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章 湘西鬼王临世间

2015年4月4日 更新

  来人正是我一直找寻的那小师弟萧克明,只见他披头散发,衣衫褴褛,跟街面上厮混的叫花子一般。模样也是惊慌不已。

  我瞧见他心中一松,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沉声说道:“莫慌,到底什么个情况?”

  萧克明惊慌地从我说道:“大师兄,鬼,有鬼!”

  他惊恐到了极点,我反而笑了,紧紧抓着他,不让他往后溜走,口中则冷静地说道:“你说得真好笑,堂堂茅山道士,居然怕鬼,这事儿说出去,会不会让人笑掉大牙?”

  萧克明给我解释道:“大师兄,不是一般鬼……”

  我拽着他。缓步朝着他逃离的方向走去:“无妨,就算是二般的鬼,我也要见识见识!”

  所谓鬼,归也,其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地,血归于水,脉归于泽,声归于雷,动作归于风,眼归于日月,骨归于木。筋归于山,齿归于石,油膏归于露,毛发归于草,呼吸之气化为亡灵而归于幽冥之间——说到底,它不过是人通往幽冥的一种固有状态。

  每一个人都会化作鬼,无需太多的害怕,我们常言的鬼,则是因为某种执念或者原因。常留于人间不走,在这不属于它的世界盘桓,怨气增长,力量加强。

  然而再强的鬼,也惧怕烈阳之力,见不得阳光,更惧怕雷意,故而有着茅山掌心雷,再厉害的恶鬼,灭了它。不过一掌而已。

  我强行拽着小师弟的胳膊往前。而他似乎也能够从我沉稳的情绪中获得了力量,终于不再惊慌,正想要跟我说些什么,这时前方突然传来几声惨烈的呼叫,那被我们半强迫押送着的玄武门大长老浑身一震,大声喊道:“那是我们少门主王睿的声音,陈先生,求你救救我们少门主,不管你有什么要求,老头子都在所不辞!”

  经过一番教育之后,这老头儿倒是懂得了一些分寸,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将自己的位置摆得极低。

  我没有理会他的话语,朝着惨叫声发出的方向冲去,很快就来到了一片松树林中,瞧见一处开阔地前,出现了一群人,一个身穿华贵黑色汉服的神秘男子被四位不食人间烟火、貌美如花的华服女子簇拥着,那些华服女子为汉朝宫装,红、黄、黑、白四色,肤如凝脂、额头点胭,除了这五人,还有四位侍卫打扮的冷脸将军,手持长戈、腰提宝剑,立于前方,十分威严。

  而在这些古怪打扮的家伙跟前,则是十几具散落一地的尸体,其中一具,就是刚才发出哀嚎的那一位,则被居中的那位神秘男子横陈着放于身前,俯头在他的脖颈之处,仿佛在吸着鲜血。

  随着血液的流逝,那少门主的呼叫声显得异常微弱,几近有无。

  这般的场景显得十分诡异,我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那四个貌美如天仙的侍女身上,而是瞧向了前面的那四名侍卫,但见它们的脸上,居然和我们先前在来时路上所见到的那两个神秘男子一般,呈现出了陈年腊肉一般的光泽,很显然并非人类,而是僵尸之属;与此同时,可以瞧见即便是身披铠甲,但上面也显得陈旧而破烂,锈迹斑斑,仿佛是刚刚从土里面爬出来的一般。

  这一伙人,到底是从哪儿爬出来的?

  我正愣着神,前方突然有一侍卫用一种古怪的声音大声喝道:“来人止步,湘西鬼王在此就食,不可冲撞鸾驾,否则杀无赦!”

  湘西鬼王?

  我眉头皱了起来,从这名号听来,跟我却算是半个老乡,只不过我除了麻栗山,并未真正在湘西那一片混过,也并不知晓这位湘西鬼王是何等人物,倘若努尔在,或许能够从他师父蛇婆婆那里知晓一些——不过即便如此,我依旧能够瞧出对方的厉害,别的不说,光这四名侍卫,感觉都并非一般僵尸可比,绝对是品级十分高的存在,至于那俯身啃“鸭脖子”的神秘男子,我更是有些看不透。

  到底是什么风,竟然将这般的家伙吹到了此处来?

  我眯着眼睛不说话,却能够知晓玄武门中那些散落各处的无血死尸,应该都是这位湘西鬼王所造成的,这种情形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想来这家伙真的是个十分棘手的麻烦,而这时那玄武门的大长老也瞧清楚了,正在被啃的那人,就是自家的少门主,当下也是护主心切,根本顾不得别的,箭步前冲,想要虎口夺食,将自家少门主给救回来。

  “别伤我家少门主,你们这些鬼东西……”

  老头儿冲得倒是慷慨激昂,结果刚刚冲到跟前,那侍卫立刻上前阻拦,他一剑下去,威势凌厉,结果人家直接用手臂来挡,我们在远处,只听到“邦”的一声,那剑好似斩在了木头桩子上面一般,卡在了上面,拔都拔不出,接着旁边的侍卫伸手一抓,想要控制住那大长老。

  那老头儿能够干到玄武门大长老的位置,除了忠心耿耿之外,身手也是门中翘楚,瞧见自己的剑拔不动,便也是扭身回避,与那四名侍卫周旋,并且不断尝试着突进,而为簇拥在内里的那神秘男子却突然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惨白而英俊的脸来,一抹唇边浓艳的鲜血,冷冷哼了一声道:“都是废物,区区一个人类,都需要花费这么久的功夫,信不信我将你们都给埋回土里去?”

  他这般说着,手往前一伸,那大长老就好像是特意上前一般,神使鬼差地,直接撞入了人群里面去,接着他双手一拧,救主心切的大长老脑袋一转,便追随了他的故主离去。

  杀完人,那神秘男子并不立刻吸血,而是缓缓地站起了身,朝着我这边望来,凝视几秒钟之后,这才缓缓说道:“自某出关以来,终于瞧见了一个还算是不错的人类了,其余的家伙,都太脆弱了,让老子一点儿心情都没有——你,想必鲜血一定是十分鲜美的……”

  我毫不在意地笑着说道:“我的血,自然比一般凡夫俗子的,要鲜美十倍百倍,不过那也要你能够吸得上才行。对不对,鬼王大人?”

  湘西鬼王脸上露出了英雄惜英雄的笑容来,拍手说道:“有趣,真有趣,说真的,我自出关以来,还没有见过像你这般对胃口的人,搞得我都有些不舍得杀你了。不过很遗憾啊,我若是想要重回巅峰,必须要有人为我牺牲铺路才行——这样吧,一会你死过后,我将你的神魂保留,日后为你重铸肉身,让你当做我的卷帘大将,你看如何?”

  我笑了笑,回头过来对我那小师弟说道:“这就是你口中那二般的鬼?没什么吓人的啊,还负责帮人介绍工作,挺和善的!”

  那湘西鬼王似乎听闻到了我言语之中的轻蔑之意,脸色顿时变怒了,朝着周遭众人大声吼道:“众将听令,速速拿下那家伙,有功者,我可以让你们分享他的鲜血,重回鬼道巅峰!”

  “喏!”

  那四名侍卫与旁边的宫装侍女一同尖声喝叫着,因为不是喉咙发声,故而显得特别的尖锐,空气中的音频震荡,让人浑身发麻,鸡皮疙瘩蔓起,而我则毫不犹豫地将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难得地嘱咐旁边的林齐鸣、朱雪婷和小师弟道:“大家小心,别跟那鬼王正面冲突,把他交给我,你们对付其余的家伙!”

  双方一阵喝念,接着那四名侍卫便宛如鬼魅一般,身上的破铜烂铁叮铃作响,而自己则如倏然而至,手中的长戈已然递到了我的面前来。

  那四根铁戈看着破破烂烂,一剑便能削断的模样,然而当我真正与其交锋的时候,方才晓得这玩意居然是祭炼经年的法器,外表上看着破烂,实则蕴含诸多法则,鬼气森森,似乎还有毒雾萦绕其间,氤氲俨然,我这一剑过去,与四根铁戈交击,感觉到一股巨力推来,居然有一种站不住脚的感觉,当下也没有强行运用土盾,而是借着这力道往后翻身。

  我落地的时候,半空中突然多出一只素手,朝着我的天灵盖拍来,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猛然一掌回去。

  茅山掌心雷!

  轰、隆隆……

  掌击如雷,烈阳而生,然而那鬼侍女却只是心存试探,当我这雷意一孕育的时候,她便立刻退却了,翻身向后而去,结果掌心雷喷薄而出的时候,她也是避开了这范围,落在了远处,心有余悸地冲着那湘西鬼王喊道:“大王,这点子扎手,姐妹们恐怕拿他不得啊!”

  那湘西鬼王本来并未有动,但是瞧见我这一击掌心雷出来,脸上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好,不错,某终于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对手!”

  此话说完,他一步踏前,双手朝着天空一举,口中大声喝道:“普集十方三界诸天诸地,日月星宿,一切圣众,为说过去未来一切众生善恶报应、灾福因缘,聚于鬼蜮,如临世间,起!”

  此言方罢,周遭景物立变,化作涛涛鬼蜮,无数幽怨的鬼灵横空而起,笼罩世间。

  1. 徐学智:

    吃货快来啊,沙发我给你留着呢。

  2. 徐学智:

    板凳也留着

  3. kowar:

    不够看啊……

  4. 晨风-依旧:

    陶陶已经挂了?

  5. 笨熊-缪倩意爸爸:

    有新东西出来了

  6. 你有我的蝴蝶:

    。。。陶陶就这么挂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