兽八卦旗来,钉住四周,接着将王木匠给召唤出来,主持法阵,让八般异兽,将这空间给封锁,围得严严实实,不让那些蛇群有任何可乘之机。

  八卦异兽阵的出现出乎了那鳞甲怪人的预料,他本来贴在那钟乳石上,准备看一场好戏的,结果瞧见无数长蛇飞身弹射而去,结果纷纷撞到了无形的炁墙,落了下来,顿时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怒声吼道:“人类,你到底耍了什么妖法?”

  被一位极有可能是精怪的家伙这般问起,我着实有一些不习惯,不过却也笑着说道:“这位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先商量,何必要人性命?”

  那鳞甲怪人脸上数变,反倒是来了脾气,恶狠狠地高声吼道:“老子就不信治不了你了,小绿,给我破了这鬼东西!”

  他一声吩咐,那水潭之中立刻翻涌起来,蹿出了一道绿影,冲着我这边进发。

  我眯着眼睛打量,瞧见这所谓的小绿,正是刚才一口吞了胖子的那条巨蛇,没想到它竟然还听候鳞甲怪人的命令,而且还真的敢朝着这边冲来。

  瞧见这长蛇汹汹,矮个儿和刚刚死里逃生的大长老都下意识地往后躲闪,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来,而林齐鸣和朱雪婷晓得我的这本事,倒也淡定自若,唯独我头上的王木匠心中不服,冷然哼道:“不过就是一窝臭蛇,还有胆朝着我老王这儿装逼,真的是活腻味了!”

  它当年在黄河石林之中的时候,手下御使着无数魔鳄,却比这些长蛇厉害许多,自然眼高于顶,然而那绿色快到跟前的时候,嘴却一张,牙根处突然喷出了两股黏稠的液体,落在了八卦异兽旗的不远处。

  这液体看着并无劲道,然而一落其间,立刻有冉冉的绿雾浮现,却比刚才那鳞甲怪人使出来的,还有浓郁几分。

  老王瞧见这东西,脸色立刻变了,哇哇大叫道:“我艹,这居然是修罗竹叶青,这般罕见的青蛇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不行了,小陈,那绿蛇的毒液,跟那冥河弱水一般,都能够销蚀炁场,十分歹毒,若是不将它给除去,异兽八卦阵被雾气侵蚀一会儿,恐怕就要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了……”

  他这般一说,我心中一跳,这异兽八卦旗可是我师父留给我的宝贝,若是就这样毁了,我真的没有脸面再见我师父了。

  心中焦急,我却是陡然冲出了法阵,,踩着脚下滑腻腻的蛇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扬起一剑,朝着那绿色的脑袋斩去,快如疾电。

  那绿蛇眼中只有法阵,哪里料到我竟然不惧蛇群,直接冲到了跟前来,饶是它的蛇躯灵活自如,结果却也只有朝着旁边微微躲闪,而就是这么一个当口,我用足了九成九的力量,猛然一剑从它的脖颈处切过。

  刷!

  一声炸响,曾经跟蛟龙、魔蟒恶斗过的我自然不可能让这般的小角色戏耍,即便它是甚么毒性剧烈的修罗竹叶青,故而以一种极为霸道的手段,将其枭首而下。

  一剑过后,这条巨蛇的无头身躯猛然扭动,尾巴将岩石砸得不断绷飞,而那鳞甲怪人则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小绿!”

  在这般的尖叫声中,一剑得手的我突然发现,在我的身边,居然有超过上千条的毒蛇,将我给紧紧围在其中,而脚下也有数十条毒蛇,张开嘴,朝着我的腿脖子咬来。

  万蛇噬体!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友情提示,这位鳞甲怪人,后台可硬了,他妈妈是……
今天不加更了,这个真不骗人,今天陪父亲去医院看病,很累,明天见吧,大家。

  1. 伟大的:

    沙发

  2. 我是疯子1985:

    太快!

  3. hzc0926:

    不争不急

  4. 奇:

    他妈妈是母的

    • 我是疯子1985:

      非常有道理!

  5. 吃货的幸福生活:

    他妈妈是谁?

  6. 徐学智:

    占楼再看。。。

  7. 晨风-依旧:

    他妈妈就是那条魔蟒

  8. 我就是我:

    它妈妈是小花

  9. 吃货的幸福生活:

    黑花夫人?

  10. 弥勒是条狗:

    哪条狗 冒充老子体育场大闯哥的名字

    • 体育场大闯:

      操你先人十八代

      • 在体育场大床房艹体育场大闯它妈:

        小逼玩意儿,当初你爹我怎么没掐死你个傻逼玩意儿~

  11. 体育场大闯:

    河南人都是猪操的

    • 陆左:

      你个狗艹的哪里的?

    • 艹体育场大闯他妈的路人甲:

      你是猪艹大的吗狗逼?问问你妈逼烂不烂?松不松?水不水?

  12. 体育场大闯:

    人类的垃圾,社会的狗逼,都该女人奸,男人割的烂货,河南人日你们先人十八辈祖宗

  13. 清澈的勇气:

    没素质的就让他自生自灭吧,大家也别骂了

  14. 缘分天空:

    真脏!!!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