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一滴精血炼妖壶

2015年4月3日 更新

  这疲惫的小鬼头,当真让人无法恨起来,不过我却晓得凡事不能只看外表,别看着这家伙一副服服帖帖的乖模样。但那不过是口蜜腹剑而已。

  倘若是能够有机会翻身,只怕将我卖一万次,他都不嫌多。

  当然,他这般的合作态度,倒也让我少费了许多唇舌,对着他说道:“自然,虽说你先前放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弄死你也无妨,不过如果你能够戴罪立功,我倒也可以考虑饶过你——不过我想跟你说一句话,不要跟我耍什么小心思,别说是你,就算是你老娘亲自过来,我都分分钟把她给收拾了,你若是跳得厉害。我不过是手上多一条性命而已,懂么?”

  那小鬼头裂开嘴,露出一对小虎牙来,点头哈腰道:“晓得,世叔你的手段,小侄也是领教过了,可不敢有二心。”

  它虽然这般说,我自然也不可能贸然相信,当下也是咬破了右手中指,凝聚出一缕精血来,点在了他的额头之上,接着厉声高喝道:“放开你的神识。不要抵抗,若是不从,现在就下黄泉去,懂不懂?”

  那家伙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不过性命在我的手上,却也不敢多言,无奈地闭上眼睛,放开神识。

  我在他闭上眼睛的一霎那,将手中的炼妖壶观术猛然开启。虎口微张,将这一滴精血用那观术之力直接打入了对方的心脉之中,一如当年李道子打入我额头之上的那一滴,紧接着我凝神静气,将炼妖壶观术之中的末端口诀急诵而出:“寂寂至无踪,虚峙劫仞阿,豁落洞玄文,谁测此峙遐;一入大乘路,孰计年劫多,不生亦不灭。欲生因莲花——摄!”

  一声诀出。那小家伙浑身一震,脸色剧变,大声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应该是感觉得出来了,而我则并不避讳,平静地说道:“其实你一开始投降,我是拒绝的,因为想你这般的精怪,心中除了暴戾和仇恨,基本上是不会有什么别的东西,不过天地有慈爱之心,佛曰度人,道曰归本,我不能看着你沉沦而下,毫无拘束地为恶,故而在你的血脉之中,注入一点我的精元,日后你若是蛇鼠两端,我自然有手段拿捏于你!”

  我说得冠冕堂皇,实质上不过是对他做了禁制,倘若他想要耍什么小心思,那么自己的性命,恐怕就不保了。

  茅山向来便是以降妖除魔而闻名,故而诸如此类的手段也是极多的,不过与李道子那种给我种下种子,指引向道的方式不同,我的这一滴精血,可是用茅山秘术“炼妖壶观术”施展而出的,专门针对的就是这般的精怪,因为过于厉害,所以施术的时候十分困难,成功率也不高,好在对方完全放开了神识,倒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那小家伙是个极为聪明的角色,一开始晓得自己完全被控制,心头的怒火忍不住往外冒,而此刻了解了自己的处境之后,也唯有干笑着说道:“世叔,刚才侄儿唐突了,你这是为我好,我懂得,懂得……”

  这话儿说得勉强无比,显然他虽然精明,但并不是油滑的老狐狸,而我却也没有半分介怀,而是将他给扶起来,手在他的脊柱之上不断拂动,找准关节,用力一按,便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不多时,那人便已经能够站了起来,重新恢复了精神。

  在恢复的那一刹那,这小家伙的脸上下意识地浮现出了狠戾的神情来,不过余光处接触到了我那似笑非笑、高深莫测的表情时,却也是心中一阵胆寒,整个人顿时萎顿许多,小心翼翼地对我说道:“世叔,请问有什么吩咐?”

  我指着这处空间说道:“小豆子,我有一个小师弟,还有一个漂亮的少女,误入此中,并且被那一帮人追杀,你可晓得去了哪儿?”

  小豆子点头,指着雨瀑旁边的一条小道说道:“打哪儿过去了,那些家伙,跑得贼快,我刚刚醒来,瞧见这些家伙闯入我家,拦住了几个,其余的倒没有来得及留住。”

  我瞧着那条小道看了一眼,疑惑地说道:“这儿通向哪里?”

  小豆子回答道:“我这里原本是一处洞府的备用通道,虽说被母亲封印了,但只是针对于我,其实还是四通八达的,这条小道有几处方向,一是通向前峰的悬崖,一是通向谷底,还有一处则是走往暗河——至于去哪儿,这个得找过去,方才知晓……”

  既然如此,我没有再多说,让他带路,而另外一边,林齐鸣也教训完了那玄武门的大长老,让他晓得了我们并非是能够照顾他面子的江湖人,而是被他们一路追杀的那个道人一伙儿的。

  若是合作,还可活命;若是想要出什么幺蛾子,倒也可以做件好事,直接将他送到黄泉之下,与前面的同门一起作伴,路上同行。

  这世间,能够活着,谁也不愿意死去,那老头儿在自己门中作威作福,却也晓得自家的地位在江湖中并不算什么,于是也屈服了,老老实实地在后面跟着。

  有着小豆子这土著带路,后面的路途就好走得多,走过那一条道,前面果然许多岔路,不过有他在,我们倒是省心许多,而这小豆子虽然蔫了,但是嗅觉却是出奇的灵敏,能够一阵腥臭之中,找出外人的气息来,一路往前走,偶尔跟丢了,还能够吹一声口哨,唤出几条长蛇来询问一下,那驾轻就熟的模样,着实体现出了他的价值来。

  小豆子表现得异常活跃,反而是我,静静地在后面跟着,也不言语,甚至连跟其余人交流的意思都没有,一路快步前行。

  如此走了差不多一刻多钟,那曲折的道路一收,化作了一处狭窄的缝隙来,仅供一人前行。

  走到这儿,那小豆子方才对我说道:“世叔,这儿应该是通往前峰口下山谷的通道,我娘在这里做过禁制,不让我离开此处,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地方我是带到了,就不跟着你离开了……”

  他说得无比诚恳,让人心中不能生疑,不过我却冷冷一笑,不动声色地举起了右掌,平静说道:“走,还是不走?”

  那小豆子苦着脸说道:“世叔,我真的走不了,不信你看?”

  他怕我不相信,硬着头皮往前走,果然走到前面的一处空间时,凭空生出了一层波澜来,将他给隔挡在外,不得前行,而我走到旁边的时候,却没有受到这波澜的影响,他双手一摊,无奈地说道:“送佛送到西,我自然是想送您亲自见到你小师弟,不过实在是没有办法,抱歉啊……”

  我默然不语,摸着下巴仔细思量。

  小豆子瞧见我这么一副神态,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惶然说道:“世叔,你说过饶了我性命的,你可不能出尔反尔啊,会遭天谴的!”

  我突然笑了,对他说道:“小豆子,既然你有心送我,那我倒也是有一个办法,还得让你试一试!”

  这小豆子本来就是我手下的俘虏,我既得靠着他找到我那小师弟,也需要有这么一个人质在,说不定在找那魔蟒的时候也派得上用场,怎么可能让他在我的手上平白无故地溜走,自然是不放的,而我刚才用炼妖壶观术将其锁定,而这家伙又是异类妖身,我或许可以想点办法出来——比如,放在八宝囊中。

  我当下也是没有等待对方的同意,伸手一抓,将他的脖子给拎着,然后口中咒文一念,尝试着把他往八宝囊中塞去。

  这八宝囊中不能藏人,是因为里面是真空状态,人无法在里面呼吸,但是这家伙却不同,既然能够化作人形,说明他本身已经能够达到内循环畅通,十天半个月不吸空气,也能够自给自足,循环利用。

  小豆子被我揪着脖子,毫无反抗能力,一声哀鸣,就给塞进了其中,接着我也顾不得那玄武门大长老和矮个儿诧异的目光,径直朝着那山缝里挤去。

  那小豆子即使被我放入了八宝囊中,禁制同样还在,不过对于我来说,实在很简单,微微一印,立刻破解。

  这狭窄的山缝并不曲折,我前行一段时间,前方一空,果然出现在了一处幽暗的山谷,里面有潮湿和陈腐的空气,四周虫吟鸟叫,植物放肆地生长着,茂密的树林将头顶的月亮都给遮掩住,一片阴森之气笼盖四周。

  我们来到了这山谷之中,走了百米不到,就又瞧见了两具无血尸体,脸色发白,经过辨认,果然又是那玄武门中人。

  玄武门中,死了如此多的人,到底是惹到什么了呢?

  我皱着眉头,突然听到林中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在西边的某一处地方,我不管地上的尸体,带着众人前往声源处,快步越过树林,而就在这时,却瞧见前面蹿出一个黑影,仓惶而来,我眯着眼睛瞧过去,却没想到那人也瞧见了我,焦急地喊道:“大师兄救我!”

  1. 徐学智:

    擦身而过。。。我住二楼

  2. 邪:

    前排

  3. 菲宝宝:

    三楼报到

  4. 旅途:

    地下室

  5. 清澈的勇气:

    地基

  6. 地下河:

    地下河

  7. 弥勒:

    对于一些脑残还是直接无视好

  8. 笨熊-缪倩意爸爸:

    地球的另一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