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知道我妈是谁么

2015年4月3日 更新

  置身于蛇窟之中,上下左右全部都是滑腻腻的长蛇,脚下倘若稍微一不注意,便会失去平衡。直接栽落在蛇群之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刚才为了拿住那条修罗竹叶青,我毫不犹豫地冲了出来,将其头颅斩下。

  而得手之后,我立刻处于这般的陷阱,无数游蛇将我的回路给封堵住,不想还好,细思极恐。

  不过我这人跟朱雪婷那种见到爬行动物就有些走不动路的小妞儿不同,神经粗大得很,在瞥了一眼之后,当下也是将魔威施展而出。

  魔威临体,一股恐怖的气息以我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相比其余魔物,这般的游蛇也就刚刚比蠹虫要聪明一点儿,不过到底还是脑子不够用。在魔威出现的那一霎那,一种来自灵魂本源处的恐惧降临在了它们幼小的心灵之中,眼前的我便已经不再是什么可以攻击的对象,而是散发着凛冽魔威的天敌,那种恐惧完全支配了它们并不算发达的大脑,控制着它们四散而逃,有的甚至直接一阵瘫软,不得动弹。

  一招魔威定天下,汹涌蛇群四散了,眼前对我最大的威胁已然不见,我自然不会避回异兽八卦阵的乌龟壳中,而是将手中的长剑一扬。朝着那鳞甲怪人冲去。

  身怀魔威,我每走一步,身边的炁场便朝着旁边散逸出无尽的威严来,这是一种与龙威类似的东西,那些游蛇根本就生不出反击的心思,瑟瑟发抖,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任我从它们的身上踩过,脚底那种软绵绵的触感。让我想着尽快结束这一切,然而那鳞甲怪人虽说也有被我的这魔威给镇住,但是却也只维持了一刹那,紧接着弓起身子,从身后抽出了一把白骨剑,与我猛然砸来。

  一剑在手,这家伙倒也是有着足够的自信,口中狂叫道:“狗日的,我要给小绿报仇!”

  他这副歇斯底里的模样,仿佛死去的不是一条大蛇。而是他的情人一般。

  我举剑与他相搏。发现那白骨剑当真是一把不错的兵器,硬度很强,即便是与饮血寒光剑正面相撞,也能够压得住它的威势,不受其扰,而且这家伙天赋异禀,凭空生出一股子蛮力来,就连我都觉得这剑上附和的劲道,实在是太过于强力。

  短暂之间,两人交手数个回合,那鳞甲怪人也从一开始的疯狂,慢慢地回复了冷静。

  所谓的哀兵必胜,那不过是对于军队之间的士气提升,高手相搏,倘若一贯依靠情感的因素来做主,失去理智,九成九的原因会输,唯独有零点一的可能,就是开挂,大神附体,方才能翻盘。

  这鳞甲怪人显然没有引神入体的打算,故而手中的白骨剑从一开始的激进,变成了现在的周旋,而后则被我全面压制,不断向后退去。

  之所以如此,倒也不是对方太弱,抡起力量来,这家伙似乎还胜我一筹,不过关键在于他的搏斗经验实在是太过于缺乏,有一些稚嫩,而我却是从水里火里摸爬滚打而出来的,别的不说,关于时机的把握,最是懂得,当下也是见到对方一点儿缝隙,便立刻钻入其中,将这优势努力扩大,使得他不断崩溃,不能与我抗衡。

  当自己这边全面出现劣势的时候,那鳞甲怪人依旧硬着头皮顶着,不过口中却突然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句话一出,我就知道对方心虚,已经在准备用别的途径来解决问题了,于是一边挥剑,一边笑着说道:“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人,对不?”

  那鳞甲怪人的第二句话把我给雷到了:“你,你知道我母亲是谁么?”

  我完全无语,手中的长剑不断向前,终于瞅准机会,一剑划过对方的腹部,硬是从对方那坚硬如铁的鳞甲之中,斩出了一条一指宽的血痕来。

  “啊……”

  这是对方第一次受伤,所有的话语都变成了一句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家伙青黑色的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无数暴戾来,冲着我怒声吼道:“你居然敢伤我,你居然敢伤我,我就让你知道,得罪了我的人,下场到底会有多惨!”

  他右脚朝着前面一跺脚,整个人突然变得庞大起来,足足有三米多高,接着手中的白骨剑也变成了门板一般地巨剑,猛然挥剑,朝前而战。

  我瞧见这一剑的威势甚重,来势汹汹,一个后空翻,躲过了这一击,落在了蛇群之中。

  那蛇群原本处于四散奔逃的状态,然而我身上的魔威持续不了多久,一旦消散之后,那些毒蛇根本就记不住厉害,居然又张嘴朝着我咬来,这魔威的施展次数有限,我并没有过多的迷恋,当下也是长剑翻飞,仅仅凭着手中的饮血寒光剑,便将那些试图朝我进攻的长蛇给一一挑飞,然而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那鳞甲怪人居然一剑斩落了上空一根硕大的钟乳石,接着白骨剑一拍,朝着这边射来。

  我能够避开,自然不会硬拼,往左边一闪,结果那家伙却如同暴起的毒蛇一般,倏然而至,那巨大的白骨剑猛然斩在了我的身旁。

  先是用钟乳石逼开我的空间,接着一剑斩来,摆明要与我硬拼,这家伙虽然手段并不算纯熟,但是天赋却极高。

  我没有一点儿考虑时间,只是凭着本能施展了土盾,提剑而上,与这家伙猛然对拼了一记。

  轰!

  劲气相撞,巨大的震荡声充斥在了整个洞穴之中,一股气浪从兵器的交击处陡然而起,朝着四面吹去,将地上的那些蛇群给卷得不断翻滚。

  场中相斗的两人,一位足有三米多高,而另外一位,在他的面前简直就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按理说吃亏的终究是我,然而我所修行的这深渊三法,是来自于无尽深渊之中魔王阿普陀千锤百炼之术,不知道集尽了多少前人的智慧方才得出,哪里是那般好相与的,故而最终的结果是两人持剑相持,而我们脚下坚硬的岩石纷纷碎裂,十米之内,无一块完整的地方。

  呼、呼……

  两人不断地喘着气,那鳞甲怪人继续加力,脸色变得无比扭曲了,反而是我,因为有着土盾的存在,这般借力打力,倒也不费什么力气,当下也是平静地顶着对方的压力,耐心地等待着他由盛转衰的那一刹那。

  高手相较,凭的不仅仅只是手段,还有耐心,以及眼光。

  终于,我瞧见那鳞甲怪人在僵持了十几秒钟之后,眼中掠过一丝惊慌,而力量似乎也在一瞬间变得有点儿不够稳定了,当下也是将血劲上涌,开启了临仙遣策。

  深渊三法,本质上还只是一种极为高明的技巧,而这临仙遣策,方才是进攻之时,一等一的大杀器。

  世界在一瞬间就变得无比的简单,四周一片血红,我在对方的力量稍微退却的那一霎那,也猛然抽剑而回,而在对方的巨剑因为惯性斩落下来的那一刹那,选定了那白骨剑上的一处破绽,猛然斩去。

  这一剑快得已经超越了肉眼的极限,即便是用炁场锁定,修为稍欠的人也感知不到,旁人看着,仿佛僵持一直在继续一般,然而我这一剑下去,最终的结果,却是将那门板一般巨大的白骨剑,给直接斩碎了。

  对,斩碎了!

  那比我还要庞大的白骨巨剑,在一瞬间被我击中了最弱一点,力量在剑身之上得不到释放,陡然间崩坏,化作了无数碎片。

  而在这漫天的碎片之中,我迎面而上,长剑翻飞,在诧异非凡的鳞甲怪人身上不断斩去,身子快若鬼魅,化作了幻影。

  刷、刷、刷!

  剑光游弋,尽管对方身上的鳞甲坚硬如钢铁,我依旧能够找到其中的破绽之处,而在这样一场暴风骤雨的交手之中,那鳞甲怪人终于露出了自己垂落的一面,一边抵挡着往后退,一边口中大声叫道:“别杀我,我母亲可是真龙,若是让她知晓,你就死定了!”

  真龙?

  世间哪儿会有那么多的真龙?再说了,龙生九子,也不可能弄出这般的一个家伙来的。

  我冷冷一笑,手中的长剑却并不停,猛然一剑,将对方的左臂给斩落下来。

  这一击将对方完全给斩得崩溃了,不再言语,而是在半空中猛然一番,三米的身型居然还在变大,就像吹胀了的气球一般,倏然之间,竟然化作了一条十米长度的黑鳞巨蟒,而与之前的那条修罗竹叶青所不停的,在于它的三角头之上,居然有一坨类似于犄角一般的凸起物。

  蛟?

  不对,不是蛟,这般的怪模怪样,要么是未曾出现过的生物,要么就极有可能是不同物种杂交而出的东西。

  杂种!

  那黑鳞巨蟒在空中腾现之后,不敢久留,直接朝着水潭之中落下,想要遁走,然而我哪里能够让它来去自如,早就先一步跃到水潭旁边,顾不得潭中粼粼的毒蛇,冲入其间,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尾巴。

  哼,想跑?

  真当我麻栗山龙家岭第一密子王这名头,是白叫的么?

  1. 弥勒:

    (⊙o⊙)…

    • 体育场大闯:

      操你妈B

  2. 弥勒:

    有空了抢抢沙发也不错,今天终于放学了,感动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第三

  4. 徐学智:

    今天时间没算准呐

  5. 自我放逐:

    刚睡着了……

  6. hzc0926:

    不争不抢,安静拜读。

  7. 野猪:

    ???

    • 小太妹:

      大闯不是以前的大闯啊 一条狗冒充老子ID 艹他妈

      • 体育场大闯:

        操你祖宗十八代

  8. 缘分天空:

    文明一点,这不是你家!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