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三章 先是大哥后世叔,厚颜无耻小豆子

2015年4月3日 更新

  水潭之中,因为我与那鳞甲怪人的拼斗,挤满了无数长短各异,颜色不一的滑腻长蛇。而尽管如此,我依旧不管不顾,直接跃身跳入水潭之中,抓住了那家伙化身而成的黑鳞巨蟒。

  我这一跃入潭中,周围的那些长蛇有的恐惧游离,有的则处于本能,张嘴来咬,我能够感觉到全身至少有十几次疼痛。

  我当下也是强忍着这种巨大的痒麻的痛楚,双手抱着那条粗壮的蟒尾,猛然一抖,那力量便从尾部一直朝前蔓延,延伸到了前端,接着有传递了回来。

  这一招,我可是学习了小黑天的手段,当初在灵界死亡谷中。她就是用了这一招,制服的那黑鳞蛟龙,而我今天却是有样学样,将其施加在了这家伙的身上。

  不过这条黑鳞巨蟒可跟那一条黑鳞蛟龙不能比,人家可是飞翔于九天之上的异兽,而它不过是一条藏在地洞里面的泥鳅而已。

  不过不管怎么样,基本的构造都是差不多的,我这般猛然一抖,一开始它还拼力反抗,身子不断扭动,先是拼力朝着水潭深处钻去,紧接着在发现实在是逃脱不出我的掌控之后。便回过身来,想要张嘴咬我,然而这个时候,我已然将这一个震动频率把握到了精髓之处,三两下,那黑鳞巨蟒便被我摇得浑身散架,骨头与骨头之间不再关联。

  如此一来,此物便如同瘫痪了一般,再无反抗的能力。唯有口中哀哀鸣叫道:“别,大哥别杀我,有事好商量!”

  这家伙像极了现实世界之中的纨绔子弟,一开始嚣张无比,接着发现不但自己打不过,而且连背后的靠山都吓不住人,这时才慌了,紧接着那态度直接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大哥”都叫上了,让人肉麻得紧。我也不管它。直接一个魔威,将叮咬在我腿肚子上的诸般游蛇给吓垮,接着将这松松垮垮的十米长蛇拖到潭边的岸上来,指着它说道:“别跟我装犊子,弄个正常点的模样来说话。”

  那家伙身子一扭,硕长的身躯逐渐开始缩小,慢慢地往回缩,到了最后,竟然化作了一个虎头虎脑的五岁小男孩来,大眼睛、粉嫩粉嫩的脸颊,只不过蜷缩在地上,让人忍不住心疼。

  我的脸顿时就黑了,寒声说道:“我让你化作人形,不是让你装可爱的,别以为这样,我就不杀你了。”

  那家伙也挺无辜地说道:“大哥,我就是这副模样,先前之所以弄得丑陋凶恶,是为了吓人的……”

  我单手将这家伙的脖子给拎了起来,也不跟他多做争辩,指着周遭的那些长蛇说道:“别的想不说,帮我把这些让人厌烦的东西给我驱赶走——别跟我说你不会!”

  那小家伙倒是挺配合我的,二话不说,直接噘嘴吹哨,几声嘘嘘声之后,那些游蛇居然听了他的命令,弯曲着身子,开始朝着黑暗处快速地爬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偌大的空间里,除了刚才的一地死尸之外,再无别无。

  众蛇散退,八卦异兽阵里面的几人终于喘了一口气,王木匠收起法阵,带着令旗回返到了八宝囊中,而林齐鸣等人则赶了过来,朝我问道:“老大,脚没事吧?”

  我的腿上,有十几处的伤口,是刚才跳入水潭中抓这家伙的时候给咬得,都是毒蛇,不过好在我的魔功已然大成,皮肤在被咬的那一瞬间就立刻自动收缩,不让毒液注入,故而看着有些血肉模糊,实则并无太多实质性的伤害,我摇了摇头,将那家伙给丢在地上,冷冷地说道:“好了,闹够了,那么我们就来谈谈正事吧!”

  我正想与那黑鳞巨蟒化身的小屁孩子聊天,结果这是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悲愤的怒吼:“你这妖怪,杀了我师弟,看我不夺你性命,祭奠他!”

  这话儿说着,旁边冲出一个模样狼狈的老头儿来,扬起手中的剑,就朝着那小家伙刺去。

  出手的这人,却是那玄武门中的大长老,他刚才几人与那小家伙相斗,结果最后就剩下他一个人独活,这怎么叫他不愤怒,此刻见到了机会,立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就想着一剑了解这小家伙。

  不过他的一剑最终还是被挡住了,朱雪婷的摇光剑猛然一抖,将他手中的剑给缠住,接着飞起了一脚,将这老头儿给踹到了去。

  那老家伙被这么一弄,顿时火冒三丈,冲着朱雪婷怒吼道:“你这女娃子,还想偏袒那畜生不成?”

  朱雪婷是个比较文静的女孩子,平日里顶多杀杀人而已,哪里有跟别人吵过嘴,一时间答不出话儿来,我瞧见这个没有弄明白状况的老头儿,似笑非笑地说道:“前辈既然报仇心切,不如我将这精怪的束缚放开,让你跟他公平公正地打一场,如此可好?”

  听到我的这建议,那老头儿方才想起来,这小家伙的被擒,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倘若不是我们的出现,他只怕早就葬身于蛇腹之中了。

  不过他做惯了位高权重的大长老,只有一股威严,当下也是脸色不愉地说道:“这位小哥说话就不中听了,妖魔鬼怪,人人得而除之,何必分得这么清楚?”

  这家伙居然还跟我装起来了,当真是搞笑。

  我耸耸肩,倒也没空跟这破落户多费唇舌,看了林齐鸣一眼,后者立刻意会,伸过手来,一把抓住了那老头儿,将他提溜到一旁去,教他一下做人的道理。

  那老头儿刚才与黑鳞巨蟒的战斗已经耗费了精神,此刻也没有能够太多的反抗,稍微挣扎一下,也给林齐鸣给果断制服。

  我不管那边的事情,回过头来,打量着那化身成了可爱男孩子的黑鳞巨蟒。

  那小家伙看着我阴沉而富有杀气的目光,顿时就是心中发抖,他本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刚才与玄武门几人交手的时候,暴戾之极,而此刻被我制住,浑身瘫软,却也装出楚楚可怜的模样来,柔弱地说道:“大哥,我今天算是栽倒在你手上了,只要不杀我,一切都任你处置!你开条件吧,能帮到的,我绝对不二话……”

  这般江湖气的话儿从一个小孩儿的口中说出,我总是觉得有些不适应,不过却也没理会,淡淡说道:“谈谈自己吧,刚才你好像说了,自己的母亲,是真龙?”

  那家伙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说道:“不是真龙,只不过很快就要成为真龙了……”

  “哦……”

  我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母亲就是黑花夫人咯?”

  这小家伙的眼睛陡然一亮,惊喜地说道:“哦,大哥、啊不,世叔你认识我母亲对吧?你看看,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我说这世间怎么又如此厉害的高手呢!世叔,你看,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不过既然是我母亲的朋友,那么小豆子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还请你千万不要介意,原谅小侄的孟浪之处……”

  “小豆子?”

  我被这小家伙大蛇随棍上的架势给弄得有点儿好笑,而他的名字,则更加让我有一种忍俊不禁的感觉,那家伙听到我叫他名字,当下也是不断点头说道:“是,世叔听过我名字没?”

  我眯着眼睛看他,脸上转冷,寒声说道:“别叫世叔这般亲热,我可没有你这么一个大侄子,至于你母亲,我也不是她的朋友,只不过她偷了我的一件东西,我正巧也在找她而已……”

  “偷了,您的东西?”

  这峰回路转的情况让那小家伙傻了眼,呢喃一声,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世叔,我母亲到底偷了你的啥?”

  我眼睛眯得狭长:“你不是说你母亲就要化作真龙了么,她成龙最关键的那东西,就是偷了我的!”

  “我艹!”那小鬼立刻愤然说道:“果然,我就知道那老娘们不干好事,当初将我抛弃在这个窝窝里,还将我封印了,说修为未成,不得出入,自从怀了那野种之后,更加不将我放在眼中,浑然当没有生过我这么一个儿子一般。师叔,实话告诉你,我早就不爽她很久了,若是有机会,我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他的这一番话不但将我给侃得愣了,旁边的朱雪婷也听傻了。

  倒不是说我没有见过能说会道的人,但是这般不要脸的畜生,我倒也真的没有见过,王木匠跟他比起来,简直就差了十里地。

  不过他如此没有节操的表现,我倒是放心了许多,总比威武不屈、慷慨赴死要来的好许多,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赏地说道:“不错,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没有分歧了,对了,我之所以到这儿来,是为了找两个人——一个青衣道人,还有长得很漂亮的少女,你可晓得?”

  “晓得,当然晓得!”

  那小鬼头忙不迭地点头说道,接着眼巴巴地看着我说道:“世叔,我若是帮你找到他们,你能不能不杀我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加更,妥妥的。

  1. hzc0926:

    不争不抢,也能第一

  2. hzc0926:

    朋友都去哪儿了?

  3. 体育场大闯:

    河南人大傻B

  4. 菲宝宝:

    算我一个

    • 体育场大闯:

      对,把河南杂种赶出中国,打倒河南杂种

  5. 体育场大闯:

    河南人太缺德,真想吃其肉,喝其血,祝河南人生女世世代为娼,生男没屁眼,都带绿帽子

  6. 小太妹:

    艹你妈 坏爸爸的名声 体育场小鸡巴闯

  7. 体育场大闯:

    河南人操你妹

  8. 小佛:

    河南人杂种

  9. 123:

    河南人是不好,可人家也是人类的好朋友

  10. 徐学智:

    尼玛。评论区被一帮脑残占领了。

  11. 陆左:

    草你妈,河南人都强奸你妈了是不,

  12. 左道:

    草,一帮子脑残杂种,河南人轮奸你家女性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